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司马奇站在屋外的空地上,远远的就看见一大帮人,簇拥着着赵木和村长,气势汹汹的朝自己这里走来,心里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冷冷一笑,看着众人快要接近时,举起手掌,对着面前的木案,轻轻的一拍,整个木案顿时裂成两半。


所有的村民看见这种场面都被吓了一跳,闹了半天,这个从外乡来的老男人不仅有虐待儿童的嗜好,而且还会武功,这种人才整个他X的一个国际恐怖分子。大家面面相觑,在这种时刻,即使是往日在村里一向横行霸道,目空一切的流氓,也和善良的村民保持了同样的想法:这种危险的人物,是自己手里这两把菜刀应付的了的吗?


不少头脑清醒的人士,把亮在手里的装备往身后藏了藏;稍微靠前一点的人,也把身体往后面的人群靠了靠。看见村民们这幅德行,村长不禁觉得有些痛心,心里暗骂道:“这帮家伙都是他X的吃柿子长大的!”


司马奇热情的向人群招呼:“各位今天怎么都这么有空啊!到我这来有什么事情吗?”


每一个人的脸上顿时都充满了善意的神色,胆大的连忙接上两句:“没,没什么事!今天天气好,大家出来转转!是吧!”


所有的人连忙附和。


“司马兄弟忙啊!”一个人小心的接话道,一边瞥了一眼,那块裂开的木版。


“也没什么好忙的!”司马奇轻描淡写的说:“这块木案摆在这里太碍眼了,我老早就想把它收拾一下,今天刚好有空,只不过没想到这块板实在是太不结实了。”


所的大家眼睛都直了,这块板起码也有十几厘米厚,他还说不结实,手一挥就这么的给劈了!大家都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脑袋,觉得自己的头肯定没有那块木板结实。


“那是那是!”大家在说话的那一刹那,都突然有了一当汉奸的感觉。


村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拉着赵木向前站了一步,说:“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让这么小的孩子,干这么重的活,你究竟安的是什么样的心!”


听见村长发话了,众人的胆子也大了一些,附和道:“我说,司马兄弟,赵木年纪还小,就让他干这么多活,是不是太重了啊!”


司马奇看了一眼那个说话的人,听见他叫自己司马兄弟都觉得好笑。要知道这个人可从来没对自己这么亲热过。不由的得意的看了看地上那两块刚被自己劈开的木板,不住的想:“早知道效果这么好,当初就该找一块更厚的木板。”


其它人也大受启发,学着那个人的样,一口一个司马兄弟,一口一个司马大哥的叫开了。如果说,刚来的时候,他们还是来兴师问罪的,可到了这会儿,现场的气氛完全成为了一个高考咨询会。接受咨询的人还是最牛的那一种。


司马奇看着下至十八岁的少女,上至八十岁的老太太对自己都一般兄弟,大哥的乱叫,没过多久就感觉有点吃不消了。他清了清嗓子,话还没说出来,整个会场已经安静了下来。大家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不少有点级别的村干部,甚至习惯性的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准备记录下他的重要指示。


“其实呢!我就是想让这孩子去给大家帮帮忙什么的!没想到给大家添麻烦了!”司马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所有的人心理都不禁暗骂道:“你当我傻啊!让一个十岁的小男孩干这么重的活,简直就是虐待嘛!”但是同时,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说: “原来是这样!司马兄弟真是想的周到啊!”看着周围的人见风似摇摆的神态,村长也无可奈何,因为他也知道:伸张正义是需要实力的,在实力不足以压制罪恶的时候,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自保!


赵木看见这种情形,心里刚才的那种热乎劲一下子全凉了。他也看出了村长的窘境,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村长也无力再帮自己了。想到这,他勇敢的站了出来,对司马奇说:“叔叔,我没做完事就回来了,您惩罚我吧!”


然后,又转过身对村民说:“谢谢大家送我回来,谢谢了!已经没事了,请大家回去吧!”


听到一个十岁的小孩,在这种时候说出这番话,所有的人心里都不是滋味,男人们都深深的低下了头,觉得自己很窝囊。大家都知道,要是自己就这么走了,这个小孩会面临着什么?一种悲愤的情绪在人群中慢慢的扩散。有几个人不由热血澎湃,差点就振臂高呼,喊出那句经典的台词:“狗日的,我和你拼了!”可是,不幸的是,就在他们在挽袖口的时候,被自己的老婆看出了端倪,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只细手准确,熟练的捏住了一只只涨红了的耳朵,小声的叫骂道:“反了你,想干什么?不要命了,快跟老娘回家去!”



革命的火种,就这样被扑灭了。于是,后世不住的叹息,有些男人明明可以成为英雄的,可是!女人啊!尤其是结了婚又生了孩子的女人啊!哎……没想到此话一出,立即引来了无数女性的无情批驳,其中最经典的就是:“除了孙猴子,英雄难道都不是妈生的吗?”为了平息这场风波,为了纠正这个歧视妇女的错误,后世中开始流传起另一句话:“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成功的女人。并对这番话添加了注释:男人十八岁以前,这个女人特指整天泡在家中厨房里的那位;十八岁以后,特指整天懒在自己床上的那一位!”这些当然都是后话了。


眼看着大势已去,那些革命意志本来就不坚定,不过是想混进革命的队伍中,浑水摸鱼趁机捞点好处的人,悄悄的散去了。村长在众人的搀扶下,满脸愧疚的离开了。


不一会儿,空旷的天地中,就只剩下司马奇和赵木两个人。


赵木知道自己闯祸了,忐忑不安的站在原地等着司马奇来惩罚自己。没想到却听见司马奇平静的说了一句:“把头抬起来!”


赵木一听,知道今天怎么也躲不过去了,索性傲着性子抬起头来,直视司马奇的眼睛,一副大义秉然,视死如归的样子。惹得司马奇觉得好笑。


“从今天这件事,你要明白三件事情!”司马奇看着他。


赵木一听,顿时打起精神,专注的听下去。


司马奇认真的说:“第一,你要明白。跟在自己身边的人不是每一个都是勇往直前,视死如归的英雄。如果没有一个坚强的领导,懂得怎样激发他们求胜的信心,那么即使己方占有绝对的优势,但是只要遇到挫折或者稍遇强敌,就会不攻自破。这样的队伍,即使有再多的人,也不过一群乌合之众,永远也成不了大气候!”


赵木回想起刚才众多村民,面对着司马奇的那种害怕的表情,突然觉得有点明白他刚才说的话,不禁轻轻的点了点头。


司马奇看着赵木略有所思的样子,满意的笑了笑,继续说道:“第二,你要明白,做事情不靠自己的努力,尽全力去达成自己的目标,却惜求别人的同情和怜悯,对一个男人来讲,这样的做法是可耻的!”


听到这,赵木回想起当看到村民准备为自己撑腰时,自己那种理直气壮,得意忘形的样子,不由的惭愧的低下了头。


“第三,你要记住,做为一个男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面对着什么样的危险,都永远不能放弃自己承担的责任!”司马奇走到他的跟前,轻抚着赵木的小脑袋,说:“你最后能主动的站出来为村民说话,这一点像极了你的爷爷,不愧是他老人家的后人!我也为你感到骄傲”


听到这,赵木一下兴奋起来,抬起头望着司马奇问:“真的吗?”


司马奇笑着点点头,说:“就凭这一点,所以我不准备惩罚你!”


赵木从刚才就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挨着了地,大声说道:“谢谢叔叔!”


司马奇听了故意板起脸,严肃的说:“不过,下不为例!”


“是”赵木大声的回答道。


随即,一老一少两个爽郎的笑声,久久的在黄昏的余辉中游荡。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