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时空的战斗-燃烧的海峡 第八章 血色残阳——攻击 四三八 突袭静冈机场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17.html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战士们就陆续行动起来。二虎和吴浩田带着六名战士,准备拦截日本第六师团那些给美军送食物的鬼子。而陈颖和张玉婷,负责指挥其他战士的行动。那个打扮成普通日本农家女孩的余雯,前往美军高炮营外围再次进行侦察。

一辆日本第六师团的大卡车开进菜市场,车上的鬼子跳下来买菜。其中一个伍长模样的家伙对一个军曹模样的家伙说:“八格牙鲁,当年我们第六师团就是在瓜岛被美国人消灭的!现在我们却要给那些该死的美国人送食物!他们来我们这里白吃白喝!”

那个军曹模样的家伙说:“八格!现在这些美国人是来保护我们国土的!没有他们,那些低劣的支那人早就登上我们日本国土!虽然我们大日本帝国对美国有仇恨,不过还是等到打败支那人再说!”

“那些支那人能登得上我们的国土吗?”那个伍长问。军曹回答说:“我们国土小,资源贫乏,打了那么多年的战,如果没有美国,我们早已支撑不住。而美国国土大,资源不比支那少,科技又发达,又有钱。所以只有美国才能抵挡得住支那人的进攻!”

一个一等兵模样的家伙喊了声:“组长,菜已经买完了,我们该给美国佬送去。”

“好,上车!”那个军曹命令。他登上卡车的驾驶室,坐在副驾驶座上,那个伍长坐在驾驶座上启动汽车。其他六个鬼子纷纷爬上卡车后车厢内,卡车开出菜市场,往美军高炮营方向开去。

半路上,那个伍长突然看到路边有一个大尉模样的人正痛苦的在路边挣扎,边上一个中尉模样的人在焦急的拦车。那个中尉看到开过来这辆军用卡车,一下就冲到路中间去。这个伍长不得不踩下刹车,大卡车噶然停下。

“八格牙鲁!你找死啊!”那个军曹探出头来大骂。话刚出口,脸上狠狠挨了一记耳光:“八格!你也不看看我是什么军衔!”那个化装成中尉的吴浩田狠狠扇了这个军曹一个耳光,大骂起来。

那个军曹却丝毫不想让:“八格牙鲁!我们是大日本帝国精锐的第六师团的!”却听到吴浩田大骂:“八格牙鲁!我们是号称钢军的第五师团的!你算什么东西!”他边说边掏出自己的证件。

驾驶座上的伍长陪着笑脸上去说:“中尉先生,我知道,你们是钢军的,可是我们是要给美国人送东西的啊!那些美国人,我们实在得罪不起。送晚了,他们怪罪下来,我们不好交代。”

吴浩田道:“我们的大尉先生突然发病!难道你们就见死不救?”他硬是拦住这辆卡车,不让那些日本人离开。听到前头的争吵声,后面车厢内六个鬼子纷纷下车,那些鬼子大喊起来:“干吗?第五师团的了不起啊?滚开!”“快滚开!耽搁了给美国人送东西,你们的官还要不要当了!”

看到那些日本兵全部下车,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的那个大尉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声”。说时迟那时快,从树上跳下六个战士,一人扭住一个鬼子,随着一片颈骨断裂的声音,那六个鬼子全部毙命。于此同时,吴浩田突然一只手扭住那个鬼子军曹,另外一支手里出现一把闪烁着幽幽蓝光的多功能刺刀,一刀扎入那个伍长的脖子,伍长一声没吭当即毙命。

干掉伍长之后,吴浩田胳膊一用力,那个军曹只听到自己的骨头断裂的声音,随后眼前一黑,就向日照大神报到去了。

在地上“痛苦挣扎”的二虎站起来,指挥战士们把那些尸体拖到树丛中。后面陈颖和张玉婷带的战士过来,接手把那些鬼子的尸体藏起来。

六个战士上了后车厢,吴浩田和二虎分别换上鬼子军曹和伍长的衣服。如果穿着大尉、中尉的衣服去当送菜的小卒,那些美国人不起疑心才怪呢。

军用卡车高速往美国高炮营那里开去,汽车开到门口,那些美国兵拦住他们,他们掏出证件。几个美国兵走到车厢后面看了看,其中一个美国兵笑起来:“阿哈!今天种类还挺丰富的!有牛肉有鳕鱼有鸡有鹅。”另外一个美国兵用生硬的日语高声喝道:“快点,把东西送进厨房去!”

二虎和吴浩田也下了车,和那几个战士一起抬着食物,把食物抬进美军的厨房内。吴浩田仔细看了看周围,把这里的地形、房屋结构一切都摸透,然后他趁着美国兵不注意,飞快的把手里的氰化钾倒进食盐盒内再拌匀。当战士们把食物送进后,转身就要离开。

当吴浩田和二虎他们准备登上汽车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用生硬的日语一声大喝:“你们过来一下!”两人转头一看,一个美军少校站在那里。看样子,这个美军少校应该是这个高炮营的长官。

那个美军少校把手挥了下说:“你们两个,去我办公室一趟。今天送的货物还没有签单,怎么就要走了?”

不好!怎么不知道这个重要的细节啊!二虎和吴浩田心中一惊,不过他们马上就镇静下来。他们两个跟着那个美军少校走进他的办公室,那个美军少校拿出一张表格给他们签单,二虎和吴浩田看了看表格,吴浩田在上面签下:第六师团第十三步兵联队后勤小队。

那个美军少校拿起表格看了看,没看出什么破绽,他点了点头。突然,美军少校开口问:“奇怪了,我怎么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你们两个?而且今天来送菜的都是生面孔?”

吴浩田连忙回答说:“我们两个是新来的。”这话一出口,二虎觉得很不对:新来的一个是军曹、一个是伍长,那个美国人也许会怀疑。

“哦,难怪没有见过你们。我们这里是关系到机场防空的重要阵地,为了证实下,我还是给你们的联队长打个电话。”那个美国少校说。说完,他的手伸向话机,准备一把抓起电话。

吴浩田的左手一把就按住那个美军少校抓电话机的手,右手向那个美军少校的咽喉伸去。于此同时,二虎拔出匕首,向一个美军卫兵的咽喉射去,“嗖”一刀准准的扎入那个美军士兵的咽喉,那个美军士兵一声没吭就倒地毙命。二虎的动作相当快,拔出匕首射死那个美军卫兵的同时,已经跃向另外一个美军卫兵,那个美军士兵刚要转过MP5冲锋枪的枪口,二虎已经扑到他的身边,狠狠一拳砸在他的太阳穴上,随着头骨碎裂的声音,那个美军士兵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吴浩田的右手向那个美军少校的咽喉伸去时,那个美军少校伸手来挡。吴浩田没有想到,这个美军少校力气大得惊人,居然挡住他伸来的手。后面的二虎解决掉那两个美军士兵后,向那个少校扑去。美军少校大喊:“来人!”后脑却扎扎实实挨了一拳,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两人连忙把三具尸体拖到门后,拔出无声手枪,在门后等候。门口响起脚步声,四个美军士兵冲进来,二虎和吴浩田两人一跃而出,手里的无声手枪“扑扑扑”响起,那四个美军士兵马上变成躺在地上抽搐的尸体。

“不好了!现在我们投毒失败,估计只能采取攻击!”二虎对吴浩田说。吴浩田掏出话机,对话机里说了声:“我们已经暴露,行动计划改变!准备发起攻击!”

门口汽车上那几个战士听到,一个战士跳进驾驶室,启动汽车。而张玉婷、陈颖和余雯她们几个带的那些战士,也从树林中跃出来,对这个高炮营发动进攻。

“嗞嗞嗞”带有消音器的乌兹冲锋枪一通扫射,门口站岗的那两个美国兵被打成筛子。一个战士用带有消音器的狙击步枪对准塔台上一枪,塔台上那个正准备操起M-60机枪的家伙一头栽向地面。

后面的战士冲入美军军营,几个听到动静的美军刚刚走出房门,就被飞驰而来的大卡车撞倒在地上。大卡车开到美军通讯室门口停下,六个战士跳下车,冲入通讯室,手里的乌兹冲锋枪发出一阵清脆的“嗞嗞嗞”声响,里面几个正准备拿起话机通话的美国兵全部倒在地上。

后面手持带有消音器的MP5冲锋枪的战士冲进去,十多个敌人刚好从房门内走出,迎接他们的是暴雨般的子弹,那些敌人一个接一个惨叫着倒在地上。二虎和吴浩田从军官室冲出,命令战士:“快,一连抢占高炮,二连封锁兵营!”

“哒哒哒”房间内的敌人从窗口向外面开枪,特种兵战士灵活的躲避过子弹,一个战士向窗户内丢进一颗手雷,“轰”一声,两个敌人从破碎的窗口飞了出来。两个特种兵战士架起威力巨大的六管M-134“米尼冈”机枪,对准正在冲出来的敌人猛烈扫射。六管机枪发出电锯般的“嗞嗞嗞”声音,那种枪声就好像电锯在锯割敌人的血肉一般,冲出营房的美国大兵像草芥一般纷纷倒在地上。

一连的战士已经冲向那些高射炮,突然,一座兵营的二楼射来暴雨般的子弹,一个战士中弹一头栽倒在地。狙击手果断的对那个窗口射去一颗子弹,一个手持M-60的美国大兵从窗口掉下来。另外一个战士趁着狙击手的掩护,冲到楼下,向窗口内射入一发枪榴弹,“轰”窗口内火光一闪,爆炸声中夹杂着几个敌人的惨叫声。

趁着二连的掩护,一连的几个战士已经冲到那些博福斯型75毫米高炮上,两个战士调转炮口,对准敌人兵营,随着“咚咚咚”的炮声,炮口射出一道火舌,准确击中敌人兵营大楼,火光闪烁,爆炸声夹杂着美国大兵的惨叫声响成一片。几个战士打开双联装40mm自行高炮的舱门,跳进车内,发动自行高炮。

机场上的敌人,明显听到这里的枪炮声,看到这里的火光,一架挂满炸弹的F-111正准备滑行冲上跑道。那几个驾驶这自行高炮的战士马上加速开到可以打得到敌机的地方,对准那架已经滑行到跑道上的敌机开火,“咚咚咚”两串火舌扑向那架敌机,准确的击穿敌机薄薄的铝合金蒙皮,“轰”一声巨响,栽满炸弹的F-111发射剧烈爆炸,在跑道上炸成一团火球。

后面一架F-111躲闪不及,一头撞在大火球之中,等到飞机穿过火球,已经全身起火,不一会,又发出“轰”一声巨响,那架F-111也炸成碎片。

这边,二连还在和敌人高炮营的美军激战,又有几个战士夺取一门75毫米高炮,对准大楼一阵猛轰,炮弹击穿大楼留下一个个破洞,钻入大楼内的炮弹发生剧烈的爆炸,把里面的敌人炸得鬼哭狼嚎。

第二辆40mm自行高炮隆隆启动,开到最佳射角的位置,两辆40mm自行高炮对准整整齐齐停在跑道上的那些昂贵的美军三代战斗机一通猛烈扫射。

“轰”一架F-15化为一团价值四千万美元的昂贵礼花,接着又是一架F-15被击中,随着爆炸声,飞机从正中间断裂,断成两截重重砸在地上。敌人飞行员拼命的跑向飞机,企图驾驶飞机起飞,一架A-10正准备滑行,就被击中,在跑道上爆炸。

越来越多的一连战士占领高射炮,操起那些固定的75mm炮用猛烈的火力支援二连的战士,大量杀伤在兵营内的敌人。占领了那些自行高炮的战士,把自行高炮开到射击位置,对准机场开火。随着自行高炮发出的怒吼声,一串串火舌扑向停在机场上那些敌机。这些敌机平时在天上的时候相当的嚣张,而现在停在地面就是一群待宰的菜鸟,被高射炮一架接一架击毁在地面。

一架庞大的KC-135空中加油机被炮弹击中,机舱内六万多公斤航空煤油发生剧烈爆炸,一团直径数百米的火球腾空而起,瞬间吞没停在它旁边的几架C-130运输机,被大火吞没的运输机连锁反应发生剧烈爆炸,强大的冲击力把那些从大楼内跑出来的美国飞行员一个接一个掀飞上天。

一瞬间,刚刚还井井有条的静冈机场马上就变得一片狼藉,到处火光熊熊、浓烟滚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