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三章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6


新兵训练接近尾声,连部接到团部的紧急命令:挖防空洞。

伟大领袖毛主席根据国内、外形势,发表了“广积粮,深挖洞,不称霸。”的最高指示,一夜之间,神州大地到处掀起了钻孔挖洞的群众运动。团首长接到上级指示,连夜学习,布置任务。团机关的挖防空洞的任务重,人手少,就把任务交给了新兵连。

严冬,刚下过一场小雪,新战士在操场上集合,赵指导员做了简单的动员和讲了注意事项,带着队伍,迎着寒风出发了。挖防空洞的地点在离营区约二公里的戈壁滩上。荒凉的戈壁,突起的地方顽强地生长着一蔟蔟红柳,血红血红的枝条迎风摆动。低洼的地方,带刺的车轱辘草抱成一团,被风一吹像刺猬一样到处乱跑。地上的雪已被风卷走,露出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好象是镶嵌在大地戈壁上的装饰品。

郑云鹏班长从连部接受任务后,按各班划分的地段动手干起来。天寒地冻,戈壁被冻的硬邦邦的,高高挥起的十字镐落下时像砸在石头一样硬,才凿出一个杏核大的小坑。石大柱有力气,镐头抡圆了砸下去,地面上刨出一个核桃大的坑。王贵才肯卖力,他在家乡长年干体力活,干活的动作比走队列熟练多了。蔡祥不示弱,甩开膀子干,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杜亮摆开架势,往手心吐一口唾液,搓一搓手掌,没干几下,虎口被震得麻酥酥的,手心磨出了泡。全班拼命地干,多半天的时间只挖出一个缸口大小的坑,工程的进度很缓慢。

杜亮泄气地说:“戈壁像是水泥浇筑的,真他妈的硬。照这样的速度,驴年马月才能完成任务。”

石大柱说:“别说泄气的话,再硬也要挖。”

这时,一阵风卷着几棵车轱辘草从杜亮身边吹过,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放下手中的工具,跑到低洼的地方拣来一抱车轱辘草。杜亮是个小猴精,他怕草上的刺扎手,戴上厚厚的手套,又折了不少红柳枝。

“大个儿,靠一边歇着去,看我的。”杜亮来到石大柱的身边,说:“大个儿,学着点,动一动脑筋,会省不少力。”石大柱直起腰,用袖子擦一擦脑门上的汗,说:“杜亮,你又想出啥馊点子?”“闪开。”杜亮满有把握地说。他把一大堆草放在挖好的浅坑里,上面加上一些红柳枝,喊道:“哎,谁有火借用一下?”“我有。”王贵才从口袋里掏出火柴,蹲在坑边,划了好几根才点着,被风一吹,火很快熊熊燃烧起来。杜亮望着自己得意之作开心地笑了。全班每人拣来一捆草,往冻坑里添,火势越来越旺。

郑班长命令大家休息。等火熄后,草灰底下融化了厚厚一层冻土,干起活来省了不少了力,挖掘的速度明显加快。

二排二班用火烤化冻土的方法很快在全连传开,戈壁滩上,一股股白烟升起,被风一吹到处散开,像战场上的硝烟炮火一般。

郑云鹏带领战士们扒开冻土,进度加快,防空洞越挖越深。战士们分组下洞作业,挖的挖,运的运,工地上干的热火朝天。石大柱、孙天信和杜亮分在一组,在洞下一边干一边聊天。

“大个儿,如果沙石里有金子该多好呀。”杜亮天真地说。

“说不定咱们能挖出一个大金矿来。”石大柱说。

杜亮说:“好大好大的戈壁变成一个大金矿,挖出好多好多的金子,国家富了,军队强了,咱们每天不再吃‘黄金塔’和‘乌玛什’,饱饱吃一顿羊肉抓饭,该多好。”

“要真是这样,俺首先领一件‘特号’的皮大衣,把俺那件油乎乎的旧棉大衣送进军事博物馆,让俺儿子记住咱们当兵时的寒酸劲儿。”

“别做梦娶媳妇,光想着美事。”

石大柱用手习惯地摸摸后脑勺,嘿嘿一笑。

杜亮开玩笑地说:“大个儿,想俺那未来的嫂嫂芸儿吧。”

石大柱说:“去你的,就你爱耍贫嘴。”

他们边说边干,也不觉的累,很快又挖了一米多深。

“石大柱,该论到我们组了,快上来。”姜良驹在洞上喊道。

下一组是郑云鹏班长、姜良驹和王贵才。防空洞挖到三米多处深时,土质发生了变化,表面是坚硬的沙石层,下面是潮湿的沙土,挖起来省力,往上运时越来越费力,,姜良驹和王贵才只顾埋头干活,一个人挖,一个人装筐,郑云鹏站在洞口指挥上面饿人一筐一筐往上边提。突然,郑班长发现洞壁裂开一道缝,细沙往下掉,“不好,要塌方。”在这紧要时刻,郑云鹏迅速用身体靠在塌方处,使出全身力气顶住将要塌下来的沙土,姜良驹和王贵才当时只顾干活,不知发生什么事,郑云鹏大声喊:“危险!快,快上去。”王贵才第一个被上面的战友拉出洞,姜良驹看到班长用身体支撑着一块巨大的沙土,足有四、五百斤重,塌下来很危险,会砸伤郑班长,说:“班长,我帮你。”郑云鹏说:“不要管我,快上去,这是命令。”姜良驹看看班长,只好先爬上洞。

姜良驹、石大柱、蔡祥和王贵才爬在洞口,一起伸出手臂,喊道:“班长,坚持住,我们来救你。”郑云鹏伸出手,几只紧紧握在一起。姜良驹说:“我喊口令,大家一起用力,动作要快。准备,一、二”大家同时用力拉着班长的手往上提,动作还是慢了一步,郑班长被拉出大半个身子,双腿下肢被塌下来沙土埋住了,“啊!”郑班长一阵剧烈的疼痛,发出一声掺叫。

“快,快救救班长!”站在洞口的战士慌乱了,姜良驹和石大柱迅速跳下去,用手使劲地扒开班长身边的土,手指被沙土划破了,渗出了血,他俩已经顾比上许多,拼命地挖,快救班长要紧。

这时,排长、连长、指导员都赶过来指挥抢救。连长在洞口喊:“快上来,换一班人。”

姜良驹在洞里说:“我俩能行,抓紧时间要紧。”

经过一番紧张的战斗,郑云鹏被救出洞口,他躺在地上,脸色苍白,他咬着牙,强忍着伤口的疼痛。赵指导员关心地问:“二班长,怎么样?”郑云鹏坚持着活动了一下大腿,说:“指导员,我的腿还在,不碍事。”

“快送医院。”

团里救护车驶来后,郑云鹏被抬上车,火速被送到驻军野战101医院进行抢救。野战101医院位于西陲市东南角,和炮兵团相隔有二公里,该医院设有一百五十张床位,设备齐全,技术力量强,在新疆南部是最大的军队医院,担负着西陲边防部队的疾病预防,医疗保障和战地救护等任务。郑云鹏在门诊经过外科医生紧急处理,X光透视检查没有发现骨折,小腿肌腱被挤伤,皮肤浅层的毛细血管破裂,小腿肚子紫一块,红一块,多处淤血。被诊断为:双下肢压迫性外伤。门诊值班军医填写好病历,马上转到病房进行住院治疗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