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苏三娘腰带功及其他(笔记八则)

苏三娘腰带功及其他(笔记八则)


闽西的老练(练建安)


苏三娘

太平军中多客家女将,苏三娘即其中之一。

苏三娘,广东钦州灵山县客家人,聚众数百聚啸山林,劫富济贫。太平军兴,苏三娘与邱二嫂各率二千余众投奔。苏为女营将领。太平军攻克南京后,罗大纲与苏三娘分领男女军攻打镇江,苏三娘女军先登克城。

有诗歌写道:“八百女兵都赤脚,蛮衿扎袴走如风。”湘军将帅曾左胡在书札中,称太平军女军为“大脚蛮婆”,痛恨间似有几分敬佩。

其实,客家妇女是刚柔并济的,“大脚蛮婆”外,还有个称号是“贤淑辅娘”。当代文坛泰斗郭沫若先生有诗赞道:“健妇把犁同铁汉,山歌入夜唱丰收。”

(2007年5月3日)

腰带功

传说某人遇数十名持兵刃者围攻,某人解腰带浸水,舞动之间,夺尽对手武器。

此为老生常谈事。

吾邑象洞乡南去数十里,为上杭武术之乡中都,此地“五枚拳”远近闻名。

说是邱阿二少入庵练功,神尼授以红腰带,嘱其紧捆腰间,须臾不可解开。

邱阿二苦练十年,功成下山,八百里汀江水路护镖数年,未逢敌手。

某日,邱可二押船来到武邑湘店,适逢店下墟日,遂上岸小酌。饭店中有一位江西老表,在邻桌哼哼冷笑。

邱阿二问:“笑脉个(什么)?”

老表说:“笑一个男子人,扎条红腰带做脉个(什么)?”

邱阿二说:“本命年么。”

老表不再说话了,扒完三大海碗米饭,结账走人。临出店门,又回头笑了:“年年都是本命年么?去年俺也看见过你哟。”

邱阿二脸红了,不知是喝多了还是霞光映照。

饭店临江,江上,白帆点点,红霞满天。

船只结伴靠岸过夜。阿二入船,辗转难眠,思前想后,就一把松开了红腰带。

阿二猛然感到浑身软绵,如腾云驾雾,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邱阿二梦见了神尼,梦见了好事,一泄如注。

次日,旭照入窗,船老大招呼起锭开船。众船逆水上行。

邱阿二照例应巡查各船,起床,竟摇摇晃晃立足不稳,重重跌倒。

急听岸上人喊马嘶,一群匪徒夹岸追来。

为首一人,就是昨日所见老表。

(2007年5月6日)

竹狼叉

“拿竹狼叉来!”

客家地区若发生武力冲突,晒衣物的竹狼叉就成为人们手中的利器。

竹狼叉、板凳、锄头、扁担一类“兵刃”,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昔时演练此工具者,所在多有。

曾见《武林》杂志某期,广东梅州客家地区发掘整理出一套“锄头”功法,附有组照。中有妇女,着一套功夫服装,腰系布带,挥锄作金鸡独立状,表情专注而严肃。我翻阅揣摸其套路攻防要素,觉得并无特异之处,一笑放回书堆。

竹狼叉实为狼筅。周纬著《中国兵器史稿》中说:“长一丈五尺,重七斤,有竹铁二种,附枝必九层,十层十一层尤妙。”

明嘉靖年间,倭寇侵扰东南沿海,戚南塘、俞大猷等名将力战破之。戚家军创有“鸳鸯阵”,其中的一件兵器,即为狼筅。

持狼筅者,必有勇力。狼筅系倭刀克星。戚继光著《纪效新书》,详载其功法。

(2007年5月11日)

中湍上刀山

武平县中湍村有“上刀山”习俗。

每年农历十月十五日,全村人云集孝经绾“打醮”,逢寅、申、巳、亥年,则“大开法门”“上刀山”。

十月十五日,已是秋高气爽时节,中湍乡村田塅中央竖立一根二丈多长“碗头”粗大木柱,木柱两侧穿插36把锋利短刀。时辰到时,黄布裹头缠腰赤脚的“弟子”足踏刀梯攀缘直上,因“铜皮铁骨祖师”保佑,竟是毫发无损。

另有“过火坑”、“过钉床”、“吊米斗”等项目。

2001年11月,笔者经过采访后,撰文《客家绝技重现江湖》载《客家》《客家纵横》等刊物。其后,福建电视台“发现档案”曾作系列报道。在此不赘。

(2007年5月15日)

神行者

客家武林掌故中,常有所谓的神行者,一夜来回数百里杀贼取物如闲庭信步。

前述《飞毛腿》已录有此类传奇故事。

无独有偶,唐朝刘恂著《岭表录异》也有此类记载。

说韶州(今韶关、曲江、乐昌、南雄、翁源等客家聚居地)翁源有一位叫麦铁杖的,开始时在陈朝吃公门饭,常执伞随驾。一到晚上,麦铁杖就潜往丹阳郡行盗,天亮前返回。陈朝国都建康(南京)与丹阳郡治所宛陵(安徽宣城)相距一百五十余里,来回三百余里。麦铁杖的这等神功使人难以察觉。后来,丹阳郡捕头根据“盗贼”踪迹等推断,怀疑是陈后主御前高手麦铁杖所为。陈后主因爱惜人才,一笑了之,不再追问。陈亡后,麦铁杖因战功为越国公杨素重用,官至太守。

刘恂说:“今南海多麦氏,皆其后也。”

据当代地方史学者考证,今福建省武平县为“南海国”中心地带。县城西南中山镇为“百姓镇”,有麦氏后裔。不知是否与麦铁杖有关?

(2007年5月20日)

夜袭

1939年冬、1940年夏,驻广州日寇重兵两度进犯粤北,国民革命军第十二集团军连战皆捷,歼敌甚巨。

第六十二军一五七师中将师长练惕生战功卓著。1939年12月下旬,率部袭占从化牛背脊,歼敌1900余,断敌退路,敌惶恐后撤,十二集团军全线反功,大胜,此为第一次粤北大捷。

据老兵们回忆,练师长攻克并固守牛背脊阵地时,曾精选军中威猛勇武者,身穿短裤,乘黑夜摸入敌营,遇穿长裤者,即猛刺几刀,遇大腿光滑者,迅即松手。如此一夜混战,杀敌甚众。老兵说,夜袭队员都是有功夫的客家后生。

据国民革命军第六十二军老军长黄涛回忆:“国民党军队也经常在夜间派队袭击日军小据点,不管有无斩获,天亮前即退回。”(详见《望到底、佛公坳、耀洞之战》)。

练惕生(1898—1967)原名警兴,又名文勋、仰功,字揖五,号耀尘,福建省武平县岩前镇人。1940年,获“海陆空甲种奖章”和“干城勋章”,晋升为国民革命军第六十二军中将副军长。八年抗战期间,练惕生率部歼敌11000余(据南京档案馆馆藏资料等),为抗日名将。

练惕生抗日战功,详见拙著《抗日将领练惕生》(海峡文艺出版社2005年出版)。

快刀

话说客家梅县籍元帅叶帅在部署抓捕“四人帮”的时候,说过一句名言——以快打慢。

这场特殊的著名“战役”,正义战胜了邪恶,光明战胜了黑暗。

叶帅与在下的族叔公练惕生中将是云南讲武堂同窗好友,一学步科,一学炮科。叶帅叱咤香洲时,叶为团长,练为副团长。据回忆,叶帅求学云南时,曾与日本教官比剑,叶有客家武功底子,剑快如风,大胜。

1976年的京城行动,叶帅言“以快打慢”,是否回想起遥远的云南故事?不得而知。

却说客家武功掌故中,“快”字诀大有名堂。

说是某高手出刀,但见刀光一闪,八仙桌纹丝不动,人走,八仙桌四只桌脚齐齐折断,一桌酒菜轰然落地。同例说法的另一版本是,高手出刀,一排蜡烛火光吞吐,轻敲案台,蜡烛齐整栽落。

又有一拳师上墟场做把戏,地痞来踢场子。拳师随手捡起地面一节甘蔗,往空中抛去,旋即拔刀,刀光闪动处,百数十甘蔗片飘飘坠地。此等功夫,令地痞面如土色,呆若木鸡。

空中抛物,一般武人出手一刀两断,已属不易。浮空中一劈再劈,则近乎天方夜谭。

更玄乎的是,某一刀客持无色透明簿如蝉翼兵刃,酒店遇敌,未见其动作,饮酒如故。敌怏然退出,行百十步,阵风吹过,身首异处矣。

近读唐·张鷟《朝野佥载》,有一位将军叫辛承嗣,他为了显示自己的快捷,曾经解鞍栓马,脱下衣甲,躺在地上,好像是很悠闲的样子。此时,按辛将军的命令,一位壮士从一百步策马持枪奔杀过来。辛将军从容解开绳子备马,穿上衣甲,上马盘枪迎击,一瞬间将壮士擒获返回。

笔记小说中,不着一词形容辛将军的速度。“承嗣鞴马解绊,着衣擐甲,上马盘枪遂拒,刺马擒人而还。”在一百步距离快马来袭的短促时间内,辛将军作出了一系列的复杂连贯动作,速度之快,可以想见。

由此可见,说什么“快速反应”,一大堆形容词,一大堆的副词,实在不如几个准确的动词。连贯的动作,“快”在其中。

辛将军使用的兵器是枪,可算是“快枪”了。细想,高手的决战,一枪刺出之前,快如闪电的,又岂止是枪?同样,高手挥动的快刀,又岂止是刀?

(2007年5月25日)

昆吾八剑

传说中的昆吾山,是出产“赤铜”的地方,连山上的草木都长得刚劲有力。由此看来,“赤铜”应当不是一般意义的赤色的铜,我想极可能是宇宙空间里的一种特种金属。东晋的王嘉著有《拾遗名山记》一书,其中说到有“昆吾八剑”,分别是揜(掩)日、断水、转魄、悬剪、惊鲵、灭魂、却邪、真刚。

剑如其名,不必多作解释。笔者认为其中的揜(掩)日、断水、转魄、悬剪需要特别关注。

古书说,持揜(掩)日剑指日,就会使太阳失去光明,因为此剑的阴柔之气超越了阳刚。我的眼前浮现出一位衣袂飘飘的远古壮士,在旷野,举剑向天,日光渐渐地黯淡黯淡,以至于暮色四合。

抽刀断水水更流,而这柄名叫“断水”的神剑,却可以使流水分开而不再合拢。记得西方《圣经》有摩西分开红海率众出埃及的记载。那么,宇宙空间真的有这种物质吗?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说,超过光速可以使时间倒流。这是科学理论,我们无法不相信。问题是,未来的人类真的拥有超光速的飞行器吗?应该会有的。同理,我也坚信上古人类有一柄独特物质特殊功能的兵刃,它叫“断水”。“断水”已经失踪了,但我想总有一天,会完好无损地回到一位有缘人的手中。

“转魄”神剑,古书记载说是用来指月的,可以使月中的蟾兔倒转。上世纪70年代,美国“阿波罗”载人飞船成功登上了月球。我们知道,阿姆斯特朗并没有发现包括蟾兔在内的任何生物,当然,也没有发现桂树等任何植物。如此说来,“转魄”神剑“以之指月,蟾兔为之倒转”一说为子虚乌有了。其实,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来考虑,一是“转魄”果真使月球偏转;二是“转魄”使人产生了幻觉。两者比较,产生幻觉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一些,因为,月球距离地球持剑者,太遥远了。另外,月球的质量使神剑可能很难转动,即使转动了,地球上必然有风雨雷电潮汐变化等等的反应。

“悬剪”剑,也极神奇。古书说“飞鸟游过,触其刃,如斩截焉。”其中的“游”字,当作“贴近飞过”解。

朋友们应该注意到了,昆吾八剑之所以神奇,是因为都有一种共同的物质能量——剑气。不同的物质含量不同的形制不同的操作方式,可能产生出不同的剑气。

(转发tiexue)

(2007年5月25日)

(此文转载地址:http://blog.sina.com.cn/lianjianan19650818 )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