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8/


岳天雄和田小亮、吕西安跑了一段路,前面出现了一个高坡,高坡上有一片黑沉沉的树林。岳天雄喊了一声:“小亮、吕西安,进树林!”三个人一头钻进了树林。

岳天雄马上就发现。这片树林有点特别。地面上、半空中有很多很多萤火虫,放射着星星点点的光芒,把树林照得半明半暗。岳天雄听了听后面的动静,只听到一阵狂暴的机枪扫射,却没有听到追赶的声音

吕西安也发现了这个情况,说道:“天雄,黑色旅的士兵好像还在深沟那边,没过来。”

岳天雄笑着说:“他们没过来,咱们就歇一会儿。”

吕西安和田小亮坐到了草地上。田小亮叹息道:“哎呀!我出了多少汗哪!我这衣服都湿透了!”

吕西安感慨地说:“出汗没关系,最要紧的,是别出血!”

岳天雄在树林中走了一圈。他这才发现,北面是一道高高的紫红色石壁,足有十层楼高。石壁前有一棵异常高大的树木。这棵大树的直径有五米多,树梢已经超过了石壁的顶部。岳天雄又走出树林。他看到,在树林的外面,前面和左手是一片低矮稀疏的灌木丛。岳天雄暗暗盘算,他们要离开这个地方,只能穿越前面的灌木丛。岳天雄走到灌木丛前。举起夜视望远镜,想看看灌木丛对面的情况。但是,他马上愣住了。

原来,有四五十个黑色旅的士兵端着枪,从前面和左手悄悄地穿越灌木丛,逼了过来。他们杀气腾腾,离树林只有五十多米远。简直是近在咫尺!在这些士兵中有一个红艳艳的身影。那是个姑娘!是个举止敏捷、火气十足的姑娘!她右手握着手枪,左手不停地打着手势,催促黑色旅的士兵迅速前进。

岳天雄的心里一阵发紧。他推测,那个姑娘大概就是玫瑰玛丽!岳天雄暗暗咋舌。他已经发觉黑色旅要包抄自己,所以和田小亮、吕西安迅速撤离了高坡。但是,玫瑰玛丽还是带着黑色旅士兵抄了他们的后路。这个玫瑰玛丽确实有两下子!现在,前面和左手是黑色旅的士兵,右手是石壁,后面是深沟。他和田小亮、吕西安被包围了。他们陷入了绝境!岳天雄顿时感到热血沸腾。他和田小亮、吕西安应该怎么办哪?

岳天雄不敢耽误时间,急忙退进树林,回到田小亮和吕西安身边。他急切地说道:“小亮、吕西安,情况不好!玫瑰玛丽带着四五十人包围了树林。黑色旅抄了咱们的后路!”

田小亮和吕西安听了这话,顿时紧张起来。他们急忙跳起身。吕西安惊讶地说:“玫瑰玛丽有两下子!咱们跑了这么远,黑色旅还能搞迂回包抄。”

田小亮的脸上冒汗了,不安地说:“雄哥,我刚才看了,咱们的右面是石壁,没有道路。咱们的后面又是深沟。深沟那边还有黑色旅的士兵。咱们没路走了!怎么办?”

岳天雄抬头看了看那棵雄壮高大的巨型树木,盘算了片刻,有了主意,说道:“小亮,吕西安,刚才我看过了,这棵大树比右面的石壁高。要我说,咱们上这棵大树!咱们爬到大树的顶端,再跳到石壁的顶部,就能脱险。”

田小亮和吕西安抬起头,借着众多萤火虫的光亮,瞧了瞧高高耸立的大树。他们点头了。吕西安说道:“我看这个主意不错。这棵大树体积庞大,枝叶繁茂,隐蔽性好。咱们上树!”

这时,树林中响起杂乱的脚步声。黑色旅的士兵已经闯了进来。岳天雄断然地说道:“吕西安,你在前面开路。小亮,你跟着吕西安。我断后。”

吕西安二话不说,把步枪背到身上,扑向大树,伸出双手,攀住粗糙的树皮,用双脚勾住树干,敏捷地爬了上去。田小亮紧跟着吕西安,也爬了上去。岳天雄也把步枪背到身上,迅速地上了大树。三个人一口气爬了五层楼的高度,到了大树分叉的部位。他们再朝下看,借着萤火虫的光亮,下面是一片朦胧,一切都是若隐若现的。

这个时候,黑色旅的士兵已经全部冲进树林。树林中乱成了一锅粥。只听黑色旅的士兵在向玫瑰玛丽报告:“玛丽队长,这树林中没有人哪!吕西安和杨德安去向不明了。”

玫瑰玛丽沉吟了片刻,好像在观察四周的情况,随后,她冷笑了两声,说道:“弟兄们,吕西安带着杨德安上这棵大树了。给我点火把!照亮这棵大树!”

岳天雄和田小亮、吕西安交换了一下眼色。玫瑰玛丽一下子就推断出他们上了大树,确实不是等闲之辈。

转眼之间,下面亮起了十几只火把。那些火把猛烈燃烧,而且都集中到大树下面,把大树照亮了。结果,岳天雄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大树下面的黑色旅士兵,看到了玫瑰玛丽。玫瑰玛丽也是印欧混血种人,皮肤非黄非白。她的年纪有二十四五岁,穿了一身红色的运动衣。她的体格非常强健,全身上下热火腾腾。她的容貌果然惊人!一张容长脸,大眼睛明光闪亮,鼻梁高挺,嘴唇红艳艳的,简直是天姿国色!

吕西安也看清了玫瑰玛丽。他惊叹起来:“我的上帝!玫瑰玛丽长得这么美艳!她简直是天使啊!她简直是美神啊!天雄老弟,我真有点动心了。我不想跟玫瑰玛丽拼命了。我想向她投降。我想把她搂在怀里,甜甜蜜蜜地大玩一场!”

岳天雄忍不住撇嘴了。这位容貌俊秀的吕西安真是个风流男儿!他现在是在战场上,可见到对手是个漂亮姑娘,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竟然满嘴胡扯起来。岳天雄调侃地说:“吕西安老哥,你别忘了,玫瑰玛丽可是黑色旅疯狗突击队的队长!她是女强盗!你要跟她男欢女爱,就不能在猎豹分校当教官了!”

岳天雄三人能看到下面的玫瑰玛丽和黑色旅的士兵,玫瑰玛丽和黑色旅的士兵也就看见大树上面岳天雄三个人了。黑色旅的士兵们七嘴八舌地叫喊起来:“他们在树上!他们在树上!”

玫瑰玛丽摆了摆手,示意手下闭上嘴巴。她调侃地笑了,大声说道:“这位白皮肤的帅哥就是吕西安教官吧?这位身强力壮的华人帅哥就是岳天雄教官吧?这位清秀小帅哥就是田小亮教官吧?你们好哇!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玫瑰玛丽,是黑色旅疯狗突击队的队长。今天晚上,我玫瑰玛丽能见到你们三位大帅哥!见到你们三位英俊男儿,我真有福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