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哲 我只要头 无孔不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


四十五节 无孔不入


“封帮主又救了我一次。”骨哲感激地说道:


“骨兄弟没事吧。”‘没有姓名’见骨哲伤重不起,急忙走上前来将右掌贴于骨哲前胸,将内力徐徐送入,“兄弟是武当派的?”骨哲突然问了一句。


“是的,学过几年武当功夫。”‘没有姓名’笑笑地答道:


“你的名字怎么这么奇怪啊?叫什么‘没有姓名’,是‘没有姓名’还是‘没有性命’啊”小葵花坐在一旁笑笑地问道:


“我叫‘没有姓名’,小时候家里孩子多,等到我出生的时候,父母连名字都懒得起了,所以就叫我‘没有姓名’。 青衣男子笑笑地答道:


“和和,真有意思,哪你是怎么找到我们啊。”小葵花继续好奇地问道:


“我奉帮主之命前来找寻骨哲兄弟,在这附近找了将近有半个月了,一直不见兄弟的踪迹,今日突然看见六个人神神秘秘地往这里走来,我一路跟来,真是老天有眼,让我找到骨兄弟,我也好回去交代。”‘没有姓名’高兴地说道:


“封帮主现在怎么样?他的伤应该不比我的轻”骨哲关切地问了一句。


“没有问题了,有天下第一名医的诊治,骨兄弟不要担心。”‘没有姓名’急急地说道:


“没事就好。”骨哲长出一口气说道:


“骨兄弟,我们帮主对你是十分地挂念,是不是和在下一起去见见我们的帮主?” ‘没有姓名’对着骨哲说道:


“他是我的仆人,他的命我也救过,不准走。”小葵花突然气气地说道:


“怎么又生气了。”老开的声音出现在洞口。


“老开爷爷。”小葵花叫了一声然后就扑到了老开的怀里。


“前辈好,刚才扫除了几个妖魔。”骨哲对着刚进来的老开说道:


“这些人真是无孔不入,幸亏有你在。”老开看着倒了一地的尸体说道:“这是‘梅山六鹰’,几十年前的梁子,听说他们也投了阉党那边。”


“我们这里已经不安全了。”骨哲喘了一口气说道:


“走,我们马上就走。”老开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要把他带走。”小葵花指着骨哲对着老开说道:


“小葵花,我还有事要办,以后有机会我再陪你玩。”骨哲对着生气的小葵花说道:


“骗子,每一个人都是骗子,你们都骗我。”小葵花继续撅着嘴说道:


老开见状急忙打着圆场说道:“好了,让他办自己的事情吧,反正他还欠你两天仆人呢,他早晚得还,他要是不还,我就给他抓回来,不管他藏在哪里。”


“至少要再加两天,一共四天。”小葵花气气地说道:


“好,四天就四天,一言为定。”骨哲笑笑地对着小葵花伸出手掌,小葵花见着骨哲伸出的手掌却扭头就走,一副故意生气的样子逗得大家直想乐。


“这位是?”老开指着‘没有姓名’问道:


“晚辈是封楼帮‘没有姓名’,有幸见过前辈。”‘没有姓名’见老开问向自己急忙躬身行礼答道:


“你我有过一面之缘。”老开看着‘没有姓名’笑笑地说道:


“是吗?”‘没有姓名’诧异地问道:


“临安府一个飘雪的夜晚,你被一个黑衣人追赶。”老开缓缓地说道:


“原来是您救的我的命。”‘没有姓名’感激地说道:“那日我本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有人暗中替我截住了劲敌,真是。”‘没有姓名’一句话没有说完,身形急忙下挫,这老开岂能让‘没有姓名’对自己行大礼,右手一拂一股大力就将‘没有姓名’轻轻地托了起来。


四十六节 我的地盘


“路见不平,举手相助,乃我辈应有的慈悲心怀。”老开笑了一下说道:


“前辈大恩大德,容在下今后回报。”‘没有姓名’对着老开感激地说道:


“快点离开这里吧,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老开边说边转身看着自己曾经待过的这个山洞,又要离开漂泊了,真不知道下一个栖身之地在哪里。


山路,崎岖,微寒


“骨哲兄弟真的不和我去见帮主吗?”‘没有姓名’对着骨哲问道:


“烦请兄弟代为解释一下,此次出来劫狱,一晃就过了月余,对家中甚是想念,待我回家中小住数日后,定当去见你们帮主。”骨哲略有歉意地对着‘没有姓名’说道:


“也好,我这就回去通报,我们帮主一定会高兴的不得了。”‘没有姓名’兴奋地说道:


“那我们就此别过,真是感谢兄弟的救命之恩。”骨哲感激地说道:


“哪里的话,后会有期。”‘没有姓名’笑笑地同骨哲做着道别,随即身影消失在崇山峻岭之中。


云南,大理


温暖的天气永远是大理给北方人的印象,从飘雪的北国来到远远的南方,没有人不羡慕这里的天气。


“五凤楼”


三个面色阴沉的灰衣人缓缓地走到“五凤楼”的二楼,在环视了一圈后,三个人选择了一个靠近窗户的地方坐了下来,在随便要了几个小菜后,三人就紧张地盯着窗外,一刻也不敢松懈。


“来了。”随着一声低沉的声音,一个八品武官耀武扬威地出现在“五凤楼”的大堂,“啊,渣爷来了啊。”一个跑堂的店小二急急地喊道:


“废话,快整点好吃的,我四处转转。”被叫做渣爷的八品武官用眼睛将四周的食客看了一个遍,在发现没有自己想要找的人后,又几步走到了“五凤楼”的二楼。


“天下我最大,想骂我就骂”渣爷看着坐在窗边的三个灰衣人大声地说道:


“阁下就是。”灰衣人中的一个试探地问道:


“没错,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怎么我说的暗号不对吗?”渣爷一屁股坐在一个灰衣人的旁边。


“没想到你这么直接。”一个灰衣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怕什么,这是我的地盘,我想多大声音就多大声音。”渣爷继续高声地说道:


三个灰衣人彼此看了一眼后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一个灰衣人小心地从怀里掏出一个蜡丸,然后递倒了渣爷的面前,“这是九千岁的密信,看后要销毁。”


“知道了,我这一天不知道要看多少的密信。”渣爷笑笑地说道


渣爷接过灰衣人递过来的蜡丸,右手两指微微一用力,蜡丸应声而碎,渣爷捡起碎片中的一个小纸条,细细展开后将眼睛凑了上去,小纸条上只有简单的五个字“封楼帮,杀之。”


“你怎么读出来了。”一个灰衣人急急地说道


“屁话,我的地盘,我怕什么。”渣爷继续自己的狂妄态度“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渣爷突然问了一句。


“不知道,我们只负责送信,谁的暗号对,我们就给谁蜡丸。”灰衣人略有警惕地问道。


“别紧张,你们的任务完成的很好。”渣爷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们可以死了。”


三个灰衣人闻听此言,急忙各出兵器出招相对,但只听得乒乒乓乓一阵乱响,三个灰衣人瞬间变成了尸体。“来人啊,收拾一下啊,有没有人啊。”渣爷对着楼下大堂继续地喊道:


四十七节


“哎呦,渣爷,今天出手真快啊,这么一会儿就收拾了三个。”一个店小二从楼下走了上来笑嘻嘻地问道:


“熟能生巧,知道吗?天天杀,天天杀,我都杀出手感来了,知道什么叫手感吗,就是,你问你家切菜的就知道了,那是一种感觉知道吗。”渣爷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


“渣爷就是高,讲的话都一套一套的。”店小二继续恭维地说道:


“废话,我是谁?不跟你闲扯了,我还有要事呢,老规矩,三七啊。”渣爷边说边向楼下走去。


“放心啊,渣爷,我是老人了,我知道,点子身上的东西七成孝敬您,我们小店留三成,我立马就叫人送过去啊。”店小二追了两步冲着即将消失在大街尽头的渣爷背影喊道:


一个时辰后。


蜈蚣岭,落梅坡。


“刑天,你说这里从来也没有见过一棵梅树,怎么会叫落梅坡呢?”一个大汉对着另一个大汉纳闷地问道:


“我不知道,可能以前有吧。”被叫做刑天的大汉挠挠头答道:


“差不多,回去后找人问问,别来了客人问咱们,咱们谁都答不上来,多丢人,是不是啊,都督。”大汉又突然问向另一个人。


被叫做都督的大汉急忙回话道:“估计邪灵能知道,还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我看也差不多。”大汉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怎么人还不来啊,我都等了半天了。”


“回帮主,前面有消息,说‘五风楼’那边已经动完手了,估计人很快就会过来。”一个黑衣紧打的年轻人凑近大汉说道:


“不是说要低调吗?别喊我帮主,这是在别人的地盘,尽量低调。”被叫做帮主的大汉略微皱了一下眉说道:


“哎呀,玄帮主怎么这么客气啊,到了我的地界就像在自己家一样,随便一点啊,不要什么低调。”一个魁梧的八品武官几步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渣爷来了,真给面子啊。”玄帮主急忙抱拳行礼。


“哪里的话,大名鼎鼎的封楼帮玄帮主叫我来,我敢不来吗。”渣爷说完也是同样的抱拳行礼。


“辛苦渣爷刚刚为封楼帮走了一趟。”玄帮主笑笑地说道:


“怎么这么说呢?我是讲规矩的,谁的钱给的多,我就为谁办事,天下我最公平。”渣爷摆了摆手说道。


“话虽如此,但我封楼帮还是要感谢渣爷。”玄帮主继续地谢道:


“太客气了,再这样我的脸都没有地方放了,给,这是东西。”渣爷边摆手边将怀里的小纸条递给了玄帮主。


"封楼帮,杀之。” 玄帮主读出了小纸条上的五个字,“都督,叫账房给渣爷再送五万两银子,一个字一万两。”玄帮主大声地喊道:


“玄帮主,这,这叫我怎么好意思收啊。”渣爷笑笑地搓了搓手。


“没有什么,渣爷敢为我杀魏老贼的人,这点银子算什么。”玄帮主同样笑笑地说道:


“这该死的魏老贼,用了这么大的劲,千里迢迢送个信过来,上面就写五个字,要是写上个百八十个字,我不就发了吗。”渣爷对着玄帮主开着玩笑。


“渣爷家里开销大,银子老是不够用,这样,我把我在云南所有的产业都交于渣爷您管理,我给您二成的红利。”玄帮主突然提出了一个建议。


“这”渣爷有一点发愣,他没有想到封楼帮帮主是这么地豪爽,真是有点出乎意料。


“渣爷不要推脱了,就当是帮我一个忙,怎么,难道是嫌钱少,那我。。”封楼帮玄帮主看出渣爷有了一点心动。



四十八节 一言九鼎


“玄帮主,你这是什么话啊,为朋友帮忙是我最愿意做的事,你放心,我会打理的妥妥当当的,我们一定发大财。”渣爷笑笑地搓着手说道:


“好,这就算您答应了,一会儿我就派人把所有的账本和名册给您送过去。”封楼帮玄帮主一把抓住渣爷的右手点头说道:


“不急,不急,那么大的家业怎么也容我两天啊。”渣爷略有难处地说道:


“笑话,渣爷乃是天下第一精明之人,我这点小东西在您眼里还不像玩似的。”玄帮主微笑地说道:


“难啊,现在买卖不好做啊,四处有陷阱啊。”渣爷感慨地说了一句。


“要是不难,我们也不会找您这棵大树啊。”玄帮主接口说了一句。


“和和,难得玄帮主这么赏识我,您放心,有我一天在,就有封楼帮的产业在, 就有我们的银子在。”渣爷说完哈哈地笑了起来。


“渣爷的话一向是一言九鼎,一个吐沫一个钉,有您的保票,我就放心了, 哈哈。”封楼帮帮主也是开怀地笑了起来。


“今天真是太高兴了,走,我请客,还是‘五凤楼’”渣爷兴奋地说道:


“多谢渣爷了,敝帮中还有一些俗事要处理,今日就不能久留了,改日,改日一定登门讨酒喝。”玄帮主抱拳说道:


“不会这么巧吧?我一请客就有事情,怕我花不起银子?”渣爷开着玩笑说道:


“哪里的话,渣爷言重了,真是有一些乱事要处理,您想想,魏老贼都要对我下手了,我还不准备准备的话,岂不太轻敌了。”玄帮主压低了声音说道:


“也是,后屁股有人拿刀跟着总不是好事,那好,我们改日再聚,到时候我们不醉不归。”渣爷点点头说道:


“渣爷果然大人大量,我这就派兄弟送您回去。”玄帮主再次拱手说道:


“太客气了,送什么送,我自己来的,我自己回去, 哈哈,我们后会有期,啊,不对,我们要经常见面,我们还要分银子啊。”渣爷大笑着边说边走,很快身影就消失在来时的山路之上。


“帮主,我们为什么要让他来管我们的产业。”都督不解地问道:


“理由有三。”玄帮主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首先在整个云南,最有势力的就是我们两家,和他合作,我们不吃亏;其次我们的产业遍布全国,不在乎这一点点小利,用这点小利结交一个人还是很值的;最后我们都要进京了,没有太多时间顾及云南了,我们要搬家了,进京,做大事。”


“进京,做大事?什么事?”刑天急急地问道。


“和和,不好说啊。”玄帮主笑着咪起了眼睛“告诉邪灵,收拾所有东西,我们这几天就走,把那些有家室的兄弟留在这里,不要再让他们打打杀杀了。”


“是”几个部下同时接口答道,随即几人和玄帮主一起隐没在密林之中。


七里外,乱风亭


渣爷正一个人清闲地在亭子里喝着小酒,四五个高手正游走在四周,警惕地盯着周围的一切。


“渣爷,他们走了。”一个装扮成采药人的眼线走到渣爷的身边小声地说道:


“走了好啊,我云南清净了,还算有良心讲点江湖道义,去,发信给京城,就说云南的事情全平了,人都灭了,叫他们给钱。”渣爷笑笑地说道


“是,属下这就去办。”采药人躬身答道。


“跟我玩金蝉脱壳,和和,我什么没有见过,不过这买卖好啊,两面收钱,真爽。”渣爷看着退下的眼线情不自禁地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