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 上部第四卷无悔军旅 第三十三章圆满结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9.html


“胡闹。”

王权大吼一声,赵朗起身,王权跟着起身,赵朗抢枪在手,王权飞身一腿,枪响的前一刻,王权一脚将枪口踢偏,枪响,子弹射向天空,王权不待脚落地,腰身一扭,身子向赵朗猛扑,劈手夺过八一枪,王权怒视赵朗:“你的任务完成了吗,我们刚才说的话你忘记了吗,还有那些应该受到征罚的人他们受到惩罚了吗,你这个懦夫,孬种,巨大的痛苦你都承受过来了,眼前这么一点小痛苦你就不能再承受了吗,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就这么一死了之,你的父母、你的妻儿在地下能瞑目吗?你还是个男人吗?”

王权气极,一连串的连吼带问,问得赵朗颓然坐到地上,双手掩住面部,放声大哭。

“哭吧,哭出来会好一些的。”李向前从人群中走出。

“团长”王权看了一眼李向前,目前的行事,完全是按照个人好恶之分而做的,对于自己的做法,王权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嗯”李向前伸手拍拍王权的肩膀,蹲下身看着赵朗:“我还是应叫你一声战友,对你的遭遇我非常同情,那些该死的资本家,他们死有余辜,不过,战友,站在个人感情上,我们同情你,可是法律是不容情-------”

李向前的话拐弯抹角刚要转到正题,突然,天空中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一架涂满迷彩绿的军用直升机出现在众人的上空,直升机在众人头顶上空盘旋一周,缓缓降落下来,直升机落到地面,机舱门打开,杨军身着迷彩从直升机里跃到地面,快步向这边走来,在杨军身后,紧紧跟随全副武装,身材普通、长相普通,同样身着迷彩,但和杨军一样未戴军衔,不知是军人还是地方公安的两个男人。

“杨军”

“杨班长。”

“老杨”

“杨教官。”

杨军出现,人群中一阵骚动,自动闪出一条通路,李向前叫着杨军的名字急步迎上,王权、郭秋成、及特侦连认识杨军的新老兵齐声呼唤杨军为杨班长,付通、白涛则是亲切的叫出老杨,赵朗也站了起来脱口叫出杨教官。

“你怎么来了?”

李向前迎面站在杨军面前,杨军伸手握住李向前伸出来的手,两只手握了握,松开,杨军指着赵朗,用他那特有的淡然道:“还不是为了他,我一直都在他的后面。”

“他有那么重要吗,用得着你亲自出手?”李向前回头看了一眼赵朗,有些不能理解。

“非常重要,不过这里面涉及重大军事秘密,老团长抱歉,我就不能向你多透露了。”杨军语气中带出一丝谦意。

“班长”王权站到杨军身边,一声班长叫出了对杨军无限的思念之情和感激之情。

“嗯”杨军轻答一声,伸出手重重的拍在王权的肩胛上:“怎么样,好吗?”

第一次,杨军当众流露出真情感。从离开步兵二团后,王权虽然常和杨军通电话,但再没有见过面,今天,偶然重逢,杨军、王权都很激动。

“我很好,班长。”被杨军这一拍,王权纵有千言万语想说,但憋了半天,才蹦出这五个字。

“老杨”杨军与李向前、王权打过招呼后,付通、白涛、郭秋成等人才上前,杨军一一与众人招呼完,冲着众人一抱拳道:“各位好兄弟,不好意思,今天时间紧迫,我不能和大伙多叙旧,待我办完正事,有机会我一定回团里与各位好兄弟聚聚。各位兄弟,杨军不好意思了。”

“去吧、去吧,咱们之间还用得着说这些吗?”李向前移开一步闪身站到一边。众人也纷纷闪身,在杨军与赵朗之间让出了一条通路。

杨军大步走到赵朗面前。

“杨教官。”赵朗低着头,始终没敢抬头看杨军。

“抬起头,虽然你做错了事,但你还是个汉子,还是一名特种兵,就是死你也要仰着头死。”杨军的声音仍然淡然,但这话从杨军口中说出来,听起来是那么威严那么不可抗拒。

杨军的话,说得赵朗浑身一震,猛的,赵朗抬起头,一双虎目闪出炯炯精光,看着杨军,赵朗不言不语不动,不过心中确是掀起了千层巨浪。

“跟我走吧。”

杨军与赵朗对视了一眼,淡然的说完,转身自行向直升机走去。

赵朗抬起脚步,距离一米跟在杨军身后,也向直升机走去,当走到王权身前时,赵朗停住脚步:

“师弟,谢谢你,好好做人,三思行事,千万不要像你师哥这样,后悔莫及啊。”

“放心去吧,师哥。师弟会有分寸的。”王权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赵朗,在赵朗耳边悄声说道:

“我有种预感,杨班长能亲自出面,你不会有事的,我们还会有再见面那一天的。”

王权的话真的言中了,杨军现在已不是特种部队的特战教官。他进入了一个更为神秘的国家军事组织。

这个组织名为暗箭,直接听命于军委主席和军委副主席的领导,而杨军就是暗箭的龙头。

暗箭组织是国家军委主席胡主席,军委副主席,也就是王权的老首长梁武烈,两人一手策划,由杨军一人具体实施诞生的。暗箭组织分为明组和暗组,明组成员八十人,是在全军公开招募的精英,专门负责国家公开事务的处理,暗组,成员十人,虽然暗组只有十人,但这十人个顶个是精英中的精英,个个都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个个都经历过枪林弹雨的洗礼,个个都是在死人堆中爬出来的,这十个人每个人都可以一当百,以一当千,不过,他们确见不得阳光,他们个个都是犯了死罪,个个都是死刑犯,是杨军从枪口下救了他们,并且在杨军的努力下,使他们得到了两位主席的亲笔批示,得以重获生命,并自愿加入暗组为国家效力。

赵朗一连制造了十数起爆炸案,在当地成千上万警民的合力搜寻,还有特种部队派出的三支抓捕小分队的追捕下,赵朗能一逃就是半个月,跨越五省二十五个市县逃到A市,让杨军深深佩服不已,特别是赵朗还在杨军手下接受过特训,对赵朗杨军还是很喜欢的,无论从特战技能还是从为人品质,赵朗都属上选之人。

赵朗制造爆炸案之初,杨军就对赵朗事件的起因进行了详细的了解和调查,并上报给梁副主席,赵朗逃跑的一路上,杨军几次差点追上他,但都被赵朗逃脱,由此更让杨军生出招募赵朗进入暗组之心。

今天,赵朗跟随杨军这一走,从此,赵朗这个名字在这个世界上就此消失,随之暗组十一号诞生了。

望着杨军、赵朗的身形进入直升机,直升机轰鸣着升空,王权久久心绪不能平静。

“走吧,别看了。”

李向前从旁拍了拍王权。这时,各连队已组织整队集合,人员开始带回。

“团长,自从我听了赵朗的惨痛遭遇后,心里就一直不舒服,您说我们这个国家,为什么总会有那么多不做为的人,而且这些人都爬上了高官的宝座,您说,如果他们能有所作为,能为民做主,赵朗哪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他们害的不是赵朗一家人,而是一大群人,真是心让人很心痛啊。”

王权的话让李向前陷入沉默好长时间,此时,空旷的山林中各连队都已带走,只剩下王权和李向前。好半天,李向前才沉声道:

“这个问题我也没办法给你解答得很好,打个比方,这个军队和社会就像我们这个团队一样,各个角落里都会有蛀虫的存在,你在基层能看到很多,而我在高处,别人不说,没有证据,我就没办法发现和制裁那些蛀虫,做为一个高层管理人员,谁都不想自己的手下有蛀虫出现,但事实不是想与不想就能决定的,王权,这个问题很深奥,也很复杂,也是咱们国家和军队一直在下大力气进行惩治中的------”

说到这里李向前停了下来,李向前觉得他说的话是一团糟,思维从来没有过的这么乱,王权也感觉到了李向前的不佳状态,拉开话题:“团长,他们都走了,咱们也走吧。”

“嗯”李向前答了一声,举步向弹药库方向走去,王权跟在李向前的后面,两人再没有说话。

第二天,全国各大新闻媒体全部在第一时间播报出特大新闻:连环爆炸案制造者已被击毙。不过在各大媒体报道中既没有提及赵朗被谁击毙,也没有提及赵朗被击毙在哪里。当天晚上,王权利用了半宿的时间,将赵朗的悲惨遭遇整理出来,题名为《连环爆炸案事件背后的真相》。传到互联网上,然后推广到各大网络媒体中。

第三天,全国各大电视媒体、报纸媒体、广播媒体纷纷转载了王权发表在网络上的这篇文章。至此,赵朗惨痛的遭遇大白于天下。一时间,赵朗成为了人们既痛恨又同情的对像。同时,针对此事件反映出来的问题,军队、地方齐动员,全国上下开展了一场在职人员不作为的清查整顿工作。

一周后,所有在赵朗事件中不作为的相关人员,撤职的撤职,开除的开除,叛的叛,拘的拘,没有一个逃脱掉了法律的制裁。

当这个消息传到正在进行新一轮特训的赵朗耳中时,赵朗哭了,当这个消息传到正在准备行囊,马上就要奔赴预提军官集训大队的王权耳中时,王权也哭了。

这正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必有重报。





往名有话说

不知道怎么了,今天身体状态非常差,一天的时间都很充足,本想连开两章的,可身体就是不允许,头痛、腰痛,浑身无力,一天只吃了一碗米饭,朋友们,你们可不要像往名这样成天坐着,有空就多到室外活动活动。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