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奥喊声震天告别哑巴足球 球员:顶住是唯一的出路

灭日雄鹰 收藏 0 34
导读:记者肖良志沈阳报道   2005年6月,中国青年队在荷兰世青赛上一举成名,此时离奥运会比赛还有3年;2008年8月4日,离国奥奥运首战只有3天。   从3年到3天,仿佛是一个世纪的跨越。大战当前,他们和3年前一样群情激昂,每个人都摩拳擦掌。“最后这3天太漫长了,好难熬,我们期望比赛快快开始。”   3年前,克劳琛的国青队征战荷兰世青赛,那是一个美好的记忆。那一年的6月,距首场比赛倒计时3天时,下榻乌德勒支米特兰酒店的国青队员们,不少的开始彻夜难眠。从未参加过世界大赛的他们,战前对大赛感到忐

记者肖良志沈阳报道


2005年6月,中国青年队在荷兰世青赛上一举成名,此时离奥运会比赛还有3年;2008年8月4日,离国奥奥运首战只有3天。


从3年到3天,仿佛是一个世纪的跨越。大战当前,他们和3年前一样群情激昂,每个人都摩拳擦掌。“最后这3天太漫长了,好难熬,我们期望比赛快快开始。”


3年前,克劳琛的国青队征战荷兰世青赛,那是一个美好的记忆。那一年的6月,距首场比赛倒计时3天时,下榻乌德勒支米特兰酒店的国青队员们,不少的开始彻夜难眠。从未参加过世界大赛的他们,战前对大赛感到忐忑不安。那时候,球员们藏在房间里相互鼓励,“哥们,要是紧张的话就打我两拳吧,权当是到免费出气公司了。”后来,这群“生瓜蛋子”在荷兰掀起了一场青春风暴,小组赛9人入9球的全胜战绩令人瞠目。


3年过去了,往事历历在目。以国青系为主组成的奥运编队,再次真切感受到了世青赛之前的那种空前团结氛围,只不过,这次他们不再像上次那样紧张和忐忑不安。周海滨、崔鹏、赵旭日、谭望嵩、陈涛、郜林、冯萧霆、蒿俊闵、朱挺……3年前的青春小将们,在各自房间里享受大赛之前的静谧,压抑心中的翻江倒海。


3年前对手是乌克兰、土耳其、巴拿马,3年后换成了新西兰、比利时和巴西。其实,处境十分类似,甚至8月4日中午观看新西兰的比赛录像剪辑时,都像是3年前首战土耳其之前一样。不同的是,克劳琛在当年倒计时第3天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演,他说:“孩子们,要想进入狂欢舞会,就必须穿过对手的封锁线,我开好香槟等着你们。”3年后的倒计时第三天,殷铁生没有那样的意气风发,他只说,“触摸一下胸前的国旗,你们就知道怎么做了。”


晚上7点15分,国奥队开始针对性极强的战术演练。沈阳奥体中心外场喊声震天,为了逐梦奥运会,他们终于不再打“哑巴足球”了。国青系的成员们谈到这一点时非常兴奋,“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解决哑巴足球的,反正现在大家场上喊得很厉害。”球员们相互保护的想法也是此前没有过的,再也不像欧洲拉练时那样,恨不得把队友铲下去自己去打比赛,“要保护好每个队友,奥运会是我们全体的奥运会。”克劳琛在05年世青赛前曾告诉谭望嵩,“你要有更坚决的助攻侵略性。”3年后,谭望嵩虽然感冒但不改“拼命三郎”的劲头,“我肯定会那样做的。”


3年前米特兰酒店的气氛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现在却突然变得活泼了。晚饭后,球员们可以到酒店外散步,还可以到商场购买日常用品,当然必须是两个人以上才能进行这样的活动。那时候,王永珀离奇脚趾骨折,关震邪门地受伤,闫相闯洗澡都被门弄坏手指……现在,国青系中除了谭望嵩和冯萧霆有一点感冒外,其余都生龙活虎。


谢亚龙也被队员感染了。除了按照代表团的规定行事外,他没有给球队制定额外的规定。3年前,谢亚龙和杨一民不断找球员谈话,消除他们的心理紧张和身体疲劳。现在,谢亚龙用“娱乐疗法”让每个球员轻松备战。倒计时第3天的中午,谢亚龙从北京匆匆赶回队里,立即向球员宣布了一个好消息:8月5日上午10点30分,他将和大家一起进行“飞镖大赛”,冠军会有不错的奖品。球员们欢呼雀跃,没有人关心和在乎什么奖品,他们看重的是那种调整气氛的方式。


“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怕不是办法,坚决顶住是唯一的出路。”“爱拼才会赢。”以上是几名球员4日晚临睡前来的短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