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点:铁血市北郊新兵营特战训练区 天气阴

职员表:导演 色色飘狼 编剧:胖子阿狼 剧务:胖子小狼5 制片:小黑5 摄像:小黑5 策划:mn1111111111)

“池塘边的榕树上 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 操场边的秋千上 只有蝴蝶儿停在上面 黑板上老师的粉笔 还在拼命唧唧喳喳写个不停 等待着下课 等待着放学 等待 游戏的童年 福利社里面什么都有 就是口袋里没有半毛钱………”在河边小Q哼着歌,似乎很高兴。“啪---”“小Q干啥呢?这么高兴!哥几个要喝酒去!”有才拍了拍小Q的肩头,“来凑个分子,一起去吧!”“去哪啊?不过我可没钱怕是去不了。”“没钱?可以去卖肾呐——”“我肾虚”“肾虚?可以去卖血啊——”“我贫血”“贫血?可以去卖身呐——”“你…你…没义气啊!交友不慎,误交损友。”“嘿嘿,到底去不去啊?”“说了,没钱呐”“想赚钱不??”有才突然神经兮兮的凑了过来,“我这有内部情报哦!”“恩?快说说”“听说啊…………”

血狼新兵营新闻社是一个位于新兵营西南方的3号稀树草原大道边的一幢破旧小楼。在这个炎炎夏日里,班驳的墙壁让人不得不怀疑这幢小楼还能不能在这如火的高温中坚持下去。此时这座斑驳的小楼却热闹非常。一圈又一圈的人将这座不起眼的小楼围了个水泄不通。

“对不起~~~大家让一让好不好?我是来应征当记者的。”小Q向围着小楼的大批学员喊到。成百上千个膀大腰圆的男学员同时转过头来面带凶光的说:“我们都是来应征的!”“我靠!不是吧?”小Q惊奇了,一双细眼顿时放大了许多!这么多人来抢一个职位,现在的就业压力也太大了吧!喂~~这位大哥,怎么你们都来应征当记者啊?这么急着很吃香吗?”小Q拉着刚才那位大哥问道:“记者多辛苦啊,风吹日晒的赚钱又少而且还可能有生命危险,你这又是何苦呢,那边不还有很多更有前途的职业吗?”“切….你当我是脑残呐?”猛男用极为不屑的眼光看了小Q一眼说,“谁不知道这里当记者可以公款旅游啊?”“什么?这么秘密的事情你都知道?”小Q惊讶了 “废话, 不知道越是秘密越有人知道这句话吗?”猛男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推开了小Q又说:“后面排队去!别以为你胖就可以随便插队!”等小Q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挤到了最外面一层。事实上,小Q根本就是在最外面那层晃悠。“我靠,怎么会是这样?看来要杀进去还真不容易呢!”又看了看前面人山人海的一大帮子人,估计已经围了十几二十层了,挤是挤不进去了。小Q环顾四周,终于在不远处发现一棵梧桐树,在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爬上去之后,惊讶!!彻底的惊讶,进入眼帘的是一大片乌压压的脑袋,最保守估计也得有一两万人,这么多人所组成的围墙已经密不透风,可以说此时就算一种苍蝇掉了进去也别想活着出来。每个人都尽力的往前挤,仿佛不要命了似的,不断有人跌倒,再也没爬起来。以此同时,各种卑鄙的手段也一一在人群中上演!比如说抛石灰啦 卡脖子啦 猴子偷桃啦 黑虎掏心啦 伸脚使绊子啦 用抓满烂泥的手莫别人脸上啦 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踹上一脚啦,总之大家都抱着打死一个就少一个竞争对手的心态在互相厮杀一片,一时间鬼哭神嚎 血流成河 山河变色 日月无光仿佛草木也为此感到哀伤。小Q目瞪口呆连呼侥幸,还好没去趟那浑水。

就在这万人群架正打得如火如荼的地上也是伤兵遍野哀号连连时候,“吱呀~~”大门被打开的声音,时间仿佛被定格了,人们保持着各种战斗姿势定格了,就连那两个相互卡脖子的两个学员的动作也被定格了,怪异!十分的怪异,

一人,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是一个年轻人,长得干干瘦瘦的,很是单薄,他斯斯文文的对厮杀在一起的大伙说:“你们好,我是这里的社长我叫四月,现在记者的面试工作正式开始,请大家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寂静!突然 “啊哈哈~~~”数万人响彻天地的爆笑声!!“刚刚那个小白脸说什么?”“他好像是叫我们排队。”“太好笑了~~”“他疯了吗?啊哈哈~~~”在笑声中,四月畏畏缩缩的看着大家 仿佛很无辜很无辜。一瞬间的,数万人的怒吼声传来“冲啊,弟兄们,冲进去当记者享受公费旅游啊!”面对滚滚人潮四月如惊弓之鸟,说:“别过来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告诉营长了。”私欲已经冲昏了人们的头脑,对四月的话大家直接选择了集体无视。近了 近了 眼看着四月单薄的身躯就要淹没在人流之中,一切似乎已经无法挽回。这时候,四月神秘的笑了笑,动了,他动了,一股引天地之灵气的气流向四月聚拢。“排,山,倒,海!!”四月突然对着人去叫道。同时双掌一推。“嘭~~~啪~!”气流与肉体相碰撞的声音,“啊~~”一浪高过一浪的哀嚎声,扑通扑通 劈里啪啦,被打飞的学员落满了四周。

“哗~好……好厉害。”小Q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还是人吗?一个看起来弱弱的家伙居然这么厉害!“现在的学员啊,就是欠管教。”四月拍了拍手酷酷的说,:“好了现在我说说我们这里记者招聘的条件。”此时的学员们完全没有了刚才一往无前的架势,温顺的就像只鹌鹑一样,缩在哪里,一动也不敢动。“看看,你们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哪还有光荣的血狼兵团学员的样子?一个一个跟霜打的茄子一样,将来怎么能担当得起复兴血狼的重任?”四月看着这畏缩在一团的如受惊的小白兔一般的学员不满的说道,“将来你们是要经过大风大浪的,像现在的样子叫我怎么能放心你一个人去外国采访?”说着又摇头叹息起来,税收摸出一瓶朗姆酒,喝了一口,又说:“算了,算了我先说说第一条胆小怕死的不要。”看了看学员们“这一条你们都勉强通过了,接着第二条,卑鄙无耻的不要,刚才使用了下三烂手段的家伙们可以滚蛋了!”说完面带寒光的盯着兔子般的学员们,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有不下5000人自行离开了,“第三条,太瘦和太胖的不要,须知记者天天风里来雨里去太瘦的人怕是吃不消,太胖的有过于笨重怎么能第一时间赶到新闻现场?”这下又有2000多人出局,加上刚刚在冲突中失去战斗力的家伙,应征者已经少了许多,但也有3000多人。“接下来,长相凶恶的 肌肉充实的不要,要知道我们也要跟弱势群体打交道的,形象不好随时会吓坏老爷爷老奶奶或者小朋友的。”这下3000多人只剩下十几个人了,这些都是精英份子,但职位只有一个,可以预见一张更加残酷的淘汰即将开始。“再就是不讨我喜欢的人不要,要知道我必须要和记者长期生活在一起,如果长相让我作呕,或者不讨我喜欢会打击我的工作热情。”顿了顿,四月对着仅剩的十几人又说:“所以呢,你 们 都 不 合 格!!”“为什么?”“我靠———”“怎么会这样?”众学员哀嚎着,“等等,你今天不就招不到人了吗?”“谁说的? 已经有结果了,最终人选是..他!” 镜头随着四月的目光飞转,慢慢的减速,减速,最后定格。四月的目标赫然就是……那条躺在路边的狗!??不对,原来还没有定格。四月的目光慢慢往上,往上,最终一个家伙的身影进入的镜头,他长着猥琐的脸,身材矮壮,皮肤偏黑,正痴呆的看着横七竖八的被四月放倒一地的众学员,根本就不知道繁盛了什么事情。不错他就是小Q!

“来来!年轻人,呵呵,难得啊 刚才那么多人冲过来就是你没动,说明你的意志力还是很强的,而且懂得审时度势,难得呀难得。”四月对着小Q和善地用斯文的语气说,“更主要的是,我看你还比较顺眼,呵呵 欢迎欢迎啊, 来随我进去坐坐。”说完不由分说提起痴呆状嘴里还在念着:“真是高手”的小Q消失在大门外。“保安,吧门外那些学员都安顿一下~~~~”一个声音飘了出来,传得很远很远。

门外 几个保安正在搬运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的众位学员,“咦!怎么少了2个人”保安甲对保安乙说。

在某个时空历史书上写着:“圣龙历xxxxx年,统一王xx和他的伙伴xx出现在诅咒之地,自此上演了一出一幕幕可歌可泣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