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辽东攻略 东营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回到北京,袁刚他们已经安排好,人员、行李全部上车,随时准备前往山海关了。车出北京,袁崇焕命令车队向东南进发,而不是向东偏北德山海关。袁刚一头雾水,连忙问袁崇焕:“二叔,我们这是往哪去啊?”,袁崇焕笑着回答,“去山东,东营卫。”,袁刚还想问什么,见袁崇焕闭目养神,只得止住好奇的话题。

天朦朦亮的时候,车过黄河,袁崇焕被车外的喧闹声吵醒,正想下车查看,袁刚过来回话,原来,盘查的人是德王朱由枢的人,在此设卡,缉拿曾经潜入德王府的小偷,据说是偷了一件名贵的玉器。袁崇焕笑着摇摇头,一边命令车队继续出发,心想这小偷也够胆大的,但袁崇焕做梦也没想到,那个小偷此刻乘着袁刚下车查询的片刻混乱时间,从一堆接受稽查、等着过河的人群中偷偷溜到了车队的一辆马车下面,并攀附在马车底下,随着马车一路前行。

一路上,不时有士兵巡查,多有往来的行人经过,袁崇焕细心查看,行人多有菜色,再仔细看看,发现其中不少竟然是流民、乞丐,袁崇焕的心情再次沉重起来。

毕竟,中国的农民可算是世上最能吃苦耐劳的农民。对他们来说,只要是有地耕、有饭吃,他们是不会起来造反的。然而,自张居正死后,其推行的“一条鞭”法被神宗朱翊钧废除后,张居正为大明中兴付出的努力付诸东流,明朝再一次出现土地兼并的狂潮,作为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在以各地藩王为典型代表的各级官吏的巧取豪夺下,纷纷失去土地;而以人头而不是以土地来决定赋税的政策,使得农民要靠微薄的土地应付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种赋税的盘剥,更加剧了土地的兼并。农民流离失所的最后结果是出现大量的流民、乞丐,这些人成为大明王朝这座腐朽大楼下成堆的干柴,一旦遇到如李自成、张献忠之类的能点燃这堆干柴的人,这些干柴就能燃起熊熊大火,而想要救火的结果,必然是扩充军队、增加军费,这些又会转介给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农民,而其中一部分又会成为能燃起熊熊大火的干柴,如此恶性循环的结果是国力越来越弱,最终熊熊大火吞噬整个腐朽的王朝,明亡,实往于流寇啊!积重难返,想要解决流民的问题,必然侵犯整个既得利益阶层,也就是从藩王到地方的整个地主阶层,解决不好,自己反而会被反噬,想到这些,袁崇焕不禁苦恼万分。

车到东营卫,袁崇焕命袁刚进去通报,不一会,东营卫指挥使王心罡前来迎接:“下官王心罡拜见袁大人,不知袁大人大驾光临,未能远迎,请袁大人恕罪!”,袁崇焕连忙扶起王心罡,“袁某冒昧到访,实乃有事相商,请王大人不必客气!”。“好,袁大人请!”,王心罡说着就安排人将袁刚一行人去驿馆安顿下来,自己则带领袁崇焕步入卫所。

上茶,屏退左右后,袁崇焕单刀直入:“王大人,袁某虽系文人,然军旅日久,不喜繁文缛节,袁某就直说了。”,王心罡爽朗一笑,连忙答道:“袁大人,请讲”。

“东营卫旗下兵丁几何?”,“骑兵一万骑、步军二万、水军五千,计三万五千人;战船一百五十余艘”,“哦。”,袁崇焕应道,心中略一盘算,继续说道:“所有兵丁都是军户出身吧?真正能战者恐怕只有六成吧”,王心罡面色一窘,还是正色回答道:“确实如此。”,袁崇焕不由得细看了王心罡一眼,此人带兵出色,还是个诚实可靠之人。

所谓军户,实属明朝军队的特殊制度,由朱元璋创立、沿用至今的职业兵役制,也就是一朝当兵,终生为伍,父去子替,世代沿袭的袭替制度,军人的家庭叫军户。在军户中一般情况下一户有三男的,一男从军、一男替补、一男持家;有两男的,一男从军、一男持家;仅有一男的,该家庭转为民籍,其军户户籍则由其他的符合条件的家庭取代。军人按军官和军士根据国家规定获得不同的俸禄和俸粮,军阶越高则给俸越高,且六十岁退休后按照在职时的军阶享受“优给”。军人死于战阵或王事的要给以一次性抚恤。军人死亡或退休后,其袭替人要经过武功考评合格才能袭替,且一般都要按照被继承人原职级降五阶使用。一般情况下,军官家庭如无特殊变故可世代为官,终生享受优给,而士兵家庭只能世代为兵,有因军功而获得擢升的也是凤毛麟角。这种制度有其稳定队伍、奖励将领的作用,然而其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首先是士兵到六十才可退休,战力有限,故虽编制人多,然能战者顶多六到七层;其次,也是相当重要的一点,就是不利于发现士兵中的优秀军事人才,尤其是经过一段长时间的和平时代后,优秀的士兵不能成为军官,自然影响了军队战斗力的提高;此外,这种官、兵层次分离的制度利于激励将领,而不利于激励士兵,将领往往依靠自己的人格魅力和拉拢士兵来领军,容易形成山头,一旦主将叛、降,则旗下士兵也会跟随,这种事情在崇祯年间后期累见不鲜。

“袁大人,请用茶”,王心罡的话把袁崇焕的思绪拉了回来。袁崇焕端起茶喝了一口,接着说道:“失礼了,袁某有一事相求。”,接着便将自己在东营扩军、练兵的设想和盘托出。

后金势大,辽东形势不容乐观,辽东虽有城池之固,然而兵力毕竟有限,河北沧州、山东等地民风骠悍、尚武成风,袁崇焕想请王心罡在东营招募并训练一支以骑兵为主的机动部队,以备辽东不时之需。袁崇焕打算将自己在东莞训练的一小批骑兵士兵留在东营,作为将来招募的种子。至于练兵方面,袁刚颇有心得,待袁崇焕与其返回辽东、奏明皇上后,再调其到东营,在王心罡手下历练一番,希望在一年左右的时间,练成一支二、三万人规模骑兵机动部队,至于这批骑兵将用于蓟镇战场一事,袁崇焕并未提及,毕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听到袁崇焕的想法,王心罡爽快地答应,作为真正的军人,能够训练一支铁骑,在未来的辽东战场上有所作为,实在是一展抱负的好事。

二人越聊越投机,好一会,袁崇焕才告别。王心罡却坚持要送袁崇焕到驿站,顺便看看袁崇焕训练的虎贲。

来到驿站,袁刚马上迎了上来,告诉袁崇焕,抓了一个小偷。原来,那个攀附在马车上的小偷一路没找到机会开溜,直到到了驿馆,袁刚、张铮他们整理马车时才想偷偷溜走,被张铮发现。小偷的武功本来不差,但同时遇到袁刚、张铮两位武功都高于自己的高手围攻,很快就被二人擒住。

房间里,一个衣衫破旧的年轻小伙子被绑在柱子上,虽然是小偷,倒也不算贼眉鼠眼,还有几分硬气。

袁崇焕、王心罡步入房间,看到桌上放着搜出的价值不菲的玉佩和绑在柱子上小偷,袁崇焕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做小偷?”,小伙子倒也硬气,“落在你们手里,要杀要剐随便,把我送给济南王,你们还能讨个赏!”。

王心罡立即发火,准备收拾小偷,被袁崇焕拦住,“袁刚,给他松绑。”,袁刚二话不说,上前给小偷松绑。

“原来你就是潜入德王府偷东西的小偷,我不会把你送官,也不会送到德王府,但你要告诉我是怎么回事?”,袁崇焕不急不忙地说道。

被松绑的小偷被搞得摸不着头脑,只得跪在袁崇焕面前,一五一十地说出了原委。小偷名叫李二狗,济南府人,小时练过武术,擅长攀爬。家中只有一个老母亲,两亩薄田,本已贫困不堪,因交不起赋税,薄田也被德王府霸占,然而官府仍然逼迫其上交赋税,一时义愤,便潜入德王府偷了这个玉佩,被守卫发现,脱身之后发现官兵一路盘查,只得偷偷上了袁崇焕得车队。

王心罡听着不由得暗暗摇头,袁崇焕心中暗想,又是藩王!德王、德王,何德之有!大明的二十几个藩王大概多数是这份德行了!袁崇焕心念一动,转身问问袁刚,“此人身手如何?”,袁刚回道:“还不错,比我和张铮稍弱些。”

“好,李二狗,你的情况我会派人查清,你如欺瞒,必将你送官!”,“大人,小人所说句句属实,绝无欺瞒!”,李二狗赶忙回答。

“那好,我看你也非奸猾之辈,你可愿意跟着我袁崇焕?”,“您是袁崇焕、袁大人?!小人做牛做马也愿意跟着您!可小人家中还有老母亲”,“你家中老母亲我自会安排”。

袁崇焕转向王心罡:“王大人,这件玉佩请转交德王,其中枝节还烦请王大人。。。”,王心罡打断了袁崇焕的话头,“袁大人是想收一个‘时迁’,哈哈,下官明白该怎么做!”。说完,相视一笑。

一切安排妥当,袁崇焕一行人上车,向山海关进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