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三章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5


由于兵源来自落后而偏僻的山村,新战士的文化素质很低,高中生寥寥无几,姜良驹就是其中的一个,当时,他在连队算是“臭老九”了。

姜良驹开始对郑云鹏班长处处以身作则,严格要求,雷厉风行的作风很钦佩,可是,过了一段时间的接触,通过几件小事,郑班长在他心目中的光辉形象渐渐失去了光泽。

在一次班里政治学习时,郑班长组织全班学习《为人民服务》,班长拿着书本念,战士们围在一起听。新兵来到营房后,发的第一本书是《毛泽东著作选读本》,每人一册,随身携带。郑班长像念经似的读道:“‘精兵简政’这一条意见,就是党外人士李,李……”郑班长念到这里突然卡壳了,一时想不起来下面的字念什么,停顿下来。“李鼎铭。”姜良驹没有思考,顺嘴脱出。“注意听,少插嘴,我认识李鼎铭。”郑云鹏白了姜良驹一眼,不客气地说。孙天信看不惯郑班长盛气凌人的态度,故意找话茬说:“班长,真了不起,你认识李鼎铭先生。”郑班长解释说:“我认识这三个字。”“李鼎铭是干啥的?”孙天信的问话,郑班长一时答不上来,抹不开班长的面子,又放不下老兵的架子,他以命令的口吻说:“少罗嗦,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现在是我念你们听,等读完了,命令你们讨论时,再发言。”杜亮在一旁迷迷糊糊地听,差一点睡着了,听到班长在训孙天信,他的瞌睡虫被赶跑了。

还有一件事,姜良驹对班长的印象打了折扣。

傍晚,是战士们自由活动时间,王贵才坐在床边,铺开信纸,想给父母写封信,离开家有一个多月了,几次拿出信纸都没写成,他不认字,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和几十个简单的字,信写不好,一直没有寄出去。他看到姜良驹爬在床上写日记,什么事都麻烦他心里过不去。不忍心再打扰他。王贵才看到郑班长坐在床前,拿着一张《解放军报》翻过来调过去,有心无心地看报纸,他来到郑云鹏面前,诚恳地说:“班长,麻烦你替俺写一封家信,中不?”

郑云鹏在新兵短期集训时从火炮营抽出来的,临时当二排二班班长,他是个老兵,看到一起入伍的同乡有的立了功,有的提了干,他不甘心落伍,暗暗憋了一股劲,决心干出点名堂来。在工作中处处摆出一付老兵的架子,以身作则,对新战士要求严格,发现哪个战士有不对的地方,总是板着脸孔严肃地进行批评。新兵训练不久,班里接二连三的出丑,打架斗殴,他班的战士参加的人最多,站岗睡觉被连长查到,特别是队列训练,个别战士拖整个班的后腿,评不上先进。他心情不好,这段时间他总爱发牢骚。所以,班里的战士对他听而顺之,敬而远之。

郑云鹏头也没抬,说:“没看见我在看报吗。”王贵才碰了一鼻子灰,吃了闭门餐。姜良驹看到王贵才尴尬的样子,日记没写完,合上日记本,主动来到他的身边说:“来,我帮你写。”本来,帮助战友写封家书是一件很不起眼的事,没想到姜良驹当场驳了郑班长的面子,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郑云鹏脸面上过不去,他把报纸往床上一甩,来到王贵才跟前,从他手中拿过信纸,说:“我替你写。有人才当了几天兵,羽毛未干,就敢在老兵面前亮翅膀,翘尾巴了。”“班长,我……”姜良驹想解释一几句,看到班长凛然的样子,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灰色的天空中飘落下无数的雪花,到了傍晚,一层洁白晶莹的薄雪铺满了大地,铺满了军营,操场上,雪花盖着了战士们训练时留下的杂乱的脚印。操场四周挺拔的白杨树枝上挂着霜花和天地融为一色,反差甚小。操场边,姜良驹迎着飞雪在来回走动。班长郑云鹏对他怀有成见,处处挑他的毛病,特别是昨天新兵实弹射击,姜良驹打了84环,比蔡祥少了2环,成绩优秀,不但没有受表扬,结果被郑班长数落一顿,有些想不通,使他近来情绪低沉,独自出来散散步,让寒风吹吹,清醒清醒头脑。

姜良驹初入军营,有些事情想的太天真,太幼稚了。他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上学时志向远大,将来想当工程师、科学家,做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文革”风暴吹散了他的梦想,他和广大的青年学生一样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每天拼命地干活,手掌上磨了一层厚厚的茧,他表现积极,后来,被评为县里的先进知识青年。那年,公社分配一个上工农兵大学的名额,使他的理想又死灰复燃,万万没有想到公社管知青的干部利用职务之便,用上大学的名额换取了一个女知青的情操。他的希望再一次化为泡影,他为此苦恼过,彷徨过。后来县城招工人,他当上了一名学徒工,不甘心就此下去,选择了当兵,步入了军旅生涯,仿佛找到了一块“净土”,从他穿上绿军装起就决心在军队的天地里施展自己的才华,大干一场,为部队建设,保卫祖国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他没有想到在新兵连刚当几天兵就遇到了烦心的事,郑班长对他处处挑刺,说他高傲、不谦虚、目中无人。

姜良驹在操场边信步而行,身后留下一串清晰的脚印,他边走边回顾自己最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特别是对郑班长的态度,只看到他的短处,没有虚心学习他的长处,自己确实有些高傲,新兵在老兵身上要学习的东西有很多很多,谦虚使人进步,刚遇到一点小小的挫折就情绪低沉,暴露了自己的弱点和不成熟,今后的路还很长很长,一定要好好改造自己的思想,做一名合格的边防战士。不知什么时候雪停了,姜良驹抖落身上的雪花,回到了连队。

整理内务是一件烦人的事,每天早晨都要叠被子,要求叠成直角,姜良驹下了一番工夫,被子在什么地方折,他用针缝了一条线做记号,并找来两块木版上挤下压,被子叠的像一个长方形。他把经验不动声色地传给班里每一个人,所以,在新兵连内务评比中,二排二班三次被评为第一,争到了流动红旗。

在队列训练中,王贵才一直拖班里的后腿,姜良驹利用课余时间帮助他勤学苦练,王贵才也争气,不怕吃苦,不怕流汗,勤能补拙,进步很快,队列的各种动作符合要求,在连队队列评比中,拿了全连第一名。

第一次武装越野训练中,二班跑在最前面,在途中,姜良驹看到杜亮拉在队伍的后面,主动上前帮助他扛着半自动步枪,石大柱接过杜亮的背包,让他轻装上阵,一路上,全班战士团结互助,第一个到达目的地,连长在讲评时,表扬了二排二班。

新兵训练开始不久,二班因为打架斗殴,站岗睡觉,在新兵连挂上了号,给班长郑云鹏脸上抹了黑。到了训练后期,姜良驹默默无闻地工作,在班里起到了骨干作用,在他的带领下,事事争先,二班连续拿第一,被评为先进班,为郑班长脸上增了光彩。最近,他发牢骚少了,说话态度和气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