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窗》(以下简称《南》):在分析“绿色GDP”特点之前,有必要探讨中国的生态问题究竟严重到如何地步?请您用“数据说话”,给我们描述一下中国人所处的环境真相。


潘岳(以下简称“潘”):中国的环境问题不是孤立的问题,是一个涉及政治、经济和社会的问题,是一个与人口与资源紧密相连的问题。我们先从人口资源讲起。


2005年1月,中国大陆第13亿个公民在北京诞生。这意味着,中国人口比建国初期增长了近两倍,人口总数比所有发达国家加在一起的总人口还多一亿。中国人有多大的生存空间呢?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国土,天然无法居住的地带占1/3,可建国之后仅仅50多年,水土流失的面积又超过1/3,现在能生存的土地占总量也仅有1/3。就是说,短短半个世纪里,中国的人口增加了一倍(从6亿增加到13亿),而中华民族的生存空间却减少了一倍(从可居住的600多万平方公里变成了300多万平方公里)。我们现在的耕地的人均占有量占世界平均水平的1/2,淡水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6。我国45种主要矿产的现有储量,15年后只剩下6种。石油已经连续多年净进口,2010年以后几乎70%以上依赖进口。


中国能养活多少人呢?按世界人均占有淡水量测算,中国能养活3.2亿人,按世界人均可耕地测算,中国能养活2.6亿人,按世界人均占有林地测算,中国能养活1.7亿人。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我们养活了整整13亿人,而且越活越好,堪称世界奇迹。


《南》:但今后呢?还撑得下去吗?


潘:这正是我要指出的——我看撑下去相当难,因为在人口远远超过土地承载力、资源极度短缺、环境容量极度狭小的情况下,中国的经济却以高消耗、高污染的方式增长着:中国的人口密度是世界平均值的3倍,人均自然资源是世界平均值的1/2,单位产值的排污量是世界平均水平的十几倍,投式鑫⒋锕业募甘种唬貌晃榷ǖ南凳澜缙骄档?倍以上。与此同时,我国能源浪费消耗极大,每万美元消耗矿产资源是日本的7.1倍,美国的5.7倍,甚至是印度的2.8倍。


1.5亿中国人将沦为生态移民?


《南》:中国这种“高耗低能”的增长方式必然导致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吧!


潘:是的。据统计,我国1/3的国土被酸雨侵蚀,七大江河水系中劣五类水质占41%,沿海赤潮的年发生次数比20年前增加了3倍,1/4人口饮用不合格的水,1/3的城市人口呼吸着严重污染的空气,城市垃圾无害化处理不足20%,工业危险废物处置率仅为32%,全球污染最严重的10个城市中,中国占5个。


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据世界银行测算,中国空气和水污染造成的损失要占到当年GDP的8%;中科院测算,环境污染使我国发展成本比世界平均水平高7%,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造成的损失占到GDP的15%;环保总局的生态状况调查表明,仅西部9省区生态破坏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占到当地GDP的13%。


环境也对人民的身体健康造成了明显的危害。去年,我国患病的人数已增至50亿人次,因健康不安全所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8000亿元,相当于当年GDP的7%。据联合国开发署2002年报告称,中国每年空气污染导致1500万人患支气管病。在中国,每年有200万人死于癌症,而重污染地区死于肺癌的人数比空气良好的地区高4.7~8.8倍。如北京市肺癌发病率就已跃居恶性肿瘤之首,其中大气污染最重的石景山区,肺癌死亡率比全市平均值高30%。


《南》:非常惊人的数字。可以说,中国人刚迈入小康社会,就遇到了一个非常大的、全民性的生存挑战。


潘:是的。中国膨胀的人口和粗放型的经济增长方式,将使空气、水、土地、生物等环境要素遭破坏,自然灾害频发,资源支撑能力下降,使民族生存空间收缩。有专家称,由于广大西部和生态脆弱地区难于承载现有人口,全国22个省市需要迁出1.86亿人,而能够接纳人口的广东、北京、天津、上海、辽宁、浙江、福建、黑龙江、海南等省市最多只能接纳3000万人。届时全国将有1.5亿人口沦为生态移民。


国外科学家宣称,如果中国不迅速转变生产与生活方式,人类历史上突发性环境危机对经济、社会体系的最大摧毁,将可能出现在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