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股神”解读“冬眠”功夫

林园称目前唯一做的就是“相信自己,坚定持有”。


从6124.04点到2566.53点,在过去的9个月中,中国股民遭受了一轮最为惨烈的大跌。面对昨日还风光无限今日就已哀鸿遍野的股市,那些曾经在证券市场呼风唤雨的人物现在究竟在做什么?价值投资的大旗并没让被称为“股神”的林园在这一轮大跌中幸免。但他却表现出了与常人不同的淡定自若,他说他已经不再看盘,每天更多的时间用来睡觉。他现在唯一做的就是“相信自己,坚定持有”。


坚持是赚钱之本


对林园的采访是在他位于国贸的办公室进行的。这里并不是林园的公司,而是某证券公司为林园提供的一间宽敞明亮的贵宾间。

他说自己其实很少来到这里,因为自己的家在北京城的西边,“懒得跑,没事就在家睡觉,除非有事才过来”。


虽然近半年多来中国A股走弱,喜欢满仓操作的林园并没有改变自己的风格。“我的仓位一直都是满的,只不过现在这种市场情况下我就不再买入了。但绝对不会改变我的投资理念。”


当众多投资者因为被突如其来的大跌套得痛不欲生纷纷割肉出局时,林园的稳如泰山确实有些与众不同。


林园说,股市的规律就是:牛市吹泡泡,熊市挤泡泡;泡泡迟早会被吹破,泡沫终究也会挤干净,周而复始。但无论市场如何认准自己确定能赚钱的股票,坚定地持有它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根据我近20年的投资经验,一只股票大涨的时间可能只有10%,而剩下的90%日子里不是在调整就是在下跌。如果你在那90%的时间里都持有这只股票,但却在最后那10%到来前因为受不了‘漫长煎熬’卖出了,那只能是一种悲哀。”林园笑着说。


“经过我的测算,未来15年中国经济的复合增长率能达到4%,因此我对中国经济有信心。有了这个垫底,我根本不担心中国股市,更不担心我买的股票。不过,现在这种大市下,我做的更多的是睡觉和玩。”


林园说,自己平时几乎不和任何人谈论股票及相关的事情,原因很简单:害怕别人的思路影响自己的投资决定。“我不像很多股民那样随时盯着交易软件,看股票每分钟的变化。我甚至想去一个没有电话、没有网络的地方。如果别人问我成功秘诀是什么,我想那就是坚持价值投资,抛开一切的私心杂念。”林园笑着说。


在林园看来,买股票和做其他行业一样,选对了方向就要一条路走下去,“朝令夕改的人在哪里都是赚不到钱的。”


赚钱机器才是好公司


很多人认为,在股市中赚到的钱都是其他股民的钱,也就是说你赚钱了,那是有别人赔了钱。的确,在资本市场的大潮中,有赚到钱的也有赔了钱的。但在林园看来,股市中赚到的钱应当是上市公司的,同理,“好公司应当是一部能大把大把赚钱的机器。”


林园说,他从不轻易买入任何一家公司。“至少跟踪三年是必须的,确实感觉不错,就少量买入尝试一下,再继续跟踪。觉得确实没有什么问题,这时就会大量买入。”在林园看来,未来三年上涨10倍甚至20倍的公司,都是有着“婴儿的股本,巨人的品牌”特性的行业老大。“很多上世纪50年代卖菜的日本老太太因为在当时投资了索尼的股票,现在有些已经进入全日本最富有的人群。”林园笑着说:“就是这么一个理儿。”


在近20年的投资生涯中,林园也总结了自己的一套挑选能够真正赚钱公司的标准。


首先,判断一家公司能否为股东赚钱,就要看这家公司的赚钱总量是多少(绝对利润额)。其次,毛利率一定要高。林园说,他投资时毛利率在18%以下的公司他是不考虑的,当然如果能发现一家毛利率在80%-90%的公司那就更好了。第三,应当注重一家公司的盈利能力。一般而言林园通常考虑的是每股盈利起码要3-4毛钱的公司。此外,PE(本益比)动态值和毛利率的变化也是林园选择公司的重要指标。因为林园认为,他投资的企业毛利率一定要稳定或者趋升,否则他一定不会投资这家企业。


“从表象上看,‘小投入、大产出’的公司才是赚钱机器,而不是靠增加投资才能产出盈利的。”林园说:“做其他实业也是一样,谁都希望通过投资100万去赚取1个亿,而不是1个亿的盈利是靠两个亿的投入获得的。也就是‘投资一定,产出无限大。”


赚钱要熬到头发白


1999年,一个朋友对当时身家已经过亿的林园说:“我的公司要在香港上市了,你也来捧捧场买点吧。”在朋友的盛邀之下,林园去了香港。


“当时的发行价1.28港元,我认为太高了就没有买。”林园笑着说:“当然,他的股票也都卖出去了,都被摩根、高盛这样的一些国际大机构买走了。”可是,这只股票发行不久,就遇上了金融风暴,股价一路下跌到5毛钱,这时林园认为是时候出手了,于是买了一些。不久这只股票又继续下跌到1毛9分钱,最终林园持有的成本为0.3元。


在林园5毛钱买入这只股票时,他算了一笔账。林园说:“这家公司是做房地产的,每股净资产一块九毛多,而跌到当时那个价格,相当于它的房子每平米才1700多元,甚至最低到几百块。但实际情况是,当时它的房子卖七八千一平米,资产净值是根据每平米5千多元计算出来的。由此看来股价确实被低估了。”


“然而尽管如此,这只股票就是不涨,一年最多涨到6毛多然后又跌回三四毛。我当时持有这家公司流通股的30%。我就想,这只股票不到2元我是不卖的。就这样,一直等到了2003年,这支股票才终于大涨。”林园有些郁闷地说,“这时那个朋友打来电话说:‘林园,赚到钱了吧?’我有些生气地对他说‘我再也不和你打交道了,我虽然赚到了钱,但这钱赚的太不轻松。’后来,我总结经验,没有把握的投资不应该参与,草率参与了结果熬到头发都白了。”


“冬眠疗法”也是功夫


林园每买入一只股票,都是在他认为有投资价值的价格介入,即买入时的价格要合理或者被低估。但林园毕竟是人,很多情况下,那些价格被低估的股票也不会立即上涨,甚至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些股票什么时候才能上涨。林园的方法很简单——当他发现被低估的公司并果断买入后,像动物“冬眠”一样,一直等到股价上涨。


2005年4月份,林园就曾遭遇过这样一次“冬眠”。当时他借钱买入招商银行可转债,买入的平均价为102.50元/股,到2006年初股改前,它的价格仍为102元/股左右,在近一年的时间内,价格就在101~120元间波动,作为“股神”的林园选择默默地等待。后来他又买了上海机场,当时的平均价为13元/股,在买入后几个月时间内上海机场的价格一直在12~15元之间波动,他又再一次“冬眠”。在林园看来,这样的“冬眠”实际上是在股市下跌时蓄积力量、等待时机,最终将会觉醒。而有人也把这种“冬眠疗法”称之为“乌龟政策”



8000到20亿的股市神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林园在用他特有的方式回答记者提问


很多人把林园称作“中国的巴菲特”。然而巴菲特执掌伯克希尔公司40年间(1965年-2004年)21.9%的年增长率,与林园进入股市头16年的年均增长率98%相比,相去甚远。


进股市


1963年,林园出生在陕西省汉中市一个普通的医生家庭。作为长子,林园很小就掌握了家中的“财政大权”。


“那时父母工作都很忙,下面还有弟弟妹妹要照顾,很小的时候,买菜、买米等等的事情就都由我干。我这个人也很细心,那时候我就很关心土豆多少钱,黑市粮食多少钱,成本多少,可能这是童年时对我今天惟一有影响的事情吧。”林园说。


林园不愿过多地和外人提起童年的经历。在林园看来,和那些苦大仇深艰苦创业并最终成功的富豪不同,自己从小没受过什么苦,一路走来很顺利,没什么可说的。


林园大学时的专业是临床医学,毕业后随着父母举家迁往深圳,第一份工作是在深圳市红十字会医院当医生。两年后,由于无法适应倒班的工作节奏,他调到了深圳博物馆工作。


1989年是改变林园命运的一年。


一次,林园到一个朋友家做客,对方的母亲是家股份公司的董事。林园由此获悉,深圳市政府正在筹备建立深交所,如果有钱,可以拿出一些来购买公司股份,年回报率能有百分之一二十,比存在银行划算,是个“钱生钱”的好法子。


这是林园第一次听到股票这个名词,尽管他并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投资股票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但比银行高数倍的回报率吸引了他。当天回家,他就和父母商量这事。“那时我每个月200多元的工资全部交到家里,自己的钱都由父母保管。没想到一说,他们就同意了,一下子拿出8000元,这可是当时家里全部的积蓄。”


就是家人凑给他的8000元,让林园走进了证券营业部,一头扎进了股市。


试牛刀


林园买进的第一只股票是当时在深圳赫赫有名的深发展。他以88.45元的价格买入5股深发展,不久深发展就涨到了100元。


1990年春节过后,股票交易开始活跃起来。林园投资的深发展进行了1拆32的拆股,随之而来的是投资者的疯狂追捧。为了赚到更多差价,林园骑车往返于各个营业部之间,就这样反复操作,几个月下来,最初的8000元变成了12万元。


“1989年底,我们都是凌晨3点起来进行股票交易。那时特别简陋,大厅的中间有一块黑板,比如上面写着‘深原野,10块5毛有没有人要’,有人就会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就和菜市场没两样,来回倒几次就可以赚不少钱。如果有些朋友要买那只股票,又刚好有人想卖,我们还可以在中间介绍一下,每笔可以赚到100多块钱。”这段回忆令林园的妹夫至今感触颇深。


12万元这笔小小的第一桶金让林园信心大增。在随后的两三年内,林园又将目光瞄准了原始股。他下海南,上上海,收购并操作深原野、深锦兴、琼民源、深华新等原始股,在其上市后实现了十几倍乃至几十倍的增值。到1992年,林园的股票市值已超过1000万元。


“当我赚到1000万元时,我把博物馆的工作辞了,我想这下终于可以不用工作了。”林园说。


历风雨


正如林园所说“一只股票90%的时间都在下跌和调整,只有10%的时间才会上涨”,刚刚尝到牛市喜悦的中国股市迎来了第一次熊市。1993年,市场供应量过大,后续资金无法跟上,供需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上证A股指数从最高1640.71点一路跌至321.2点。


林园决定卖掉股票,保住投资成果。当他带着从股市赚来的千万资产出来时,下一步该何去何从却令他彷徨了,最终他决定转投房地产。在西安投资房产的两年,林园赚了500万元。


1994年底,林园和朋友一起到上海考察房地产市场,然而在这个中国的金融中心,林园却发现自己的老本行正在向他招手,他看到资本市场已经出现了资金回流股市的现象。于是,林园立刻将房产变现1000万元,再次布局他的资本帝国。


再次回到股市,林园依然选择了深发展。当时,深发展股价不断下跌,但林园却在一直买进。他觉得深发展不仅是一只金融股,更有很强的政府背景和区域经济性,且业绩不错。最终,林园在深发展40元左右/股时套现,他赚了3000多万元。之后,林园又把目光投向四川长虹,这只家电龙头股也让他净赚4000多万元。


回马枪


2001年,股市再次进入癫狂阶段,无数中小投资者不顾一切地进入股市。然而,林园却有不祥的预感,他又一次悄无声息地全线撤出A股。


接下来的两三年,林园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有人说这期间他把目光投向了周边股市,也有人说他进入房地产业搏杀。不过他一直没有停止寻找再次杀回A股的机会。


2003年,熊市尚未退去,林园再一次杀回来了。这次,林园带来了价值投资的理念。在林园看来,经过多年混乱无序的摸爬滚打后,中国股市一定会向价值投资回归,而这些都是欧美成熟市场给投资者留下的宝贵经验。


这次重回A股,林园的资金已经达到了近1.7亿元的规模,并且主要采取组合投资的方式,每种组合的投资规模高达千万,所投资的股票数量也明显上升。在这轮投资中,他的重仓股主要是贵州茅台、五粮液、铜都、云南白药、招商银行、宝钢、武钢、万科和中原高速等“准龙头”股以及可转债。


“当年投资可口可乐、通用汽车等百年品牌企业的人,只要持有到今天那一定是最富有的人,而我就是要找中国的可口可乐。”林园说,他之所以对中国的老字号上市公司如此青睐,正是基于这样的投资理念。“同仁堂、云南白药、贵州茅台这样的企业经过了百年的风风雨


雨都没有倒闭,投资它们还有什么可怕的。一个LV的皮包卖1万多块凭什么,靠的就是品牌价值,中国企业的品牌价值还没有显现,未来将是无可估量的。”


未知数


资料显示,2006年1月1日到10月底,林园在股市上净赚4倍,总资产翻了5倍,市值超过20亿元,堪称股市神话。然而从去年10月起,中国股市高位回落,林园的神话是否还会续写?


2007年3月1日,深国投基于对林园的信任,和林园共同建立并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款信托产品——林园信托。从这份信托的走势中,不难看出它在经历了今年1月20日单位净值160.02元的高位后,也随着中国股市一路走下坡路,到7月18日,林园信托已经跌到了94.92元。


林园在股市创造的神话在受到媒体关注的同时也受到了一些非议。中央电视台把林园称为“中国股神”,但林园却对这样的称号不以为然,他说无论外人怎么评价,自己的投资理念不会改变,自己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信心没有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