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无亟生 逍遥浮生半日闲 将士‘解甲’(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2/


龙亟轻轻摇了摇头,自问和萧诃比,对这个时代的见识相差太多,想不出实际可行的办法,待要请教,才发现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只好遗憾地苦笑,一句话刚到喉咙口,却突然不知道要从哪里问起,龙亟心想:所谓无知到极点,大概跟我这模样相差无几了。

萧诃甚是可人儿,正在这时候适时开口道:“但需求得万全,最直接的,无非是一个‘钱’字。‘高雅脱俗’的死节之人或对此十分不屑,但现今兴亡攸关之际,还要那许多空谈做什么?此物能使鬼推磨、将白染黑、将黑复白,大汉盛极一时之时,铁骑踏遍天下、那时钱财疏通仍行之有效,何况现在乎?”

龙亟心想,这不是废话?行贿疏通这招哪朝哪代没有?问题是这得多少钱?上哪里去弄这么多钱?

萧诃见龙亟神色很是不以为然,微微笑了笑,续道:“求财求利,上上之选当然是一个‘商’字,低买高卖、低屯高贩···嘿,你们为何这样看着我?”

满座的除了萧族人,以及龙亟以外,其余诸人,一听萧诃侃侃而言,一副‘唯利是图’的商人口吻,大多神色尴尬、有甚者,更是脸有怒色。

萧诃当然猜得到他们心里的念头,丝毫不以为意地继续说道:“这里面有许多变故,且容我慢慢道来:

兄弟这里所说的‘商’,并不是真叫大家去学做买卖,诸位久经战阵,应该明白三军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尔等的‘粮草’在哪里?这是其一。

兵法有云‘兵者,诡道也。’既是买卖人,聚个三两百丁壮护卫,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大凡大军出征,三万许往往虚夸五万,五万出头往往虚夸十万,咱们反其道而行,增兵减灶、匿其踪迹,有何不可?这是其二。

古训‘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登高一呼,当然痛快,萧某也信,单凭义军旗号,要聚得三几万人马不是难事,只是如此一来良莠不分,人再多,不过乌合尔,反倒容易误事,再者一旦起事,立马成为众矢之的,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黄巾之鉴不可不虑也!这是其三。

如今汉室危,皇家内有董卓焚烧宫室、劫迁天子,外有群雄四起、各怀鬼胎,此当海内震动,天下百姓不知所归之时,与其站出来给众人当箭靶、做升迁的踏脚石,不若假其道而行,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是其四。

······”

一番话说出,所有人听得出了神,萧族人崇拜、洛子风部迷茫、九宫村众赞叹,龙亟欢喜道:“萧兄,大伙看来得跟你‘混饭吃’比较有‘前途’呵,那我们今后该如何行事?”

此话一出,出乎龙亟意料,萧诃没有继续他的‘长篇阔论’,反而起身长揖,肃然道:“萧某出身贫寒,对士族世家的那些弄权伎俩不忿久矣,曾事张角不得用,后事区星亦不得志,心灰意懒之时,幸得报天象,方得与君聚首。龙兄万勿再说出这等折杀在下的话来!”他的话音未落,一圈人呼啦一声,全都站起来,作势要拜,吓得龙亟连忙起身制止,他把住萧诃的双臂,笑问:“萧兄真的是慕天象而来?”

萧诃举起左臂,做发誓状,信誓旦旦道:“此事如何能说得笑?龙兄面相奇特,乃萧某生平仅见,兄弟万勿把自己瞧得忒轻了。”

龙亟听他今晚前后用了两次‘看轻’,前面是教自己不要看轻‘别人’,后面是教别看轻自己,可谓是‘知己知彼’,不禁感激于这老兄的苦口,他向来不信命,这会却隐隐觉得,莫非是老天爷用‘雷劈了’自己,又觉得过意不去,所以才安排‘高人’相助?不过事情应该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才是···

龙亟压了压手作势,众人还复坐下,萧诃道:“如果郡守兵马的斥候有所发现,估计不出三天,便会有官兵前来缉拿,这件事尽可放心,萧某来之前已经略作安排。

此外眼下大伙做事不能太出头,一切应默默而为,乃‘上兵’之道。刚才闻得众兄弟聊及‘飞龙军’?此名号有犯忌的嫌疑,易被有心之人留意,不若单取一个‘飞’字,作为今后流通的商号,其它细节可另慢慢叙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