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喇嘛:达赖眼中的“三戒”

佛家最看重“戒杀、戒盗、戒淫、戒妄语”的“四根本戒”,和尚、僧人、喇嘛都必须遵从约定俗成的“清规戒律”哪才能算作合格的弟子。然而被称为“佛教比丘”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却对这“四戒”中的“三戒”进行了“改革创新”,首创了达赖喇嘛的“新三戒”!


戒妄语新说


佛祖说出家人不打妄语,达赖喇嘛保证“真诚”地撒谎。达赖喇嘛曾经在《致全球华人的呼吁》中信誓旦旦地说:“我向汉族同胞们保证,我绝对没有分裂西藏或在藏汉民族之间制造矛盾的图谋。”同样是这位“佛教比丘”在去年4月8日对印度一家电视台说:“半个世纪前西藏当时是一个既成事实的独立国家。”在今年3月10日的“声明”中说:“藏人不仅在自己的土地上正在成为无关重要的少数民族,而且……正在无声中被大民族同化。”当他感觉自己难圆其说时,他又说:“作为一个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我保证,我的愿望是真诚的,我的动机是诚恳的。”殊不知,这说慌的伎俩还不如反复无常的三岁孩童,如此“真诚”地撒谎怎能让人信服,又怎能教化信徒们?


记得达赖曾经说过:“我一开始就支持给予中国主办奥运的机会,现在仍然坚持这一立场。”可是他在欧美游说时多次声称:“2008年是关键的一年,(北京)奥运会也许是藏人的最后机会了。”在他的暗示、怂恿下,先是藏独分子在各地采取极端手段在各地阻碍圣火传递,接着7月28日,约200多名“藏青会”组织成员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市中心以接力方式进行“无限期绝食”活动。达赖又在全世界人民面前“真诚”地撒谎了,昨天说过的话今天就可以不认帐,出尔反尔,信口雌黄,这便是达赖对“戒妄语”的“新诠释”。


戒偷盗新说


佛祖说钱财乃身外之物,达赖喇嘛保证“想方设法”地侵占盗取。一是大打“政治喇嘛”牌。达赖打着“维护人权”的旗号,与一些想以人权的借口来打击中国西方人士臭味相投、沆瀣一气,向他们献媚,出卖自己以获得恩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随即对达赖“慷慨解囊”。尝到甜头的达赖自觉自愿地充当别人手中的一件武器,棋盘上的一粒旗子。难怪最近一段时间达赖受到外国政要接见的事端频频见于舆论,并大肆炒作:一会德国总理执意要见,一会美国总统为其颁奖,一会印度总理可能会见。为什么呢?对于西方国家来说,有了一个指责中国的借口;对于达赖方面而言,这不但是一个获得恩荫的机会,还是一个炒作的机会。二是打着“弘法”的幌子,大肆敛集钱财。早在97年,达赖在台湾连搞了四天的“般若波罗多心经”弘法讲座,每张入场券开价一千元新台币;所谓的“灌顶”又捞到了一千五百万元新台币的巨额收入。近年来,达赖频频举办“时轮灌顶大法会”,1996年一年竞举办了四次,这不仅违背了时轮法的时间概念(时轮大法会一般不超过一年一次),而且也违背了大型灌顶法会须严格遵循的宗教仪轨。大批虔诚的藏传佛教信徒(主要是文化水平不高,对佛教教义知之甚少的农牧民)不惜往返千里,去参加达赖集团的这一“宗教”仪式,向他们拱手送上自己辛辛苦苦劳动得来的财物,换取达赖集团满口应许的虚幻的来世幸福,一张无法兑现的来世幸福的通行证。更离谱的是96年12月19日—26日,达赖又在印度西里古里的萨鲁岗大张旗鼓举行了命名为“仁增多吉”的“同果旺钦”法会,会上出现了令信徒们瞠目结舌的新花样——抽奖,奖券面值20元,奖品有摩托车、电视机等。如此频繁地到处弘法,想方设法地迷惑信徒,其目的是“路人皆知”的!打着“弘法”和“维护人权”的旗号巧取豪夺,这便是达赖对“戒偷盗”的新解释。


戒杀戮新说


佛祖说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达赖喇嘛保证“非暴力”背后大搞“严重暴力”。达赖自诩是“甘地的信徒”,宣称反对一切暴力行为。可就在今年3月10日,达赖集团策划的所谓“西藏人民大起义”开张的日子,达赖喇嘛异常兴奋,翻来覆去地说:“我要对境内西藏人民的赤诚、勇气和决心由衷地表示赞赏”,“这种顽强精神和勇气,我感到由衷的骄傲,并表示赞赏”。他所“赞赏”出来的就是拉萨拉萨的打砸抢烧,18个无辜的生命顷刻倒下,3亿多财产顷刻化为乌有。出事当天,这位嘴里天天念着“我佛慈悲”的转世活佛却说:“不论藏人在何时做何事,我都会尊重他们的意愿,不会要求他们停下来。”面对点火焚烧商店学校,暴打无辜行人,肆意杀戮人命的暴行,他非但不去劝阻,反而煽风点火,火上浇油,哪里还有一点“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的样子在?!3。14事件平息后,达赖喇嘛又耐不住寂寞了,今年5月19日跑到柏林说,“21世纪是对话的世纪,藏人坚持以非暴力的方式追求‘自治’”。才过了三天,5月22日他又跑到巴黎宣称:如果他的私人代表与北京的谈判破裂,“西藏可能再次发生‘严重暴力’”。达赖一方面戴着“非暴力”的面具蒙骗广大信徒和不知真相得人,另一方面又继续怂恿、煽动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藏独”分子,让我们见识到无耻的最高境界。这便是达赖喇嘛对“戒杀戮”的最新释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