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小国英雄,永远的悲剧主角

胡之聪 收藏 0 128
导读: 在我的印象中,卡拉季奇先生是一位很潇洒很有风度的男人,据说还是文笔很好的作家,诗写的不错。当然,真正使他在全世界声名赫赫的,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巴尔干半岛前南地区的民族纷争,在这个过程中,他是波黑塞尔维亚人的领导人,是以塞尔维亚人的“民族英雄”的形象留在我的记忆之中的。其后,他渐渐隐身,仿佛人间蒸发,推出了公众视线。都知道,他在北约狂轰滥炸迫使小南斯拉夫妥协之后,就被所谓的什么前南战犯法庭通缉,如果不想投案自首,那就只有亡命天涯,跑路!十几年过去了,他又现身于公众面前,第一感觉,老了,确确实实是老了,

在我的印象中,卡拉季奇先生是一位很潇洒很有风度的男人,据说还是文笔很好的作家,诗写的不错。当然,真正使他在全世界声名赫赫的,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巴尔干半岛前南地区的民族纷争,在这个过程中,他是波黑塞尔维亚人的领导人,是以塞尔维亚人的“民族英雄”的形象留在我的记忆之中的。其后,他渐渐隐身,仿佛人间蒸发,推出了公众视线。都知道,他在北约狂轰滥炸迫使小南斯拉夫妥协之后,就被所谓的什么前南战犯法庭通缉,如果不想投案自首,那就只有亡命天涯,跑路!十几年过去了,他又现身于公众面前,第一感觉,老了,确确实实是老了,不仅老了,还非常的憔悴,当然,没有什么人能够在被人追捕了十几年,过那种东躲西藏的日子,过那种改名换姓的日子,过那种易容换装的日子能够不老,熬也能把人熬成人干儿!这个现身是他万分不愿意的,因为这个时候现身意味着什么,就不用多说了。

这让人感概,当年呼风唤雨,叱咤风云的人物,最后落了个阶下囚的命运,罪名说是反人类罪行,什么大屠杀,什么种族灭绝等等,要接受什么审判,仅一个审判过程就很有可能极其漫长,别说如果被判有罪,将会度过更长的牢狱时光甚至就是老死在这里,会不会和其同胞米洛舍维奇一样,猝死在这个牢狱之中?结果是谁也说不准的。他的罪名是否成定,抑或是栽赃陷害,也许是替人受过,这不是我能够说的清楚的,他已经决定自我辩护了,看将来审判的结果了。

通过这件事,我感受到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小国英雄不好当,小国的英雄命运往往都不好,很容易或命里注定就是扮演着悲剧里的角色,是一出出人间悲剧的主要角色。就说卡氏吧,与其说他是因为什么罪行被什么法庭追捕,还不如说是因为他为了维护民族利益,国家尊严而尽了一个塞族人的职责而已,因为他的行动对那些一心想肢解这个巴尔干半岛有着重要战略地位的国家的人们是个阻碍,这些,不能不让那些人秋后算账。

从来都说为了保卫祖国,为了维护民族尊严而战斗的人是伟大的人,如果一个人在国家和民族面临危难之际而无动于衷,这个人要么是傻子,要么是混蛋,我想除此这两种人以外,都会毫不犹豫地走上战场,捍卫自己应该捍卫的一切,哪怕付出自己的一切——鲜血,生命都在所不惜。在这个基础上,我以为卡氏没有什么错误,我想,就是那些一心要抓捕卡氏的那些人自己的那些国家,都有过很多这样的勇士出现在战场上,在一切危害自己国家和民族利益与尊严的地方为了国家和民族而奋斗,以他们的生命和鲜血捍卫了祖国的统一和民族的尊严,他们做的对,卡氏有什么错?

有人说,卡氏不是因为别的而被捕,是因为那些指控:屠杀,灭绝人性等等,很吓人的罪名。我们不能否认在前南地区动乱中确实曾经发生过指控中所列举的那些什么杀人的事实,因为有着很清楚的证据说明,这类事情发生过,在塞族人身上发生过,在克族人身上发生过,在什么穆族人身上也发生过。这些从正义,从人性和人道也就是道德层面上说,确实是一种罪恶,是反人类的罪行,无论是谁犯下这样的罪行,应该而且必须得到审判,必须把罪犯吊在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

问题在于,这样的事是卡氏命令人们干的吗——也就是说那些与塞族人做对的闹分裂的克族,穆族人所遭受的一切噩运,与卡氏究竟有无无关系,有多少关系,有什么证据?那些一心要抓捕卡氏的人们认定了就是他,没有别人,否则不能这样大张旗鼓,下这样大的决心和花费那样大的力气抓了他十几年。因为我同情卡氏,所以我就想,这也是一种先入为主,因为卡氏是当时的头儿,卡氏当时的行为挡了那些分裂前南的人们的道儿,所以他们才这样不遗余力。我们不想为卡氏辩护,因为我们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如何,所以,针对卡氏来一把审判也是可以的,说的过去的,把事情搞搞清楚,有罪惩其罪,无罪放其人。而对卡氏来说,没办法,你既然是当时塞族人的领袖,那你就要负起这个责任来,由你来接受审判。

更为关键的问题则在于,前南地区当年的那种乱局,让谁来做,都很难避免这类的悲剧的发生,因为不同民族闹分裂而制造的动乱,由动乱而带来的仇恨,由仇恨迷住了理智,由丧失了理智而制造的仇杀,你能让人们干些什么?塞尔维亚民族要维护自己的利益,不得不进行战斗,克穆两族为了独立,也是把全部力量都用在了战斗之上,两方除了冲突,还能够有什么别的选择?杀红了眼的人们,很难不作出极端的抉择,不干出一些凶残的事来,而人类身上没有被文明清理干净的兽性,借着机会就膨胀起来,很难被抑制。最要命的是,谁能说的清楚,这样的残暴行为是谁先干的?塞族人做遭受的一切类似的遭遇与那些克穆族人民所遭受的残暴行为孰先孰后?谁先动手的,是谁?恐怕很难有人说的清楚,更是无法证明的。

这里要批评卡氏等一句就是,不应该做哪些不人道的事,不管谁都不应该做,不该在应该让步的时候还不让步,要讲究点策略,当然,人家就是要玩残你,那是没有办法的。

这就是这些小的多民族国家的悲剧,一有风吹草动,分裂势力就要蠢蠢欲动,没有谁能坐看国家分裂,更没有谁能够眼看着因为分裂给自己的同族兄弟带来噩运,没有人不在这种动乱中为自己的民族和同胞多争一些东西,但凡有点火气,有点男子汉的胆识,必然要起而战斗。如果只同这些分裂势力战斗,可能就没有什么了不起了,打就是了,问题在于外力,外面那些心怀叵测的势力,那些制造这些动乱的国外势力。前南地区的动乱是怎么来的,不用我们往深层次追究了,有远一点原因,比如德国,当年纳粹入侵前南地区,用克族人打塞族人,用穆族人杀塞族人,种下了历史仇恨,有近一点的原因,有些国家就是想肢解前南,谁呢,谁就此事喊的最来劲,谁的嫌疑最大。

小国没有办法对付这些强贼,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说,都对付不了,国力,军力,号召力,等等。1995年前南地区动乱,分家的分了,分家牵扯到领土分割,分不明白, 还要进行战争,而当时,英美法等西方国家其实一心就是支持克穆两族,遏制波黑塞族。比如,1995年7月21日,联合国当时的秘书长加利,北约秘书长克拉克,欧盟前南问题调节人比尔特和英美法俄德等16国的外交部长汇集在英国伦敦开了一个有关前南波黑问题的国际会议,会上虽然强调政治解决波黑问题,但是,已经在向波黑塞族武装发出“使用空中打击”的威胁。而美国人则是干脆主张取消对波黑穆族的武器禁运,而对塞族进行轰炸行动。其后不久,美国国会就通过了退出对波黑穆族的武器禁运的决议,受到了波黑穆族的欢迎,尽管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说要否决这个决议,但是这无形中就是对波黑塞族施加了强大的压力。原本塞族的保护神俄国人,这个时候有些自顾不暇,说话也不硬气,没办法再对塞族人给予有效的保护,小国的命运就此被决定。

其后,在国际社会的调停下——其实是在强大的国际强力集团施加强大的压力下,这个地区达成了和平,人道似乎回来了,只是不可能为所有的人满意。那些强大的国际势力,那些民主正义人道的化身们,其后还对南斯拉夫进行了长时间的轰炸,施加更为强大的压力,借口是南斯拉夫的一个自治省——科索沃的人道主义危机问题,其实,他们的真正目的就太明白不过了,既然要肢解这个国家,就要全力把它切的更碎一点,越碎越好。

此后,卡氏就退出了政治舞台,他不可能不退出政治舞台,内外的压力都迫使他得推出政治舞台,等待着他的,就是被通缉,被抓捕的命运,因为别说他只是前南地区波黑的一个塞尔维亚共和国的前领导,就是其后比他“官”大的多的另一个“奇”——米洛舍维奇,比他先一步进了前南地区战争罪犯审判庭,并且就死在那里。英雄落难,谁人悲悼,谁人高兴。其实,没有什么可哀痛的,小国的英雄,就是用来牺牲的,不是为国牺牲,就是为利益牺牲,不是为正义牺牲,就是为强权牺牲,为阴谋牺牲,为政客们垫脚。

卡氏之前的米氏,被自己人送进了前南法庭,这是阴狠的政治家们的需要,为了敲开欧盟的大门,献上米氏卡氏是必须的,否则连想也别想,这些无能的政治家们,只是认准了这一个门,好像不走进这到大门,就没有别的路好走,就活不下去了似的。当然,没有别的意思,咱不能硬是要求一个小国去装大个儿,人在矮檐儿下,不得不低头。老百姓们,过好日子才是真,政治家们必须顾虑到这一点,否则就没有办法获得选举的胜利。

小国的悲哀,国家被肢解了,还要把自己的英雄交出去,所以,小国的人们要考虑好,小国的英雄不好做,要有将来被人清算,被人出卖的准备,卡氏,米氏都是这样子,这个下场,没有办法,这就是力量决定的。看看人家俄罗斯,与米氏,卡氏大致同期的普京——稍晚一点,在平息车臣叛乱过程中,那也是相当的强硬,武力用到了极点,车臣人也没有少死,那些西方国家也没有少骂,但是,没有人敢去设立一个什么安全区之类的东西,更没有人敢于公开为车臣武装提供什么武器,俄国人打了,就是打了,一直打下去,普氏也由此而成名——当然不是仅凭这样一点。大国就是大国,干什么都是有力的,有利的,还是有理的。

有人说,当年铁托不是成功了吗,也是小国英雄啊!其实不然,铁托的成功,在于他不是孤立作战,有一个潮流陪伴着他,反法西斯潮流,有这样一个潮流的陪伴,取得成功是没有问题的,而今天,有一股汹涌的潮流在冲刷着这个世界,这股潮流与卡氏米氏是背道而驰的,不再掩护着他们,他们若不顺从,就要被淘汰。

就说中国,当年和美国人在朝鲜打了一仗,毛公和他的军队以弱势的武器装备硬是顶了下来,世人称道,我想这固然是我志愿军勇敢作战,不怕流血牺牲换来的,毛公赋予胆略,指挥的当,不过,别否定前苏联当年的存在,这是制约美国人不敢扩大战争范围,不能长久持续先去的重要原因之一。

米氏死了,卡氏又进来了,美国人现在是得意的很,这没有办法,没有人能够改变这个规律,弱肉强食,何况人家主导着这个世界,什么都主导着,这个东西很厉害,有时候是强到无可阻挡的地步。当今和当年希特勒德国时代还不一样,那个时候是残暴当道,人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是战斗,小国英雄坚持战斗,或还能效命疆场,成为名垂青史的榜上英雄,如今不同,美国人主导的东西,一手是大棒,一手是胡罗卜,看你要那个,时间长了,人们要胡萝卜的思潮肯定要占上风,这个时候,小国英雄是没有办法自己或少数人战斗下去的,英雄就此陷入暮途,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事先要想好!

卡拉季奇就是卡拉季奇,不是瓦尔特!这可能是一条定律,同样一个人,在大国就是英雄,在小国就是罪人,胜利了就是英雄,失败了就是狗熊,或者说,大国说你是什么就是什么,不是什么就不是什么,小国之民要想好了,想过当英雄瘾就要有当狗熊的心理准备!这不是吗,曾经非常愿意和西方世界叫板的非洲小国英雄卡扎菲,在看到伊拉克的英雄萨达姆的悲惨下场后,可能是有所触动,决定不再当英雄了,最起码是不当和英美人对着干的英雄了,自己把什么美国人看着不爽的东西交了出去,以换取平安无事,这才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呐!






本文内容于 2008-8-28 0:09:33 被胡之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