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 旧版—楔子 第四章:无限接近透明的蓝(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


一个索然无味的圣诞节之后的东京,今天又是一个雨天。不知道为什么今年日本列岛的气候总是那么的反常。

阴冷的雨中,昔日繁华的东京涉谷,此刻街上也是行人寥寥,巨大的电视墙正在播放着朝日电视台的时政新闻,主要内容还是有围绕着中国副总理、外交部长李翰文对日本的访问:

“今天下午朝仓外相将在丸之内会晤中国外交部长李翰文,此次会晤受到了我国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自朝鲜内战爆发以来两国之间出现的紧张局势能否得到缓和呢?广告之后我们将继续予以关注。”

坐在空荡荡的千利屋日式料理店里,深町一大佐正随手翻看着他刚刚接手的亲潮改级AIP动力潜艇SS—599“旭潮”号的技术资料。

“亲潮”级潜艇是日本海自作战序列中最新型的柴电潜艇,标准排水量2700吨,下潜排水量3000吨,在外形上更是一改过去从“涡潮”级至“春潮”级所使用的水滴型船体设计,全长也增加了,帆罩及舰身两舷水线以上均铺设消音瓦,水面航速12节,水下航速20节。

配备潜射“鱼叉”反舰导弹以及日制的89式533毫米重型线导鱼雷,射控系统采用SMCS式(TFCS)射控系统。

亲潮改级AIP动力潜艇装备有4台斯特林发动机,具有超过250千瓦的推进功率,可以在水下连续航行好几个星期而不必浮到水面充电,海自对其战力评估为春潮级的5—7倍,亲潮级原型的2—3倍。

早在20世纪70年代,日本便开始潜艇AIP动力系统的研究,但日本自行研制的AIP燃料电池推进系统功率有限,根本无法满足现代潜艇水下航行的要求,所以日本政府决定采取他一贯走捷径的方法——直接从瑞典购进了技术成熟的斯特林发动机主机,然后自己研制与主机配套的辅助设备和系统,最后再研制出日本自己的潜艇用斯特林发动机推进系统。

但这样的潜艇一旦进入中国近海就要面对中国海军强大的潜艇部队的围追堵截,是否能如海自参谋本部所想完成破交的任务呢?

深町一也心中没底。毕竟今天的中国海军拥有近百艘现代化的常规潜艇,特别是第二次朝鲜战争结束之后,大量的宋级潜艇便成了日本近海的常客,从北海道到冲绳,他们的身影无所不在。而093级核潜艇那特别的泵喷推进系统所产生的微弱噪音更是无数次出现在海自声纳兵的噩梦之中。

“舰长,好久不见。”就在深町一独自望着窗外的雨走神的时候,他要等的人来了。南波信曾是日本海上自卫队中首屈一指的声纳员,不用借助仪器比对他的耳朵就可以分辨出活跃在日本近海的各国核潜艇的信号特征,但他持才放旷的性格却不为海自中的很多人所容。最终在一次酒后的厮斗中,因为殴打了一名海将补,他被赶出了海自。

“最近过的怎么样?”点了两份高档的寿司料理之后,深町一关切的问道。

“还是老样子,在东京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尽管南波的脸上挂着无所谓的表情,但深町一也知道这几年日本经济并不景气,加上大量韩国难民的涌入,日本各地区包括东京在内的失业率都一直居高不下,离开了自卫队后,在一所海洋渔业公司工作的南波生活相信并不轻松。

“最近海自潜艇部队会有大的行动。”窗外一列右翼分子的车队驶过,高音喇叭中不断传来斥责自卫队怯懦的污言秽语。深町一取出了一个黑色的纸袋,压低了声音说道。

“这是几艘潜艇舰长私自考录的声纳异动和我们的一个大家伙的信号特征,能帮我比对一下吗?”在听过了赤潮级核潜艇水下航行的记录后,深町一总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伊豆群岛附近的海域里似乎还隐藏着什么,所以今天深町一找到了昔日自己最得力的部下,想借助他那先天就特别敏锐的耳朵找到答案。

“在刚刚结束的日中外相会晤中,双方均未取得突破性进展,我国政府要求中国政府撤出进驻朝鲜半岛的全部军队,由联合国派遣国际部队进驻,在朝鲜举行全民公决等建设性建议,但遭到了中国方面的无理拒绝。而则中方称由韩国流亡政府领导的前一阶段在朝鲜半岛和中国各地制造多次自杀性攻击的‘韩国光复军’为恐怖分子,是亚太地区和平和稳定的主要威胁,提出要日本政府将其驱逐出境,拆除九州、四国、本州西部地区的‘恐怖分子训练营’,以承诺朝鲜将终止其核武器研制为条件,单方面要求日本政府终止核生化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开发研制,这样的无理要求当场便遭到了朝仓外相的拒绝。”

走在涉谷的街头,看着电视墙上的最新的新闻报道,深町一明白中日之间一场大战在所难免了。果然回到自己位于东京小杉的公寓中,海自要求立即归队的命令就下达了。

海自参谋本部拟订的“九鬼作战”方案,要求日本海自潜艇部队出动已有战力的60%,先由吴港出发的由5艘潜艇组成的徉动部队,以吸引在日本外海游弋的中国潜艇,在横须贺编组完成的特别游击队则乘机出港,借由小笠原群岛,南下抵达马里亚纳海盆后再转向西行,潜艇编队经由巴士海峡、苏拉威海分散进入中国的禁脔——环南海经济区。

原则上来说,这一行动方案只是昔日全力介入朝鲜内战的《不知火作战》的翻版,但事过境迁,今日面对中国全面威胁的日本已经失去了和中国正面交战的胜机,所能做的也只是以战求和而已。经过2天的准备,组成特别游击队的9艘日本海自潜艇基本已完成了作战整备,在横须贺港等待出击的命令。

2012年12月30日22时18分,日本本州东南部的各军港上空同时有3颗中国军用卫星,而航行于日本南部海域海自的“响滩”级声响测定舰通过被动型拖曳声纳也密切监视着中国海军正在日本沿海活动的潜艇的动向。

22点30分,海自吴港的徉动支队出动,以亲潮改级AIP动力潜艇SS—597号“霞潮”为首,其他四艘春潮级常规潜艇陆续驶出港区。

“春潮”级潜艇标准排水量2,450吨,全长77.4米、宽10米、吃水深度7.7米,采用柴油机与电动马达驱动单轴推进,水中马力7200hp,水面航速12节,水下航速20节,乘员75人。

舰上的主要武器有六座533毫米鱼雷发射管,可发射潜射“鱼叉”反舰导弹和日制89式反潜鱼雷,Mk-46音响归向鱼雷,也可鱼雷与反舰导弹混装。

日本近海的中国潜艇立即警觉起来,航行于太平洋中的3艘中国宋C级常规潜艇立刻赶往丰后水道监视,而长时间游弋于济州道周边海域的中国北太平洋舰队的1艘093核动力攻击型潜艇也离开了自己的攻击阵位,回到釜山外海,以监视关门海峡。

22点55分,徉动支队驶出濑户内海,进入丰后水道,中国方面又有2艘宋D级常规潜艇进入日本近海,同时日本海自在伊豆群岛南部又侦听到中国海军1艘阿穆尔级潜艇的活动信号,但5分钟后,它也开始赶往丰后水道。

23点20分,海自的潜艇徉动支队,驶出丰后水道,中国在日本本州的3颗军用卫星也飞离了观测位置。中国海军潜艇始终和海自徉动支队保持10海里左右的距离,尾随其向西南方向驶去。同时横须贺港内,特别游击队开始出动,由水上状态进入半潜状态,缓缓离开横须贺港。

为了达到隐蔽的目的,海自没有为派遣大型水面舰艇在附近海域进行警戒。到达港外所有潜艇进入预定深度,编队向东南航行。

航行在队列前端的是日本海自的两艘核动力攻击型潜艇SSN—2002“赤潮”号和SSN—2003“黑潮”号,其后是4艘亲潮级常规动力潜艇:海自第8潜水舰队的SS—592“涡潮”和SS—593“卷潮”,第10潜水舰队的SS—594“矶潮”和SS—595“鸣潮”,随后则是3艘亲潮改级AIP动力潜艇SS—596“屿潮”、SS—598“堤潮”以及深町一指挥的SS—599“旭潮”号。

寂静无声的海底,日本海自的精锐们,默默向伊豆群岛靠近着。而与此同时在东京的一个破落的工厂废墟里,原日本海自上尉南波信正在全神贯注的用自己组装的仪器听着深町一给他的带子。

3天来这些带子他已经听了无数遍了,尽管表面上听不出什么,但和深町一一样,一种军人的直觉告诉他,除了日本的核潜艇之外伊豆群岛的水下还藏着什么!突然屏幕上声波线一个微弱的异动吸引了南波的视线,“难道是……”南波倒回重听,一个人耳几乎捕捉不到的声音出现在南波的耳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