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六章.腾龙噬日 334.杨行大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50.html


在南北两条战线上首先打响的还是归绥,倭人满蒙方面军的新任司令官千里田实为了保存倭人部队的实力一开始就将新沙俄第17军的部队派往城西担任主攻,而倭国第23第25师团则在南北担任佯攻。

小鬼子用的围三缺一的办法希望中国军队突围离开归绥,但是驻守归绥的第16军已经接到了不准后退的命令,倭人第26师团此时也在其师团长千代谷一的率领下沿平绥路向西猛功,在前往大同的沿路双方展开激战,只是这一次薛将军率领的部队并没有在阵地上死守,而是在有限接触之后立刻向两侧的山区撤退,倭人以26师团为首的伪满第7师和伪满第9师为辅的西进部队尽管一路进展还算不错,一天时间向前推进了15公里,但是千代谷一总觉得部队的脚好象被什么粘住了一样,无论如何也迈不开大步。

尽管平绥路一先的战事牵动全国,但是9月1日开始倭人对凇沪地区的攻击一下子将停留在西北战场的中国人视野拉到了上海。

倭人在连日以海军重炮对吴淞口进行狂轰烂炸之后于当日上午10时开始在吴淞口登陆,中国军队在倭人舰炮准确而直接的支援下抵抗有限,战至中午,在南京的亲自干预下吴淞要塞留下了此时只有一个营兵力的守备团掩护,在吴淞镇周围的87师部队开始了有条不紊地向身后早已准备好的阵地撤退。

倭人在吴淞口顺利登陆之后,甚至来不及拿去拿下吴淞要塞就开始拼命向纵深挺进,但是向西面攻击的倭人第103山田摒二步在攻击杨行我第87师守军之时海军支援炮火难以和地面密切协同,加之我87师在杨行早有准备,倭人第103旅团攻击不利只能等待师团主力和配属第13师团的第5野战重炮旅团登陆再行攻击。

而直到此时倭人上海派遣军陆军司令松井石根才姗姗来迟,尽管对陆军一向自大的作风南云忠一和植松炼魔都十分不满,但是已经失势的海军此时已经没有和陆军对抗叫板的本钱,堂堂拥有8艘航母的联合舰队此时已经不再是世界上第2强大的海上战略力量舰队,而是沦落为地面作战的支援舰队。

尽管对此南云的手下多有不满,但是南云此时却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毕竟在海上舰队同南华作战他没有胜算,所以作为一个掌握国家战略力量的将领南云认为把部队派带上海来训练新的飞行员是不错的选择,只是大部分的手下对此感到屈辱让他不得不多做很多工作。

其实南云忠一一直对上海作战有所想法,他很不明白南华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都没有采取战略性的行动,要知道舰队担任上海攻击的支援力量这对南华在西太平洋上来说是取得了难能可贵主动权的机会。

不过不管南云中一怎么想,现在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上海。

此时包汉文正坐在吴兴的指挥部里,而吴参谋长此时已经被派到无锡帮南华第106师师长谭忠坐镇太湖以北的防线。

包汉文此时最经常干的事情就是看表,因为这一次他还是要去南京,实际上今天87师和第2独立旅、苏浙守备4旅所部从吴淞口一线阵地撤下来就是包汉文的影响力在南京方面的表现,只不过随着战事的变化南京的老头子又一次陷入了犹豫中。

经过了一个下午吉普车的颠簸之后包汉文终于到达了他之前所在的那座别墅,这一次包汉文没有穿他的中将制服,而是穿了一身普通士兵的衣服将肩膀上的将星拿掉了,因为这一次他没有那么多的吉普车担当保卫任务,和他一起到南京的只有3辆吉普车,而其他的吉普车全部被87师师长王敬久给“借”走了,本来这是绝对不和规矩的事情,但是王师长告诉包汉文他需要这些车以便夜间对倭人登陆部队进行突击,包汉文就立刻答应了下来。

包汉文这一次跑去南京的目的就是将之前向南华要物资时候的计划向民国首脑陈述,最重要的是他是希望南京将部队的抵抗作出新的调整,不但不能死守,而且要将轮换下来的部队迅速放到南京周边休整。

包汉文这一次来到这个别墅和上次的景象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周围的守卫增加了许多,在包汉文到别墅门口不多久的时候看见何部长行色匆匆地离去。

“汉文呐,来来来,我已经略备薄酒为你接风了。”包汉文来不急多想,刚刚在前院里走到一半多,蒋先生居然亲自迎接了下来。

蒋先生的身边还有陈部长、白将军和民国财长宋先生。

很显然今天似乎有些特别,包汉文看看这个中国独裁者,比一个星期前他来的时候似乎憔悴了很多,不过精神似乎还不错。

前两天他从一个军政部下放到前线的上海前线经过吴兴的军官那里了解到,蒋先生经常会在独自一人的时候大声呼叫,当然也不过就是“啊~~~!”,“天呐~~~!”这样的内容,值得在意的是从这个中国此时当家人的行动中可以了解到他承受的压力。

蒋先生从不喝酒,所以他身边的人也很少喝酒,南华的部队除了王铁汉的第一装甲集团军和海军陆战队的一些部队外也很少有饮酒的传统,所以包汉文也拒绝了宋先生相陪的红酒。

宴会其实很简单,这是蒋先生一贯的作风。

蒋先生的饭桌不是一般人可以上的,那是象征和平步青云的桌子,由于蒋先生吃饭很安静,同时也要求其他人安静,所以在包汉文的接风宴显得很是沉闷。

饭后几人来到了别墅2楼蒋先生的书房,一个堪比别墅客厅的书房。

几乎标示有每一个村落的长江三角洲地图挂在了墙壁上。

“大家坐,军事上我蒋某人不是很在行,今天请大家来是想要听听大家的意见。”

包汉文这么一听觉得有些不对了,上一次他来的时候对蒋先生详细描述了凇沪会战的战略规划,之后又将包汉文的参谋拉走了大半,此时又要听意见,这显然是什么事情影响了蒋先生的决心。

包汉文心里有些七上八下,他不知道蒋先生的决心被影响到了什么程度,又是哪一方面的想法改变了,现在整个凇沪战场上虽然对南华的现代战法运用起来还有些生硬,但是在军委会总参谋部大量参谋人员的直接规划下,今天白天的吴淞口撤退计划也算是有条不紊,无论在哪个方面也都没有出什么乱子,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几乎可以肯定将来会更协调、更高效。

“汉文,你先看看这个!”

包汉文看过去,那是一则述说归绥16军英勇抗击倭寇围攻的新闻,在新闻的下面有人提出了对薛将军不准许16军撤退要求他们在归绥死战的质疑。

当然,由于不知道军队的计划这个质疑薛将军做法的作者仅仅也是质疑,如果他知道薛将军的计划中根本没有支援归绥这一条的话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16军说是一个军,实际上只有两个师,而这两个师更是装备人数都少得可怜,仅仅只是一个独立旅加上一个骑兵旅组成的部队,也就是说一个师的兵力不过一个中国边远地区连乙种都算不上的旅加上一支1000多人马的骑兵而已。算声16军在归绥拉的壮丁也不过万把人,此时倭人两个师团和伪蒙军大量骑兵以及新沙俄一个军的部队正包围着归绥,而且兵力还在增强。

本来为国家决死一战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多,不少爱国将领和他们的部下都已经为了捍卫国家奉贤了生命,只不过这一次有些不同,16军军长本就是中将,按照惯例如果阵亡将被擢升上将,很可能出现中国第一个阵亡上将的战斗自然很多人关注。

可这个事情和今天国军精锐在吴淞口的主动撤退放到了一起问题就来了,蒋先生的总统办公处下午已经接到了大量在上海的名流的电话询问。

“地方军需死战不退,中央军却在部队未受致命损失的时候主动撤退!”

这个罪名蒋先生也担不起啊!

想到这里包汉文也就明白了今天蒋先生的意思,同时他也对打消这个民国最高军事长官的疑虑充满了信心。

等了包汉文很长时间终于还是陈部长忍不住要说话了,“包参谋长,今天军政部何部长来找过蒋先生了,何部长说:‘军队无死战成仁之决心,地方部队抗战意志不坚者亦或争相效仿,如不整肃军纪,日后但欲强敌必闻风而遁。’

何部长要求蒋先生严肃处理前线将领,而蒋先生说这是包参谋长的战法。”

说到这里陈部长也就不说了,玩政治的人就是这样,有人表态了他也多是照实叙述,自己的意思一点都不透露,不过谁也都听得出来陈部长对包汉文的质疑。

“包参谋长,战术上我是个外行,只是今天87师放弃吴淞口引起了上海各界的质疑,这对于凝聚民心甚为不利啊!”

宋先生的话也听不出他的意见,87师退了下去那么他的税警总队改编的88师也就顶到了最前面,而且宋家在上海多有产业,更入股多家银行等金融机构,此时上海的大量工厂、银行、学校都在尽力转移,但东方最大的都会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就搬掉的,况且民国南京政府还希望那些在租界的我方工厂、银行、学校一律内迁,这中间工作繁杂牵连甚广也需要时间,所以不用想也知道宋先生对包汉文这么个战法也有质疑。

“蒋先生!”包汉文没有等蒋先生发表意见而是直接站了起来,“各位!我是一个军人,坦白地说你们的担心我在之前并没有想到。只不过如果你们有这样的担心的话我就有些后悔...”

包汉文看了看众人吃惊的表情,“后悔没有将我部重武器全部借给87师!”

“87师?”

白将军一听,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包汉文那些拉风的吉普车让人给借走的事情他一开始就从底下好事的军官那里听说了,如果是借给87师的话,随便看看地图也知道那显然是不会用来逃跑,而是必定用其他用途,当然固守阵地那个东西的油箱只是一个炸药包而已,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

白将军欣喜地扶了一下眼睛,露出耐人寻味地微笑依旧保持着沉默。

蒋先生最擅长地就是看人,这个时候想要了解包汉文说了什么就应该看白将军,所以蒋先生的心在看到白将军那张带着微笑、眼睛反射着台灯光线的脸的时候已经宽了许多。

此时在凇沪战场的最前线,配属于第9集团军的第10、13重炮团和第2炮兵旅大部的火炮在南华的吉普车和上海征用的各种汽车的拖拽下已经携带弹药到抵近达了月蒲和杨行一线侧后的阵地上,到晚上11点我军第87师、88师、独立第2旅、独立第20旅1团、教导第3大队在北到月蒲南到蕴藻浜的10公里的宽阔正面上展开在20辆战车的引导下展开攻击。

在发起进攻之前12门重炮、另外大小36门野炮、大大小小百多门轻重迫击炮、开始了对吴淞镇之倭人的猛烈轰击。

此时的倭人登陆之后还没有从疲劳中解脱出来就打了整整一天,而吴淞要塞一些地下工事中我军还在拼命抵抗。

在炮火之后我军迅速展开了猛烈攻击,倭人强行在长江上放飞水上飞机用以侦察,只是倭人侦察员到了战场上空之后也无法准确分辨出两军的交火线,只是引导舰炮对我军炮兵阵地进行打击,我军炮兵在受到敌人的校准射击之后就立刻转移,倭人的飞机并不能即时引导舰炮所以除了不能继续对战场进行支援外未造成大规模损伤。

但此时的战场天平已经倒向了我方,倭人部队在上午登陆之后开始与87师作战打到杨行、月蒲之后就于88师和36师作战,由于我军已经准备数月就算在倭人猛烈舰炮和飞机的帮助下倭人也位能获得寸进,不得不带着“没有足够宽阔登陆场”这样一个登陆大忌进入夜间。

倭人为了维护本来就不够的战略纵深不得不在没有坚固工事的荒野地带派遣军队驻守,在蚊虫前赴后继的袭击下到了下半夜倭人士兵就是铁打的也没有半点精力对付我军了。

战斗一开始我军就势如破竹,一直到推进到吴淞镇5公里左右的时候才不得不因为进入倭人大多数舰炮火力覆盖范围而终止,此时倭人也没有力量进行反扑。

尽管这一夜的战斗没有成建制地消灭倭人大队以上单位,但是我军还是击毙1700多倭人缴获了大量的枪支和,当第2二天这些东西拿到上海市鼓舞民心士气的时候,包汉文似乎在南京远郊的别墅也被上海的喧天锣鼓给嘲醒。

简单整理一下之后,蒋先生已经和宋先生在院子里品茶了,一边向蒋先生那里走去一边看着边上特务怪异的目光包汉文觉得今天似乎有些怪怪的。

事实上昨天夜里蒋先生亲自给前沿第9集团军去了电话,知道夜间将展开攻势之后就将包汉文留宿在自己的别墅,到今天一早中央日报上大大的《杨行大捷》的标题送到蒋先生手里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这一次上海的整体战略战术再也没有疑问了,那些地方部队,特别是太原那个第2战区司令官也该闭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