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三十年东西方关系演变及展望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1978--2008),东西方关系可分为三个阶段。1978至1989是第一阶段,1990至2001上半年为第二阶段,至今为第三阶段。这三十年,东西方既有合作,也有冲突,并随着国际形势和中国国力的增长而阴晴不定,起起伏伏。


中国改革开放之始,国际上冷战正酣。东西方由此实际结成了准战略同盟关系。这是东西方关系的第一个黄金时期。而开始告别传统僵化共产主义发展模式的中国,更被西方拿来做为和平演变苏东集团的榜样。这个时期的东西方关系没有人权的争议,没有经济的摩擦,更没有军事禁售。1984年中国赴美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时,现场观众几乎全体起立欢迎的场面是这一时期东西方关系典型的写照。而中国也借助难得的国际和平环境和西方对中国的大力支持,经济迅速发展。


89事件的发生和冷战的结束,使得东西方迎来了充满对立与摩擦的第二阶段。对于西方来说,冷战建立起来的战略同盟不复存在,而苏东集团的崩溃和全面西化使得原本是苏东集团和平演变榜样的中国瞬间成了反面教材。这一时期西方对中国遏制与接触两手交替使用,大小冲突不断。从意识形态的人权议题,经济层面的最惠国待遇和入世,体育上的申奥、中国内政的台湾问题,都遭到了西方的刁难干涉。特别是中国和美国更发生了四次直接对抗:一是1992年中美互相报复的贸易战;二是1996年台海危机;三是1999年5月美国导弹袭击中国驻前南大使馆;四是2001年4月中美撞机事件。然而,中国就是在这样不利的国际环境下韬光养晦,励精图治,确保恶劣的国际环境不致影响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并最终提前实现翻两番的战略目标。


2001年下半年,改变世界历史进程的“9.11”事件发生,美国至此终于明白谁是他的真正敌人。从而全身投入到反恐战争中。长期紧张的东西方关系再次演变为反恐准同盟关系。就在当年举行的亚太经合会议上,自就职以来即对中国施加空前压力的美国总统布什表示:如果此次会议不是在中国举行,他将不会参加。对中国极尽赞誉之词。而就在这一年,中国成功获得第二十九届奥运会主办权和加入世贸组织,标志着西方对中国的不再抗拒和接纳。中国由此赢得极其宝贵的历史机遇期。到2007年,中国已一跃成为世界经济第四强、外汇储备高居世界首位,全球第二大贸易强国。东西方的实力对比开始出现质的变化。


然而一进入2008年,东西方关系突变,再度上演对抗一幕。这一次对抗的导火线是西藏骚乱和奥运火炬传递,而真正原因则相当复杂,既有意识形态的,也有表面经济利益摩擦如能源竞争、市场占领此消彼长的因素,更有西方经济下滑东方经济一枝独秀带来的强烈的适应感。从更远的视野来看,还有中国获得奥运主办权后,没有走向西方所希望的道路。然而,此番的东西方对抗,并不是新一轮东西方关系转折的开始,而只是短暂的波折。东西方关系在降温的同时,仍会维持互利、共生的格局。而之所以东西方关系不会倒退到第二阶段,根本原因在于全球化和中国的崛起已经改变了东西方的力量对比。


首先,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世界经济一体化终于名符其实,而中国入世七年,不仅成功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崛起为世界工厂,更对全球经济的增长做出巨大贡献。2006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份额首次超过美国,这是一百年来美国第一次被其他国家超过,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新火车头。目前每年进入中国的外资高达六百亿美元以上,可以说中国与世界已经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


其次中美关系由于两个因素的制约,已经不可能进行一场全面的对抗。一是尽管中美两国存在巨大贸易逆差,但由于中美分属国际分工的低高端,中美的贸易结构整体上讲是互补型的,而不是结构性竞争型的。这一点决定了中美经济的互补互利性,而不是对抗和竞争。二是中美两国已结成“金融恐怖平衡”关系。即中国是美国最大债权持有国,高达五千多亿美元。 如果中国以抛售这些债券做为武器,将直接影响到美国金融市场的稳定,美国经济将陷入严重衰退与萧条,甚至会导致目前汇市、股市、房市已经大跌,贸易、财政双赤字状态的美国经济崩溃(中国甚至停止购买新的国债都会导致美国利率及通胀上升)。而反过来也然。美国经济崩溃,中国所持巨额债券也将化为乌有,中国经济也有崩盘的危险。这种“恐怖平衡”决定了中美两国必须十分谨慎小心的处理双方的争议,合则两利,斗则俱损,而且谁都无法承担“斗”的后果。这就是为什么这次东西方对抗中,美国政府相当少见的低调的原因。从长远看,美国现在的财政、贸易赤字以及不健康的金融政策是制度性、结构性问题(双赤字可以暂时维持美国的高生活水平,满足选民的需求)难以在短期内解决,中美两国也将长期保持目前这种平衡关系,直至被中国的彻底崛起所改变。


再次,虽然此次东西方对抗中,欧洲走到了最前沿。但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讲,双方既没有根本的冲突,也没有核心的共同利益。既不会真的成为同盟,更不会真的成为对抗。此外,已有25国之巨的欧盟做为世界正在崛起的新一极,由于其内部难以整合的痼疾,在可以预期的将来难以形成统一的政策和采取一致行动,也因此在国际事务上难以有所作为,更遑论与中国对抗。


至于中日关系,日本是一直跟着美国走的,中美不出问题,中日关系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特别是日本虽然是一个经济大国,但近年来对中国经济的依赖日趋加大,其摆脱长达十年的经济萧条还要归功于中国经济的拉动。更由于历史的原因,日本还不是一个正常国家(国土上驻有外国军队,不能拥有军事力量),难以发挥与其经济实力想当的国际影响力。当然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讲,中日互为最重要的邻国,不管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双方的利益更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在历次东西方对抗中,日本总是最不积极的原因,(中日直接冲突另当别论),89事件后,西方对中国全面制裁,日本是第一个打破制裁、恢复与中国正常关系的西方国家。特别是在此轮东西方对抗背景下,中日关系反而逆流而上,加速升温就是一例。


最后,最重要的原因是,不管是美国,欧洲还是日本,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真正拿自己的利益与西藏问题进行交换或为西藏问题付出直接代价。用西藏问题在国内做做秀,对中国施加些压力,谋取更多的中国让步,才是他们的根本算盘。这也就是为什么此轮东西方对抗中,除了尽可能用舆论羞辱中国,让中国难堪,并没有直接的实质性可造成利益损害的外交举动。可以说,奥运会过后,东西方关系将会逐渐回归到正常状态,双方将在实力对等的基础上,玩着利益与底牌的游戏,“友好”、理性地发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