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谈谈所谓“韩国热爱意淫”

谈谈所谓“韩国热爱意淫”

新快报7月31日”新闻“《孙中山又成了韩国人》,已经被网友从多个角度证实为谣言。《朝鲜日报》或其他韩国新闻网站没有这样的文章;韩国成均馆大学没有这位教授;事实上,最晚7月28日,中文网络上就有了这篇凭空捏造的网文;新快报加上的部分内容,为抄袭以前一篇反韩谣言《释迦牟尼实际上是韩国人》的框架。


中文网络造假历史悠久、中国报纸谈不上什么新闻道德,本来还属平常。问题在于,这样的厌韩谣言深受公众欢迎。《新快报》该文后面,还弄了一个”附录“:


●韩国研究“成果”选摘


●西施是韩国人。


●李时珍是韩国人。


●姚明是韩国人后裔。


●毛泽东是韩国人后裔。


●熊猫的故乡发源地在韩国。


●“端午”起源于韩国,为其申遗。


●佛教创始人、一直被认为是印度人的释迦牟尼是韩国人。


●韩医针灸为国际标准,“超过中国,证明了韩医的优秀性”。


●在其新版的万元纸币上印着中国古代天文发明“浑天仪”,称是其发明,为“国宝”。



一天时间,网易转载的该文留言7000多条;腾讯网该文留言更多达16万;从支持和反对的比例可以看出,超过99%网民对韩国表示愤怒;网易并以该文及附录为基础,做一个倾向性昭然若揭的网络调查,题为《你认为下列韩国人的“研究成果”,哪一个是真实可信的?》,投票非常踊跃,已经接近5万。港台海外一些中文媒体,也迅速转载了这篇显而易见的谣言文章。我们就拿以上《新快报》这个”韩国研究’成果‘选摘“为例,看看到底有多少可信性?


”韩国研究’成果‘选摘“9项中的6项,为凭空捏造的谎言:



●西施是韩国人。


●李时珍是韩国人。


●姚明是韩国人后裔。


●毛泽东是韩国人后裔。


●熊猫的故乡发源地在韩国。


●佛教创始人、一直被认为是印度人的释迦牟尼是韩国人。



这6项根本无法从中文网络以外,包括韩国在内的任何外国的媒体找到任何踪迹,可以确定纯属中国人蓄意制造的谣言;有的中文媒体已经作了澄清、有的中国网友特地进行了反驳,比如《从“毛泽东可能具有韩国血统”说开去》。这些不赘;来谈谈另外三个。



●“端午”起源于韩国,为其申遗。


韩国申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传说及无形遗产著作”成功的,是一个地方性的民俗盛会,“江陵端午祭”。早在当年申遗之初,就不存在现在所谓的争议。韩国官方解释开宗明义:


“作为一个季节性的节日,发源于中国的端午在中世纪就传播到东北亚,经过好几代人的时间,转化成江陵端午祭,成为一个朝鲜半岛的独特节日”。



当年报道中中国民俗专家也说:


“ 江陵端午祭其实与我们的端午节不是一回事。”中国民俗学会秘书长、北大教授高丙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韩国的端午祭实际上是由舞蹈、萨满祭祀、民间艺术展示等内容构成,这与中国人吃粽子、划龙舟、纪念屈原是两回事,“惟一的相同点是时间框架,都是在中国的端午节期间举行。”



正因为此,同时申遗的岳阳端午没有通过,江陵端午祭却通过了教科文组织国际审查委员团18为专家的严格考察。


韩国人明确承认端午发源于中国;江陵端午祭除了日期相同,和中国端午没有共同之处,而且还通过了联合国的考察。所谓韩国人称端午起源于韩国,纯属捏造;所谓韩国人偷去端午,同样完全是捏造。不好好反省一下,起源于自己国家的文化传统,为什么申请不上世界遗产,反而是让人家发扬光大?文化传统,是一个民族的脊梁,是一个民族之所以为民族的根本。如果脊梁居然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抽掉了而且据说成了别人的,而且居然被世界公认,那到底是这个民族自己的耻辱,还是别人的耻辱呢?无能到如此程度,居然不在被窝里狠狠抽自个儿嘴巴子反思自己怎么不忠不孝混账到如此地步,还敢理直气壮攀着别人门梁哭着喊着跳脚骂娘,说别人“偷”了或者“抢”了你的脊梁?这到底是一个大国国民的作为,还是宵小鼠辈的作为?



●韩医针灸为国际标准,“超过中国,证明了韩医的优秀性”。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订立针灸标准,是中日韩三国都参与的。作为喉舌的《国际先驱导报》当时的报道,还是相对完整地体现了韩国方面的争论情况:



【《韩国日报》7月3日在头版发表题为“针灸穴位被公认为国际标准——‘韩医学的力量’”的文章,指出WHO统一了东方传统医疗技术“针灸”的国际标准,完成了针灸医疗法的标准化与国际化。而韩国标准被接受与认可,彰显了“韩医学的力量”。韩国汉城电视台(SBS电视台)也在7月4日上午以“韩国—中国‘我们国家是针灸宗主国’双方论争”为题报道了这一事件,称“大韩韩医学协会”表示,这些国际标准的穴位大部分沿用韩国的标准,意味着韩医学在国际上得到了认可。虽然文章标题涉及到中韩就这一事件的争论,但没有对争论做详细阐述。


相比之下,作为韩国三大报纸之一的《中央日报》,在7月3日对整个事件的报道更加全面一些。它在文中除回顾了三年前开始的这场争论以及韩医协会的观点外,还提到了中国的异议,认为韩国是在“歪曲事实”。同时,还提到了WHO对韩国“表示了批评的态度”。而这样相对客观一点的报道,本报记者在其他韩国媒体上并没有看到。


7月5日,韩国主要报道医疗方面消息的报纸《今日医学》以“韩医VS中医‘针灸穴位’到底哪国是国际标准?”为题,对中韩“针灸标准之争”进行了梳理。文章报道说,韩国大韩医学协会并不同意“韩医学超过中医学得到了国际认定”的说法,称这是先前媒体的不准确报道导致的。】



韩国是亚洲言论自由数一数二的国家,与日本不相上下,排名比中国提前一百三十来位;这样关于针灸的观点,不过是媒体声音的一种,而且无论是韩国官方还是其他媒体,都予以了批驳。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说”韩医针灸为国际标准“、“超过中国,证明了韩医的优秀性”,代表韩国的主流意见吗?



●在其新版的万元纸币上印着中国古代天文发明“浑天仪”,称是其发明,为“国宝”。


按照韩国媒体的报道,这是在中国媒体和网民激动万分之前,韩国国内都引起广泛争议的一件事。但争议的焦点,根本不在于浑天仪是哪里发明的;争论双方都明白无误表示,浑天仪是中国发明;韩国方面的解释是,这貌似浑天仪的图案,是韩国编号230的国宝浑天表上的一部分;韩国银行发行局方面说,浑天表的箱体型设计不合适作为货币图案,所以才退而求其次,选择其中一部分所谓货币图案,并因此征求过韩国科学家的同意;但韩国科学家们否认曾接受咨询,并认为如果需要用浑天表做图案则应该用浑天表的全部,而不能用类似浑天仪的图案,“浑天仪最早源于中国,因此不能出现在韩国货币上”。可以参考:link1 link2


《新快报》正文和附录,总共10个所谓韩国的“研究成果”中,有8个是中国人创作的谎言;其他两个,关于针灸的只是韩国本国争议中的一方看法而且还不是主流看法;关于浑天仪的,是对韩国本国争议中的一方看法为蓝本做了“改造”。任谁再拿其他多少个反韩传言来,这样的比例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新儒学领军人物、哈佛大学教授杜维明曾引用华人学者的调查,说明韩国是儒学继承最好的国家,而中国大陆最差。但中国人无论境遇或者政治倾向如何,天朝上国的虚幻意识总还是根深蒂固,一旦有儿子欺负老子的感觉,Q爷爷们的雷霆之怒就必须发作了。韩国是小国、前附属国,而且还没有揍过中国,更不曾对中国主流文化发生像欧、美、日那样的影响,但是又偏偏发达了起来,靠不欺负他欺负谁。以前口口声声骂小日本造日本人谣言,后来被迫发现小日本不小,关键是因为被日本狠狠揍过,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有一大批内心服帖日本的人,而且日本人谦和而不张扬。但总的有个代替小日本,来供显示自己道德或者智力上的优越的吧。那就韩国了。怨气可以发泄,点击可以增加,销量可以增长,大伙儿都痛快了,还没啥外交和经济上的风险——人得罪不起咱啊——何乐而不为?爽了就成了,真的还是假的,管他呢。


韩国人也许有意淫,也许有狭隘,也许有偏激。但是和他们的祖师爷比较起来,怎么着都可以忽略不计吧。韩国人口不过中国百分之三四,疆域更不到中国百分之一;但经年累月绞尽脑汁连篇累牍炮制谎言,来诋毁对方并得到公众热烈赞赏的,却是这个泱泱大国,而不是那个蕞尔小国。《南德意志报》前些天的文章,把PRC“翻译”成People's Republik of Cheats,为反韩谣言鼓与呼的,不也多少与有功焉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