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记我小学一年级的“大团结”

贛軍坦克 收藏 39 316
导读:纪念我小学一年级的“大团结”

记我小学一年级的“大团结”


记得我们刚开始读书的时候,还没有幼儿园,学前班什么的,启蒙教学便是小学一年级,大家都是孩子,六岁到十岁不等,可以说当时大家的脑子里都是一张白纸,从入学的第一天开始,一切从无到有,一切从零开始,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是六岁,小学校址就在离村子不到一百米的一个小山坡上,那是一个临时校舍,校舍情况不是很好,外墙用青砖砌成,窗户的光线很不好,要是碰上屋子外面一下大雨,里面一定会下小雨,校舍只有三间瓦房,一间是办公室,老师用的,剩下的两间分别是两个教室,第一间是一年级学生用的,第二间是二年级学生用的,三年级学生算是高年级了,读书的地方就不在这里,要走路去,记得那时都是田埂路,很不好走,离我们村子大约有三里路,那里才是正式的学校,可能是学校考虑低年级的学生上学难的问题,总校在这里设了一个临时的教学点,地点落在李家村,其实并不是一个村,只是外地一个李姓的人家在此落户,我们当地人就习惯地称它为“李家学堂”。


其实来“李家学堂”上课的学生只来自附近的三个小村子,李家,刘家和彭家,三个村子都不大,都是一两百人的小村庄,这里只有两个年级,总共就三十来个学生,老师也很少,只有两个,一位女老师,姓范,她是教语文课的,是一个民办老师,没有正式的编制,我们那里的人们常说她是“赤脚老师”,我记得我当时就不喜欢同学和大人这么叫她,记忆中她长得很漂亮,也很爱她的学生,她帮我削过铅笔,抓住我的手教我学写字,二十年过去了,我很奇怪为什么现在还记得当时的场景,可能是在这个学堂读书以后,至少小学阶段,再也没有老师那么细心地教过我写字,也没有由于我写的字不好看,而打我的手,不等我在这里读到二年级,学校就搬迁了,到了总校去上课了,当时,我很奇怪,也问过别人,为什么范老师没有和我们一起走,一起去新的学校,也许就因为她是一个民办教师吧!直到今天,她也许忘记了我这个当年的小学生,但我还记得她,因为他是我的两个启蒙老师之一。另外一位男老师,姓张,中专毕业,算是正式的编制,人很和蔼,很多附近的家长都认识他,不过不管他高兴与不高兴,他都喜欢拧学生的耳朵,但拧起来,不是很用力的那种,在我的记忆中,他是不打学生的,拧耳朵只是他的习惯,我的小学一年级就是在他的“手”下度过的。他教的是数学,可能是我数学比较有天分一点,每次都可以得到比较高的分数,他对我很是关心,记得我当时胆子很大,每次上课发言都很积极,但我也爱开小差,他也能及时识破,每次我讲话或走神的时候,他都会叫我的名字,要我回答他的问题,我真的很郁闷,为什么每次开小差都会被逮,现在想起来,可能是老师爱我们的缘故,从来就没有去刻意伤害那些幼小的心灵,而是用心去引导自己的学生,上好每一堂课,是他为我颁发了我一生中第一张,也是唯一一张“三好学生”的奖状,并介绍我第一批加入了“少先队员”。


一年级那时只有两门最主要的课程,一门是算术,另一门就是语文,课程的安排一般是上午上语文课,下午上数学课,老师和大人都那么说,早上早读和上午上语文课有利于记忆,别的辅助课在一年级的时候没有什么印象了,可能有美术课吧!但不是经常有,我也不爱好美术课。最有兴趣的是听张老师讲故事,每次听到张老师要讲故事,大家都高兴得不得了,围在老师的周围,记得他讲过抗日时打日本鬼子的故事,讲过林彪外逃苏联身亡,听后感觉林彪是个大坏人,以至以后在生活中,听到有名字中带“彪”字的人,就想到了林彪,总想看看这个人是不是坏人。也讲过《夜袭机场》,他讲得场面很壮阔,当时听得聚精会神,现在想想,取材可能就是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团长陈锡联夜袭阳堡机场。每次能听到故事,都是一件很高兴的事。张老师每次鼓励大家要好好完成作业时,都会给我们说:“大家回去好好完成作业,要是同学们的作业都能得九十分以上,老师一定会给大家讲最好听的故事。” 但故事也不是天天讲,有时也是一两个月才能听到一次,用现在的话说,老师为了激励我们的学习,经常用讲故事来“忽悠”俺们。


记得那是一年级的第一个学期末,老师通知大家,要预交下个学期的书本费,每人十块,十块钱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应该是很多,因为那时大家经济上都不是很好,更何况是农村。那时我们爱吃零食,记得差一点的“香蕉”冰棒是一毛钱一根,好一点的绿豆冰棒是一毛五分钱一根,“酸弥粉”是五分钱一包。十块钱对于五分钱一包的零食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天文数字,到了交款的那一天,我对我爸说今天要交书费的事,我爸是典型的望子成龙,只要有钱就愿花在子女身上,再加上那时我爸的家庭副业做得还一般,一听说要交钱,就马上叫我妈给我了,但是我拿到钱,到了学校,发现同学们都没有带钱,或者是没有钱交吧!“就我一个人上交吗?”好像不太好,说不定就有同学说我家有钱没地方放,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显富”,从小就怕人家说三道四,呵呵!可能没有我说得那么严重,最后我决定等着和大家一起去交,那张十块钱的钞票,就在我的手里看来看去,那是当年最大面值的钱,图面有工人,农民,教师,科学家,工程师……各种的职业,各式的服装,人们习惯于称呼它为“大团结”,就像现在称呼百元大钞是“红牛”一样。那天下午上课了,我的钱也不知道往那里放,就拆成一个小块,插在墙角的一个缝隙中,放学了也不记得取出来拿回去,下课的哨声一响,就和往常一样像放飞的鸟儿,飞奔出了教室。


晚上在吃饭的时候,妈妈问起了今天的交书费的事,我才想钱的事情来,我没有办法,说钱没有交,就插在教室的墙角上,忘记了带回来,妈妈很生气:“你为什么不一到学校,就把钱交给老师?”


“我看到别的同学也没有交钱,我就没交。”我如事的回答。


对于我的回答,爹妈从来没有怀疑过,因为我从小就没有骗过家里的钱去买零食,自己还有一些“存款”(实际上是一些几分几毛的零花钱),十块钱不见了,我老妈气得不行,记得我老爸当时听了我的回答却在笑,反正还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一场股屁开花。我们那个年代,小孩子犯错,结果一般只有一个:就是股屁开花,老爸老妈还没动手,就不停的叫妈妈救命。


第二天去上学,一开门,我就去墙角找我的钱,可以钱已经不见了,可能是昨天打扫卫生的同学扫掉了吧!问同学,也没有人捡到,说实话,捡到了也不一定会还的。钱是找不到了,但这件事在这个小学校里还是传遍了,当然老师也知道了!


其实那几天我心理都很害怕,虽然从小就没有挨过爸妈的打,母亲是难得的良母,但很怕我老爸,这一天晚上回到家,老爸老妈显得还挺高兴,告诉我说今天下午张老师来我们家走了一趟,是听说我的钱掉了,张老师说:“钱掉了就算了,不要去打这个伢子,这个伢仔很听话,学习很好,数学总是考全班第一。”老爸老妈边说边笑。


早上去上学,老妈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大团结”递给我,说这次一到学校,就要把钱交给老师,我接过了那张大钱,把书本费交到了学校。


现在想起来,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年,前几年回家又碰到张老师,他退休了,还是那副模样,只是头发全白了,笑得还是和以前一样亲切,不断的鼓励我,要我加油上进,毕竟师生情深,良师如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