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惑:如何当前辈的领导

生活从来都不是十全十美的。对此,林斌从未有过这么深刻的体会。


三十而立的年纪,一毕业就供职于出版社,算下来也有八九个年头。从新人成长为业务骨干,林斌的辛苦不是一朝一夕。


冷暖自知。


初来乍到时,就有前辈告诫过他,在部委下属

的事业单位工作,要想出人头地,除了能力还得靠机遇。于是,林斌一直铆足了劲,在业务学习上不敢有半点儿放松,除此之外,平日里也很注意跟同事搞好关系。


机会终于来了。


半年前,社里把几个部室主任的岗位拿出来竞聘。通过笔试、面试、公示等几轮苦战,林斌如愿以偿地当上了二编室主任。


还没等到他“新官上任三把火”,麻烦就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了。其实,林斌心里明白,所有问题的关键就出在老张身上。


老张是出版社的元老,但这次却被派来给林斌当副手。先不说老张心里有想法,就连林斌自己都觉得,不论是经验还是资历,自己这个“领导”在“下属”老张面前都颇有压力。好在几年来林斌一直是勤奋好学、不耻下问,在业务能力上他还是信心十足的。


不过这些年,林斌见了老张一直都是以“老师”相称,这回职位上去了,还真不知该改口叫什么称呼好。赶上了社里启用年轻人进入管理层的这趟车,林斌也只好迎难而上了。


谁知上任第一天,老张就给林斌来了个下马威。每周一次的部门例会上,一边是林斌慷慨激昂地发表“就职演说”,另一边是坐在一旁的老张哈欠连天。部门十来个人围坐一桌,大伙嘴上不吭声但谁都看得出来,这摆明了就是消极抵抗。饭桌上敬酒时分,老张举着酒杯,拍着林斌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我年纪大了,是该你们年轻人上了。”但言辞神态间又透着不满和袖手旁观的意思。


如何当好前辈的领导,一度成了林斌上任之初的最大烦恼。最初,林斌按照“年长为尊”的传统,尊敬老张并主动听取他的意见。可两人同在一间办公室,有时下属拿着工作报告进来请示时,还没等林斌开口,老张就像没事人一样,要么起来倒茶喝水,要么干脆出去待一阵子再回来。有时候林斌实在抹不开面子,也征求一下老张意见,可老张总说:“你是主任,你看着办吧。”


跟过去单枪匹马做一项工作不同,走上管理岗位,林斌感到更多的是如何协调关系。真是“屁股决定脑袋”,过去他还一直觉得原来的主任完全就是个“老好人”,哪哪都要摆得平,还要掌握下属的特点和性格,针对不同人采用不同方式进行激励,尽可能让大家朝着一个目标使劲。但就这样一件简单的事情,现在落到自己头上,还真的需要花更多时间去思考。


这是个新的挑战,它耗费了林斌的大部分精力和时间,有时就连下班回家后脑子里想的也都是这些事,严重影响了他的家庭生活。工作和生活混为一谈的状态,让他觉得疲惫不堪。


如果凡事都去向前辈请教,那部门主任的存在还有什么价值?可如果按照自己的主张行事,老张又一定会觉得年轻人不把他放在眼里。到底该怎么办呢?


长此以往,落下的结果是,部门的业绩不仅没有增长,反而出现了滑落。不仅如此,出版社内部的议论,也让林斌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但林斌实在难以在老张面前摆出一副“领导”的面孔,在他看来,这绝对是下策。


到了年终总结,部门领导述职的时候,老张第一个发言。在社领导和全体同事面前,他“就事论事”地表示:“一些部门的年轻管理者水平,我看还有提高的空间”。


EQ在斗争中不断增长


■刘白


“小玉将负责接下来的这个项目的文件资料准备工作,希望咱们整个team(项目组)能积极配合她。”当David向大家宣布这个消息并示意小玉起立时,坐在会议室门口位置的小玉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她穿着一件缀满蕾丝花边的衬衣,一条及膝短裙,一脸天真可爱的惊讶表情。


“唰唰唰”,几道“冷箭”射向小玉。她能感觉到,肯定有人对这个决定不太满意。


这个名为XY的投资咨询项目,合同标的额为1000万美元。在此之前,小玉只负责过一些起草法律文书、办理工商税务登记证等技术含量比较低的工作。


晚上躺在床上,小玉正为“升官”兴奋不已,合租的室友林林却提醒她,越是好事越要提防,后面说不定会有麻烦。小玉对自己的业务能力倒是挺有信心,在这家私人律所里,大家确实是凭本事吃饭的。宣布这个任命的主管律师David,是这家律所的金字招牌,有美国绿卡,据说看人的眼光又准又毒。小玉反思了一下,可能是她前一阵交上去的英文资料准备得比较扎实吧。不过,今天的那几支“冷箭”中,有几位都是在这里工作了五年以上的资深律师助理,他们能安心在我手下干活?小玉越想越挠头。


刚从学校毕业不久的小玉,当过的最大的官就是宿舍长,领导过的团队不超过4个人。可是这里的同事都是拿过律师资格证的,口才相当了得。据说,有位女同事的外号叫“榴莲”,典型的又臭又刺儿头。


第一天开动员会,小玉把项目的准备工作分成几部分,希望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主动分分工。可是,参会的人都像串通好了似的闷声不响。倒是“榴莲”在会议结束前发言说:“你是领导你做主,分什么我们就干什么呗!”


于是,小玉就自作主张地给大家分配了工作。一周后,陆续反馈回来的“作业”却让她大跌眼镜。几个人的文件格式千奇百怪,资料汇总也长短不一。唯一庆幸的是,大部分人整理的资料还是对路的,只有“榴莲”交回的资料,没有经过任何加工,就是把百度上搜出来的网址链接直接粘了过来,连基本的归纳整理都没有做,估计不出10分钟就搞定了。


小玉拿着打印出来的“作业”找“榴莲”沟通,想告诉她这样准备资料恐怕不妥。没想到在办公室门口就撞见她,抱着一摞案卷资料,扫了小玉一眼,就大步走了过去。之后,小玉几次想找她,都发现她要么是表情严肃地对着电脑敲字,要么就是步履匆匆地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几次路过小玉的办公桌,都是下巴翘到了天上,根本对她视而不见。下班之前,小玉终于鼓起勇气走到她跟前:“我找你商量个事,好不?”


“榴莲”收起一脸严肃,扭过头满脸笑容地说:“好呀,什么事情?”


小玉走近了才发现,她其实是在看网上的娱乐新闻,根本没干正经事,就继续说:“XY项目你负责搜集的资料,在报给我之前能不能先筛选一下,然后把有用的资料汇总在一个文件里,稍微编辑一下。”


“我筛选了呀,如果不筛选,光链接就几十万条呢。”


“可是,咱们以前……”没等小玉说完,“榴莲”抓起手提包起身冲向门口,边走边说:“我今天约了人吃饭,不好意思哦,改天再说。”


下周就要向David汇报工作进度了,小玉本来不希望把事情闹大,毕竟是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可是,“榴莲”实在不好对付,如果第一次不想办法阻止她混日子,那以后就别指望她干活了。


在斗争中,EQ(情商)的增长总是很快。一周之后,小玉如期召集大家开会通报项目进展。在分类汇报各种资料时,小玉把几个做得比较好的文件,抓了图放在PPT里面展示,还在发言中对大家的支持表示了感谢。


然后,她耍了个小计策,也把“榴莲”贴过来的链接,抓了图片放在PPT上,捎带提了句“有的同事可能比较忙,工作做得有些粗糙,希望下次改进。”小玉还故意在“榴莲”的作业图片上保留了她的署名,并且多停留了5秒钟。


这次小玉把“榴莲”彻底得罪了。“榴莲”凭着多年来混出的人缘,开始在律所里四处散布小玉的坏话。


有一天,小玉找一位律师征求一些工作方面的意见,律师对她的态度很不友好,末了还对她说:“你还年轻,应该珍惜在这里的锻炼机会,而不是学一些勾心斗角的坏习惯。”


小玉的神经立刻敏感了起来:“李律师,您听谁说了什么,咱们请她来对质。我就在这儿等着。”律师没料到小玉这么说,一愣,随后立刻换上了一副亲切的面孔,“那倒不必了吧。”


几天之后,李律师主动要求请小玉吃饭。席间,李律师为自己的态度道歉:“sorry,我误会你了。”


几杯红酒过后,李律师告诉小玉,在很多地方,论资排辈的现象非常普遍。“榴莲”工作了好几年,这次的项目没有给她一个独立负责的机会,她心里肯定不满意。不过,她的缺点也确实比较明显,David可能早就察觉到了,所以才把锻炼机会给了你。


晚上,小玉站在窗口吹风,望着路灯下形色匆匆的路人,她心里琢磨:我早晚也会遇到比我小的领导,到时候,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坦然接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