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社原创]浅析儒家思想是统治阶级强加于中国人民头上的桎梏

儒家思想历经几千年风雨,衰落兴盛多次起起落落,但最终为中国历代大国统治者推崇为正统。其在上层领域中无可撼动的统治地位,加之儒家部分来自于生活、扎根于社会各阶层,其在和平时期解决民生问题和国民关系的稳妥方案和圆滑手段,使其深入到一般中国人的骨髓里面,在国民言行举止中发生着巨大作用。




儒家不是钻了什么空子,而是能满足统一之后的中国封建时代统治者的治国安邦需求。儒家思想的核心是礼治、德治和人治。其中礼治是高于一切的存在,提拔到相当于西方现行宪法甚至是高于宪法的高度,是封建时代维持阶级统治的基础和指导思想;德治和人治为辅助,主要作用是安抚和劝慰百姓支持统治者现有政权。在这种高度下,礼治就演变成了统治阶级强加于人民头上的桎梏,在国强民富的时代尚可,在天灾人祸的时候,就会引起民众的强烈反弹,历史上所爆发的无数次内部战争,均是以打破礼治为口号(比如“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甚至搞笑地承继部分礼治内容(比如礼法中的天子思想,借助于装神弄鬼的手段宣扬其“天子”地位等等),以宣扬自身的合法性和正义性。所以历史上在分裂时期和统治者成立王朝到一统之初,一般是以打破儒家学说中大部分内容,因为那是阻碍征战杀伐的思想基础;而在全面稳定后极力重建和发展儒家学说(不能自相矛盾的或者说需要经历一段时期的衍变),并基于阶级立场再将之提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维持其统治者的正统性、合法性以及稳定性。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在阶级统治的社会,比较流行儒家思想了,甚至发展到独尊儒术。




历史上儒家学说是在在百家争鸣之后脱颖而出的,当时比较突出的学说是除儒家外,还有道家、法家和墨家等。那我们再来看看其他学说为啥衰落、甚至被打倒或分化得不成系统。




先说道家。道家的核心是道法自然和无为而治,可惜建立在唯心主义的基础上。其道法自然体系又分为客观唯心主义和主观唯心主义两个体系,客观唯心主义借助于天文、地理、丹术(部分冶金、医药基础)知识,主观唯心主义则借助于“鬼神”传说,无为而治则是强调修身养性、顺道而为,在发展自身的同时却又抗拒一切文明。前者讲的是什么是道、后者讲的是如何行道。道家学说也曾在历史上风光过一阵,由于其借助于天文地理以及到子虚乌有或几千年后仍无法证实的“鬼神”之说,实乃统治者愚弄百姓的一大帮手,特别为昏庸皇帝为推崇,甚至强悍的帝王们限于当时的局限性也不敢忽略它的存在,虽然仍有一席之地,但逐渐没落。其主要原因有三点:一是尊道家自保尚马虎,太过消沉点,忠良与权奸都不喜,在欲望官场更是敬而远之,道家仅仅只在百姓之中作为一种安慰学说,很难有进一步的发展空间;二是道家学说不能满足皇帝们的好大喜功的需求,也不为人类物质文明进步需求所容;三是道家与道士错综复杂的关系,皇帝乃至国政深受部分“道士”(特别是“丹师”)的毒害而牵连到道家,连皇帝都给迷住了而荒废朝政,使忠良们对之深恶痛绝,这是道家一有抬头就备受打压的直接原因!




再说法家。法家学说一直在部分激进和正直的士大夫中很有影响力,但在具体操作过程中甚至在拟订律法开始就存在较大争议,主要是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官员甚至皇帝的权利,这在封建时代泾渭分明的阶级壁垒很难为统治者所接受,也在一定程度上动摇了当时的阶级统治基础。如果没有后来的“天子学说”,那法家尚有可能逐步完善,形成主导中国历史的思想学说。但历史没有如果,所以法家学说历史上只能在某个特定时期才能稍微占据主导,比如战争时期、变法时期......况且历史上的法家学说非常不完善,其手段也是非常残酷的。“法家”常被“儒家”等其他思想抨击为“酷政”,而尊法的代表人物在文人中选拔干将,无不是心志坚定或者说是心狠手辣之辈。这主要鉴于历史的局限性,武将中饱学之士实在太稀罕了。




墨家的衰落也是由于学说未能形成完善系统,自身产生分化,导致逐渐衰落的。墨家平等说(兼爱)虽然承认了天子的统治地位,但对于官吏们高高在上的地位提出强烈的质疑,天子成了孤家寡人,墨家学说在当时的确难以满足统治者的需求,并受到官吏们甚至是读书人(有点悲哀)的严厉打压,只能在社会下层发展。况且墨家重“贤”重“术”。“贤”重武和实际能力,后来变成了游侠;“术”就是现在所说的科技了,只是当时技术本来就落后,彼此相差不大,在经济、社会生活以及军事上优势并不明显,在人多以及充分利用现有物资才是力量大的落后时代很难敌得过儒家的三治。更何况墨家自身的分化甚至对立,在与百家论争中落败是很自然的事。如果说法家的衰落是中国历史王朝治理民生的悲哀,那墨家的衰败甚至被彻底打倒沦为下九流、甚至在农民起义的时候也翻不了身,无疑是古代中国历代统治者一统世界之梦的最大遗憾!




兵家等学说用且只能用于军事等国家社会中的某一领域,学说本身没有或者说是非常不完整的政务系统。统治者们和民间有吸收其思想和学说用于国家事务和民生的某一个方面,却不会以此为主导。




从以上分析中,我们看出,中国历代统治者受制于时代局限性,独尊儒术的问题所在了。这是由中国地域广阔,炎黄一族率先崛起、一统江山后,历代统治者以稳为主、在外在压力不大情况下独自尊大所带来的后遗症。同时我们也应该肯定儒家学说在治理国家内政中的独到之处以及独尊儒术所带来的遗憾和悲哀。因此,我们应该倡导和发展儒家学说用于稳定我们的安定团结的局面,吸收墨家和法家精华内容,本着平等仁爱之心,以法律为准绳、以道德为辅助、以科技为动力来发展社会主义新中国,使我国内部有一个良好的和平发展环境,改善和发展我们的军事、经济力量,则国家强盛、人民安居乐业指日可待!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