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四章:第十六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10 3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URL] [内容简介] 待刘飞走后,韩大海对一直笑着观察他们布置连队诸般事宜的林如水道:“林兄,新兵们的到来并不影响我们拦截文物的战斗。我想问一下:你是否清楚鬼子装文物的火车什么时候从临沂城发车?” “这个我现在还不知道。”林如水道:“临来前我也想到了这个关键的问题,只好采取了没办法的办法,就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

十六

吴志伟、韩大海及林如水出了岩洞到了洞前与树林之间一大片草坪处时,戴云飞已将全连官兵集合完毕。

“报告长官,”戴云飞一溜小跑向吴志伟敬礼报告:“全连集合完毕,应到108人,实到108人。请指示。”

“稍息。”吴志伟还了礼道:“你带全连在此等候,我和韩副连长到树林外接应新兵。”说完他与韩、林二人向外走去。

约五分钟后,树林外的小道上晃动出了一溜人影。待看清楚时,发现是王守义和刘元生二人带头个个肩上挑着一副担子顺小路走来!

望着下面不到一百米外的长长的挑担队,吴韩二人不觉诧异,均对视了一眼向前迎去。那挑担队也见到前面有人来,步子越发加快,只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领头的王守义已到了吴、韩等人的跟前。

“大家不要停下,把担子直接挑到营房洞口处。”王守义转过身子对后面的50多人喊了一声,放下担子对吴志伟和韩大海打起招呼来:“吴长官、韩长官,后面的这些小伙子们耐不住性子,下着雨也非要赶来,说是你们的队伍是他们的新家。这不,昨天刚一擦黑,有人看见了满天的星星,就说今天不会下雨。大伙一鼓动,就催着我和刘元生领他们赶路,这不,他奶奶的连着一夜马不停蹄、担不离肩地就这么赶来了!”

吴、韩二人听完先是一愣然后赶忙敬礼再握着王守义的手,吴志伟说道:“这么远的路,你们摸黑又挑着担子赶来,真是太辛苦了!我们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和刘元生兄弟以及众乡亲们!”

“别说这个,咱们是一家人不是?”王守义又要挑起担子走路,被旁边的韩大海一把抢过担在肩上。

在回营房的路上,王守义看看林如水问道:“这位大哥眼生得很,敢问是?”

“他是我们的兄弟,在临沂城专门组织弟兄们杀鬼子。”吴志伟抢先替林如水回答道:“上次在临沂城打鬼子、救乡亲们要是没有这位林兄弟和他的手下帮忙,不仅我们要损失好多弟兄,也不一定能顺顺当当地救出乡亲们。林老弟可是个爱国抗日杀鬼子的英雄好汉啊!”

王守义闻此言,忙双手抱拳道:“草民王守义给林大哥问安。只要是打鬼子的好汉,都是我王守义的大哥!日后但有用得着之处,请林大哥随时吩咐。”

见这个粗豪的大汉如此热情并豪爽,林如水也一抱拳道:“刚才听吴大哥提及王兄乃五莲一带抗日杀鬼子的英雄好汉的头领,林某人佩服得很!也望日后多多关照,我等共同携手,早日把狗日的小鬼子赶出鲁东南、赶出中国大地!”

几个人一边走一边唠,片刻间也到了营房岩洞前。只见刘元生吩咐着众乡亲将肩上所挑的担子连同扁担一起摆放在伙房的门口,然后又在一边按两排队列站好队伍向树林边的草坪走来。戴云飞见状连忙跑过来引导刘元生把排成两排的50名百姓走到连队的对面约四十米处站好。

“诸位乡亲们!”吴志伟神采奕奕地站在两支队伍的中间,面向众百姓大声地说道:“我叫吴志伟,是这支队伍的连长,这位叫韩大海,是这支队伍的副连长。现在,我和韩副连长代表国民革命军XX师的全体官兵们热烈地欢迎你们加入我们的队伍!”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的一百多名士兵一起高喊:“欢迎新兵弟兄!”然后又一起热烈地鼓起掌来!

对面的众百姓们一见,忙在刘元生的带头下使劲地鼓掌!他们似乎觉得他们向往已久的这个英雄集体此刻的热烈气氛很让他们的所有人感到新鲜和振奋,这些老兵们热烈欢迎的场面更使他们感到兴奋不已、激动莫名!于是这些大多数前一天还是轮着锄头在地里干庄稼活的农民们一个个满脸通红、呼吸急促,均感到了一种莫大的荣幸和自豪!

“从今天起,你们这50位乡亲,就是我们队伍中的一员,就是我们这支队伍里的兄弟。”吴志伟大声道:“我们这个队伍,官兵是平等的,同甘苦、共患难。你们在这个队伍里就等于到了自己的家里,平时不管是谁,只要有一口吃的当官的吃半口,当兵的吃半口,在战场上不分官兵只要你是这个部队的一份子,那就一起向前冲!这是我们部队的传统,也是我们能屡次打败小鬼子的法宝之一。”

说到这里吴志伟看看对面个个眉开眼笑又显得很认真地听他讲话的50名新兵又道:“我知道你们个个都是鲁东南一带的英雄好汉,打鬼子从不含糊。但我们是军人,必须要进行严格而刻苦的训练以及战场上真刀真枪的血战拼杀的磨砺才能算得上是一名合格的军人。因此,各位要有一些吃苦受累以及严格地遵守部队纪律的心理准备。

今天是你们经过了一夜崎岖山路的奔波各挑着百十斤的担子一口气来到了这里,我吴志伟打心底里佩服你们,你们个个都是好样的!所以,我命令:新来的弟兄们洗洗脚、洗洗脸然后抽颗烟休息片刻,半小时后炊事班给你们开饭,吃完饭后你们好好睡上一觉,下午两点后吃完午饭,我再给你们分派任务,一排长带领全连的老兵帮助新来的弟兄们打洗脸、洗脚水。解散!”

待新来的众新兵们吃完饭被带到岩洞里休息后,刘飞乐不可支地到了连部向吴志伟和韩大海二人汇报道:“我们又有好日子过了!新兵们不仅挑来了大批的粮食、黄豆,蔬菜、鸡蛋、腌肉,还有50斤猪油!你们不知道吧?乡亲们还给咱们送来了100个小鸡崽儿!另外跟随50个新兵们一起来的一头驴身上还驮了两扇小磨盘,咱们以后有豆腐吃了!”

吴、韩以及林如水听了都是一番感慨。吴志伟道:“当地的乡亲们对咱们真是太好了!其实咱们并没替他们做些什么。”

“真是让人感动。”林如水也说道:“他们不仅给你们的部队送来了亲人,还把平时舍不得吃的好东西拿来慰劳你们,这和我们几年前打内战时百姓对待国军的态度简直是无法相比!这是除了山东民众的豪爽、侠义之民风外,也是你们靠实力打小鬼子打出来的威望啊!哦,对了,也是你们长途奔袭临沂城在虎口中解救乡亲百姓们的功德!”

“我还忘了说一件事。”刘飞又眉飞色舞地说道:“你们猜猜乡亲们托这些新兵们给我们送来了什么———5个新兵挑来了整整500斤旱烟啊!据王守义老弟说:这是乡亲们把没熟透的烟叶摘下来,又因为天下连绵雨而不能晒,家家户户用烧柴和大锅给生生炒干的!乡亲们带话说:山里蚊虫多,不会抽的点上熏熏蚊子什么的!”

“什么也别说了,”韩大海道:“这是在同一面抗战的旗帜下,才会有如此的军民之情。我们是中国军人,能打出自己的尊严来,百姓才会拥戴我们、支援我们并且加入我们。如果我们日后不能继续再打几个漂亮的胜仗,不能为这一带的民众们打出自己的一片新天地,我们则无颜立足于此了!

乡亲们所做的一切,不仅仅是给了我们精神上和物质上的直接支持和帮助,同时也在间接地鼓励和鞭策我们,让我们能更进一步。老吴,我们现在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可我们的退路是什么?只能是死亡!作为一个军人在残酷的战争中如果要死,后退没有生路,那我们何不前进着去死?”

吴志伟又吩咐刘飞,让他将新兵们带来的所有东西登记入库并找出原来缴获的50套日军军服除去领章和帽子不要,先暂时让他们穿着训练。“至于我们的蓝灰色军装个个都破得几乎不能再穿,也需要换换了。”吴志伟道:“下午等王守义及刘元生两位老弟醒来,我想请他们二位回去后给咱们代买些该颜色的布匹,作五百套军装,冬夏各一半。你们二位觉得如何?”他问韩大海和刘飞。

“既然如此,就多给他们点钱,连过冬的棉衣裤和鞋子都给做了吧。”刘飞道:“咱们的士兵以前的棉衣棉裤让海水一泡,又穿着训练了好几个月,和他娘的单衣差不多了。另外弟兄们的鞋也没一双是好的,训练强度大,弟兄们自编的草鞋穿烂了多少?现在大伙穿的还是冬天套棉衣的外罩,又肥又大不说,一个个不是露着骨头就是露着肉!你们这两个主官看不出什么,我这个当司务长的老脸可没出放!要是哪天拉出去再接受什么大人物或者老百姓们的检阅,弟兄们在走队列时个个不脸红心臊才怪!”

“你他娘的把咱们的连队说成什么啦?跟一群叫花子组成的丐帮似的?” 吴志伟笑着道:“各班的弟兄们还没像你说得这么可怜,哪一个也没抱怨露着屁股露着肉的。再说咱们以前除了训练就是打仗,还真没顾得上。”

“这样吧,老吴,”韩大海说道:“司务长反映的情况确实是个实际问题,以前顾不上不假,但现在能顾得上了咱们就必须解决。既然求王大哥他们帮忙,多也是求,少也是求,司务长就从咱们的扩军费里多抽出一些钱给他们,除了买布匹,做成军衣的手工费也要付给他们。

另外,司务长列个清单,写明咱们所需要的所有东西,除了冬、夏秋季的军装衣裤、鞋帽等一律按每人两套准备出500人的之外,还有马鞍具、修理枪械、改装炸弹的一些工具以及各排义务剃头员的剃头刀等等都要买些来。全连仅有的一把剃头刀在无名岛子上就使到今天,现在头发长的弟兄一到剃头时让那又秃又钝的剃头刀弄得个个像活猪被宰般的惨叫!没办法弟兄们现在只好把自己的刺刀磨快然后互相割头发,也顾不上一个个的脑袋像被狗啃过似的一块白一块青的。

司务长告诉王大哥并让他们转告乡亲们,采购这些东西时千万要注意,东西不少,一处肯定采购不全,要多派人去多个地方,不能让鬼子的奸细们发现出蛛丝马迹。在列清单之前你再问问各排长、班长们,看看他们还有没有觉得应该添置点什么的?但必须是部队里所需的用品。”

“好吧。”吴志伟和刘飞对望了一眼均点点头道。

待刘飞走后,韩大海对一直笑着观察他们布置连队诸般事宜的林如水道:“林兄,新兵们的到来并不影响我们拦截文物的战斗。我想问一下:你是否清楚鬼子装文物的火车什么时候从临沂城发车?”

“这个我现在还不知道。”林如水道:“临来前我也想到了这个关键的问题,只好采取了没办法的办法,就是在该列车发车前,让坂本朗通知李志纯等人,然后再把李志纯三人想办法弄上火车。”

“那小鬼子副站长居然能给你们报信?”吴志伟将信将疑地问道:“而且还会把咱们的弟兄安排到车上?”

“嘿嘿,”林如水露出了几分残酷的冷笑道:“在给他施用了一点小手段后,他什么都不敢不答应。更何况,我们逼他写了一份招供词,让他在上面签字画押。我告诉他:如果他不按我的意思去做或者有半点哄骗,这份招供词就会在很快的时间内出现在日军在临沂城的宪兵分队处!那样的话他会得到被他的天皇主子枪毙的荣耀,他的妻子也会成为军妓。如果让我满意,我会在一定的时间里考虑尽快还给他的。所以,我估计他暂时还不敢跟我耍花样。”

“娘的!”吴志伟笑道:“你们可真能干,这一招真高明,等于给他娘的小鬼子副站长的头上戴上了紧箍咒。以后有了这小子给你们提供的情报,可对你们的工作太有帮助了。”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