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五天 倒数第五天,16: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五天,16:00之前 刘庆在办公室里,感觉到屋子里立刻就充满了诡异的味道,刘庆在办公室里来回来去的走了好几圈,他在检查每一个角落,他甚至感觉到政委就应该还在这间屋子里,但是找不到他。 。。。。。。 办公室外面的声音还是很嘈杂,分局大楼里部分黑夜或白天,永远是人来人往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五天,16:00之前


刘庆在办公室里,感觉到屋子里立刻就充满了诡异的味道,刘庆在办公室里来回来去的走了好几圈,他在检查每一个角落,他甚至感觉到政委就应该还在这间屋子里,但是找不到他。

。。。。。。

办公室外面的声音还是很嘈杂,分局大楼里部分黑夜或白天,永远是人来人往的。刘庆已经在办公室里转悠了好几圈了,政委只有躲到地缝儿里才能不被发现,刘庆打开了所有的柜子,甚至连抽屉里也翻了好几次。

找不到政委,与此同时,突然响起了一连串急促的敲门声,这个声音打断了刘庆的动作。刘庆僵硬的看着门口,都忘记了说话。

“政委在吗?政委在吗?”门外的人喊着,听上去非常着急。

刘庆有些紧张,近乎于变态的紧张,他没有跑去开门,也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跑到了窗口处,向下看着外面。

外面很正常,有人,有车,有声音。

“刘庆在吗?刘庆在吗?”还是外面的声音。

“刘庆不在吗?我刚才还看到他关上门了呢?”这是另一个人的声音,刘庆听上去其实都很熟悉,因为都是同事的声音,但是他现在却失去了一切的反应,只是木然的站在原地并且凝视着门口。

“我刚刚看到他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啊,我问他,他也没有理我。”还是另一个同事的声音。

“那怎么不开门啊?”

“谁知道怎么回事,这小子最近一直很古怪啊。”

“政委呢,你看到了吗?”

“政委我没有看到,不过听说他和刘庆一起回来的。”

“哎呀,急死我了。”

“怎么了,什么事啊,这么着急?”

刘庆悄悄的往门口处移动了几步,他支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对话,好像很神秘似的。

“。。。。。。”外面的人说话声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很小声了,刘庆根本就听不到。

“啊??什么?这怎么可能啊!!”另一位同事似乎无比的惊讶。

“嘘!你小声点儿。那怎么不可能,刚才都看到了啊。”

“好吧,好吧,那你找刘庆吧,我回去了。”

紧接着一连串跑步的脚步声。

“当当当当!”敲门声又响起来了。

刘庆不知道他们刚才在说什么,但是非常警觉的他觉得一定和自己与政委的事情有关,甚至与整个这件案子都有关,而且没准儿又是什么离奇古怪的事情在刚才发生了。刘庆还是一步一步的退向了窗口,刘庆很奇怪的觉察到,自己一定会死出现了什么幻觉,总觉得从窗口看楼下,如果可以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群就一定特别踏实。

刘庆把脑袋探出了窗口,向下看。

忽然,刘庆的身后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我看到你的脑袋探出窗户外面了,小心点儿啊!”

刘庆猛然的抽身而退,惊恐的看着四周,他仍然不敢说话,不敢大声的喊这是谁。

门外敲门的人似乎已经走了,总之门外没有声音了。

刘庆仰头看着天花板,他甚至站到桌子上,去看了看空调的出风口和回风口。什么也没有,那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呢?

“你其实可以找到我,我很容易就能被找到。”

还是那个低沉的声音,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听上去中气十足的感觉,震得刘庆的耳膜都有动感。

刘庆跳下了桌子,听到电脑的机箱发出了一种熟悉的警告音。刘庆走到电脑前,晃动了一下鼠标,屏幕重新闪亮了。

噬魂岛的页面有提示什么的闪动,打开一看,是刘庆的短信收件箱。

两条信息。

。。。。。。

刘庆哑然的坐在了椅子上。

第一条信息:“我看到你的脑袋探出窗户外面了,小心点儿啊!”

第二条信息:“你其实可以找到我,我很容易就能被找到。”

发信人的ID,平行线!

。。。。。。


“你是什么人??!!”政委突然间发出了吼声。

“我,您都不记得了吗?”

话音未落,政委办公室的门突然间被推开了。

门外是透过窗户照到地面上的阳光,没有影子。

而门外却赫然站立了一个高大的男子。

。。。。。。

政委不再眨眼了,舒梁看了却闭上了眼睛。

。。。。。。

政委的眼眶似乎有些湿润了,但是也可以看出他是有些紧张和恐惧的,他看到了门外的那个人。

舒梁在闭上了眼睛之前也看到了门外的这个人,之所以闭上眼睛,是因为他实在不愿意接受这一事实,另外就是那一次见面也实在没有给舒梁留下什么好的印象。

没错,就是他。

舒梁那天在分局大楼里,唯一能看到舒梁的那个警察。

。。。。。。


“政委,您还好吗?”他说话了,语音比较缓和,语调也比较友好。

政委揉了揉眼睛,那表情真的是难以形容,说不出的什么感觉,许多种感情综合在了一起,再加上恐慌,政委的表情和心情一样的乱。

“我?我一般吧。”政委吭哧了半天,才说出来。

“您一定记得我了吧?”

“我记得。我记得!”政委点了点头。

“你们先别害怕,这里其实应该是很安全的,只不过就是寂寞。我可以进来吗?”

政委和舒梁都后退了几步,那个人走进了政委的办公室。舒梁特意的看了看他的脚下,他不能说没有影子,其实也有,但是只不过他的影子给人的感觉好像和身体本身不太成比例,影子给人的感觉似乎很飘忽,有些发散感。舒梁不敢在他的影子上做过多的注视,急忙又抬起了头看着他。

他站在衣柜的旁边了,和政委、舒梁有两三米远的距离。

“你应该是。。。。。我是说你已经。。。。。。可是这里。。。。。。?”政委吞吞吐吐的不知所云,但是舒梁应该能猜测的八九不离十了,其实他也能听懂。

他笑了笑,说道:

“是的,政委。我是已经死了,可是我走不出这座大楼。我有时候都能看到你们,只要我想看你们,几乎天天都能看到你们。我觉得这样也不错,我没有白当这警察,警校毕业也没有白学。”

政委点了点头。

他继续说,并且看着舒梁:

“这个小伙子和我年龄应该差不多吧?”

舒梁慌乱之间,只是顾着看他了,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我那一年是25岁,你呢?”他在问舒梁。

“啊?25?哦!我今年是25岁。”舒梁磕磕巴巴的回答着。

他继续说着:“我们差不多大,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舒梁。”舒梁慢慢的发现他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他说话的时候语速并不快,慢慢的说出来,甚至还有些很好听的感觉,似乎很空灵的味道。

“我见过你,你记得吗?”

“我记得!”舒梁迅速表示了肯定。

“我为什么能见到你呢?”

这个问题问的舒梁有些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舒梁摇着头。

“还有,政委,我怎么能看到你呢?”

“我也奇怪啊,我怎么能看到你呢?”政委心里也很奇怪。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能见到你们,这里你们是不应该来的,除非,你们也。。。。。。”那个人欲言又止。

“除非什么?”舒梁追问着。

“除非我们也死了!”政委抢先回答了舒梁的问题。

“。。。。。。”

那个人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






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