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三部 解放 第十三章 绝地 第八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2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整个9月,第6集团军在连绵的雨水中跟兰斯奥伦堡方面军在已基本成为废墟的奥伦堡市区反复争夺,该集团军的6个军有4个半深陷城区,牛皮糖一样的局势容易使将领失去理智,大量的伤亡更是激怒了下级官兵,双方在城市的废墟中用尽了所有手段,进攻的,防御的,无所不用其极。战斗的一般形式是神华人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整个9月,第6集团军在连绵的雨水中跟兰斯奥伦堡方面军在已基本成为废墟的奥伦堡市区反复争夺,该集团军的6个军有4个半深陷城区,牛皮糖一样的局势容易使将领失去理智,大量的伤亡更是激怒了下级官兵,双方在城市的废墟中用尽了所有手段,进攻的,防御的,无所不用其极。战斗的一般形式是神华人进攻,兰斯人防御。但在主要的模式下,兰斯人利用地形熟悉的优势在夜间对神华人刚攻占的阵地发起反击,他们广泛使用了迷宫般的下水道绕到神华人后背进行偷袭。这种战法令神华人极为头疼,攻占阵地的第一件事就是堵死下水道的入口,当然也有一部分部队利用下水道反偷袭。战斗从地面延伸到了地下。双方一般都不抓俘虏了,伤兵在来不及得到救治和转运时都选择了自杀或与敌人同归于尽(假如有可能的话)。第6集团军承受了惨重的伤亡,许多连队只剩下三分之一或者更少的人员。战斗兵和后勤兵已经分不清楚,就连医护兵、炊事兵都拿起武器和近在咫尺的敌人搏斗。兰斯人为了不让神华人得到完整的城市,先后对这个城市投入了4个完整的师团,这些部队在迷宫般的城市废墟中被大量消耗,每天晚上,都有大量的船只在戈瓦里河上来回穿梭,其中不少是只能搭载几个人的小渔船。他们从北岸运来弹药和食品,接走伤员。白天不行,戈瓦里河沿岸渡口基本上在神华人炮兵射程之内,神华人的飞机已将主要攻击对象锁定在河两岸,一个月里,至少500架飞机在戈瓦里河河两岸坠毁,那些跳伞进入兰斯控制区的飞行员一旦落入兰斯平民手中,往往被愤怒的平民乱棍打死,兰斯人对摧毁了他们家园的神华军恨之入骨。

全大陆都在盯着奥伦堡,怀着各种各样的心情谈论着奥伦堡。10月上旬,预定的第三个占领奥伦堡的日子已经过去,战争仍在那里激烈进行。崔煜元帅强烈建议解决奥伦堡问题,或者将18集团军用上去,一举压垮敌人,或者撤出奥伦堡。现在第6集团军的布阵极为不利,主力深陷城区,两翼的掩护兵力不断被抽调进入城区------崔煜为皇帝的态度感到忧虑,皇帝的情绪显然不好,为奥伦堡的战事心烦。为什么拿不下区区一个弹丸之地呢?城区已经占了四分之三,最后一段阵地就是啃不下来。

崔煜专程看望养病的龙行键,他刚从太阳堡医院回到家里,气色很不好。两位元帅屏退所有人密谈了二个钟头,分析了南方军的局势,对兰斯军可能的行动做了预测。崔煜发现龙行键思维依旧敏锐,对自己当初的分兵感到后悔,没想到敌人竟如此顽强。

“斐迪南确实是防御大师,我低估他了。装甲兵使不上劲,早知道就将19军和14军放在左路了。”龙行键说。

“关键是现在要想个办法。你觉得放弃奥伦堡怎么样?”崔煜说。

“放弃奥伦堡?”龙行键大惊,“绝对不行!这个城市不仅是进攻苏克达米的跳板,而且是南方军控制战场的关键点,如果冬季不能结束战争,右路军必须有个稳定的依托,位置上看非奥伦堡莫属。撤退?绝对不行。”由于激动,龙行键苍白的脸涨得通红。

崔煜想起皇帝的叮嘱,他停住话题,转到别处了,龙行键却抓住不放,“18集团军上岸了吧?是不是高帅将其用在苏克达米方向上了?”

这也是崔煜不赞成的。

“这样不行,再增添一个集团军也打不下苏克达米。我们对敌人还是低估了,被一系列胜利冲昏了头脑,南线我军兵力不占优势,后勤压力又大,这个集团军一定要置于左路军和右路军之间------”龙行键剧烈咳嗽着,焦虑万分。

“行健你不要急,”见状崔煜急忙相劝,“南线局势不至于那样危险,我军仍掌握着优势------”

“假如陛下问起我的身体,请总长一定为我美言几句,真后悔轻率回国,庸医误我大事!”龙行键目光炯炯,“总长,敌人必定发起反攻,海因茨终于抓到机会了。现在南方军已苦战数月,一直得不到彻底的补充的休整------敌人的反击方向有两个,一个是对准右路军,从6集的两翼发起,孤立该集团军,寻求合围的机会,另一个是对左路军,从中央发起,向海岸压迫。最可能的是6集方向,因为部队的态势过于突出------万一敌人的反击奏效,整个南方,甚至连卡玛都危险了。责任在我,责任在我啊。”龙行键心急如焚。

“我立即提请陛下召开大本营会议研究当前局势,如果你可以,就参加会议吧。”又找回二人密切合作的感觉,崔煜想,当初听我的意见何至于此啊。但他忍住没说,现在责怪龙行键,又有什么意义呢。

10月13日,大本营会议在太阳堡召开,专题研究南方战局。龙行键抱病参加。会议尚未对南方局势做出统一判断,前线便传来敌人发起大规模反攻的消息,三支强大的装甲兵从三个方向同时发起进攻,中央方面的进攻位置在奥伦堡西侧130公里,左侧在左路军的右翼,即左路军最东翼部队,第2集团军的东侧,实际上在左路军和右路军之间打进来两个大楔子。第三个反攻方向在右路军方向,在第6集团军和第14集团军之间。

大本营接到消息时,敌人的大反攻已经发起四个小时了,南方军司令部需要确定敌人是战术规模还是战役规模的反攻,所以耽搁了时间。电报只是说兰斯人在三个方向以强大的装甲部队突破了我军阵地,但未说明敌人的番号和突击方向。大部分大本营成员对反击的意义并无感觉,他们仍沉浸在战争即将结束的美好感觉中,这些人多数不是军人,像卢秀、许期中之类的政府高官,也有一些是军人但缺乏敏锐性,如上官清波之类。只有少数人意识到危险,崔煜立即提议皇帝结束大本营会议,他要赶回总参研究当前的局势。崔煜的焦急感染了皇帝,这次的大本营例会被暂时中止,在会上一言未发的龙行键跟着崔煜回到了总参,皇帝没来得及叫住他,等侍卫官追出来,见龙行键已钻入崔总长的汽车一溜烟走了。侍卫官报告皇帝,皇帝摆摆手,意思不要管了。

焦急中的轩辕台到当天晚上11点等来了他想见的人,崔煜,龙行键、林枫及严宇森(作战部长),他们带着地图,没有寒暄,立即在桌上铺开了地图。

由严宇森汇报,每次向皇帝例行汇报都是作战部长的任务。

“已经基本核实,敌人的反攻的蓄谋已久,属战略性质。从我军的方向看,最右翼的敌人20小时突进了30公里,其方向指向第6集团军的后方,该路敌人有3个军,其中至少3个装甲师团。中路反击的兵力最为强大,该路敌人的进攻正面宽度达40公里,展开了强大的装甲兵力,二小时前,已经证实敌人占领了巴苏姆,前进了约40公里。该路敌人已经查明三个军的番号,其中有两个是装甲军。最左翼的敌人拐向西,正和向右反击的第2集团军部队交战,已基本被我所阻,该路敌人似有掩护其中路的模样,就地转入防御了。”

皇帝的眼光从四位将领脸上扫过,“对敌人的意图你们已经有统一的判断了吧?”

崔煜清清嗓子,“陛下,我们有一点分歧,林枫、严宇森的判断是一致的,敌人的目的是合围第6集团军。现在的态势已基本明朗了,敌人的中路和左路按照目前的推进速度,再有40个小时就可以在塞罗韦一带会师,那里是我们后方薄弱地带,第14集团军只有一个师留守,还不完整。因此,敌人达成这个目的并不困难。我基本倾向于他们的意见,但鉴于敌人中路突击的兵力尚未查明,有所保留。龙行健元帅认为敌人中路将突向罗兹甚至卡尔卡通,将整个南方军的后勤枢纽摧毁------至于敌人的右路,即指向我左路军的那路,显然是钳制兵力。”

皇帝打断了崔煜的话,“敌人集结兵力不是一天能完成的吧?敌人的反攻意图一点也没有显露?军情局是干什么的?总参你们的情报部门为什么如此迟钝?”

听得皇帝严厉的问话,林枫心里一颤,情报部是他主管的单位,二个月来,无数次反应敌人在戈瓦里河北岸集结兵力,飞机侦察也证实了这点,但并未引起南方军的重视,南方军认为这些兵力是正常的集结,他们能不为保卫奥伦堡和苏克达米而调集兵力吗?事实上敌奥伦堡方面军不断得到新锐兵力的增援,否则他们凭什么抗击实力强大的第6集团军的进攻?对于敌人的反攻,总参不是没考虑,从常理上推测,敌人应当图谋一次反攻,但方向上却意见纷纭,大部分人,包括高天明元帅都认为敌人首先要接触苏克达米的威胁,因为经二个月的血战,左路军已经推进到苏克达米的近郊了,最近的部队距苏克达米的直线距离已不足100公里,南方军认为,右路军已成蜩螗之势,再增加部队也打不开局面,还不如将新锐的18集团军用于苏克达米方向,苏克达米方向对敌人的压力越大,右路军的危机就越小,任何事物都是相互关联的,军事辩证法就是如此。结果,18集团军的主力被用在了左路,现在该集团军的配置最为尴尬,他们既没有投入到苏克达米的攻坚,又无助于挽救右路军可能存在的危机。从这点也看出敌人的反击时间是精心策划的。

“我在问你们话呢?”皇帝因沉闷的气氛更加生气。

“陛下,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崔煜说道,“必须立即给与前线明确的指导,敌人的坦克每分钟都在向我纵深推进。”

“行健,你和他们的看法不同。说说你的看法。”皇帝深吸一口气,平静一下自己的情绪,是啊,战争爆发的几年来,前线鲜有败绩,几乎每场决定性的大战都打赢了,自己竟然难以承受一场失败了吗?

“陛下,我如果是海因茨,绝不以合围第6集团军为目的。那样战果太小了,即使全歼第6集团军,我军完全可以建立一条临时战线。奥伦堡实际上已经被摧毁了,这个城市的工业能力也许100年都难以恢复了。苏克达米却仍在我军的包围下,如果我军聚集力量打下苏克达米,战争恐怕就结束了。所以,海因茨一定在找一条摧毁我军整个南线的路径,他要以一次决定性的反击达到这个目的,就不能只盯住第6集团军,而应该突向我军的纵深,至少要摧毁罗兹一带的渡口,或者渡河南进,攻占卡尔卡通。那样我军整个南线将面临一场大危机------”

“你当初是怎么判断形势的?南方军的布阵为什么糟糕到如此情况?”

“陛下,我对当前的局势负完全责任------”龙行健一脸愧疚。皇帝看着女婿苍白的面容,挥挥手,“崔煜说的对,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如何解决危局,你说说你的意见。”

龙行健沉默了一分钟,“陛下,我的思路跟总参几位首长的思路完全不同,我的意见是立即放弃苏克达米,集中机动兵力跟敌人打运动战,在两河流域内运动歼敌。我军只要寻机歼灭敌反击兵力的一部,卡尔卡通危机即可解除,争取在这段时间再运一个集团军上去,优势还在我方。”

“奥伦堡怎么办?”

“第6集团军必须坚守奥伦堡,起到牵制作用。14集团军可以动,但应照顾第6集团军的后方,争取建立与第6集团军的联系。”

“可是敌人已经切断了两个集团军之间的联系了。第14集团军的位置比6集好不了多少,他们必须撤出皮托姆尼克了。我的看法跟龙帅不同,他们第一步恰恰是打击第14集团军,该集团军面临东方从海岸线调回来的部队的越来越大的压力,加上敌人从奥伦堡和皮托姆尼克之间突破的的部队,该集团军被合围的可能很大,应当令14集立即放弃皮托姆尼克,向东转移部队,将南下的道路控制在手中,因山区所限,他们没有直接东进的道路。”林枫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几个人的脑袋都紧盯着地图。

“不能这样被动,要研究反击的办法。”皇帝面色严峻,“我军的胜利是建立在进攻之上的,只要对敌人某一路给予严厉打击,局面就会大变。立即研究反击的办法。”

龙行健急道,“陛下,必须立即下令左路军调整部署,否则------”

“左路军不能放弃苏克达米!”皇帝冷峻地下令,“除了18集团军,别的部队都给我钉在阵地上。”在皇帝心里,根本不相信龙行健的危言耸听,“敌人的目标是第6集团军,立即研究对策,既要确保胜利果实,也要保证该部队的安全。”

这是办不到的。兰斯反击部队击破神华军后方零星部队的拦截,高速推进,从14集团军和第6集团军结合部杀出来的兰斯军不顾两翼,勇猛穿插,10月15日上午,塞罗韦陷落。标志着第6集团军的后路已被敌人切断。如果这路敌军向东发展进攻,将威胁到14集团军的主要运输线。而且该路敌军跟中路反击的部队只隔了半天的路程,并非孤军作战。紧张关注这两路敌人的总参谋部发现,兵力最为强大的中路却没有冲向塞罗韦和其左路会师,而是向罗兹方向杀去。15日下午,其前锋部队距罗兹渡口已经不足100公里了。

战况震惊了总参,也震惊了皇帝。内格罗河的几个关键渡口正日夜通行着运输车队,修好的两座铁路桥更是前线物资供应的大动脉,如果落入敌手------正在决战的南方军200余万大军将面临彻底崩溃的危险!

皇帝紧急召见龙行健,还没等皇帝开口,龙行健直接提出了自己回前线的要求,“陛下,我造成的局面我来挽救。有几点要求,1、请授我全权;2、在1个月内空运或者海运3个军,其中至少1个装甲军。”

“就这些?”皇帝心疼地看着龙行健由于熬夜的红眼,“我答应你。立即宣布你的任命。”

“不,我是不是可以以大本营特派员身份去?高帅仍然为司令官。但要给我最终决定权。”

“可以。”轩辕台眼里,龙行健仍是他的救星,尽管现在的危局正是眼前这个青年一手造成的。“行健,即使这仗打败了也不要紧,从头再来嘛,我们仍然占据优势。你准备怎么打?”

“我要将18集团军抓在手里,另外,驻莱昂的海军陆战队立即北上。用这些部队在卡尔卡通一线击溃敌人中央军团,然后再解右路之危。”

“需要多长时间?”

“不好说。您先给我指挥权,18集团军必须立即按照我的要求动起来,一秒钟都不能等。”

“可以,但第6集团军供应已经断绝,依靠其本身携带的给养很难支撑那么长时间的。”

“他们在奥伦堡将吸引大批敌军,6集绝不能动,它一撤,全局就完了。”龙行健急促地说,“我马上启程,通讯军官已经让总参准备。爸爸,一切的责任均由我来负,如果幸不辱命,等打完这仗,我会提出辞职的。”

轩辕台沉下脸,“屁话!不经过失败的将领成不了真正的名将。一次失误无损你的威信。苏克达米,我是准备让你来夺取的。我亲自送我的大将出征。”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