蓖麻花 第一章 第七十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4.html


第七十节


吴西梦痛苦地坐在椅子上,太阳穴里一钻一钻的痛,他反问自己是不是喜欢上这个跟自己有仇的女人了,而且是一个五个孩子妈妈的有夫之妇,他觉得自己在村子里每多呆一天对这个女人的好感就会增加一分,他的内心也就多一层矛盾。听说这个女人当年是个不简单的人物,曾经亲手杀死过鬼子队长左藤,前不久死去的那个老太太原本跟她家无亲无故,是老太太对她家有恩才从济南带回来的,一直象亲娘般养着。杂货铺被停业、老太太的死,她都没有闹事,不动声色地忍着,这是个怎样的女人呢?吴西梦烦躁不安,顺手从桌子上抓起一个搪瓷缸子向门口砸了出去,只听“哎哟”一声,缸子不偏不斜正好砸在闯进门来的赖头头上。

赖头用手捂着脑袋,上面起了一个大包,组长,你这是怎么了?

吴西梦立刻平静下来掩饰住自己的失态,哦,是赖头呀,这,这里的苍蝇太多了,嗡嗡的我心烦就拿缸子去砸,没想到砸到你身上了,你看,哦,你有啥事吗?

赖头咧着嘴,一听吴西梦问他有啥事立时忘了痛来了精神,组长,刚才有人看见货郎家烟囱里冒烟呢,老半天了,他家竟然私藏粮食,你看要不要去看看。

又一个私藏粮食的,那好,我们一块儿去看看。说着吴西梦抬腿往外走直奔四奶奶家,后面赖头一挥手躲在墙角的几个跑腿的好事的闪出来跟在吴西梦屁股后头。

在院门外望风的天佑天缘看到赖头等人老远的来了,天佑对天缘说,快去告诉妈,有人来了!

天缘哧溜一下转身跑回院子里,妈,快点儿,有人来了。

四奶奶手忙脚乱地把两张烙好的鸡蛋饼用麻布裹好了塞到天缘手里,天缘,快拿上饼带着天安到外面躲一会儿,等他们走了再回来。天缘把饼揣到怀里背起天安一溜烟儿顺着胡同向北跑没了影儿。

惊慌之中四奶奶从水缸里舀了几瓢水倒在锅里,又到院子里抱来一堆被雨水淋湿了的玉米秸和一些半干不干的老草,就坐在灶房的灶火旮旯里继续烧起火来。潮潮的玉米秸和老草放进灶膛里,呛人的灰黑色浓烟顺着灶门腾腾地冒出来,一会儿屋子里黑烟弥漫,啥也看不见了,四奶奶被呛得又是咳嗽又是流泪。

货郎奶奶,这大白天的不去地里干活在家捣鼓啥呢?赖头第一个迈进院子里大声嚷嚷着。

听到赖头的说话声,四奶奶又往灶膛里塞了一大把湿湿的玉米秸,估计一时半会儿屋子里的烟散不了才从灶房里走出来,一边拿衣袖擦着呛出来的眼泪一边说,好多天不在家做饭了,连火头都没干的,温了点水竟给呛成这样,赖头有啥事吗?

哦,有点儿事,就是有人看你家烟囱里直冒烟,吴组长不放心就过来看看。你知道的四婶,咱队里有规定,各家各户的粮食都要一粒不剩的交到队里去,各色米和面都不许留,谁私藏了不交的就扣工分的。

我家的粮食早就交到队里去了,记得还是吴组长亲自过目收下的,不信你们可以自己到屋里转转看。四奶奶把目光移到吴西梦脸上。

货郎嫂,是这样的,有人举报你家烟囱一个劲儿冒烟,我只好带人来看看,前几天有几家私藏粮食自己起灶的,队里都做了处罚,你们家当然不能例外,要不然大家伙儿会说我有偏向。赖头,你带人到屋子里去看看。吴西梦拿出公事公办的势头。

四奶奶跟在赖头等人后头把各屋子里能放粮食的粮囤面缸都瞧了一遍,赖头又在各屋犄角旮旯凡能藏东西的地方翻了个仔细却一无所获,悻悻地走出来对吴西梦说,组长,啥也没有。

天佑不知道啥时候跑到灶屋里又塞了满满一膛湿柴,浓烟腾腾地从屋里冒到院子里,呛得吴西梦一边躲一边咳嗽。

四奶奶,你家锅里弄的啥?赖头问。

孩子们要洗澡,我就从锅里温了些热水。

吴西梦对赖头一努嘴,进去看看。

赖头一咧嘴,硬着头皮用手扇着眼前的烟进到灶屋里,强睁开眼模模糊糊中掀起了锅盖,里面的热气腾地扑出来烫得赖头赶紧扔下锅盖逃了出来,生烟钻进赖头的咽喉和眼睛里,呛得他蹲在地上一边咳嗽一边流泪。组长,除了热水啥也没有,这也太呛了,咱赶紧走吧。

吴西梦看着灰头土脸的赖头那狼狈样心中暗暗好笑,脸上却不露声色,既然没有,那就走吧。说完他拿眼盯着四奶奶的脸,四奶奶把脸扭开了。

赖头垂头丧气地和吴西梦等人走出院子,嘴里嘟嘟囔囊的,真他娘扫兴,啥也没找到,还给呛得够戗,嗓子眼还火辣辣的疼呢。就在这时从身后飞来一个泥蛋子正好打在他的屁股上,疼得赖头一哆嗦,捂着屁股哎哟一声跳了起来。他回头一看,天亮正骑在墙头上手中晃着弹弓冲他咧着嘴笑。小兔崽子,用弹弓打我,你等着看我不揍扁你。说着赖头一瘸一拐地朝天亮奔过去。

天亮象一只灵活的小猫从垣墙上跳下来向胡同北撒丫子就跑,赖头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喊。拐过胡同口,是一片杂树林子,这会儿天缘和天安正坐在一棵树下津津有味地吃着四奶奶烙的酥软喷香的鸡蛋饼,天缘吃得快,手中的饼已经吃没了,天安还在细嚼慢咽地吃着,被赖头逮个正着。

哈哈,藏在这里吃饼呢,怪不得从你家啥也找不到,这回让我给逮住了,看你们妈说啥!赖头上前抓住天安,把手中的饼劈手夺了过来,小兔崽子,心眼子怪多的。天安嘴里含着一口饼哇的哭了起来。

天缘站起来两只手抓住赖头的衣服,拿头顶着赖头的肚子,不要脸,欺负小孩。天亮跑回来用脚在后面踢赖头的腿,坏赖头,坏赖头。

赖头把饼放在嘴里叼着,用两只手抓住天缘的胳膊拽着往胡同里一拖一拖地走,天亮跟在后面手脚并用扑打着赖头,天安哇哇地哭着向家里跑去。

站在院门口的四奶奶抱起天安,看到后面两个儿子和赖头撕打在一块儿,赖头被两个孩子弄得满头大汗嘴里还叼着一块咬得半边拉块的饼,样子实在是好笑而又狼狈。她把脸一沉,天缘、天亮都住手,赖头你也放手,有啥话跟我说,犯不上跟几个孩子一般见识,这样大一个人还和孩子拉拉扯扯的,丢不丢人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