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治何必去比廉政公署

一个只有11名工作人员的非常设机构,在短短数月内,掀起了一座县城的吏治风暴。《新安晚报》报道说,安徽砀山县干部作风、部门行风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两风办”),在一次检查活动中,判将近7成的县直机关单位“不及格”,其中,像政法委、法院、人事局等实权部门都低于60分的及格线。此外,这个机构还公开通报多名实权部门负责人,多名相关领导、公职人员被免职或开除。


近七成单位被判“不及格”,多部门一把手被免职——除了内勤、打字等,一个仅有7名真正办案人员的临时性机构,居然通过一次检查活动就能做出这么大的成绩(如果只要是免一把手的职就算成绩的话),的确“厥功至伟”,甚至堪称大快人心。姑不具论这对那些被免职的官员是否公平,奢望搞一场“吏治风暴”就能整饬“两风”,确是很值得怀疑的。因为在很大程度上,“两风办”这个临时机构,亦不过是一场运动式执法的产物而已。


有专家认为,砀山“两风办”的工作之所以能取得实质性成效,主要有这样3个因素: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支持,“两风办”敢得罪人及“两风办”自身建设过硬。笔者对此实不敢苟同。如果我们沿着“两风办”的权力线向上寻索,会发现这条看似颇有作为的权力线,最终只是牢牢拽在一个权力人手里,甚至都不是系在一把权力椅上,自然更不是被约束在精密设计的制度体系之中。换言之,“主要领导”一时的想法和一时的决心,决定着“两风办”的一切作为。


绝对权力的一时人治效果之外,“两风办”敢得罪人是绝对靠不住的——既是绝对权力,既然7个人足以决定一群官员的仕途,他们今天敢得罪人,明天就同样敢大搞“寻租”,这是自古以来所有绝对权力机构共同演绎过的蜕变之路;“两风办”自身建设过硬更似无稽之谈——没有财产公开,没有人大监控,仅有挂在嘴边和写在纸上的“绝不向被督察的单位伸手”,这个临时机构所谓的“自身建设过硬”,又能够坚持多久?


“香港胜在有ICAC。”内地很多地方都欲学习借鉴香港廉政公署的经验,这本是一件好事。可惜的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没学到法治的精髓,却学来了人治的怪种——把法治条件下只对特首负责的高度独立性,移植到人治环境下,就成了唯领导意志是从的绝对权力性。殊不知,抛却法治环境的完善和权力监督机制的健全,“领导一重视问题就解决”其实恰恰是内地官场特色,根本无需向香港学习。


很大程度上,单单指望在现行政府序列之外特设某个机构,来优化一个地方的政治生态环境,无异于痴人说梦。类似砀山“两风办”这样的机构,其实很多地方都曾出现过。一开始也都轰轰烈烈,赢得民众高声喝彩,后来随着权力意志的嬗变,却不是沦为“空壳”就是转向反面。就好像一株妖艳的罂粟花,美丽的花朵开过之后,结出的却是遗毒人间的坏果。


要问砀山“两风办”距离香港廉署有多远,重要的也许不是这个机构对谁负责,而是貌似相近的机构设置下隐藏着多大的基础秩序差别。作为一个常识,任何时候我们都必须抛弃对权力美德的幻想;相反,权力制衡下的相对权力,永远要比权力集中下的绝对权力,更有可能符合公众利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