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影子]恋上表姐

战鹰翱翔 收藏 15 2407
导读:恋上表姐 湘儿是我的一个远房表姐,比我大一岁。湘儿有一对羡慕死人的小酒窝,很漂亮。我是湘儿的远房表弟,我没有酒窝,样子也很丑。那一年,湘儿一家从乡下搬到了镇上,我家隔壁,我们年纪相差不大,很快就混熟了。一起小学,初中,暗地里,我喜欢湘儿,她也很喜欢我,湘儿喜欢叫我名字,而不是喊我表弟,这让我多少有些不自禁的骄傲。我喜欢她叫我名字,这样让我感觉自己像个男人一样。湘儿说:“子庚?”,拉了很长的音,听起来婉转缠绵,像是一只百灵鸟在耳边。这绝对是一种愉快的享受。 我年轻的时候没见过市面,甚至连县城都没有

恋上表姐


湘儿是我的一个远房表姐,比我大一岁。湘儿有一对羡慕死人的小酒窝,很漂亮。我是湘儿的远房表弟,我没有酒窝,样子也很丑。那一年,湘儿一家从乡下搬到了镇上,我家隔壁,我们年纪相差不大,很快就混熟了。一起小学,初中,暗地里,我喜欢湘儿,她也很喜欢我,湘儿喜欢叫我名字,而不是喊我表弟,这让我多少有些不自禁的骄傲。我喜欢她叫我名字,这样让我感觉自己像个男人一样。湘儿说:“子庚?”,拉了很长的音,听起来婉转缠绵,像是一只百灵鸟在耳边。这绝对是一种愉快的享受。


我年轻的时候没见过市面,甚至连县城都没有去过,见识很短,很无聊呆板,加之长得也很丑,没有女朋友也不敢谈,但最要命的是,我没钱。这使我在女人眼里真的是一文不值。“一文不值”的意思就是走在街上,没人愿意多看一眼,没人愿意和我多说半个字。曾经有一个美女给沙子迷了眼,莫名其妙的对我产生了好奇,不过相处了一阵子后她才感觉我这个人废物之极了,她当初是觉得我老实才跟了我,没想到我老实的像个榆木疙瘩,在生活上非常糟糕,不会赚钱,也不会哄女人,她觉得我这人特没劲,所以在一个寒冷的冬天离开了我,也裹走了我对爱的全部向往。那个冬天很冷,至今想起还有些寒意。


刚好在那年的冬天,湘儿来找我了。她说有一个男人爱她爱得疯狂,只是那男人让她极为厌恶。“那个白痴说晚上在学校门口等我。”湘儿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我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我虽然长的丑,但还好个子很高大,所以表姐她总喜欢让我在这样的场合下充她的男朋友,从小到大她都这么干。湘儿跟我不一样,湘儿漂亮,正派,不喜欢跟男生纠缠。那天晚上我们很亲密地走到公园,那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在二十米之外看到了我,慌忙丢下手里的玫瑰,没命地跑,被一条在正溜达的狗看上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跑,不过当时我和湘儿松开了紧握着的手,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湘儿还是一样,大大咧咧地。突然,她不笑了,认真地看着我,说:“表弟,知道吗,我爱你!做我男朋友吧!”那时候我正处于失恋的痛苦之中,听到这样的话,我心里很痛很痛。我看着湘儿,没说话,只是傻傻的看着,看着湘儿发怔。


事实上,湘儿喜欢对我说她爱我,就像她喜欢逛街,喜欢看电视,喜欢很早睡觉很晚起床一样,与爱情无关。我也爱湘儿,就像我喜欢木呐一样。我是个男人,湘儿是我的表姐,我要保护她。然而我害怕她长大,湘儿长大了会离开我,再也不会喊我当她的男友,这让我心痛。


日子一天天溜走,后来我和湘儿终于还是分别了。那一年我们都考上了大学,只是,湘儿她上的是很好的大学,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学校,而我呢,沦落在一所破烂的三流学校里,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失去了从前所有的理想。湘儿最初常给我写信,在信里,湘儿谈她的学校,湘儿谈她的同学,湘儿说她过得很好。有一次在信里,湘儿画了一根排骨,表示她瘦了。在我面前,湘儿还是那样顽皮。只是我很少回信,我喜欢在湘儿的信里回忆过去,我在心里经常对湘儿说,湘儿,你记得吗?老家的那棵我们亲手种下的树,已经长得很高了。我说,湘儿,你记得吗,离开的那一天,我们一起喝了很多酒,这以后我再也没有喝过了。我说,湘儿,还记得那个被狗追杀的男人吗……我想像着湘儿回忆跟我在一起的快乐日子,湘儿一定笑得很甜很甜。


大学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有一天睡觉醒来,我忽然觉得自己长大了,我感到了彷徨。湘儿给我的信越来越短,有时候我甚至快要把她遗忘了。大学生活充满了刺激和快感,像城市里闪亮的霓虹灯,在我眼前照耀着。湘儿似乎是很早之前的事了。湘儿偶尔会给我写一两封信,湘儿说她跟以前不一样了,湘儿跟我一样,感受到了正在经历的变化。湘儿说她有时候会觉得痛苦,湘儿说,痛苦是一个很美好的词。湘儿跟我说叔本华,说尼采。她的信里充满着外国人的名字。我觉得湘儿是个天才,可是看她的信,我总是很沉重,我希望我的湘儿快快乐乐地,不要去理那些什么狗屁尼采。


那年暑假很热,我时常呆在家里,哪里都不去,在我那间充满热量的斗室里,对着沙包练力量。湘儿偶尔打一两个电话来,都被我妈接到了,其实没什么事,无非是她妈妈玩麻将三缺一,叫湘儿喊我妈过去。可是湘儿从来没有让妈妈找过我,我知道,湘儿开始长大了。


渐渐的,湘儿跟我失去了联系,偶尔听妈妈谈起她,妈妈说,你那个湘儿表姐,人长大了,也更漂亮了,像个城市人了。妈妈说这些的时候很兴奋,妈妈说湘儿在大学里谈了个男朋友,那男人家里条件很好,人也很俊俏。这是我预料中的,湘儿这样的条件,也只有那样的家境和人才配得上。只是,心里还是有些苦涩,湘儿终究还是女人。湘儿长大了,我也再没有练过沙包。


好久好久以后,终于有一天我们见面了,湘儿跟我想像的不一样了。在昏暗的酒吧,湘儿大声的叫着我的名字。我说,湘儿,老家的那棵树前几天死了。湘儿浑身一颤,眼里闪烁着眼泪的光芒,我知道,湘儿很难过。那天,我陪着她喝了很多酒。


那是我和湘儿的最后一次见面,小时候,我常扬言自己长大了,要离家出走,那时妈妈总是搂着我哭。这次,我是真的离家出走了。我知道,妈妈为我伤透了心。


很久很久以后,我还常常怀念那个喊我表弟的小表姐湘儿,我常常看着她从前的信,想像跟她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不知道她是否还像我一样怀念那棵死去的树,怀念从前的日子。在酒吧的那个黑暗的晚上,醉了的湘儿抱着我说,她给了那男人一切,可是那个男人现在不爱她了,我偷偷吻了她,泪水滴在她的脸上,然后顺着湘儿的脸庞轻轻滑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