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我的家乡在河南”辛亥革命先烈刘泗方

河南人的讽刺 收藏 9 474
导读: [size=16]“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size] 点击进入[URL=http://bbs.tiexue.net/post_2350959_1.html][color=#FF0000][B][size=18]“我的家乡在河南”[/size][/B][/color][/URL]系列 [size=16]刘泗方,字滨(炳)阁,河南省内乡县夏馆镇北庄村人,生于清光绪六年(公元1880年)。早年参


“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

点击进入“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刘泗方,字滨(炳)阁,河南省内乡县夏馆镇北庄村人,生于清光绪六年(公元1880年)。早年参加辛亥革命河南举义,晚年出任内乡县抗战动员委员会委员长,于1944年逝世。

1916年,刘泗方弃警从政,出任考城县(1954年兰封、考城两县合并为兰考县)知事。当时战争频繁,考城虽为穷乡僻壤,横征暴敛之事亦在所难免,人民困苦自不待言。遇有苛捐杂税,刘泗方往往置个人安危于不顾,亲赴省长公署有关部门犯颜直陈,据理力争,为民请命。有两次他竟被无理拘留,但仍本性不改。邻邑县知事、绅民闻之,皆称他为“强项令”。

豫南息县县长在任期间,作威作福,多行不义,横征暴敛,颇失民心,于卸任离县途中被当地农民武装捕杀。河南省政府拟委派新县长补缺,竞无人敢于应命,只得派刘泗方接任。他坦然应承,前往息县履任。

刘泗方到达息县的第二天,县城即爆发了抗议示威。农民武装包围了县政府,要求新任县长出来与民众对话。刘泗方泰然出门,与之相见。他还未开口说话,示威群众就将大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周围长短枪支也都子弹上膛,形势十分紧张。刘泗方却神色不变,向示威群众陈述了自己在开封、考城等县任职期间的所作所为。他说:“鉴往知来。这次来到息县,誓不辜负众父老兄弟厚望。泗方果有负于父老之行,当枭首以谢息人。”短短数语,立时化愤怒为感动,弭干戈于笑谈,双方言归于好。群众高呼“清官”离去。

刘泗方在息县任内,调众议,惜民力,劝农事,厉节约,抗暴除恶,一如既往,民心成服。他卸任之日,息县各界群众十里相送,依依惜别。事后有人对刘泗方说:“息县履任,你是真正的强项令了!”

刘泗方所到之处,他皆让人转告各界:“例行馈赠,一概谢绝。”他的亲近侍从王义泰曾经生气地说:“该花(意即该收)的钱您也不花。”刘泗方听了微微一笑,说:“吾所至,农事为本,息民当先,政惟尚简,身则以廉。纵不能有济于众,惟愿无负于民。”一直到他退隐乡居时,还曾把这几句话写成条幅挂在屋里。想来这就是刘泗方为官的座右铭了。

刘泗方调离唐河县时,各界赠万民伞一把、仪牌四扇和分别写着“清”、“风”、“明”、“月”四个字的锦旗各一面。故乡的很多人都看见过这些纪念品。

1924年,刘泗方全家重新回到省城开封。出任南关区区长。此时胡景翼督豫,一时人才荟萃,民主之风洞开。刘泗方以河南辛亥革命起义组织者之一及老同盟会员的身份,备受各方关注,被推举为河南省高等法院荣誉院长。

在此期间,他与省会各界人士交往甚多。老同盟会员、曾任安徽都督的柏文蔚,当时正在开封任国民二军创办的“北方联合军校”校长。二人促膝倾谈,颇有相见恨晚之感。柏文蔚曾给刘泗方写过一副对联,上联为“更使天孙织云锦”,下联为“将从海若观灵源”。这副对联已摹刻上石,陈列于开封翰园碑林。

刘泗方宦游十余载,虽殚精竭虑、为官清廉、勤政为民,但看到的只是军阀混战愈演愈烈,国无宁日,民不聊生。他深感在这样的形势下,自己作为一名地方行政官员,无非是为新旧军阀征粮催款而已,乃决心脱离官场。

恰在这时,省府公布他出任开封县县长。当时的开封是河南首县,是一个众人瞩目的肥缺。开封一带流行着这样一首民谣:“金杞县,银太康,赶不上祥符(开封)一后晌。”这首民谣,一方面说明开封的富庶,另一方面也寓意开封是贪官污吏刮民肥己的金窖银库。但是,这个任命并没能让刘泗方动心。他拒绝受命,毅然退隐,悠然家居。

冯玉祥二次主豫期间,刘泗方的旧友鹿锺麟、薛笃弼,曾再三邀请他出山,均被婉言谢绝。

有一次,冯玉祥在开封华北运动场举行全军骑射比赛。当时刘泗方虽已年近半百,仍应邀参赛。他戎装跃马,奋臂引弓,英姿勃发,不减当年,连射三箭皆使金钱落地,获得骑射之冠。此事在当时曾被传为美谈。

刘泗方在开封闭居多年之后,于1934年冬率全家回归故里。当时,内乡县是推行宛西自治的中心。宛西地方自治派首领别廷芳多次邀请刘泗方出山,均遭拒绝。他以资助地方教育为乐事,亦常荷锄于田园之中。他外出时从来不带随从,出门后步行9公里,至七里坪始上马;回来时同样到了七里坪就下马,然后徒步回村以示对父老乡亲的尊重。邻居一老媪见他时,总是直呼其乳名。刘泗方不但不生气,反而十分亲热地上前嘘寒问暖。乡亲们都说:“滨阁不摆谱儿,没有官架子,不像个当过县官的人。”

1938年6月,河南省会开封沦陷,很多机关、学校纷纷迁至内乡及附近各县,紧接着大批军队也进驻伏牛山区。此时,内乡县成立了抗战动员委员会,公推刘泗方担任委员长。

这一次刘泗方没有推辞。他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抗战是大家的事,我一定尽力做好。”刘泗方心里明白:抗战动员委员会并不是政府机构,他这个委员长也算不上官。他私下对人说过:“要真的叫我当官,现在我还不干呢!我早就过罢官瘾了。但这是为了抗战,为了保卫国家,保卫民族,我没有不干的理由。”

他团结全县各界爱国人士,积极进行宣传鼓动和支前工作,号召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特别在迁内学校的安置上,他煞费苦心,多方协调,选校址,建教室,使广大师生能有一个比较稳定的教学环境,因而受到社会各界的称赞。

抗战动员委员会的工作涉及面广,有些事需要与相邻的淅川、镇平、邓县联合行动。刘泗方以老同盟会员和乡绅的身份出现,有时候事情就会好办些。

刘泗方出任内乡县抗战动员委员会委员长之前,就已是疾病缠身;但他不顾自己年老体弱,坚持带病工作。1944年农历正月,刘泗方病逝于故乡湍河之滨,享年64岁。

刘泗方的葬礼十分隆重。国民党元老张继、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等前来致祭,河南省政府及唐河、息县等县也都派代表参加葬礼,并带来了军乐队。他们在内乡七里坪下车,然后步行来到墓地。乡亲们都说;“几十年来没见过谁家办事(丧葬)这么排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