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族鮮為人知的英雄,他们力挽中华倾亡!

胡乱华时期的冉闵

世无冉闵,汉人已从地球消失!(因保存在日本而未毁于清人之手,后为革命党收录,发表于创办在东京的杂志《江苏》的《冉闵传》作者荆驼记录“振古铄今,扭转乾坤”),当时中原被五胡占据,经过长期的战争,以凶奴和羯人为首的“六夷”统过血腥屠杀征复中原后,中原胡人和汉人人数相当,各在五六百左右,胡人政权疯狂的残害和压迫汉人,后来中原汉人冉闵率汉族起兵反抗,并号召北方各省汉人共同起兵灭胡,他当时有句名言:“诸州六夷,敢持兵杖者斩”(冉闵要求胡人放下武器),因而受到各胡联军的空前围攻,在冉闵的多次以少生多的英勇反击下,各胡势力纷纷退出中原,迫害汉族人民最狂疯的凶奴族和羯族在这场民族仇杀中从此消失于历史,羌、氐、鲜卑、乌桓、乌丸、丁零、巴氐等族因汉族人的正义反击和“各还本土”返迁中互相仇杀损失达五分之四,从而保证了汉族人口在北方的绝对优势。

驱逐五胡六夷的数场战争其本结束后,冉闵将士大量战死,他得力量得不到有效补充,统治蒙古草原和东北的慕蓉鲜卑趁机兴兵南下,冉闵率八军汉军步兵对敌24万鲜卑铁骑,相持二十余日,其间十战十捷。最后鲜卑人发明了防止被冉闵杀怕的骑兵溃逃的超级武器“拐子马,铁浮屠”(后来此物被游牧民族作恶于中原多年,直到南宋金兵还用它缕败中原义军,直到兵飞破之)才最终击败兵力很少的冉闵,被重重围困的冉闵据史书记载他还“左手双刃矛,右手连钩戟,坐下朱龙宝马”接连杀死三百多名上来擒杀他的鲜卑兵将,在他发起的最后冲锋中虽未能杀死鲜卑统率慕蓉恪,但鲜卑人军师高开等一批重要官员都杀死,可以想像这一战的惨烈!

冉闵最后因战马不支倒地,鲜卑人一拥而上才将他擒住,众多鲜卑武士将之押到鲜卑国主前,这时的冉闵仍不肯屈服而去叫自已首都的人们投降鲜卑,留下了他的最后的遗言“天下大乱,尔夷狄禽兽之类犹称帝,况我中土英雄,何为不可作帝王邪!”冉闵被鲜卑人鞭打三日后斩首,受极刑而死,尸骨无存。

当时的河南百姓怀念冉闵,河南汉人起兵的抗胡将领张遇及冉闵部下蒋安等人,在今天河南安阳内黄为冉闵修了一座“衣冠冢”(可惜,破四旧时被红卫兵毁掉,出土文献被烧,至今仍有人去纪念他)

鲜卑国主慕容隽杀冉闵后,过得也很害怕,历史学者范文澜先生说“冉闵的野蛮行动反映着汉族对羯族匈奴族等族野蛮统治的反抗情绪,所以他的被杀,获得汉族人的同情。慕容隽致祭赠諡,正是害怕汉族人给予冉闵的同情心。”慕容隽后来致祭赠諡冉闵为“武悼天王”,相传他在今天辽宁朝阳为冉闵修了一座“衣冠冢”(当地人传说清朝时被毁,具全位置很多当地人也不清楚了)

南朝的陈霸先:

没有陈霸先,今日之将南恐将无汉人矣!

江南早已经被北方跑到江南的羯族胡人候景祸害得白骨如山,赤地千里,汉民族将失去中华大地上最后一个政治经济大本营,

正是由于陈霸率阻击了侯景南下两广,并率珠江流域的两广军队北伐江南平定候景叛乱,之后他建立陈朝,陈霸先将很多逃难到两广的汉人和跑到越地山区躲藏起来的汉人迁回江东,陈霸先采取开明的措施恢复经济和生产,才保住了汉族在江东的一丝血脉,

才使汉族的文化得以延续,使江南大地避免了亡于候景杂胡和北齐鲜卑政权的悲惨命运,最终迎来了隋朝大一统时代的到来

隋朝的杨坚:

杨坚的北周夺权不应该仅仅看做是一场政治交接,更可以被看做北方汉族一次漂亮的大反击。

事实上杨坚夺权更是南北朝北方政治发展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

随着汉族经过几十年生息,在人口和政治军事力量上的日益增长,这是一个必然的结局。

杨坚建立大隋,更是重新恢复了汉家的文明与文化,重建起了一个强大的华夏帝国。

唐朝的郭子议:

我们很难想象,假如安禄山叛乱得以成功,中国又会遭受怎样的浩劫。

安禄山与唐之战不是历史书上所谓的“地方叛乱战争。”而是一场汉民族反抗侵略抵御外辱的反侵略战争。

安禄山的叛军是一群彻头彻尾的蛮族胡掳,所过之出尽兴杀 戮,寸草不生,他们是唐王朝自己喂大的野狼,

还好我们有郭老令公和他的汉家健儿们,历时八年的浴血奋战虽然没有挽救唐王朝由盛转衰的命运,

却保证了唐王朝继续以一个统一的华夏强国身份屹立于世界。作为军人他做了能做的一切。

唐朝的张议潮:

有一段历史课本上从来都不讲,那就是唐朝中后期的河皇之耻,吐蕃政权趁唐朝安史之乱之机

悍然出兵河西走廊,占领唐朝领土. 西元848年,张议潮起兵反抗吐蕃人,以付出“塞外纵模战血流”消灭吐蕃驻军,

唐朝收复了失去百年的河西失地,之后张议潮大力在河西地区推广汉文化,解放汉族奴隶,重开丝绸之路,

让荒凉的河西地区重现繁华生机。遗憾的是,这样一个功业远胜于威廉华莱士的民族英雄,今天却很少被人提起,诚为恨事。

宋朝的李圣天:

他有着汉族的血统,在宋史中他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却在西域建立了大功业----大宋朝于阗节度史李圣天,作为一个在汉文化孕育并成长起来的西域人,李圣天始终忠诚的奉大宋政府为中央政府,他穿汉服,行汉制,奉宋朝皇帝为主,坚称他所建立的于阗国是中原大宋的领土,(我们今天自己的教科书却否认了这一点),

在他的努力下,西域土地上出现了万里尽汉歌的情景,汉族的儒家思想和道家思想在新疆大地广为传播,而他的行动也遭到了伊 斯 兰人的仇视,中东和中亚的圣战组织像喀拉汗王朝几次大规模入侵中国西域,都遭到了他有力的抵抗,在实力对比悬殊的情况下,他勇敢的率领西域汉族人民抗击喀拉汗王朝的伊 斯 兰圣战。

在西元962年的塔里木会战中,李圣天率领的两万汉人军队以诱敌深入战法,大破阿拉伯14万联军,阿拉伯人叹息说“圣战者象雪崩一样被杀死。”时至今天新疆还保留着此战场遗址,名为“殉教者岭”。

每年都有数千新疆回教教徒前来拜祭。正是在他的努力下,西域的汉文明血脉得以保存和延续,由于实力的悬殊和身为中央政府的大宋王朝远不能救援,李圣天保卫南疆的战斗最终还是以失败而结束,他的属下,那些自东汉马家军戍边开始,到五胡乱华时西迁的汉人,及唐朝时大量迁徙至西域的汉人军民遭到了伊 斯 兰军队的血腥屠杀灭族,在这里从汉代起流传了上千年的儒家文化,道教文化,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伊 斯 兰穆斯林文化。而胜利的侵略者们则在这一地区渐渐形成了一个新的种群--维吾尔族。

李圣天政权覆亡后,他的部署始终坚持战斗在沙洲与哈密一带,他们联合归义政权(今敦煌一带的汉人政权,后为党项人所建立的西夏所来)多次击攻了胡人的入侵,具体城陷的时间仍是一个迷。

以汉胡不两立的信念持续的进行着反抗斗争,尽管历经数百年杀 戮却始终不停息。

南宋时期的余玠,

他击攻了蒙古人对四川的多次进攻,并将蒙古赶出四川,当他准备北上收复中原失地关中时,确被宋朝奸臣以谋反罪名害死。

南宋的王坚

13世纪蒙古大军横行世界,所向无敌,但要问世界上唯一一座战争中没有被蒙古人攻克的城市是哪里,那就是四川的合川,王坚将军率领川东人民在这里击败了蒙古人,面对着武装到牙齿战斗力极其凶悍野蛮的蒙古大军,四川始终是蒙古人心中不二的噩梦,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卫国战争中,四川付出了百万人的伤亡,也让所向无敌的蒙古大军遭受了最沉重的打击,合川钓鱼城之战则是四川抗战中的最经典战例,在王坚的指挥下,钓鱼城成功粉碎了蒙古大军上千次进 攻和数月的围困,连蒙古可汗都陨命在城下,

此战的胜利不仅使南宋延续了二十多年的国运,更使蒙古人全球范围内的扩张行动就此停止。由于南宋四川合川等诸城的誓死坚守,蒙古人不得不改变进军路线,改攻襄阳以便从长江东下灭宋。蒙古大军包围襄阳,诸路宋军畏惧不前,襄阳危在旦夕时,唯王坚带五千合川将士前往救襄阳,一度击败蒙古人的万人军团,随后蒙古调集数万骑兵冲击王坚,王坚寡不敌众,英雄战死,蒙古人出于对他的恨用万马踏尸。他的妻女得知其后自杀以殉,襄阳守将孤立无援中坚守五年后开城投降。王坚的儿子在保卫杨州的战争中英勇殉国,他的部将张珏(王坚的副将)一直坚守在合川钓鱼城,一直到南宋灭亡后,合川军民还在为南宋坚守。

合川抗击蒙古的历史达近40年之久,创造了亚欧各族抗击蒙古人的奇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