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闸口位于澳门北边,是广东省珠海县(今珠海市)前山镇与澳门半岛交界处,也是如今拱北海关的所在地。1952年7月25日下午,占领了澳门半岛的葡萄牙方一名执勤的士兵肆意挑衅,越过了我方警戒线。当我守卫战士坚决制止时,双方发生了军事冲突,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关闸口事件”。


澳门原是我广东省香山县(今中山县)一个三面环水与大陆相连的半岛,面积约16.96平方公里。15世纪末叶,处于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的西欧国家,开始向东方进行海盗式的侵略活动和殖民扩张,葡萄牙就是最早来到广东的西方侵略者,接踵而来的是西班牙、荷兰和英国等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1514年(明正德九年),葡萄牙人航行到广东东莞屯门岛(今宝安商头)一带,大肆进行抢掠活动,激起广东人民的愤怒。明政府发出警告,要求入侵的葡萄牙人离境,但他们拒不离去。1521年(明正德十六年),海道副使汪铉,组织军民将他们驱逐出境。然而葡萄牙侵略者并不死心,此后又多次到澳门附近进行骚扰。1553年(明嘉靖三十二年),又侵入广东香山县蚝镜(即澳门),以需晾晒水浸贡物为由,通过中国奸商周鸾贿赂广东海道副使汪柏,取得了在澳门的居住权。开始时,他们建草舍数十间,其后便运瓦木石,建屋成村。


1577年(明万历五年),葡萄牙人又买通澳门守将王绰,将借地改为租地,租借澳门为贸易地,每年纳租金500两。1622年(天启二年),葡萄牙入侵者在大三巴、水坑尾地区修筑城墙,此后就一直占据城墙以南之地。租占澳门后,葡萄牙人便在岛上设置行政机构,任命官吏。从此他们垄断了澳门对外贸易,把中国的丝绸、瓷器、花生、枣子、药材等运向印度、日本和西欧,又将外国的胡椒、象牙、檀香等运进来。他们不仅偷税漏税,而且还贩卖人口,贩卖鸦片。


鸦片战争中英军占领了香港,清政府于1842年被迫签订中英《南京条约》,将香港割让给英国。葡萄牙人见清朝国势日衰,便逐渐越界蚕食中国土地,相继占领了关闸口以南半岛及凼仔、路环两个小岛。为使占领澳门合法化,1887年3月,葡萄牙强迫清政府签订《中葡里斯本草约》,并在《草约》中塞进了“葡国永驻管理澳”字样。同年12月又签订了中葡《和好通商条约》,再次确认“草约”中有关澳门的提法,使澳门成为有不平等条约为依据的葡萄牙殖民地。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防止互相越界,中葡双方都在各自一方部署了军队,又在关闸口设了一条警戒线,划出中立区,并规定双方都不能进入中立区。当时,葡方有一个营的驻军,中方则为一个团。


1952年4月,我中南军区公安第10师第29团奉命进驻珠海县前山地区。此时,在澳门与我对峙的葡方军人,大多是葡萄牙花钱雇用的黑人士兵。这些人虽受雇于葡,却非常放肆,根本不把双方的约定放在眼中。


我公安第29团1连驻防关闸口后。葡方认为1连初来乍到,好欺负。经常无端挑衅。他们在关闸口葡方一侧进行刺杀训练时,有意向我方大声吼叫,还经常用照相机对着我方拍照,把吃过的空罐头盒、用过的废纸团、吸过的烟头扔向中立区我方一侧。


1952年7月25日下午,一名执勤的葡萄牙黑人雇佣兵多次把脚踏入中立区,并不时朝我方战士吐口水。16时,这名雇佣兵放肆地侵入中立区,不时拔起一些野草狂抛乱舞,将草扔到我方战士身边。18时,这名雇佣兵再次侵入中立区,还嚣张地侵入我方警戒线内。


这时,我方由1连3班班长宋有增带班。他对葡萄牙雇佣兵的挑衅忍无可忍,遂上前警告。对方不仅不听,另外3名雇佣兵也全副武装地冲过我方警戒线。用刺刀刺伤了宋有增的左上臂及右手指。我方两名战士上前救护。


19时许,藏匿在关闸口地堡内的葡方雇佣兵。在一小头目的指挥下,突然向我方猛烈射击,气焰极为嚣张。宋有增和两名战士迅速退到安全地带,我公安部队在有理有利的原则下奋起还击。19时30分左右,在我指战员的反击下,葡方暂时沉寂了。


7月26日一早,葡方部队突然集中火力向我方发射炮弹。上午7时50分,我1连3排排长邢起带领战士苏广照登上旗楼升国旗。葡方军队竟丧心病狂地向我旗楼发射迫击炮弹。一颗炮弹打中了旗杆,邢起和苏广照当场牺牲。我方战士忍无可忍,进行了坚决的反击。


守卫茂盛围的1连2排8班,在地形极其不利、进退维谷的困难情况下,依然坚守阵地。在翻飞的泥土、呛人的硝烟和敌机枪的扫射中,他们坚守阵地一整天,一顿饭没吃,一滴水未喝。当营领导决定将他们换下来时,全班同志坚决要求留下来守卫阵地。下午5时20分。天空突然下了一场阵雨,8班瞅准机会,立即组织强大火力向敌人阵地发起猛烈的反击。在艰苦而危险的环境中,8班在茂盛围坚守了3天。


守卫在炮台山制高点的第29团2营炮兵排,接到命令后,迅速进入作战阵地。7月26日上午,当敌人向我方开炮时,炮兵排指战员及时校准方位,准确回击。一发发炮弹飞向敌人阵地,给了敌人以沉重打击。


前山地区的民兵也组织了运输队、担架队,奔赴前沿运水送粮、救护伤员,场面十分感人。当时,一位名叫梁阿根的中年男子,得知战士们打了一天仗还未吃东西,便冒着生命危险,一路滚爬,给守卫在茂盛围的2排8班阵地送面包。当8班指战员捧着还带有余温的面包时,激动得紧紧握住梁阿根的手说:“有人民的支持,再苦再累我们也要坚守阵地,保卫边防。”


有战斗就会有伤亡。为了及时救护伤员,29团卫生队的同志们冒着生命危险,奔忙于阵地上。当时,拱北边防检查站有一位年轻的女卫生员叫曾苏联,战斗打响后,她主动请缨奔赴前沿阵地抢救伤员。7月26日,关闸口打得正激烈,我方有两名战士牺牲,4名战士负伤。曾苏联背起救护包,奋不顾身冲了上去,独自一人把负伤的战士背下了阵地。在随后几天的零星战斗中,她表现得异常顽强。仅她一个人就从前沿阵地上救护了7名伤员。战斗结束后,她荣立战功,受到表彰,还出席了全国英模代表大会,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


7月27日,英驻葡京大使及驻远东陆军总司令对外宣称“英葡订有军事同盟”,企图借以威胁我方。同日,美国正在台湾海域演习的几艘军舰,也在去韩国的途中折回香港,并大肆造谣生事,企图扩大事态。美、英帝国主义的插手,使澳门的形势显得十分复杂。一时间,澳门地区人心恐慌,不少居民纷纷逃往香港。尽管当时船运公司票价暴涨,但众多居民仍然拥往码头。争相上船。据有关人员统计,事发3日内,去香港的就达7000人之多。


关闸口事件发生后,我方暂时中断了对澳门的食品、蔬菜等物资供应,对澳门的经济打击很大,澳门物价飞涨,青菜从原来的1.6元葡币1公斤,狂涨至14元葡币1公斤,猪肉从原来的5元葡币1公斤,狂涨至32元葡币1公斤,其他蔬菜果品也随之狂涨了八九倍。澳门居民的生活陷于一片混乱之中。


关闸口战斗一直延续至7月30日,葡军共向我方射击8次,发射了各种口径的炮弹490余发;步枪、机枪子弹18000余发。至8月1日。澳葡当局目睹澳门居民不断逃往香港,市面冷落,经济受创,恐战事持续影响会更坏,只好向中方提出和谈要求。


中方接受了葡方的请求,经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同意,由华南分局统战部、广东省外事处作为地方性事件。在珠海前山以边防第5分局的名义出面谈判。同时,华南分局决定,派公安第29团副政委李庆堂和公安第10师保卫科科长何致峰作为谈判代表与葡方谈判。


谈判从8月1日开始,由于葡方总督不愿承担责任,双方谈谈打打,打打谈谈。经过15次谈判,葡方最后被迫答应了中方提出的3个要求:一、承认错误,向中方道歉。二、此次事件是由于葡方士兵经常越界引起的,葡方哨位退后50米,脱离接触,保证今后不再侵犯中方警戒线。三、葡方向中方赔偿损失计人民币44372.03万元人民币(旧币)。


至此,这起由葡萄牙殖民主义者挑起的关闸门事件。最后以中方取得胜利而告终。


中南军区公安部队党委批准,为捍卫五星红旗而壮烈牺牲的邢起、苏广照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在他们殉难的地方,珠海市人民政府修建了烈士墓。


如今,可以告慰二位烈士的是,澳门已经在1999年回归祖国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