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5/


去往迦俐城的列车长龙样的静卧在京都西客站,蓄势待发,不会太久,它就将朝着祖国西部那广袤而苍凉的大地驰聘而去。站台上,已是人群熙攘,拥挤不堪,呼喊声,叮嘱声,哭泣声交织汇聚在一起,架构起了一副盛大的送别场景。肖子安和女儿肖芳娜早已静候于此,见姜明骥和姜宁来了,急忙迎上前去,肖芳娜的脸色阴郁,情绪极度低沉,眼望着姜宁,言语未出,泪水早已婆娑而落,姜宁的心头好一阵的难过,他真不知该说些什么来安慰此刻的女友,只是轻轻地将她揽在了怀中,为她默默的擦去泪水。站台上的风很硬也很冷,阳光白亮亮地从空中倾泻而下,映射在送别人群中,衬出好大一片的悲凉。

“娜娜,看哥穿着警服帅不帅?”姜宁抑制住内心的感伤,强打着精神,对泪洒成溪的肖芳娜说道。

“不!”肖芳娜狠劲的摇头,如今她对这身制服已厌恨之极。

“娜娜,别这样,送哥祝福吧!哥会永远想你。”姜宁无力地劝慰,边把她扯到了一旁,肖芳娜依旧泣不成声,半句话也吐不出来。

肖子安和姜明骥象征性地打了声招呼,便没了言语,气氛显得特别尴尬,不远处,负责征集工作的高岭正在高声的清整着特战预备队伍,见到肖子安和姜明骥在场,便急速的跑了过来。

“两位局长好,预备队共计十五人,已集合完毕,准备登车,请指示!”姜明骥笑笑,走上前去拍拍高岭的肩膀,道:“高岭啊,这次可就看你的了,过些日子,我会去看你们的。”

“向您保证,一定给您个带出个响当当的尖刀队,请您放心。”高岭显得信心十足。

“姜局长,宁宁来了吗?这些日子太忙了,本想到您家去拜望,可终究没有去成,您不会怪我吧!”高岭笑问。

“呵呵,哪里会,哪里会,喏,看到了吧,宁宁在那儿,这次我可是把他全权交给你了,你可要给我带好啊,告诉你这小子的脾气倔强的很那。”姜明骥用手一指,随后大声喊道:“宁宁,过来一下。”

姜宁依旧和肖芳娜在一旁惜别,故意没听到父亲的喊声,其实,他早就看到高岭那黑塔般的身躯在人群中穿行来去,说实话,他打心眼儿里就不喜欢这黑大个,尤其是他那张黑黝黝的脸,在配上一口白牙,怎么看怎么叫人不舒服。

“哦,不必了,让他们这对小恋人多聊会吧,这毕竟是姜宁的第一次远行,将来我们相处的时间多着那。”高岭见势,很聪明的打了圆场。而后,他便与姜明骥,肖子安话别匆忙离开。

声声汽笛拉响了离别的最后时刻,站台上的泪花盛开成一片,肖子安面色苍白,连声嘱咐道:“宁宁,到了边塞,一定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一定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这时姜明骥突然疾步走到姜宁的面前,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儿子紧紧地搂进怀里,他的那张刚毅面孔上挂满了清泪,声音颤抖着说道:“儿子!请你原谅爸爸!”说完,便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姜宁的心头好一阵紧缩,滋味犹如翻了五味瓶,他此刻真不知该如何面对着父亲,这位绝情冷面的老人,在这分别的瞬间竟也懂得哭泣,他很厌烦父亲此刻的表态,甚至怀疑父亲是在自己的面前演戏、作秀,想到这里他便冷语道:

“爸爸,您别这样,这太有失您的尊严和体面了,既然您一脚把我踢了出去,您现在这心里头应该乐开了花儿才对!假惺惺的掉什么眼泪啊!”姜宁的态度极度生硬,一把将姜明骥推开。

“宁宁,不能这样对待你父亲,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他永远都是值得我们敬重的。”肖子安惊讶地望着姜宁的粗鲁举动,在一旁严声斥责道。

姜宁呆头地站在一旁,也为刚才冒失举动感到懊悔,肖子安的严声厉语警醒了他。

儿子的言行深深的刺痛着姜明骥那本已脆弱的心,他很震惊,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儿子竟会这样对他,说出如此的一番言语,他感觉心口堵的厉害,热血一个劲儿的向上冲,紧跟着踉跄了几步。

“老姜,你怎么了?”肖子安急忙上前,扶住了姜明骥。

姜宁犹豫地望着父亲,心头一片彷徨。

“火车马上就要开动了,请您马上蹬车,请您马上蹬车。” 正在这时,列车员微笑着示意姜宁赶快上车,因为火车开动的时间已然逼近。

“姜宁哥你别走,姜宁哥你别走!”肖芳娜又忙上前死死地抱住了姜宁不肯放手,生怕瞬间的放手,便会永远的失去。姜宁痛苦地看着眼前这张可爱怜人的面孔,眼水夺眶而出,他使劲地掰开肖芳娜的双手,说道:“娜娜!哥会永远想着你的!”随即,跳上了火车。

列车开动了,拖动着每一节庞大的身躯。

“姜宁哥,姜宁哥.........”那是肖芳娜凄惨的哭声。火车慢慢提速,肖芳娜也随即狂奔起来,火车越来越快,她的身影和哭喊随之被淹没在声声的汽笛里,逐渐依稀,慢慢地变成一个点儿,而后,消失了。

再见了,我的亲人们,再见了,我的京都,我会永远的爱着你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