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7月,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在朝鲜战场上节节败退。刚刚走马上任的远东空军司令威兰将军决心使出点招数,解救美军的困境。他下令让美军的1200架飞机全方位、全天候地进行空中封锁,对志愿军进行空中绞杀,欲切断志愿军的后方运输,使志愿军前线部队得不到供给,绞死志愿军。当时,志愿军的飞机不是很多,多数目标的保卫还要靠高炮部队。


1952年4月23日凌晨,中朝边境长甸河口笼罩在白茫茫的一片雾气中。我军某高炮团张团长一大早便到山上观察气象。他发现今天的雾特别大,对面都看不到人。根据以往的经验,他知道狡猾的美国飞机会利用这种天气对我重要目标进行袭击。于是他对身边的参谋说:“立刻发出预警信号,命令部队作好战斗准备!”“是!”参谋飞快地跑下山去。


“呜……呜……”战斗警报拉响了。战士们纷纷冲入炮位,雷达天线转动起来,有线电话已经沟通,侦察兵操作指挥镜搜索目标。


6时20分,大雾还没有散去,雷达就发现有4架敌机从西面向我军阵地飞来。张团长笑了:“说曹操,曹操到,来得正好啊!”他命令:“各分队注意,西南搜索!”


高炮飞快地转动着,炮口齐刷刷地指向了西南方向。


“报告,发现F-86战斗机4架,高度6000米,正向我长甸河口大桥飞来。”


就在这时,一列满载军用物资的火车从清水镇驶来。敌机发现了目标,高度一下子降了下来。“各阵地注意,敌机低飞,准备射击。”张团长沉着地下达命令。


敌机一边飞一边进行编队,两架在前,两架在后,后面的两架掩护。一分钟后,敌人的头两架飞机呼啸着从山谷中钻了出来,高度只有500米,这样低的高度,高炮临时瞄准难度是很大的。这时,头两架敌机像两只饿狼,向大桥上正在行驶的火车冲去,眼看越来越近,只有几百米了。


“开火!”随着团长的一声令下,早已严阵以待的炮群一齐开火。一发发炮弹拖着长长的火舌飞向天空。前面的两架敌机听到炮响,赶紧拉起了机头,向上蹿去,可是后面的两架已经来不及了。在密集的火网中,一架敌机“轰”的一声爆炸了,碎片飞向四方,来了个空中开花。另一架敌机尾中弹起火,拖着长长的黑烟,在空中打转,一连翻了几个跟头,栽进了鸭绿江,激起一道巨大的水柱。前面的两架敌机一看后面的两架已经中弹,赶快向西南方向逃走,但是我军的炮火已经封住了它们的退路。


火网中炮弹齐飞。一串炮弹击中了一架敌机。这架敌机被炸成两截。另一架被炮弹击中翅膀摇摇晃晃地飞走了。张团长看了看手表,从下达命令到3架敌机落地一共用了75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