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屁,就得有屁的自觉

梦想先生似乎还是不太甘心数小时前的失败,表面上说是要投降,可实际上言语之间却饱含着深深的幽怨。既然如此,本人奉劝梦想先生一句,言行要保持一致,不要又想当啥又想立啥的,这样不好,你这不是存心让人家怀疑我们伟大的铁叉在教化方面的失败吗?

梦想先生的自我批评精神看起来并没有他在自我陶醉上的修养深厚。昨天我提出的几个问题他一个也没有回答,反倒是顾左右而言他,延续着他昨天搅混水的作风。看起来,本人和小堕朋友昨天倒是过于认真了,对他的帖子仔细地看,认真的批驳,小堕朋友甚至逐段地引用,逐段的回复,有点抛媚眼给瞎子看的意思。

看得出来,梦想先生自视颇高,自比于伟人尚不满足,还一相情愿的认为自己引发了水区的“完美风暴”,还自封为我们的对手。可据我所知,风暴早已成型,梦想先生只不过是这场风暴中的一小股不明气体而已,从来没有人拿梦想先生当作对手。

关于帖子审核速度的问题,有一个小小的秘密,我的帖子发出来很快不假,可是不知道梦想先生注意到没有,这个帖子有编辑的痕迹哦,罢了,也算教你一招,先发个水帖,然后再把你真正想说的话编辑上去,知道了吗?倒是可怜的小堕朋友,整整等了一个晚上才把帖子等出来。对比一下您的帖子,我依然有理由表示一下质疑。

梦想先生是不是觉得很委屈,为什么我们这么多人对你口诛笔伐?为什么我还要删除你的帖子?梦想先生的这篇文章是不是也在为自己讨个说法?提醒你一下,比照您对我们的评价,您这样讨说法的帖子是不是也算是“兴风作浪”?

梦想先生说我们对您漫骂和攻击,我倒没看到有人骂过您,最多是讽刺和挖苦罢了。倒是梦想先生在第一篇帖子里又是让我们“身与名俱灭”,又是让我们小心铁血的小黑屋,弄得我的小心肝儿颤巍巍的。

梦想先生对于删帖意见很大,而且似乎也知道小黑屋的用场,也知道了被人无端删帖的委屈,并且立刻讨要起说法来,那么我问一下梦想先生,如果被人无端的关进小黑屋,是不是也应该讨要一下说法呢?这个问题我昨天已经问过您,但是你回避了。而且看起来梦想先生也不赞同这种滥用职权的行为,可是为什么您一方面批评着我的这种做法,一方面又为这么做的某人大唱赞歌,莫非您采用的是美国标准?要知道,我能删除的只不过是我自己所发的公社帖,而您的偶像却可以直接将他看不顺眼的人以莫须有的罪名关进小黑屋。金子我是不会给你的,虽然我不在乎,因为我认为这很公平。

如果梦想先生觉得厌烦,我还想提醒梦想先生一下,我们之所以批评您,原因在您自身,我们可以接受对同样一件事情的不同看法,但是我们绝对不能接受您罔顾基本是非,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抹杀良心,以求逢迎媚上的做法。

您不要试图撇清自己,说自己完全是出于义愤,我不信,我的朋友们也不信,您的关于版主的层次划分的说法,已经充分的表明了在您的心里对于虚拟权力是何等的看重。不然的话,也不会有“大斑斑,小斑斑,高层斑斑”一说,另有一切荣耀归于大斑斑,而一切罪孽皆产生于您所看不起的小斑斑之语。既然您试图走一条荣升的终南捷径,那么不妨让我和我的朋友们送您一程,您在和我们的斗争中表现的越顽强,立场越坚定,就越容易达成您的“梦想”。

不必说谢谢了。

另外,还得提醒梦想先生一句,通过这两天的表现来看,血性和理性,并不是你所能理解的,您提到这两个词的用意,无非是把一场黑白分明的维权行动变成模糊的学术之争,您的用意何在呢?

有些事也许是非不是那么分明,但是也有很多事,错了就是错了,巧言令色、文过饰非是没有用处的。不管是在论坛上还是现实中,第一要紧的都是“做人”二字,人是需要脸皮,需要骨头,需要良心的。您的第二篇帖子里,已经提到了我的朋友瓜皮猫,那么相信您对我们在水区讨要说法的起因有了一定的了解,那么您是不是应该为您昨天对我们的无端指责先道一下歉?可惜的是,您没有这么做,反倒是轻轻一笔带过,这不由得让我对您的笔力表示钦佩的同时,再次为您的用心表示怀疑。


如果您真的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如果您真的想表示歉意,如果您真的愿意和解,那么我将期待着您的第三篇帖子。



本楼欢迎争论乃至争吵,但是绝不欢迎灌白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