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晶晶和伏明霞哪里不同 "教母"不敢当

2野劲旅 收藏 0 74
导读:8月4日,对周继红来说,是大战前相对安宁的日子。她前夜刚从济南回来,中国跳水队结束了奥运前的最后集训,而第二天,她又要带队进驻奥运村。   这一天她本来可以好好地放松一下,但在如今的北京,奥运决战是唯一的话题,她无法躲避。   当记者见到这位中国跳水队领队时,有不少人高声喊道,“周领队,预祝你们拿八金。”   周继红只是笑笑,低声说,“如果拿八金,我真的开心死了。”   对跳水队,人们的期望值就是这么高。从洛杉矶奥运会起,六届奥运会以来,跳水总共获金牌20枚,不仅是中国代表队在各项目

8月4日,对周继红来说,是大战前相对安宁的日子。她前夜刚从济南回来,中国跳水队结束了奥运前的最后集训,而第二天,她又要带队进驻奥运村。


这一天她本来可以好好地放松一下,但在如今的北京,奥运决战是唯一的话题,她无法躲避。


当记者见到这位中国跳水队领队时,有不少人高声喊道,“周领队,预祝你们拿八金。”


周继红只是笑笑,低声说,“如果拿八金,我真的开心死了。”


对跳水队,人们的期望值就是这么高。从洛杉矶奥运会起,六届奥运会以来,跳水总共获金牌20枚,不仅是中国代表队在各项目中拿金牌最多的运动队,每届都有金牌进账,而且是中国代表团内单届奥运取金牌最多的队伍。2000年悉尼奥运会,中国跳水队取得5枚金,4年前的雅典更是取得6金。说跳水队是中国奥运代表团的“梦之队”,实至名归。


而周继红恰是中国跳水的第一个奥运冠军。1984年洛杉矶奥运10米跳台金牌,梦之队的第一道金光是由她闪出;从悉尼奥运起,她担任领队;北京奥运会是她第三次以领队身份征战奥运,在内心深处,这位湖北女子有一种特殊的自豪感。


T:我们还是得从梦之队这个名号开始,您怎么看这个称呼?


Z:我当然高兴,外界如此称赞,是对我们成绩的肯定,也体现了我们的价值。我常对队员说,梦之队这样的称号,是对中国跳水队历史的承认,是中国跳水几代人共同的贡献所赢来的荣誉,我们要维护这样的荣誉,要保持成绩.才对得起外界对我们的看重。


T:说到几代人的努力,很多人都记得您24年前的那一块金牌,开了梦之队的先河。


Z:1984年对我们来说,都是第一次。第一次去奥运,第一次拿冠军,如今想来,好象梦一般。这20多年来,中国跳水确实在梦之队这条路上不懈地努力着,奉献着。说到梦之队,实际上也体现了中国社会对中国跳水队的要求。有一种说法:跳水是个人项目,最多也是双人的配合。但是,到了中国跳水队,则是整体的要求,用张艺谋的电影名来说,就是“一个都不能少”。我把这种要求当成是各方对中国跳水队的集体要求,这样,我们的使命感会更重些。


T:相信您也听到过这样的说法,说您是女强人,说你在成绩上和管理上两方面都很厉害,还有人说您是中国跳水的“教母”?


Z:“教母”这词不敢当,无论从资历上和年龄上,我确实还不配这个称号。至于“女强人”,我想这是一个老话题,任何行当里,但凡女人有了一定成绩都会被称之为女强人,这可能是在男性为主导社会里,女人必须面对的议论。这可能也不是贬义,也不是褒义,就是这样一个说法,一个现实。而我对自己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努力做好自己的事,让自己满意。


我对队伍的要求是很高,但我也会和各方沟通,理解各方意见。现在的队员肯定和我们当初不一样,社会在变,环境在变。现在的队员不再那么简单,她们有自己的想法,像郭晶晶已经是27岁的大姑娘了,自然有自己的判断。作为管理者,当然不能硬性去要求什么,而是要沟通,要让对方明白,就是让队员按照你的想法去做,也要让她知道是为了什么。举个例子,有些社会活动是不得不去参加的,但我们的明星觉得没必要,还不如休息或者训练,你就必须和队员沟通,让他们了解明星队员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说到底,随着社会的改变,我们也在改变,希望更人性化、现代化地管理队伍。


T:这次奥运前,关于您管理“很厉害”的新闻和议论比较多。


Z:最近有一本书,名叫《感谢折磨你的人》,我觉得这书名就是我的心声。这次北京奥运会,是我做领队以来经历的第三次奥运会,在选人,备战过程中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种惯性。但各方面的议论反而给了我额外的激情和动力,不断促进我努力,更好地备战。对于各种意见,我不一定要用语言辩解,但我一定会用行动回答。如果我自己像瓦罐豆腐一样提不起来,说甚么都没用。所以,我内心很感谢那些折磨过我、给我额外动力的人。


T:雅典奥运后,尤其是郭晶晶赢了两枚金牌后,她的一些社会活动特引人注目,使跳水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中国社会生活的一个关注点,连最近一家美国主流杂志都提到:郭晶晶的日常感情生活都是中国人普遍的谈资。


Z:如果说跳水成为中国社会生活的一部分,我觉得是中国跳水的一种光荣。因为这个时代已经和我们当年做运动员的时代不一样了,跳水或者是体育新闻娱乐化,社会化,这也是时代进步的一个表现。现在的运动员面临的环境要比我们当时复杂,受到关注其实有利于跳水的发展。有一个简单的例子,我最近还试图寻找当年的比赛录像,找了很久,最多也只能找到几个画面而已,不象现在的运动员,大大小小的比赛,训练,访问,各方面的资料都很齐全。


T:应该说跳水新闻已经娱乐化和社会化了,从悉尼奥运后,伏明霞开始了这一现象,而到雅典奥运后,郭晶晶更升华了这一点。


Z:这两人都是非常出色的选手,有人曾让我对她俩作比较,我只能说她俩所处的时代不太一样,各有各的经历,各有各的人生路。但感觉上,郭晶晶的经历要多些。不过说到娱乐化,我觉得正常的报道无可厚非,但如果制造绯闻,就有点不厚道了。


T:说到伏明霞,她最近生了第三个孩子,好象也要为北京奥运增加喜气。


Z:确实,恭喜她。我去年和她联系,曾想请她到北京奥运会来做电视解说,但是她告诉我她已经有了别的计划,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是扩展家庭成员的计划。


T:从您开始,到许艳梅,高敏,伏明霞都嫁得很好,现役的郭晶晶也找到了美满的感情,这和跳水项目自身特点有关系,还是与中国跳水队的美丽光环有关?


Z:这一观察确实有道理,作为跳水运动员,首先是身材条件会很好。她们也许不算绝顶漂亮,但肯定是气质过人。中国跳水队这么多年来的成就和名声,也为她们加了分。不过说真的,看到我们的女选手嫁得好,我很欣慰,因为婚姻对女人太重要了,而我们的女选手为了祖国荣誉刻苦训练,吃了很多苦。如果在退役后,人生有个好的归宿,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有时候我真为我们的选手感动,就以郭晶晶为例,为了北京奥运,她克服了多少困难,外人并不知情。去年加拿大赛前,她胸膜炎发作,呼吸艰难,我都劝她不行就休息,但第二天她照样站在了跳板上。前一阵子郭晶晶的腰再次受伤,椎盘骨疼痛难忍,但她在训练时没有退缩,坚持保证训练量。在外人看,郭晶晶功成名就了,但她表示,如果允许,真愿意一直跳到老。这当然是她的一种心愿,但这份心愿和这种努力,让我真的很感动。所以当郭晶晶受到一些不公正的议论,我为她心疼。如果未来郭晶晶能嫁得好,我为她高兴。


T:现在我们回到奥运,您作为领队已经参加了三届奥运会,能否比较这三届的备战情况。


Z:这三届奥运会,各有不同。悉尼奥运会时我刚刚上任,可能也是心里没底,所以在赛前的封闭训练把时间拉得太长了些,估计有3个月之久,当时队员练得都有些疲劳了。雅典奥运会备战时,我们相对更有经验了,我们的要求是既要保证训练强度,又要使队员不那么紧张。那一次的效果不错。而本次奥运备战训练,我非常满意,因为训练完全达到了要求。另外,这次比赛和雅典一样,有晚间比赛,因此,我们还增加了晚间训练课。


T:队员们喜欢“水立方”吗?


Z:都很喜欢。我们已经在今年二月的“好运北京”世界杯上见识了“水立方”。这座场馆让人感觉很舒服,而且能让队员感到兴奋。这么多年来,我们见过的世界著名大场馆很多,悉尼,雅典的奥运场馆都很大,很漂亮。但水立方是我们经历过的最漂亮的奥运场馆,比之前任何一个场馆都要先进。


T:作为在上届取得6块金牌的队伍,你们在备战中是什么样的心态?有什么样的目标?


Z:我们只有四个字:从零开始。也许,这听起来像老生常谈,但这就是事实。首先我们的队伍成员更换了很多。上届雅典奥运队伍中,我们只留下来三人。目前,全队中有七成队员是没有奥运比赛经验。其次,由于跳水比赛又具备很大的偶然因素。所以,一旦我们有保冠军的心理,那么,我们离丢冠军也不远了。因此,我要求所有的队员要以挑战别人的姿态来备战,用冲冠军的心理来备战。


T:在八个项目中,您最有底的夺金项目,是否就是女子高台双人跳水?


Z:从战绩上看,我们的女子高台双人跳水赢得了相对多的金牌,但跳水是一项充满偶然的项目。尽管我们做出了最充分的赛前准备,但最重要的还是选手的临场发挥。举个例,悉尼奥运女子高台双人跳水,李娜和桑雪此前好几年都没输过,但到了最关键的决赛,她们两人临场发挥都出现了失误;此外,雅典奥运会王克楠得零分,那是谁都不曾想到的事。所以,尽管我们的陈若琳和王鑫经常获胜,但并不代表她们一定能赢得金牌。奥运比赛和普通比赛完全不同,这次又是主场作战,压力会更大。


T:女子跳板比赛,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中国内战。结果不是郭晶晶赢吴敏霞夺金,就是吴敏霞赢郭晶晶夺金!您的看法呢?


Z:我完全不认同这样的观点。几乎每个跳水项目上,我们都有强大的敌人。以女子跳板为例,俄罗斯名将帕卡琳娜就和郭晶晶有同样的难度系数,她的难度系数甚至比吴敏霞还高0.1。在这个项目上,我们不只有帕卡琳娜一个强敌,像她这样的对手还有好几个。此外,双人赛的强硬对手组合也有很多,我们和对手的动作难度相同,到时候就看谁的临场发挥更好。


T:那么男子跳台呢?外国媒体评论,这个项目似乎是战胜中国跳水的唯一突破口。


Z:去年的世锦赛,今年的好运北京世界杯,我们都丢了男子跳台金牌。我们在这个项目的对手是非常强大,有俄罗斯的加尔佩林,德国的克莱因等等。不过,虽然我们在这个项目上的选手很年轻,但他们进步很快。我对这个项目选手的要求是:认真准备,放开跳,用最好的表现挑战对手。


T:说到男子跳台,据说单人项目阵容还没有最后定?


Z:已经定了,周吕鑫和林跃是主力,火亮是替补。但跳水是一个偶然因素很大的项目,在赛前三小时都可以换人。所以,无论跳台单人的替补火亮,还是跳板单人的替补王峰,他们在完成了双人的比赛后,并不意味着他们的任务结束了,他们还得百分之百地投入单人项目的训练中,以备不时之需。这是跳水比赛的特点,并不存在着阵容确定还是没确定的问题。


T:记得您在雅典说过,跳水动作难度几近极限。但四年过后,难度似乎还在增加?


Z:在雅典,很多选手都是偶尔选择一到两个难度很大的动作,而本次奥运,很多选手将在全套动作中用最大难度。这样,他们的总体难度就增加了。


T:您觉得本届奥运拿多少金牌,才算没辜负梦之队的称号?


Z:这个我不能说,我现在只能说,我们会尽量去争取最好的结果,不辜负大家对我们的期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