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权力政治看西方的新闻真实观

我国的新闻真实观来源于西方,在许多人看来,西方新闻的真实观更接近于新闻学的原初概念,即新闻的真实源于事件的真相。从新闻传播学的视角来看,并不尽然。


有学者早就指出过:“传播是行使权力的一个重要工具,不仅在国内如此,这种说法同样适用于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因此,国际传播对于国际权力政治有十分重要的含义。”[1]从社会学的角度看,全世界是一个整体系统,国际社会是个大系统,大众传媒是其中的一个小系统,各系统之间必然会发生频繁的互动。这样一个现实不容忽视,跨国商业性媒体凭借雄厚的资金、高尖端技术在国际传播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同时,为维护提升自身地位,并追逐更高的经济利益,跨国商业性媒体渗透至国家乃至国际间的政治生活,与政治“合谋”,成为国内及国际政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且在国家对外政治决策过程及国际关系处理等方面起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2008年中国西藏拉萨事件。3月17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法新社在各自网站上都使用了同一张图片,声称一辆军车正向两名平民驶来。虽然CNN网站的图片说明是“藏人向军车投掷石块”,但图中却看不见投石块的人。事实上,当时军车旁大约有10名不法分子在向军车投掷石块,而CNN和法新社却把照片上最能显示不法分子恶行的图像故意抹去。2008年北京奥运圣火境外传递。英国《泰晤士报》9日文章称,中国奥运圣火护卫队“具有攻击性”的圣火护卫方式已经激起国际社会的强烈抗议。该文称:“由30人组成的境外圣火护卫队担负着控制骚乱局面、维护圣火安全和保护外交人员的重要任务。”“现在的问题是谁允许这些人在伦敦进行圣火传递时出现在场。”


这样颠倒黑白和视事件真相于不顾的新闻报道对于西方人而言并不陌生。1998年,克林顿的中国之行,由于意识形态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美国传媒对中国一直持敌对态度,这种态度甚至牵制了当时克林顿政府与我国改善关系的步伐。克林顿访华期间,媒体贯穿始终的关于逮捕持不同政见者、西藏、天安门事件等的报道让克林顿感到了压力。美联社在一篇报道中说:“克林顿总统在中国走下空军1号飞机时将带着沉重的行李。从6月25日到达至7月3日离开这一期间,克林顿的每一个行动都将受到仔细的审视,因为他是1989年以来访问中国的第一位美国总统。”


我们不禁要问,什么原因导致这种反常现象的产生?西方学者认识到:新闻报道中设置议题的工作是由媒体信息的最初来源者——那些政治精英们完成的。他们试图在传播过程中起决定性作用,因为他们通常是社会事件和政治事件的发起者,也是这些事件最初的“定义者”和“架构者”。[2] 在媒介设置的议题面前,受众如何接受信息?有学者认为,意义是由受众本人从信息中抽取和组织出来的,并不是报纸专栏或电视节目中固有的。因此,受众并不是像海绵一样被动吸收,而是在媒体提供的文字中体味意义的积极的“领航员”。[3]他们还能拒绝表面文章的引导,从中找到相反的理解、作用和满足感。尽管如此,我们不得不正视这样的现实,当前国际电视媒体的受众中,包括大量政策决定者、外交人士和专业人士,他们从全球电视新闻直播中获取最新信息、监控局势、制定策略。比如,在海湾战争初期,有关机构对35位外交决策者的调查中,87%的人承认有时候媒体是他们制定决策时唯一的信息源。65%的人同意CNN等国际媒体往往是制定决策时最快的信息源。美国前总统老布什曾说:“我从CNN知道的比从CIA(美国中央情报局)知道的还要多。”[4]在德国早期的对外广播和前苏联的对外广播中,都有许多本国经济建设成就的宣传。美国之音除了在时事类节目中有许多经济报道外,还在《谈谈美国》、《今日美国》等专题节目中大量介绍美国经济。一向标榜客观中立的BBC也在其《对外广播手册》中规定,要“维护英国的生活方式和文化,宣传英国在科学和工业方面的成就,塑造英国的形象。”随着传播事业的发展,国际传播在国际政治及国际关系中已不仅是一般性的工具或中介。美国克林顿执政期间,关于传媒与国际事件的关系,有学者说:“通常情况下,电视决定什么危机。电视认为前南斯拉夫的解体和巴尔干的冲突是一切危机,然后它们就不停地报道,所以克林顿政府就必须要寻找方法做些什么。”[5]


也正以为如此,权力政治很容易与媒体达成一致,甚至是“合谋”,在这样的状况下,新闻媒体的真实观就迈进了政治运作的轨道,这种观念之下所报道的新闻,其真实性就是值得怀疑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