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1/


山武信成走上山寨,一个鬼子中尉前来向他汇报战果:“报告山武少佐,击毙支那匪徒八十三人,我军损失四十六人!”山武信成大骂起来:“八格牙鲁!这些支那匪徒的战斗力怎么那么强?那两个杀死我们多名忠勇武士的匪首呢?”鬼子中尉颤抖着说:“报告少佐,那两个匪首,给,给,给跑了。”

“啪啪啪”那个鬼子中尉脸上挨了好几记耳光,只听得山武信成大骂:“八格!损失了那么多大日本帝国忠勇的武士,却没有把这股支那土匪一举全歼?你还有脸站在这里和我说话?”那个鬼子中尉马上跪下,拔出军刀说:“山武少佐,我愿意向天皇陛下谢罪!”说完要剖腹“谢罪”,却被山武信成拦住:“你地,不能这样死了!要活下来,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找到那两个支那匪首!”那个鬼子中尉领命带着他的小队去寻找刘翼达和程立山两人去了,而山武信成带着其他的鬼子返回了阳泉城。

黑川贤雄带着一批当地“维持会”“治安会”和一批“头面人物”出来迎接山武信成,黑川贤雄上前说:“恭喜山武少佐得胜归来!一举全歼支那匪首!”那些“维持会”“治安会”和那些“头面人物”们也纷纷说:“恭喜山武少佐!那些土匪,屡次扰乱我阳泉治安,感谢大日本帝国的皇军,为我们阳泉百姓除去一害!”其中一个穿着丝缎褂子,貂皮外套,戴着瓜皮帽的家伙走上前来说:“山武太君,我是当地的绅士,我屡次遭受土匪袭扰,现在,我感谢太君带着皇军给我们阳泉除去一害,我代表阳泉百姓感谢山武太君的丰功伟绩!”

“这个人,是当地一个富豪,他叫赵百贵,他可是很忠于皇军的。”黑川贤雄在山武信成的耳边说。山武信成上下打量了那个赵百贵,满脸堆笑的说:“哟西!你地!良民大大地!对皇军忠诚地!我们皇军,需要你们这样的良民!”赵百贵连连点头哈腰:“谢谢太君夸奖,谢谢太君夸奖!”这个赵百贵,上次他的大烟馆被赵华他们抢劫之后,他就一直对赵华他们耿耿于怀,恨不得把他们生吞活剥。而现在“皇军”为他“报了这个大仇”,他自然对“皇军”感激不尽。

自然,听说“土匪”被剿灭,最高兴的人还有伪商会会长马脸三角眼邱富贵和伪保安队队长刘时魁,这两个家伙也在为前几天被打劫了一千两白银在郁闷呢,现在可好了,“皇军”帮他们“报了这个大仇”。

在场的,只有一个人脸色阴沉,那个就是第五师团的第二十一步兵联队联队长粟饭原秀大佐,他是路过阳泉的,就看到了山武信成“凯旋而归”。他心里盘算着:那些支那人,当真就那么容易被消灭了?好像不太可能吧?如果那么容易就被消灭,怎么他们屡次给自己带来惨重的损失呢?而且,大日本帝国皇军丢失的武器不止那么多,按战报,山武信成他们击毙了一百五十多名匪徒。按道理,那些支那人估计在三百左右才对啊?

山武信成看到了脸色阴沉的粟饭原秀大佐,连忙走了上去:“粟饭大佐,您也来到阳泉了,在下不知,失礼失礼!”粟饭原秀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冷笑着说:“击毙一百五十多名支那匪徒,自己损失了四十多人,还敢吹是凯旋而归?你可知道,那些支那正规军在我们大日本帝国皇军面前都是不堪一击,以你的一个大队,去打一百多连正规军都不是的匪徒,还损失那么多?”一听粟饭原秀如此说,山武信成连忙跪下:“粟饭大佐,我山武知罪!”

“起来吧!这个不能怪你!我们进去说吧!”粟饭原秀示意山武信成去他那里。到了他的房间里,粟饭原秀问了战斗的经过之后,他对山武信成说:“我倒觉得,那些支那毛猴子不是一般的毛猴子,他们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武装力量!按山武君你所说的,他们一个个异常亡命,给你们造出不小的损失。他们应该没有那么容易就被你们全部消灭才对,而且,我计算过,他们的实际人数,应该在三百人左右!我们丢失的武器,也是在这个数量吧!”

一听粟饭原秀如此这般的说,山武信成焦急的问:“那按浅野大佐的意思,还有相当多的支那毛猴子给跑了?”粟饭原秀“哈哈哈”笑了起来:“山武君,你太不了解支那人了!在战斗中,他们是有名的长跑冠军!支那人,狡猾大大地!他们历来奉行的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的原则!我觉得,我有必要出手,进山搜索,务必把那些支那毛猴子全部找出来,一举全歼!”一听粟饭原秀那么说,山武信成心里十分着急:糟了,这个大佐,居然要抢我的功劳!我把那些支那土匪打得就剩下两个匪首,你浅野那么一去,不是功劳都你得去了?想到这里,山武信成连连说:“粟饭原秀大佐,我看,就没有这个必要了,您的任务是西进,争取歼灭更多的支那正规军,这里,交给我就好了!”

“哈哈哈!”粟饭原秀大笑起来,“我知道,山武君,我知道你是怕我抢了你的头功吧?放心,我只是帮助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忠勇武士山武君,这个帮助完全是无条件的,最后,功劳都记到你头上可否?”一听粟饭原秀不和自己争功,山武信成刚刚提着的心放了点下来。可他转念一想:不对啊,这样一来自己不是丢脸了?想到这里,他对粟饭原秀说:“多谢粟饭大佐,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武士,不能把别人的功劳当成自己的!这里的事情,是我向阿部将军承诺过的,我必须要一举全歼那股支那毛猴子!”

“好好!山武君你能有这样的想法,很不错!不过,我最后提醒你一句,不要太小看这股支那毛猴子,我觉得他们比那些支那正规军都更擅长打仗!”粟饭原秀提醒山武信成说,“另外,我给山武君你一个建议,最好,能以华制华!山西河北两省,那么多的支那良民,我们可以利用起来,利用那些支那良民为我们做事。这样,我们大日本帝国皇军就可以腾出手来,专心对付前线的支那主力,后方最好是多组织支那人的治安会之类的,由支那人去对付支那人!”

赵华带着战士们,行进在山路之上。此时,突然有一个负责断后的战士来报:“报告营长!有大约一个小队的敌人紧跟在我们后面!”赵华对那个战士做了个手势:“好的,我知道了!”接着他转头对大伙们说:“弟兄们,给刚刚牺牲的那些弟兄们报仇的时刻到了!我们就地埋伏,准备伏击这股鬼子!凭我们现在的实力,打伏击可以一举全歼一个小队的鬼子不是什么难题!”

得到命令之后,极具阵地战经验的谭雄立观察了下附近地形,他对赵华说:“营长,你看,这边是一条小路,两边是山。这条小路的前头,一个拐弯之处,我们的前阻敌在这股拐弯之处的高地设阻敌阵地,可以防止敌人从前头逃跑。而后面,更是一个几乎可以号称一线天的险要地形,两边是高山,中间是狭窄的小路。我们的堵敌部队在那里设伏,一旦鬼子企图逃窜,那里用石头和炸药就能封死敌人的逃路。其他的兄弟,全部上两边高山埋伏,等待敌人进入埋伏圈,我们居高临下打击敌人,利用地利,我们一定可以把这股敌人一举全歼!”

听了谭雄立的方案,赵华点了点头说:“不错,谭兄弟,真看不出来你还有相当的利用地形作战能力!好,就按你的去做,一定可以把这股鬼子一举全歼!”

所有的战士们,马上紧张的准备起来。按照谭雄立的战斗计划,赵华做了分配:“战斗力最强的张惠能和严彪,带领战斗能力最强的侦察班,另外再把一连的那挺马克芯重机枪分配给你们,你们在拐弯处负责阻敌任务!而二连,只剩下一早就跟着自己出来的十多人和刘翼达、程立山两人,目前二连实力最弱,你们去悬崖之上埋伏,负责切断敌人的后路。由于那里的地形对于你们来说极其有利,所以你们堵死敌人不是问题!一连,埋伏在左侧山头,三连,埋伏在右侧山头,等待命令,一连和三连同时开火!”

很快,战士们都找到各自的阵位,埋伏下来。赵华走到一个制高点上,拿出望远镜观察远处那个正在渐渐进入包围圈的鬼子。鬼子越来越近,战士们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尤其是二连的那些战士,他们一个个都急于要给早上死守山寨牺牲的那些兄弟们报仇。刘翼达,瞪着通红的眼睛,看着远处走近的鬼子:“妈了个巴几,小狗日的,早上杀害我们那么多弟兄,现在老子要连本带利一并讨回!”

鬼子越走越近,战士们的步枪拉好枪栓,手榴弹拧开保险盖,机枪手枪都打开了保险,焦急的等待赵华开火的命令。就在鬼子即将进入包围圈的时候,突然远处出现一匹大洋马,那匹马上的鬼子用战士们听不懂的话高声喊叫着什么。不过,赵华懂得日语,他听到那个鬼子在喊:“粟饭原秀大佐和我们的山武少佐说了,这股支那人至少还有一百五十多人。山武少佐命令你们马上撤退,免得中了狡猾的支那人的埋伏!”

即将进入包围圈的鬼子听到他们传令兵传来的命令,纷纷调头,前队作后队,后队作前队,往阳泉城撤退而去。

赵华眼睁睁看着即将进入包围圈的鬼子突然撤退,他大骂了句:“妈的,怎么又冒出来一个粟饭原秀?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刘翼达眼巴巴的看着赵华,问:“营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煮熟的鸭子又飞了啊!老子心里那个憋屈!”赵华咬了咬牙说:“走,我们也撤退,进入山区再说了!”得到命令的战士们纷纷站起,关闭了枪机的保险,把手榴弹盖子再盖上放回腰间。

伏击失败的赵华,带着战士们走在山路之上。此时他心里盘算着:那个什么粟饭原秀,到底是什么人物?他怎么判断我们会伏击他们?看来,还真是一个狡猾的敌人!

原来,刚刚粟饭原秀告诉山武信成:“山武君,你知道为什么那小股支那毛猴子屡屡袭击我们皇军都能得手吗?因为他们擅长利用地形打埋伏战!按山武君你的战报,应该还有一百五十多名支那毛猴子,这些人战斗力不弱,而我们一个小队贸然进击,必将再次落入狡猾的支那人埋伏圈之中,所以我要你马上把派去搜寻支那土匪的那支小队撤回阳泉!”

听了粟饭原秀的话,山武信成连连点头称道:“浅野大佐真不愧是帝国的优秀作战人才!无论是对支那正规军还是支那土匪,都十分了解!好,我这就派传令兵前往召回那个小队!”于是,就有了刚才赵华伏击计划失败的那一幕。

这个粟饭原秀,既然是号称“钢军”的板桓征四郎的第五师团步兵第21旅团第21联队长,也是个相当厉害的人物。

伏击失败的赵华带领着部队,走在太行山区。他们每人凭借自身携带的口粮,只能维持两个星期的需求。严彪焦急的问赵华:“大哥,我们到底要走到哪里啊?”张惠能也上前说:“营长,我们这样走下去,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底呢?我都好久没打鬼子了,手都痒痒的!”其他战士们也纷纷说:“是啊,营长,我们到底要走到什么时候呢?”

“大家都安静!”赵华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目前,我们存在一个难题,我们的山寨没了,而且我们也被迫离开那个支持我们的村庄。现在,我们的粮食马上就将告罄,当务之急,我们必须寻找一个新的根据地!”赵华的话一出口,刘翼达马上问:“营长,你说我们到底要去哪里找新的根据地呢?”战士们也七嘴八舌说:“就是啊,去哪里找能够养活我们的村庄呢?”“现在这个时候,谁还愿意把自己的粮食贡献出来给我们呢?”“就是啊,去哪里找根据地呢?”

“好了,大家安静!我们现在走的方向是,脱离山西,进入河北!”赵华对战士们说,“我们在那里寻找一个新的根据地!”下面的人马上议论纷纷:“河北?那里是平原啊,鬼子来了我们哪里躲?”“就是啊,怎么不在山区利用地形非要去平原呢?”“有没有搞错啊?”

赵华告诉大家:“大家说的没错,河北是平原,鬼子来了我们不好躲。不过,我们并不完全进入华北平原,我们还是要依托太行山!正因为河北地处华北平原,我们才去那里,那里的粮食产量才能维持我们这个部队的生存大计!日后,随着我们队伍的壮大,我们不但要在河北立足,我们还要进入物产丰富,人口众多的山东!”

听了赵华的话,王海平不解的问:“营长,那都是长远的计划,那要到什么时候呢?”赵华告诉他:“抗日战争,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这个战争,比的是两个民族的忍耐力。我们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消耗下去,小鬼子总有一天是会失败的!所以,我们要立足长远!”

一些国民党过来的战士,纷纷交头接耳:“我们的蒋委员长不是说要速胜吗?难道他说的不对吗?到底要打多久呢?”虽然他们说话声音很轻,可是赵华还是听到了,他对大家说:“弟兄们,目前的形势,无论从军事实力还是经济实力,小鬼子都远远超过我们!从这方面来说,我们是弱国。一个弱国想要在短期内战胜一个强国,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不过,从人口和面积来说,我们是大国,小鬼子是小国,小国经不起拖延,拖到最后,随着兵员的伤亡物质的消耗,他们消耗不起!而我们消耗得起!所以说最终胜利的必将属于我们!弟兄们!你们说是不是!”

赵华的话在下面激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大家纷纷道:“是!胜利最终属于我们!”

那些原来是国民党士兵的战士们纷纷振臂高呼:“中华民族必胜!日本帝国主义必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华民族万岁!”

突然,远处传来“啪啪啪”一连串的枪声。赵华刚要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一个侦察班的战士过来说:“报告营长!前头有一队伪蒙骑兵,正在追赶一个骑马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