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几十年有针对性搜集中国情报

长期以来,日本情报机关在日本的安全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而针对中国的军事搜集工作又在总体情报体系中占有突出位置。几十年有针对性搜集中国情报,让日本已拥有了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群,其中又以内阁情报调查局的“国外情报组”、防卫省情报总部实力最强。特别是后者的成立,使日本对华情报,也包括对全球各国的军事情报搜集工作,进入一个稳定、全面的现状,也改变了战后日本情报系统庞杂、情报交流合作缺乏、各成一体等问题。日本媒体近来报道说,为加强海外情报搜集,日本正在积极扩充间谍队伍,组建新的间谍机关,提高日本的情报搜集能力,为日本强军、谋求军事大国服务。2006年度日本自卫队的防卫费用为4.813万亿日元。其中7.7亿日元专门拨给防卫厅搜集海外情报的间谍机构“国际情报局”。

内阁情报调查局——从高层搜集中国情报。这是日本国家主导性情报机关,其职责是搜集内阁成员决策特别是政治决策所必需的情报。它由国内情报部门与其他情报机关、国家机关、私人公司、社会组织的协作部门及多媒体的联络部门等机构联合组成。虽然编制员额不多,但对中国各种情报的搜集功能齐全。去年2月,日本政府在一个专门研究情报机构改革的“情报职能强化研讨会议”上,特别出台了一份旨在加强日本政府情报搜集和分析能力的研究报告,设立“内阁情报分析官”一职,其人员构成多出于外交和安全部门。其中,专门负责中国问题的小组,主要撰写出评估中国政府特别是中国军方的安全战略、军事变动、武器装备动向等内容,以供日本高层决策参考。另有消息报道,一个来自日本外务省的专家小组还特别希望日本政府按照英国军情六处的架构设立情报组织,并将受过特殊教育和训练的特工以外交人员的身份派往目标国家,尤其是目前与日本关系紧张而又微妙的中、俄等国。

情报总部——公开化的对华军事间谍机构.成立于1996年的情报总部是日本最公开化,也是最直接的军事情报搜集机构。其首要的侦察对象为中、俄、朝三国,侦察方式包括谍报侦察、无线电技术侦察、无线电电子侦察、航天侦察等在内的各种侦察手段。中央情报队由“中央地理队”和“中央资料队”而组成,“中央地理队”和“中央资料队”虽然编制数仅为600人,但目标极其明确,就是确保日本自卫队在未来作战,尤其是在应对台海危机或半岛有事时,实现战争、侦察和地理情报一体化。报道称,这些肩负特殊使命的队员,不是看文字资料,而是直接涉足中国的各个领域,直接与相关人或部门接触,获取重要情报。

“中央地理队”负责收集地理情报,“中央资料队”负责收集、翻译国外的军事情报。而从实际运作来看,在对中国的情报搜集中,不仅通过军事手段进行明目张胆地军事侦察,在暗地里受情报总部的指派,也以民间交流、科学考察等名义,从事对华情报搜集活动。如去年和今年,有多名日本学者在我国新疆进行实地精确探测,雇方虽为相关大学和一些社会团体,如日本综合地球环境学研究所,但有媒体分析,目前的日本诸多科研部门都有军方背景,多为日本军方提供间接军事服务。以日本对我国的地质探测为例,其精确座标可为日本的制导武器系统提供重要数据,可直接为未来日本实施远程精确打击服务,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

而在我国成功发射“神舟”号飞船后,日本迅速成立了“中国情报中心”,当年就投入经费3亿日元。据报道,该中心专门在日本本土设有广播监听室,监听人员昼夜24小时监听和收录中国中央及地方电台广播节目,并立即整理存档。

事实上,除了日本官方派出的官员外,同中国交往密切的一些日本民间商社、会馆等有时也会担负对华政治、经济情报的搜集任务。以日本最著名的“贸易振兴会”为例,该会有近百个驻世界各地的事务所,在中国的北京、上海等大中城市也都分别设有事务所或分支机构,而它们的工作除了商务咨询、贸易洽谈外,全面搜集中国有关的政治、经济、军事情报,也是他们的重要任务。至于日本在中国进行的经济、政治等搜集情报活动的公司、商社数不胜数,分别从不同领域、通过各种渠道搜集中国境内的有价值情报。

到目前为止,基于军事、民间高水平的科技侦察手段,日本已经形成了拥有卫星、预警飞机、侦察机、雷达、监听站、间谍卫星等多种手段的侦察预警网络,特别是日本情报搜集系统在美、法等国的帮助下,致力于提高对周边地区的军事情报搜集能力,建立了庞大的资料库,完全具备了对中国实施超高空、空中、海面和海下目标进行情报搜集的全方位、全时段、立体化的侦察模式,重点是对中国的战斗机、舰船及导弹进行侦察和情报搜集。

在超高空侦察方面。就目前已经发射的间谍卫星数目和质量来看,均为中低空在轨卫星,侦测精度较高。而此前日本《每日新闻》曾报道称,根据日本防卫省的《今后的情报通信政策》计划,日本今后除使用侦察卫星系统外,还将利用民间的通信卫星和电视广播卫星,组成一个完整的图像情报搜集和传递网络,从而扩大情报搜集的范围。特别是要充分利用美国的“谷歌”系统,加以细化,据为己用,其覆盖范围可以达到中国75%以上的地区,涵盖东亚和中东地区,乃至部分非洲国家,以便在周边有事时,即可形成对美军的后方支援,也可独立运行,自成一体,不受制于人。分析人士指出,目前日本的卫星侦测系统,一半以上针对中国,形成了多时段、全天候的搜集情报体系。在空中侦察方面,日本航空自卫队装备的预警机可以对中国大陆沿海地区实施24小时侦察,重点搜集中国海军和导弹部署情报。

在地面和海上侦察方面,以地面雷达站、卫星工作站和监测站为主。而近年来,有日本海上自卫队背景的“白凤”号、“白岭”号、“拓洋”号、“昭洋”号测量船,经常打着东海科学考查、探测的旗号,公开在中国海区活动,加大对中国周边海域的侦察力度。为配合该区域的活动,日本将在其西南部的福江岛新建一套电磁侦测系统,专门用来监视中国的军事活动,此监听系统与此前建立的宫古岛监听站联成一体,形成日本的新一代对华电磁侦测体系,使日本能够对由渤海、黄海海域南下的中国舰只实施有效电磁监控。而专门用于对中国军舰和飞机通信联络电子信号进行捕捉和处理的监测系统也将于2008年正式启用。

在水下,以现有日本先进的潜艇技术,均可以对中国形成最现实的情报搜集,能力极为强大,甚至被日本媒体称,这是一支最强大的情报获取力量,是日本独有的优势。而在人力手段方面,早在2000年,日本便增加了驻华武官的定员,形成陆、海、空三个自卫队共三名自卫官的体制。而从1999年起,在日本驻华使馆配备一名事务官职员,专门负责情报搜集任务。

“中央情报队”管辖的4支各为10人的专门小组,其中一个组专门针对中国,主要任务就是在中国境内发展“合作者”,利用“合作者”搜集中国情报,而在平时,专门负责通过“与外国人的接触”,实地“采访”当地居民和政要,搜集第一手情报。去年10月,日本又提出今年在美国设立“常驻情报联络处”,也是日本在战后首次在海外设立常驻情报机构。其中,“东亚组”的工作重点是针对中国,开发驻中国的新闻记者、学者和民间人士,让他们加入到在海外的日本情报人员队伍中。这些人将努力与当地人员进行联系,建立广泛的人际关系网,为日本政府进行中国情报搜集。今年3月,日本外相麻生太郎对日本曾花钱购买在华日本遗孤原博文窃取的中国机密一事公开称:“我认为原博文是靠收集情报得到报酬。”可见,日本对中国的情报搜集涉及多个领域,无所不在。日本人的编外间谍就好象我们当年的全民皆兵一样,所有到过中国的日本人差不多有6-7成都是间谍。尤其是长住中国的学生、商人、外交家等都在利用自己的便利条件不断地搜集有关中国的情报。当他们回到日本国后便把情报分成不同的级别,然后报告给有关部门,而后在领取一定的报酬。日本《产经新闻》21日报道,一名男子指责日本外务省指使民间人士对中国进行间谍活动,被捕后又不管该男子是于1989年同身为日本人在华遗孤的母亲一起回到日本的。他回到日本后的1994年,日本外务省国际情报局官员就委托他从事对华间谍活动,而后该男子利用出差等机会,收集中国情报多达十余次,并悉数交给日本外务省,每次获酬劳10万~20万日元。该男子交给日本外务省的资料包括新华社的内部机密文件———经济决策情报、内部参考和国际内参等。后来该男子被捕时,除日本驻北京使馆一职员看望过他之外,日本外务省没有提供任何帮助。他在北京某监狱服刑七年回国后,外务省也没有向他道歉和赔偿。前些年我在国内一家软件外包公司工作的时候,经常接触到一些日本客户。有一次我的一位客户来北京出差,吃饭时谈起国内的IT业发展状况和趋势的时候,他的发言让我有一种非常触动的感觉。因为他从事的是证券金融咨询行业,所以当时我们聊的是这个行业,结果我发现他对国内金融咨询和系统集成这个行业比我要了解的多得多。说话间,他从随身携带的一个笨重而又累赘的笔记本行李包(里面除了笔记本以外还装满了各种日记本,文具,照相机,等)里面拿出他的记录本,让我看他做的调查记录,我一看,他的笔记本上面,工工整整的写满了用友,金碟啊等国内金融行业的一些公司的情报:成立时间,员工数量,营业额,市场份额,大力发展的业务方向,现场观察记录等。记得还有一次,他给我看他做的出差报告,上面写了一些在北京市观光时候的一些感想,涉及到人民生活水平,物价,交通状况等。而这些记录和观察,收集这些情报的事情都不是他“份内”的事情,因为他只是公司技术部门的一名中层管理人员罢了。一次,一个中国考察团到日本松下电器公司考察。参观完后,与松下公司中国室的人员座谈。日方有人问:“你们上海一度电的价格是多少?”考察团一成员回答说:“大概每度电2角1分。”中国室的室长马上纠正说:“先生,你讲得不对,上海每度电的电价是2角4分。”接着他又一口气报出了沈阳、天津、武汉、南京、广州等七八个城市的电价。考察团成员听了后面面发怵,大为惊愕,俨然日本间谍已经打进中国国家统计局……2005年9月,日本株式会社国土情报技术研究所所长大林成行和他的学生东俊孝携两台手持式GPS接收机入境,将架设于和田机场附近的一户居民平房顶上的一台设为固定站,另一台GPS接收机作为流动站,采用GPS动态差分测量技术从事非法测绘活动,采集中国和田境内的地理信息数据。此前,大林成行曾与新疆大学有过生态环境演变遥感研究方面的学术合作,但批准的合作期已过。此次两人随旅游团入境,后在和田从事非法测绘活动,被国家安全部门发现,及时制止,将其驱逐出境。假设京沪线采用了日本新干线的方案,那么在未来近30年的中国高铁建设高潮期,第一批8000公里的高铁路线肯定会采用日本新干线技术,到那时,全中国的几纵几横高速铁路上将奔驰的是充满东瀛味十足的日本机车,架设新干线的首要条件是必须对新干线所经过的城市,地区,进行彻底的地质勘探在往后翻我发现,这些资料对东京到大阪的东海新干线所经过的地区,乃至周围的地域都进行了详细地分析。线路经过的地点,精确到厘米或更细,周围的地域精确到分米,对整个日本东海地区大到山脉、河床;小到下水道、煤气管道、电信设备;下到地下近千米的地层分析、地质构造,上到该地区的温度、湿度,里到沿途人工隧道,天然洞穴,外到植被分布,人口密度等等,无一不精确标示。与日本进行合作,必然要向日本提供地质报告,中国可能还不具备如此详细的资料,那就有可能让日本对中国的华北华东地区进行全面的地质地理勘探,即便不由日本勘探,那也必须向日方提供详细资料,如果这样的话,日本就对中国华东华北地区的地理,地质,人口,工业,环境,军事情报等等了如指掌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