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3/


德军的军官们疑惑但是欣喜的发现山顶的苏联军队的抵抗正在逐渐变弱,不仅一挺一直在像死神般嚎叫的Dshk重机枪好像没有了子弹,两支不停的终结着德军狙击手、机枪手和军官的狙击步枪也仿佛在一瞬间没了踪影,就连少数几个打得有声有色的射手也仿佛死了挂了吐了白沫蹬了腿一般慢慢的没有了生息!一名德军中尉还用望远镜亲眼看到一个一直在用一支新式步枪精确的射击又不时发射极具威力的枪榴弹的枪手中弹后以一个非常难看的姿势倒了下去!

战士们都悄悄的进入了反斜面的阵地,只有少数的几个留守诱敌的士兵们依然在更加密集的火力打击下艰难的倚靠着掩体射击着。看到战友们一个个进入阵地,留守的战士们的脸上一个个的渐渐地都浮现出一种无怨无悔的笑容。

明知必死!

兄弟,待会替老子多杀几个!

你放心,咱们今天就算死在一起也无悔无怨了!

大喜过望的德军有些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大好形势冲昏了本来就被这一小股苏联人揍的晕头转向的头脑,开始更加凶狠的向山顶疯狂的倾泻各种口径的弹药。很多子弹跟本就打在了没有人甚至不可能有人的地方,但是发了飙的德军可不管这些,憋屈了一晚上,终于有机会抬起头射击了!

失去了居高临下的大口径重机枪的俯射压制和两支狙击步枪神出鬼没的威胁,德军的通用机枪们也开始马后炮一般的重新开始尖叫。待在一线阵地里已经两个多小时进退不得的那个德军上尉更是主动请缨:让我们不用任何的增援,仅仅用我剩余的这一个连的兵力发动最后的冲击,击毙该死的苏联人,为我们的敬爱的元首拿下山顶的阵地,让光荣而骄傲的日尔曼战旗在太阳升起之前高高的飘扬!

负责前线指挥的一个上校如同一只豪猪一般的蜷缩在掩体里,小心翼翼的将望远镜伸出隐蔽物朝着宁静了许多的山顶望去。就倒在不远处的少校的脑浆迸裂的尸体随时提示着这位最高指挥官不能掉以轻心,黑暗的丛林里仿佛密布着致命的危险,只要稍不留心,就会命丧黄泉。

再三确认了山顶的守军确实没有了足够的兵力之后,上校收回望远镜轻轻的挥了挥带着白手套的手。一线阵地的德军在得到了最高长官的首肯后开始互相鼓舞着隐入了密密的丛林。

丛林中茂密的多年生乔木逐渐的隐没了德军的身影,也逐渐的屏蔽了德军支援火力的视线。以为负责任的上尉请求跃进到一线阵地进行火力掩护,竟然被自信满满的上校大手一挥就制止了:我要亲眼看着那些效忠于元首的棒小伙子们拖曳着苏联人肮脏的尸体走到我们的面前,至于我们,只要负责像接待凯旋归来的英雄一样接待他们就行了。跃进掩护是不信任他们的能力,只会让他们蒙羞!

大炮和炸弹趴在反斜面构筑精良的阵地的掩体里面默默的计算着日尔曼英雄们攀登的时间同时整理着自己手中等待许久的高射角曲射武器。炸弹将整整十发空包弹全部塞入弹仓,并且在枪口安装了经过改装的枪榴弹发射器和一枚同样经过改装的极为变态的预制破片杀伤榴弹。大炮则小心翼翼的调整着40mm轻型迫击炮的密位,五颗迫击炮弹整齐的搁在一旁。另一个DP机枪手接替了他的重机枪,加装了重型制退器的枪口直勾勾的望着山顶。

占尽优势的高射角武器虎视眈眈,掌握着直瞄火器的冲锋枪手和步枪射手们也排列好了各自的战斗位置,一旦开火就是一道密不透风的火力墙!

列宁和牙医带领着一个小队的士兵目睹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日尔曼英雄们在几十米外与自己擦肩而过,然后鱼贯进入了熟悉的坑道口。嘱咐了士兵们在此等待,列宁和牙医又前出仔细的观察整个阵地的情况。一线阵地纵深五十多米,横跨一百多米,坑道纵横,视野和射界都十分良好。列宁甚至怀疑这支侦察连是预先想好了要在这里被围,预先想好了要在这里战死的!而有一点已经不容置疑了,那就是凭这些构筑完整甚至可以说是精密的表面阵地、山顶阵地和反斜面阵地看,这只侦察连绝非是在被围困后仓促构建了阵地!

可能是没有想到苏联人还有反击的兵力,表面阵地里没有上山的德军士兵只有五个人。由于连续作战的身心俱疲,他们都基本上斜靠在胸墙上或者歪坐在战壕里,这给列宁和牙医在不被开阔地后的德军主力部队发现就占领表面阵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而进攻山顶的德军们胡乱的射击声和嘈杂而亢奋的叫喊声更是给构筑倒打火力点的苏联士兵们以绝佳的掩护!

列宁一挥手,牙医立刻在他的右侧找到了合适的隐蔽物并形成了一个简单的X型警戒。“我打左,你打右!”列宁低声嘱咐。“空空,噗”三颗几乎同时射出的子弹准确的击中了100多米外正在抱着枪聊天的两名德军士兵。列宁清脆的双连击准确的击碎了一名德军士兵的那颗不停跳动着的心脏,而牙医则用一颗由炸弹改装过的特殊狙击专用弹直接轰碎了旁边的一个还缠着绷带的脑袋!

两个人变换了位置,牙医走到了右侧的一条平行于阵地横向的坑道,毫不费力的举枪干掉了一个还在打瞌睡的德军士兵,转身向回移动。列宁在左侧的一条坑道中边搜索边开枪,“空空”,“空空空”2个清脆的点射毫不犹豫的将2个在不远处的德军士兵狠狠地钉死在了胸墙上。

换上一个35发弹夹的列宁正想回撤,突然听到了左侧坑道一个拐角处后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正欲抬起的脚也不由得骤然收紧又轻轻放下,并迅速的从腰间的快速枪套中取出了已经上膛的30式手枪:“去死吧,最佳第六人!”列宁轻轻的骂了一声,闪电般的横向闪出,一个已经掏出手枪的负伤的德军少尉措手不及,被“突”、“突”两枪打翻在地。

牙医瞟了一眼快到山顶的德军突击部队,询问的看了看列宁。列宁点了点头,冲远处的苏联士兵们挥了挥手,战士们悄无声息的进入了坑道,并迅速找到了合适的射击位置。先按照炸弹婆婆妈妈的反复嘱托的方式在合适的位置安放了几个用手榴弹做成的诡雷,然后尽量平躺进战壕里尽量把苏式冲锋枪大的几乎可以用来照明的枪口焰压得低一些好尽量晚一些被发现。青灰色身影的德军士兵在几百米外的开阔地后面的德军主力部队看起来是那样的模糊,而在山脚下的苏联士兵们却能看的一清二楚。

“混小子们,尝尝老爹的炮弹!”目视着德军占领了山头,最先按耐不住寂寞的必然是大炮,粗糙的大手一松,一颗颀长的迫击炮弹就自由的落入炮管旋即以最大速度弹射而出,炮座下的土地在轻轻的震颤中凹陷了下去。

日耳曼的英雄们在轻松的打死了6、7个还在顽强抵抗的苏联士兵后登上了梦寐以求的山顶阵地。在还带着阵亡战士的体温的阵地上,日耳曼英雄们看到的只是被鲜血染红的空空荡荡的战壕和凌乱的苏军士兵的尸体——他们大都还保持着战斗的姿势。

不过德国人并没有在这片阵地上呆的太久,正当德军士兵们为自己几乎兵不血刃的胜利感到自豪和困惑的时候,第一颗迫击炮弹就带着尖利的啸音全速的砸在了他们的头上。紧接着是一发虽然不大但是绝对变态的枪榴弹,弹体内甚至还有足够分量的红星机械厂刨具车间的精钢刨花,更别说榴弹表面密密麻麻的预制破片和唱片机针和爆破部填装的足可以炸塌一堵墙的黑索金炸药了!

又一枚加装了炸弹改装过的延时空爆引信的迫击炮弹歌唱着在帝国士兵的头上炸响,使那个不大的山包成为了德军的滑铁卢。山下的苏军看不到反斜面的战斗也只是看了个不明就里。山上的德军想突围却随即又被两枚具有炸弹一样扭曲的性格的燃烧弹封住了去路。视野良好的直瞄火器射手们也开始对贸然闯入的入侵者们展开了凌厉的反击,从构筑合理的正面、侧翼掩体里射出的纵横交错的火网开始撕碎倒霉的德军的身体。背水一战的苏军的小半个连队随迸发出的气势让德军不由得想到了1812年那只伟大的俄国军队!

伤亡过半的德军在抵抗无望后开始选择退却,可山下的德军却依然以为一切都进展顺利。想象着山顶的绝对兵力优势,德军指挥官断然拒绝了那名察觉出了异常的上尉第二次请求增援的建议!

“打!”看着逐渐靠近的德军,牙医咬着牙狠狠下令。12支PPsh-41冲锋枪组成的拦阻火力的弹雨迅速封锁了德军退却的希望。交替射击的12支冲锋枪使得拦阻火力没有了任何间隙!山前山后,一颗颗有缘突的无缘突的12.7mm的7.62mm的同样高贵的愤怒呼啸着从不同的枪支里射出,带着对家园的眷恋,对兄弟的歉疚,对心上人的爱,对颤颤巍巍的父母亲的思念,还有对丧失这一切的痛,以全速冲出,嘶声吼叫着扑向进犯的敌人。


妈妈,我回家了...

亲爱的,你可以闭上眼睛了...

兄弟,你看见了吧!老子又杀了3个,给你报仇了!

宝贝,爸爸到天堂再吻你。


“停止攻击!避免误伤友军目标!”开阔地后面的德军联络员举着大喇叭愤怒的冲着正在疯狂射击列宁和牙医他们喊叫。

“我们看的清目标,我们正在支援他们!”列宁头也不回的用比德国人还熟练的德语大声的回答,接着继续扣动扳机。一个个德军士兵在丛林里密密的弹雨中哀嚎着倒下,战士们的胸膛仿佛燃烧。

“请指示目标!”迟疑了一会,联络官传来了德军指挥官愚蠢的命令。

都顾不上嘲笑这个愚蠢的指示,能听懂德语的牙医和列宁马上向还在发泄愤怒的战士们做了一个“停止射击”的手势,接着狠狠地用自己的冲锋枪对着丛林中德军最密集的两处发射了两簇曳光弹!

接着在德军阵地的各个角落都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枪声。心花怒放的列宁、牙医和10名战士看着德式子弹从德式枪械中发射出来再用力的穿透德式军服和德式钢盔撕裂德国人的尸体,终于可以放声大笑。笑得入侵者胆战心惊!

牙医和列宁不时把曳光弹射向德国人最密集的地方,指引着德军疯狂屠杀着自己朝夕相处的战友。在确认山上那股倒霉的德军很难有人能幸免于这场闹剧后,列宁又朝着德国士兵尸体最密集的地方打了一梭子子弹,看着德国人已经千疮百孔的尸体被轰成一块块碎肉后,列宁和他的战友们才满意的离开了表面阵地回到了密密的丛林中。

山间恢复了令人心悸的宁静。等待了几分钟的时间后,仍然没有看到想象中凯旋归来的战友,德军才发现中了一个狡猾的圈套!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5、4、3、2、1...”倒数着焦急的称职的上尉靠近阵地的时间,炸弹露出了招牌式的变态笑容。“轰!”随即而来的一声巨响,验证了炸弹的猜测。果然是一颗诡雷热烈的欢迎了这位风尘仆仆的上尉。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将戍卫者的祝福送给了侵略者。再被真真假假的诡雷搞的焦头烂额后,抬着被炸身亡的上尉的几名士兵看到了一座用6具极不自然的德军尸体摆成的十字架。

“咝...”领队的德军少尉倒吸一口凉气,冲部下们挥挥手,颤声叫道:“把他们的尸体都抬回去!”

“是!”

“轰...”

幸免于难的少尉被爆炸的气浪吹出数米远,他百思不得其解:“尸体怎么会炸呢?!”


P.S.麻衣的铁血军衔升为上士,庆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