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五十六节 阿富汗攻略19——意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十一月八日凌晨 阿富汗 伊什卡西姆 化学武器仓库

此时的高尼佛中尉正在伊什卡西姆城外到处乱转,没有错,刚刚在监狱旁边闪过的那个人影就是咱们的这位英勇的中尉,其实他的逃脱没有任何的技术含量在里边,只不过是趁着所有人都睡着了的时候在自己的房间里用这一天里积攒下来的尿桶里的尿将墙壁弄湿后用手将墙壁刨开后跑出去,整个过程用了还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本来以为这一回算是可以逃出升天了的高尼佛中尉在逃出了监狱后并没有能够高兴多少时间便近乎陷入了巨大的绝望之中,原因其实并不难想到,这位中尉虽然对于城内的地形相当的熟悉可是对于城外的地形就多少有点陌生了,没有指北针,没有地图他真的没有信心能够找到自己人,况且他要到哪里去找自己人?他面临的无非就只有两条道路第一就是去喀布尔,那里有自己人是不假,可是那附近正在进行着大战呢?第二就是去印度,可是从这里到印度的距离实在是太遥远了,他即便是装备齐全想要通过穆斯林聚居区到达印度也都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

无奈,高尼佛中尉只得选择了一个十分冒险的决定——只身返回自己曾经驻守的那个化学武器仓库取回自己曾经存放在那里的东西后再上路,毕竟这一天他连一顿饱饭也厄没有吃上。阿富汗是一个多山的国家,山多,山洞也多,不过这样,山洞的洞口也很多,就拿这座临时充当化学武器库的山洞来说吧,刚刚用来充当化学武器仓库的时候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妥,可是不久后中尉和他的士兵就发现这座山都的隐秘处居然有两个不易察觉的小洞口,为了防止毒气泄漏,中尉当即下令封住了这两个洞口,正是由于有这两个洞口的存在我们的高尼佛中尉才有胆量回山洞取回自己的东西。

借助一捷枯树桩子高尼佛中尉很容易的便将其中的一个洞口打开并进入了弹药库,可是不进来不知道,一进来真的将他吓了一跳,原本堆积着化学武器原液和各种分装载具的巨大山洞现在居然变得空空如也,除了少数的几个散落在那里的没有分装毒气的迫击炮弹之外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当他小心翼翼的来到自己的指挥部的时候则发现原本这里堆积的给养和弹药也都消失了,除了几块已经有些发霉了的压缩饼干和一个破损的背包之外他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不甘心的高尼佛中尉悄悄的摸索到了山洞的外边,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这座山洞几乎全部的士兵都撤走了,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士兵看守着最后一卡车等待运走的毒气,看着汽车旁边无精打采的等待着司机将汽车修好离去的士兵,中尉犯难了,从现在的形势来看他想要逃走的话必须要拥有交通工具和必要的装备,即便是想藏匿在山林中没有必要的武器装备是不行的,要知道这个时候可不是上山找只兔子都难得的时候,不说别的,单单随时可能碰到的狼群就够咱们的中尉喝一壶的了。

高尼佛中尉是一个优秀的军官,在战场上未必就比其他的英国军官差多少,可是让他和四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还有一个司机五个人过招,而且还是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他是万万做不到的,因此他必须想别的办法。这时候中尉注意到可能是因为晚上有风的关系,四个伞兵都集中在车的一边,而司机则在前边忙着监察这辆英国产的汽车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了。

于是高尼佛中尉绕了一个大圈后终于绕到了汽车的另一边并接近了汽车。蹑手蹑脚的爬上汽车后中尉证实了自己的判断,这辆汽车汽车上装的确实是仓库里最后的一点物资,他在黑暗中摸索了一个防毒面具带到了头上,此时他十分庆幸对方最后的时候居然还能在车上放几个防毒面具,之后他轻轻的打开了一桶芥子气原液后顺着原路退了回去。

大家不要担心,芥子气的原液并不是一种气化很快的气体,在没有专门的载具发射前的他并不能迅速的铺满一个空间,因此直到十五分钟后毒气的效果才显露出来,首先是一名士兵突然间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翻滚,紧接着另两名士兵则掐着自己的脖子在那里干嚎却嚎不出一丝的声音,至于最后的那名士兵则更离谱,看着自己手臂上鼓起来的水泡他居然跳进了篝火之中浑身是火在地上痛苦的翻滚,至于那个司机,他可能是算得上这五个人中最最幸运的一个了,他去得很快,没有任何痛苦的便倒在了地上。

十分钟后汽车的周围再没有了一丝的动静,直到此时高尼佛中尉才从树林中跳了出来跑到了汽车上将那桶毒气的盖子盖上后将几个人的装备和随身的补给收拾了一下丢到了车上后开着车边走了,,你要问了,那车不是一辆坏了的车吗?怎么换上个英国鬼子既能开了呢。这个问题就复杂了,武太行所部的这些司机大多数都是“速成班”毕业的,只要是能把汽车开着在训练场里泡上几圈就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司机了,至于具体的理论什么的根本就没学过,如果是自己常开的那种汽车坏了的话还好说,一旦要是换了其他的其他的汽车的话你指望着司机修车还不如指望公鸡能下蛋呢!其实这辆英国卡车根本就没有太大的毛病,只不过是电池上的线圈有些锈了造成电流不畅所以打不着火罢了。

本来呢这高尼佛中尉你说你这时候是不是就应该开着汽车自己快点跑了,可是咱们的这位中尉偏偏就有一身英国人的坏脾气,在汽车路过我国民革命军第一百师驻地的时候这家伙居然件找了一个上风口将车上的近一吨的毒气原液都搬了下来倾倒在那里之后才一个人开着车贴着我军在伊什卡西姆的外围向南跑去。

这下事情可大了,大晚上的一百师的那几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哨兵很快的就被毒气熏倒了,之后毒气迅速的扩散并笼罩了整个的营区,等到那些反应过来的军官催促着下边的士兵将从来就没有戴过的防毒面具戴上的时候似乎已经有些晚了,第一百师此刻已经付出了死亡两千人,严重中毒一千八百人,轻度中毒两千人的代价,也就是说仅仅在战斗开始前的第一天由于一连串的疏忽与大意,我第一百师的部队几乎已经损失了近一半的兵力,几乎丧失战斗力。

这回可好了整个的伊什卡西姆城迅速的开始了全面的警戒与搜捕,高级军事会议也只好连夜召开,至于武太行这样的高级人物自然是也不能豁免的被、李向阳从被窝里拖了出来。

“浑蛋!笨蛋!韩起功,你他妈的脑袋让驴踢了?只布置一道岗哨,就连高处的岗楼里都没安排人,就让人家在你的营房外边打开了十桶毒气,你他妈的是不是认为老子不敢现在就蹦了你!”武太行十分愤怒的掏出手枪来上了膛便直接顶在了韩起功将军的脑门上,这种事情其实搁在谁那里都是一个样子的,本来这一天进行的挺顺利的,除了损失了两百多伞兵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没有多少事让武太行不高兴的事情,可是谁能想到就在大家睡得最香甜的时候会出了一件这么大的事情。

“军长,你别这样,韩将军也不想这样,这次的事情也不能完全的怪他不是,毕竟咱们的很多岗哨都麻痹大意的以为那辆被抢走的汽车是自己人呢,再说了,第一百师不是咱们的部队,从来就没有进行过相应的反化学武器训练,所以部队措手不及能能够理解的!”李向阳急忙在一边打圆场,自己军长的脾气他是知道的,急起来的时候除了最高当局和主席之外军长没有人不敢枪毙,可是现在的情况下要是枪毙了韩起功的话很可能就会引起该部剩下的近八千士兵的不满,甚至造成兵变。

“司令(武太行此时兼任国民革命军阿富汗兵团司令。),韩某损兵死有余辜,况且此次出国作战韩某已经抱定必死之决心,但是国家军人的归宿是战场上,韩某厚颜请求司令能够让韩某戴罪立功效死沙场!”作为军人,一早就应该做出这样的准备,在这样的世界大势面前,即便是后世臭名昭著的韩起功将军也不例外的选择了为国尽忠的道路。

“军长!你就让韩将军戴罪立功吧!”一边的齐国泰将军也劝道。

“都他妈的翅膀硬了,什么时候都要我让步,我告诉你们,他别是你,郑友朋,你他娘的是干什么的,监狱里人跑了不说还让他跑回了仓库抢走了一车化学武器,要不是这大晚上气温低,你知道那一百公斤一桶的化学武器十桶能杀多少吗?那时候老子手里起码要没一半人马,到时候咱们他妈的明天就的回家!”武太行合上枪机后站在那里指着郑友朋骂道。

“军长!我错了,最近太顺利了,部队情绪很浮躁,所以大意了,您处罚就处罚我一个吧!”

“你有本事,你郑友朋是谁啊!有本事,大将军,从东京、上海、南京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你了不起,了不起了,还学会给下边的人顶雷了,你他妈的有多大脑袋能顶这么大的雷,伞兵部队,自郑友朋开始全体士兵集体记大过一次,扣发三个月军饷,以示警示!”武太行狠狠地骂了郑友朋几句后,做出了七十八军建军两年多以来最严重的一个处分决定。

“军长,是不是再考虑考虑,这处分有点重啊!”李向阳在一边道。

“李向阳,你这个副参谋长能不能有点立场?滥好人一个!你要是再说我连你一起处分!都听好了,马上就天亮了,看来今天晚上的觉是睡不成了,部队虽然损失很大,可是这也给我们大家提了一个醒,提了一个什么醒呢?那就是骄兵必败!骄兵必败!自从我执掌七十八军以来咱们因为运气好的原因、可以说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在锻炼了这样的一支铁军的同时也滋长了广大的干部战士一种骄傲自满的情绪?别说现在革命还没有胜利,就是将来革命胜利了之后我们的干部战士也不能骄傲自满!那样的话只能滋生官僚主义,只能滋生腐败!要有一个纯洁的党就必须有一群清醒地党员队伍,你们明白吗!”武太行愤怒的说道。

“七十八军的每一个人都要时刻准备着将自己的胸膛撕裂,将那一腔奔涌的热血献给我的祖国,我的民族,我的人民!”在场的七十八军的军官异口同声地念出了他们在晋升军衔的时候说出的那番誓词。

“好!记得就好,第一百师韩启功将军!”

“到!”韩启功也没顾得整理刚才被弄乱的军装啪的一个立正就站在那里。

“韩启功,你的部队还能够打仗吗?”

“能!咱们马家军的兵人人都能打仗,部队不战至最后一个人就算不上是编制解散,剩下八千人就剩下八千兵,拉出去咱还是一个主力师!”韩启功大声地报告,他可是一点也没有说假话,这马家军的战斗力在地方武装中绝对是一顶一的棒。

“很好!韩启功将军,能打仗就好,我现在就给你机会戴罪立功,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现在阿富汗的北部重镇昆都士、塔卢坎、马扎里沙里夫三个城市加在一起驻军还不到四千人,而且士气已经低落到了极点,单单这几千哀兵的话我们可能根本就用不着咱们费心,可是根据情报显示,现在正在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南部重镇铁而梅兹坐镇的苏联元帅铁木辛哥很有可能做出敌意举动,因此我希望你的部队迅速的占领这三座城市后向铁而梅兹方向积极防御,一旦苏军跨过阿富汗的边境线立即给与打击,即便是你战剩最后一个人也不能让苏俄的军队开过来,明白吗?”

“明白!为党国尽忠,不成功、则成仁!”

“伞兵部队司令郑友朋将军!”

“到!”

“郑友朋,你的伞兵部队除了留下必要的后勤部队外立即装机,天亮后按计划空降到盛世才所部的前进基地恰里卡尔城附近,根据情报显示,已经孤注一掷的盛世才已经将手里的部队几乎全部抽调到了喀布尔外围,现在你的部队只要拿下那里后在那里坚守到我军的主力部队赶到就可以了,当然了,一旦敌人以重兵反扑的话你部可以在焚毁物资后主动撤到城外,相信即便是这样也够盛世才拿老小子受的了!”

“坚决完成任务!”

“轻装甲旅陈欣然上校!”

“在!”

“陈上校,你的部队按照计划在骑兵部队的策应下向恰里卡尔城高速逼近,争取在今天天黑之前到达恰里卡尔城与郑友朋将军的部队会合!有问题吗?”

“坚决完成任务!”

“很好,要的就是你这一句话,第七师将部分辎重部队留下后主力部队将在你们后边跟上,因此你们不必担心后援问题只管前进就好了,至于我,我将亲自指挥空中机群策应你们所有的部队!大家有问题吗?”

“军长,火箭炮部队呢?”李向阳提醒道。

“对啊,我怎么把这宝贝给忘记了,向阳,就让火箭炮部队和装甲部队协同前进吧,也好为他们提供火力支援。”

“是!”

……

十一月八日凌晨 喀布尔 玛依莎国王隐蔽所

根据阿富汗法律,在马茂德国王死后的几个小时玛依莎便继承了国王的位置,由于现在是战争期间,所以阿富汗的贵族和守旧派别并没有对一个女国王的出现过度的排斥,毕竟玛依莎是马茂德的女儿,英勇善战那是出了名的,有她指挥军队怎么也比那些不学无术的贵族子弟好得多,换过来说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阿富汗已经换了两位国王了,如果再换一位的话说不定不用人家打阿富汗人自己就垮掉了。

玛依莎虽然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失去了许多的亲人和朋友,可是她毕竟是马茂德的女儿,她的骨子里毕竟是强悍的战士的血液在奔涌,因此在经历了短暂的悲伤之后的玛依莎国王迅速的投入了应对盛世才军队的战斗中去,在她的指挥下尽管喀布尔的守军几乎全部的失去了北部防线可是他们还是依靠喀布尔的城墙和城外仓促修建的工事将盛世才的军队挡在了那里前进不得,双方在一次陷入也僵持状态。

虽然将盛世才的军队挡住了,可是玛依莎国王自己的心里很清楚喀布尔的情况,没有外援,没有弹药,几乎所有的男人甚至孩子都已经投入了战斗,所以她坚持不了多久,现在的玛依莎国王最想知道的就是她的丈夫——那位已经在法律上拥有了她的阿富汗护国主的军队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到达,于是她将中国政府驻阿富汗联络官军统特务林娜叫了过来。

“尊敬的国王陛下,在对于您的登基表示祝贺的同时我对于老国王的遇害感到万分的痛苦与悲伤,阿富汗人民伟大的国王,中国人民最坚强的盟友,伟大的马茂德国王的去世是我们两国人民永远也无法弥补的损失,在祝愿马茂德先王可以在真主的指引下得到永生的同时我也希望伟大的玛依莎国王,阿富汗历史上最伟大的女王陛下您能够将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推向一个新的高潮。”首先林娜就给玛依莎国王来了一通的客套话,林娜至今都无法相信在她的“努力”下不久前的那个不懂事的小姑娘居然成为了阿富汗的国王,想想在飞机上跟自己耍性子的那个女孩,林娜觉得心中的感觉怪怪的。

“林小姐,我本人代表阿富汗王国和她的人民对于你们的关心表示感谢,我也相信我们两国的友谊会更久远的流传并发展下去,可是我现在很关心一件事情,那就是贵国承诺的支援在哪里?我的喀布尔城北部防线已经全部丧失,只要愿意,盛世才的炮火可以打到我城内的任何一个角落,我不希望我未来的丈夫来到喀布尔的时候看到的是我的尸体,你明白吗?”

“尊敬的国王陛下,您的心情我十分的理解,不过现在我可以高兴的高速你,我们的部队已经到了阿富汗境内,很快的我们的武太行将军就会秉承老国王生前的意愿到喀布尔来迎娶公主陛下了。”

“已经到了?他们在哪里?什么时候能够到喀布尔!”

“陛下不要着急,武太行将军亲自率领的新疆兵团再没有完成补充的和整备的情况下日夜兼程目前已经拿下了盛世才的老巢伊什卡西姆,根据我刚才收到的情报,将军的部队最迟在今天晚上就可以出现在恰里卡尔的外围,到时候盛世才所部剩下的几万部队就处于我两国军队的南北夹击之中,灭亡是迟早的事情。”

“这么快?林小姐,你昨天不是还跟我说没有任何关于贵国部队准确的出兵时间的通报马?怎么现在贵国的军队已经到了我们的国内了?“

“国王陛下,我国与贵国不同,武太行将军这样的手握重兵的大将是对于军队有一定的灵活指挥的权利的,也就是说即便他出兵了也未必就要在当时通告中央,所以我不知道并不奇怪。”

“这样啊,那贵国出兵的总兵力有多少?“

“尊敬的陛下,为了帮助我们的阿富汗朋友,我国政府抽调了新编第七十八军第七师,西北回军第一百师,轻装甲旅一个,骑兵团三个,伞兵部队全部,总兵力加在一起差不多有五万了。”

“就这些了?”玛依莎国王显然是有些失望,要知道他现在动员了几十万的军队(包括临时的募兵和地方武装)都无法抵挡盛世才所部的进攻中国人之时五万人她实在是不敢相信对方能够打得过自己面对的敌人。“

“陛下不必担心,这些已经足够了,您不要忘记了,指挥我们阿富汗兵团的人是谁,他是您的丈夫,是阿富汗的护国主,您要对他有信心才是,要知道,我们的武太行将军到现在为止还从来没有吃过败仗呢!”林娜骄傲的说,他是军统新疆站的特工,对于集中在明铁盖的部队的战斗力她还是清楚地。

“那样最好,林小姐,喀布尔的背后可没有比这里更有战斗力的阿富汗军队了,一旦喀布尔陷落了的话阿富汗可就是盛世才的了,相信贵国政府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是吧?”

“国王陛下请宽心,我还希望在陛下的婚礼上讨杯酒喝呢!”

“那是一定的!”

“谢谢国王陛下!”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