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2008年7月21日,曾被誉为塞尔维亚的“民族英雄”,前婆黑塞族总统卡拉季奇在塞尔维亚的首都贝尔格莱德被捕。

卡拉季奇被捕时已是一个年届63岁的垂暮老人,蓄着和世界革命导师马克思一样的络腮胡子,曾经认识他的人根本分辩不出这个胡子老人就是他们昔日的“民族英雄”。如此高的易容术,说明卡拉季奇的被捕并不是破案技术的高超;而是圈内亲信的出卖?

更具讽刺意义的是:逮捕卡拉季奇的人不是外人,而是塞尔维亚安全部队,曾经把他视为“民族英雄”的自己人。

塞尔维亚现政权是民众公平选举产生的,不可能是仇视卡拉季奇外部势力的傀儡,逮捕卡拉季奇更多来自塞尔维亚人民的自觉意愿。

卡拉季奇被捕的消息传出后,原来的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一片平静。在首都贝尔格莱德,声援卡拉季奇的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十人。

海牙国际法庭指控卡拉季奇涉嫌犯有种族清洗和反人类两项罪行,特别是对长达三年多的围困萨拉热窝和发生在1995年7月的斯雷布雷尼察屠杀事件负有直接责任。西方媒体报道说,至少有7500名穆斯林平民在斯雷布雷尼察被枪杀,这被认为是二次大战后发生在欧洲的最残酷的屠杀事件。

一个大规模屠杀平民的嗜血者在文明世界不应该成为“民族英雄”的,可杀人狂居然一度成为塞族人心目中的“民族英雄”?那时“大塞尔维亚”刚刚走出专制,谎言新闻和极权思维仍在国民的心灵深层起惯性作用。尽管卡拉季奇制造了二战后欧洲最野蛮残酷的大屠杀惨案,可屠杀的对象是企图摆脱“大塞尔维亚民族”控制并与塞族争夺生存空间的穆斯林人,拥有强烈民族优越感且在长期专制体制下养成冷血性格的塞族人很容易认为卡拉季奇是在领导塞尔维亚民族向异族进行“复仇战争”,是当然的“民族英雄”!

问题是为了争夺生存空间和维护民族尊严与武装的外族对手勇敢战斗是一回事,胜利或表现杰出者是无可争辩的“民族英雄”;可用战争手段对付外族手无寸铁的平民,集体屠杀老人、妇女、儿童的暴行只是人类还停留在野蛮状态时的中世纪前行为。在人类步入现代化和文明社会的今天,古代战争经常出现的“屠城”之类惨案制造者不但与“民族英雄”无缘,相反只能是全人类文明的敌人。如果卡拉季奇能成为“民族英雄”,制造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兽军无疑也是日本的“民族英雄”了?

这正如两个家族的部分成年男人为了利益和尊严发生武装械斗,某个胜利者随后闯入对方家中,残酷杀害没有参加械斗的成员和老人、妇女、儿童,其暴行不但要受到外人的谴责,一样也要受到自己人的谴责,否则这个家族就在整体上堕落成没有开化的野蛮人。

所以美国军人在伊拉克的虐囚事件不但遭到伊拉克人民的谴责,也一样受到美国人民的谴责。虐囚事件就是美国人自己揭露出来的。

上世纪二十年代,苏俄布尔什维克在夺取全国政权后,未经审判就杀害成为阶下囚的沙皇全家,把带血刺刀埋进当时只有八岁小公主胸膛的暴行就宣告了这个党日后的命运。

屠杀者之所以在特定时期内会成为“民族英雄”,是民众被屠杀者欺骗忽悠的结果。

大凡制造大屠杀的强权人物,执政都倾向于独裁专制。为了维护独裁专制,大多乞灵于新闻上的“谎言”。专制政体的行政特征是只注重短期效应,内部问题层出不穷,且缺少有效的解决途径问题成山。强权人物应对内部问题的最经常办法是转移民众视线,煽动民族仇恨和排外是最有效的方式。当民众的政治生活被“谎言新闻”主宰时,民众就很容易被谎言忽悠,很容易把不满情绪集中到某个外族或弱势群体身上。如果此时强权人物站出来领导他们向外族或弱势群体尽情发泄不满和劣根性,就很容易被民众拥戴成“民族英雄”。

但“谎言忽悠”只能取效于一时,民众是不可能被长期忽悠的!一旦时过境迁,民众一朝觉醒人性回归时,“民族英雄”们就会吃惊地发现当初的拥戴者看他的目光竟是如此狰狞?

萨达姆也是一个大屠杀者,在任期内屠杀了三十多万伊拉克杰出平民,屠杀手段备极残酷。但萨达姆也曾经是绝大多数伊拉克人拥戴的“民族英雄”,崇拜他的人把他誉为“中东雄狮”?

萨达姆是靠打“反美反霸”这张牌赢得“民族英雄”称号的。此公左手持刀不停地屠杀自己的国民;同时右手高举反美反霸大旗。专制政体下没有独立思维能力的伊拉克人看到他右手高举的那面鲜红反美反霸大旗;转眼就忘了他左手沾满了伊拉克人民的鲜血,于是把“民族英雄”的桂冠戴在应该是“伊拉克人民敌人”的头上。

在萨达姆倒台前期,曾在伊拉克举行过是否留任总统的“全民公决”,结果出现“全民公决百分百”的喜剧,百分之百的伊拉克人拥护萨达姆继续留任共和国总统?这个所谓的“全民公决”太蔑视人类的智慧了,就算萨达姆真个是“天使”,代表太阳和光明,但在近两千万的庞大群体中也有不喜欢光明的人,怎么可能出现“百分百”的结果呢?这一事例充分说明专制政体下的“万众景仰”是多么不符合事实。

萨达姆不愧是“谎言忽悠”的高手;但他最后竟然被自己的人民忽悠了。

萨达姆训练了他的人民只能说好听的话和反美爱国的豪言壮语,当伊拉克真个面临与美国的战争威胁时民众依旧是异口同声的豪言壮语: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共和国卫队是战无不胜的!我们一定能够打败入侵者!我们将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誓死捍卫我们的伟大领袖……而对众志成城的感人场面,本来很犹豫迟疑的萨达姆一下子信心百倍,毅然决然投入战争……等到“美帝国主义”真正打进来时,装备最最精良号称最最忠于萨达姆的“共和国卫队”和“萨达姆敢死队”别说浴血奋战,连象征性地抵抗都没有就放下武器各自逃生,在美国入侵者面前奇迹般地“蒸发”了。他们都把“与共和国领袖共存亡”的豪言壮语抛到九宵云外去了。美军仅付出区区几十人的生命代价就占领了一个反美强国。美军兵不血刃进入伊拉克首都,预料会造成巨大伤亡的惨烈巷战竟然成了庸人自扰的臆测。

伊拉克首都陷落后,美军用装甲车推到了广场上的萨达姆巨幅雕像,围观的伊拉克人不但没有发出一声抗议声,相反爆发出了响彻云霄的喝彩声?同样是伊拉克的人民,一个月前是万众一声的“热烈拥护”声;一个月后又万众一声欢呼“民族英雄”的倒台?“民族英雄”的悲剧着实太深刻了!

卡拉季奇的悲剧和萨达姆有着惊人的相似,“民族英雄”最终被自己的人民抛弃,在经过长达13年的流亡生涯后人民仍不肯放过他,为了回到“文明世界”阵营把他缉拿归案,并移交给当初的“民主敌人”审判?

那些仍在台上陶醉于万民拥戴喝彩声的强权人物,当你们认为自己真正赢得了“民心”,认为你无论做什么人民都会热烈拥护时,卡拉季奇和萨达姆的下场应该能给你们一些有益的启示。

建立在谎言和高压下的“热烈拥护”是靠不住的,强权人物永远别指望失败时人民还会继续追随他。希特勒在中欧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式屠杀时,德意志民族也是歇斯底里狂热拥护他,可一旦失败就被这个曾经拥戴过他的民族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善于用谎言和大话欺骗忽悠民众者;最终也会被民众的空话和口号忽悠!

动不动就万众欢腾热烈拥护的国家是不正常的!那些一手导演万众欢腾热烈拥护景象的强权人物,在欺人之后一样会自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