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3/


陵园的上空布满了零星的雨点,文宇撑着一把黑色雨伞站在妈妈的墓碑前,看着妈妈黑白相片里那熟悉的笑,文宇早已经泪流满面。他想起了以前妈妈以前的种种,文稀追着妈妈屁股后面告自己的状,妈妈往往都是装样子责怪着自己。其实文宇只比文稀大几秒钟,但是文稀在小时候很调皮,两个人长得又一模一样,有时候妈妈忙家务时两个人打架,妈妈经常会把两个人认错,弄得本来是文宇被欺负,反到被妈妈打。往事早已成云烟,妈妈,永远都是文宇和文稀的好妈妈。。。

突然一阵强风吹过,把文宇的伞吹了起来飞到不远处的墓碑上,雨点顷刻间落在自己的脸上。不知不觉,另一把伞出现在他头上,是文稀,文稀还是来了。两兄弟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靠得这么近,一样的面容,不一样的心情。“你来了,妈妈最喜欢的白玫瑰,你还记得。”文宇看见文稀手上拿着一束白玫瑰,不尽想起文稀在他们18岁那年的母亲节,他和文稀一人拿着一束白玫瑰送到妈妈跟前,两个人买玫瑰时,双方都不知道,直到晚上一起拿出来才知道。

“你不也是一样?”文稀斜眼看了看墓碑前的白玫瑰说道。

“我以为你不会来的”

“我不会那么不懂事”

“你才知道你不懂事?”

“好啦,过去的都让它过去吧,我想妈妈肯定不想看见我们兄弟俩这样闹下去。”

“哥哥,呵呵,好都年没这样叫你了,感觉瞒亲切的。”

“弟弟,我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哈哈。。。。。。。。”

两个人攀着肩膀往山下走,一路上打打闹闹,好不快乐。快到听雨轩时,文稀突然看见路边有个报刊亭,就下车走了过去。

“老板,这个月的上海家居到了吗?给我来一本”

文稀以前在四维空间时,经常看这本杂志,自己也经常有些作品被刊登上去,他和文清还是因为这本杂志而认识的呢!

“呵呵,这期的杂志上应该有你的作品吧?”文宇拿着杂志翻找着。“应该不会有,我很久没跟他们主编联系了,不过听雨轩开业,应该在上面有提到。”

“文稀,你快看,这不是你的魅力东方设计方案吗?怎么上面的设计师是严伟?”

文稀看着杂志上自己的作品,在沉思着,他在寻找几年前的回忆,最后,他终于明白了,明白了严伟为什么这么恨自己。原来只是因为几年前自己揭翻了他剽窃的行为,现在又反过来跟自己过不去。

“简直太放肆,太没有设计师的职业道德了!”文宇和文清异口同声的说道。

“这人怎么这样啊,把文稀赶出了四维还不说,还把文稀的作品这样来宣传,这样的剽窃行为我们完全可以去上诉他!”文清很不解气,大声的在办公室的叫着。

“你们都安静点,算了,给他这样吧,反正那套方案我早已经不再想要回来了,现在他既然明目张胆的登出来,那就随社会舆论去抨击他吧,我们还是把自己的事做好就行,对了,哥,你上次不是说要参加米兰家居设计文化节吗?我和你一起参加吧。”

文宇和文清并没想到文稀会这么冷静对待这件事,可想当时他从四维出来时压力有多大。

“好啊,我这两天在收集资料,晚上我去找你研究下参赛的事宜,文清你不是说你和文稀住一栋楼吗?干脆我搬去文稀那叫文稀搬你那去算了。”文宇这么一说,弄得文清满脸通红的追着他打。

严伟拿着少上海家居在狂笑着,这是一种释放愤恨的笑,我认为这样自己会很开心,因为周文稀现在在痛苦着,自己终于踩在他的头上了!

“你看下一步我们该怎么走?”

黄明开始忐忑不安了,他感觉已经有很多骂声在自己的耳边想起,今天早上上海家居的总编打了个电话给他,就只说了一句话“虽然这件事与我们杂志社没任何关系,但我还是想知道,这样做有什么用?”是啊,这样做又有什么用?难道就单单只是为了满足严伟的报复心理?

“下一步?我现在最想的就是得到文清!你马上想办法把那盒录象带给送到文清手上,记住,千万不要让她知道是我们做的”

“你真的要做得这么绝?强扭的瓜不甜。。。”

“你不想做了?好啊!你别忘了,摄像头都是你安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黄明已经忍无可忍了,他觉得他不应该这样低头做一些窝囊事了。

“那你想怎么样?我早就说过了,你和我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你想逃,除非船翻了。”

严伟知道黄明已经不想为自己卖力了,他现在觉得不应该跟他来硬的,所以他在黄明的年薪上加了一个零,这让见钱眼开的黄明终于把嘴给封上了。

文稀真的搬去了文清家,这是文宇逼迫的,因为正好文宇的女朋友心怡从美国留学毕业回来。这也全靠文宇在文稀和文清之间做了一个星期的思想工作,最后文稀才勉强答应去文清家住一段时间。

文稀住了进来,文清感觉特别不适应,因为自己真的还没准备好,虽然文稀睡的是沙发,但是心里总是很难接受两个人同在一个房间睡觉。不过能够每天看见文稀,这让她着实开心不少。而文稀呢,却还在为那晚在酒店与黄慧的事,他真的很后悔,最可怕的是怕伤害到文清。所以他一直把这件事埋在心底,自己也一直都在逃避着黄慧,但是他总不能不对黄慧负责,这让文稀真的是左右为难,整天憔悴不已。

“文稀,我去帮你买些生活用品,你先自己整理下,我的衣橱很大,我已经把一半腾出来了,你就把衣服放里面吧。”

“好的,谢谢你文清”

“还跟我客气?你再客气我可要生气了,你今天都说了十遍谢谢了,我耳朵都起茧了。”说完就出去了。

文清刚出到门口,就看见有个黄色信封丢在自己的门口,她拿起来看了看,信封上写着文清收。她没在意,就拿起来放进自己的包里出门了。

第二天,文稀早早的去工地了,当文清清理自己的挎包时,又看见了这个信封。她决定打开看看,把信封打开,里面是一盒录象带,她揣怀着好奇的心把录象带放进播放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