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写在前面的话




边防的艰苦,衍生了很多在内地闻所未闻的工作岗位:晒被员、护送兵、照明师、背土工……这些岗位听上去有些“土气”,但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却和边防官兵的工作、生活息息相关。改革开放30年来,高原驻军的戍边条件日益改善,蓦然回首,这些曾经“离不开”的岗位,正在逐步退出边关的历史舞台,远离我们关注的视线。7月底,驻藏某部组织“发展,我们共同见证”故事会,几名刚刚从一些兼职岗位上“下岗”的战士,深情回顾过去,见证沧桑巨变,在他们的口述历史中,一个更加美好和谐的边关,正在生动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戍边条件日新月异,高山哨所今非昔比,一些曾经不可或缺的工作岗位逐渐退出边关舞台。请看来自西藏某部的报道──




晒被员“下岗”:木屋盖上玻璃板 风雨袭来也心安




新闻提示:7月20日,一间闪闪发亮的木屋在驻藏某部十一连“惊艳”亮相,官兵们欢呼雀跃,真比过节还高兴:晾衣晒被有了专用房间,从此再也不用穿湿衣服、盖潮被子了。这间以木材为主体、屋顶盖着厚实“玻璃板”的晒被房,占地60平方米,6排钢丝可同时晾晒近百床被子。而晒被房的出现,也正式宣告了连队晒被员朱磊的光荣“下岗”。




朱磊自述:没想到,我会成为连队的最后一任晒被员。真是又遗憾,又高兴。




翻开连志向前数一数,包括我在内,连队一共有过26任晒被员。晒被子作为连队的一项“日常事务”,自建连那天起,春去冬来,寒来暑往,从未断过线。




连队必须设立晒被员,是因为我们这里的多雨多雾天气:“天无三日晴,人在雾中行。”连阴雨有时一下就是半个月,被子潮得都能拧出水来。




为了让战友们晚上能睡个安稳觉,我们这些晒被员真的没少费苦心。古代“夸父追日”的神话,在我的岗位上经常上演:时雨时晴的天气,飘来飘去的云彩,逼着我们追着太阳满山跑。我做过粗略概算,夏秋季节,我一天转场的距离累加起来,平均每天不低于10公里。更考验人的是,有时暴雨会突然而至,我就得马上抱起被子一路狂奔,所以连队5公里考核我能跑进前三,也就不足为奇了。




晒被半年,我初步掌握了驻地气候规律,大家说我的预测比天气预报还准呢。如今,连队有了专用晒被房,我这位晒被员也“下岗”了,但是我的特长依然可以派上用场,外出巡逻、训练,我又当上了连队的气象员。


护送兵“下岗”:浴室区分男女间 军嫂洗澡不下山




新闻提示:7月18日,一间贴着“女”字标识的浴室,在驻藏某部三连竣工启用,表明继连队官兵“男”浴室建成之后,来队军嫂也有了专用浴室。浴室24小时供水,安装有浴霸,摆放有衣柜,墙壁上还特意镶了一面化妆镜。军嫂洗澡从此不再下山,连队的护送兵钟易南,也随之光荣“下岗”。




钟易南自述:在我们三连,要问谁和嫂子们最熟,那自然非我莫属。我入伍前读过武校,习过武功,因此一来到连队就被指定为兼职“护送兵”。




三连驻守在高山之巅,是“离太阳最近的人”,夏天阳光毒辣,炙烤得人汗流浃背。过去,连队官兵洗澡全赖那顶简陋的洗浴帐篷,来队军嫂洗澡也只得到山下镇上的澡堂。这段路虽然只有6公里,可坡陡山险,途中还要穿越一片密林,所以每次军嫂下山必须要派专人护送。




最为惊险的,是这段路上时有狗熊出没。一次,我陪嫂子李珂下山经过那片密林,忽然被一头大黑熊拦住了去路。情急之下,我将嫂子护在身后,手持木棒准备做拼死一搏。恰在此时,一只小绵羊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改变了黑熊的攻击方向,我们赶紧逃离了现场。时至今日,我仍感念那只无辜的“替罪羔羊”。




当护送兵一年多时间,与来过队的几名干部、士官家属都在路上“谈过心”,我渐渐理解了:当一名边防军人,不易;当一名边防军人的妻子,更难。各级领导对她们也是非常关心,这不,刚刚为官兵们解决了洗澡难问题,又专门拨款为军嫂们建起了浴室。看到嫂子们高高兴兴的样子,我们的心里,真的比喝了蜜还甜。


照明师“下岗”:雾谷建成灯光馆 打球何需举灯转




新闻提示:雷动的掌声中,驻藏某部二连新落成的灯光球馆开门迎客,轻按照明开关,宽敞的球馆顿时灯火辉煌。再也不需要战友在雾海中高举着灯火照明,不用再担心篮球滚落山下,大家放开比赛,“手感”好得出奇……刚刚“下岗”的连队照明师张枫,也在观众席安心地坐了下来,时不时高喊两句口号,为场上的战友加油助威。




张枫自述:照明师不知何人首创,但白天照明却肯定是咱连独有。受印度洋海洋气候影响,驻守在峡谷地带的二连,终日雾气弥漫。雾像一块灰布,蒙住了天空,锁住了太阳,风掀不开,雨打不散。置身这里,常常有“时光错位”、“昼夜难分”之感。




大雾给官兵们的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其中最令大家头痛的是,很多文体项目很难开展。比如篮球比赛,在缭绕的雾气中,常常会变成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也正是因为如此,连队照明师的岗位应运而生。平时,我负责给连队的几只防雾灯充电,一到篮球比赛,我就会肩扛灯具与队员们一起登场。在灯光照射下,战友们终于可以打篮球了。但即使这样,大家还是玩的不能尽兴,因为身处山谷,如果传球力度过大,篮球一下子飞进云雾里,滚落山脚下,有时找上半天也找不回来……




现在好了,上级考虑到我们二连的特殊情况,特意为我们建起了一个室内灯光球馆,这一下,连队的几个篮球健将可欢了,你看他们为篮球馆彩绘的“奥运标志”,多漂亮啊……


背土工“下岗”:温室铺上木屑砖无土栽培获高产




新闻提示:盛夏七月,驻藏某部十连占地近300平方米的两个温室里,一株株生长在一块块“木屑砖”上的白菜、菠菜、芹菜、西红柿、黄瓜长势喜人,鲜嫩欲滴。十连自去年以来试行“无土栽培”种植模式,既提高了生产效益,又有利于驻地的生态保护,同时也宣告了十连背土工何建东正式“下岗”。




何建东自述:为连队的菜地背土,其实每一个官兵都干过。只不过作为连队的种植员,平日里数我背的最多,因此也就有了背土工这个称号。




到过西藏的人可能知道,这里很多土壤含盐碱太重,就连那些生命力顽强的草木都无法扎根,就更别说种植蔬菜了。但是我们连官兵,却有一股“愚公移山”的精神,一代代官兵往返于陡峭的山路上,硬是在连队的空地上开辟出了一块菜地,种植上了一片绿色。




两年前,我成为了连队的新一任种植员。每逢换季种植需要新土时,我都要下山取土,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脊背磨破皮、路滑摔伤腿是常有的事。但是看着官兵餐桌上每天都能摆上的绿色蔬菜,我身上的疲倦就会一扫而空。




去年的一天,上级为我们派来的几名技术人员,使我们连沿袭了10多年的移土种植画上了休止符,专家们指导我们利用驻地木材加工厂产生的木屑,混合着腐叶、羊粪代替泥土尝试“无土栽培”,结果大获成功,温室由一个扩展为两个,蔬菜产量也一下达到了连队历史上的最高水平。




这正是:山腰无沃土,四季菜花香。从此,官兵们再也不用背土上山了,但是艰苦奋斗的“背土精神”,却仍将在我们连一代代传下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