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歌 举目四顾,霜天峥嵘 第三章 锦绣山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5/



杨羿天听刘玉庭之言先是一愣,不过马上就明白过来,摇着手说道:“老人家误会了,我并不是来自乃处仙府,只不过是个平常人罢了。”



刘玉庭却是加以否认,大声对着跪在地上的众人道:“果然是高祖显灵了,大家快来参拜吧,一会高祖就要离开了,现在有求必应。”



众人一听真是高祖显灵,一个个都开始磕头许愿,有的祈求娶个好老婆,有的祈求明年地里能有个好收成,有的祈求家人平安,还有的祈求大宋朝国运昌盛。



杨羿天见这刘玉庭似乎像是没有听见自己的话,想要下去阻止那些民众,不想却被刘玉庭给拦挡了下来,并且在杨羿天的耳边轻声说道:“我知道你不是什么神仙,不过先要骗骗这些只知道有困难才来求佛拜神的人,也是让他们知道抬头三尺有神明,尊重一下这些已经作古的先人。”



杨羿天“哦”了一声,暗自里思量这老头真是不简单,居然能够想到这个法子教训这些人,自己也好现在卖个人情给他。


但看见脚下拜服的虔诚信徒,也只能无奈地摇头叹息着古时候人们的观念守旧愚昧。


刘玉庭见时机已到,挽起袖筒,手掌在杨羿天的额头上轻抚了一下,立刻眼前就出现一些发光的颗粒。


那东西极小,常人的眼睛根本就看不见,只能够凭借它们所放出的光来分辨其是否存在。


杨羿天虽然以前在电视上见过一些装神弄鬼的把戏,但是却不知道刚才那刘玉庭是怎么弄的,于是凑进了问道:“老人家,刚才您这是什么把戏?”


刘玉庭微微地一笑,张开了左手,只见上面沾满了一种白色的粉末,再看他原本挂在胸前的珍珠链子上,也少一颗拇指大小的珍珠,此刻杨羿天才是恍然大悟。


“这位仁兄的面相好和善啊,怪不得高祖都选你来上身,只是不知道家住哪里?”刚才一直把持沉默磕头的范年与张文忠又走了过来。


杨羿天先是打量了两个人一番,都是知书达理之人,不免对两个人增添了几分好感。


“小弟并不是本地人,家离这里实在是太远了,也找不到回去的路,现在鄙人成了无家可归之人了。”


刘玉庭在一旁听了哈哈大笑道:“怎么说的这么外道,你我在这高祖庙内相见就是有缘,自然也就是我们刘家的贵客,如果公子不嫌弃的话,一会就随我回庄子好了,也让我那些娇生惯养的儿女们见识一下,天下间还有这般一表人才的奇男子。”


范年接着也说道:“刘员外的确是好客之人,刚才我的兄弟文忠多有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原谅。”


刘玉庭也是个明事理之人,哪里会和张文忠一般见识,挥挥手笑着说道:“年轻人吗,有点想法是对的,不过要学会尊重别人。”


范年与张文忠连连称是。


雨已经停了,天色也已经见晚,刘玉庭邀杨羿天与范张三人共同去他庄上小叙,范张二人原本推辞,却也抵不住刘玉庭这个老员外的生拉硬拽,看来他对这些有思想有抱负的年轻人极其欣赏。


刘家在此处乃是大户人家,出行都备有车马,众人一出庙堂就见马车早已经在外等候多时了。


几个人钻进宽敞的车内,老员外与范张二人谈着此地的乡土人情,而杨羿天则是满腹心事地向车外的望去。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自然成了路。


享受过一切便利舒适交通工具的杨羿天,今天也享受了一下坐在由牲畜为动力的车上。更可恶的是这一路上的路并不平坦,坑坑洼洼的,颠得他差点把五脏六腑都吐了出来,不过好在没用多久就到了目的地。


马车进了庄子,几个庄丁上前扶几个人下车,然后就将马车卸了,杨、范、张三人被请进客厅中席地而坐。


不需主人家吩咐,早就有仆人为几个人各上了杯热茶,看来刘家是极其好客的,就连这些下人也如此。


张文忠是个粗犷的性格,身体壮得像头牛,教书育人实在是有些屈才,如果换作现代社会的话,去报名参加个奥运会,保准也能拿一块奖牌回来。


张文中有着文人固有穷酸劲,尽管现在的天气并不热,他也要将手中的画扇在自己的胸前舞来舞去。


刘玉庭坐在正厅的主位,三位客人坐在左侧。刘玉庭见那张文忠总是扇不离手,于是好奇地问道:“文忠这扇子看来是什么稀世珍宝,我怎么没见你停下一刻?”


张文忠见有人问他,咂了一口茶将扇面呈现给在座的人仔细看了看,指着上面的山水问道:“这扇面上的画如何?”


杨羿天一路上都在想自己下不步怎么办,根本就没注意那扇子上画得什么。


此刻见刘玉庭如此随和,也突然来了雅兴,凑到了一起去看。


只见那画富丽细腻,气势磅礴,咫尺千里,江山寥廓,绵亘山势,幽岩深谷,高峰平坡,流溪飞泉,水村野市,渔船游艇,桥梁水车,茅蓬楼阁,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好画。


“真是不错,绝世佳品,我想在当世之中,也只有王希孟能够画出此种境界。”看来刘玉庭是个行家,几句就道出了作画之人的姓名。不过怪的是似乎就连那一直随着张文忠一起来的好友范年都不知道这画的出处。


张文忠微微一笑道:“员外真是好眼力,这的确是王希孟所作,名字叫做《千里江山图》。”


刘玉庭却不以为然地笑道“这怎能叫做千里江山图呢?真是可笑啊,只可谓之山水,却不可谓之江山,只在一扇面上有怎么会是千里呢?”


张文忠被说得一愣,突然也没了主意“这……”


杨羿天见张文忠为难,想替他解围,于是对刘玉庭说道:“刘员外可否有文房四宝?”


刘玉庭见杨羿天要文房四宝,刚要喊人去取,就只见从右侧的后面出来一个绣衣云鬓的姑娘托着文房四宝慢步走了进来。


刘玉庭见了那姑娘,不觉之中将脸沉了下来,道。“凤儿丫头你怎么出来了?丫鬟去哪里了?”


那姑娘见刘玉庭问她,回头道:“我叫玲儿那丫头出去给我捉蜻蜓去了,不知道是不是被雨隔在了外面,这么许久了还不见她回来。”


刘玉庭故作严肃道:“看看你这疯丫头,都这么大了还这样贪玩,以后怎么能够嫁得出去?”


那叫凤儿的姑娘向刘玉庭一挤咕眼睛调皮地说道:“爹爹怎么知道凤儿嫁不出去?”说着转过头指着端坐着的杨羿天对刘玉庭说道:“这个哥哥就不错,我就嫁给他好了。”


此话一出,刘玉庭险些背过气去。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凤儿姑娘,然后非常抱歉地对杨羿天说道:“小女实在是不知礼数,还请几位不要见笑。”


刘玉庭对凤儿姑娘使了个眼色,那姑娘也太是调皮,临走之时还回头向着杨羿天伸了伸舌头,蹦蹦跳跳地溜走了。


杨羿天是首次见到这深闺之中的姑娘,果然与那些自己以前所见的红粉女郎有所不同,这凤儿姑娘多了一分惹人的可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