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初出茅庐 有恃无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春秋大陆的夏,天亮的极早,往往树梢的露气还未褪尽之时,阳光早已普照大地。所谓雄鸡报晓对这里的人来说,实在是一种多余。


赵木早就打扮的精神抖擞,站在屋外的空地上,等着司马奇按约来教他本领。可是左等右等,早饭都等过了,司马奇却还是没有出现。赵木不由觉的有些奇怪,司马叔叔往常都是早起而做的,7年来从未中断过。为什么偏偏在要教自己本事的今天却迟迟起。难道他是故意的!想到这,赵木的心里,不免有些生气。


凭着小孩子的好奇,和他与司马奇的关系。他想都没想就径直的朝司马奇的屋子走去,那样子满脸的恼怒,理直气壮的准备好想与司马奇好好理论一番。


赵木刚刚气势汹汹的踏进司马奇的屋子,还没喊出一个字,就被一个飞来的枕头迎面砸来,赵木原无防备,突然感觉脚下不稳,给砸出门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赵木吃了一惊,看着自己身边这个普通的枕头,心想自己居然被这个不起眼的东西的砸倒,恼羞成怒,越发觉得司马奇是在故意折腾自己,心里的怒火不由的更大了一些。房间里还是没有声音。他腾的一下站起来,再次向司马奇的房间冲去。


可是这次还没冲到门口,屋里就传来了司马奇的大喝:“乱闯什么?一点规矩都没有,外面侯着去!”


赵木被这吼声吓的说不出话来,在他的记忆里,还从来没有看见司马奇叔叔这样吼过一个人。那吼声中包含着愤怒和不可抗拒的压迫感,令人动弹不得。赵木刚才还包含的怒火,一下子烟消云散,不由的老老实实的腿了出去,站在外面的空地上,静静的等着。


太阳不一会儿就走到了天空中最高的位置,气温一下子变的有些令人沸腾,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火辣辣的。赵木还是静静的站在屋外的空地上,一动不动的,任由火辣的阳光毫无遮掩的笼罩在自己的身上,使身上如同着火一般。他不知道自己还要站多久,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只是因为司马奇的一句话,要自己在这里等他,所以他就要耐心的等下去。


等着等着,赵木都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直到自己身上的汗水流干,视线在骄阳的灼烧下变的模糊,眼中出现了灿烂的光晕,直到自己有些站立不稳,想要倒下……


又不知过了多久,赵木隐约看见有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然后感觉到一双有力的大手,把自己早已有些僵化的身体,拉进不远处的树阴里,一种不知名的东西被贴在已经有些红痛的眼睛上,一杯透凉的井水被送到他嘴边,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咽下去,让他感到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清凉。


过了一会儿,赵木才慢慢的恢复过来。看清了司马奇正在身边专注的看着自己。赵木不知道司马奇为什么要这样做,忍不住一下哭了。


司马奇却像没有看见一样,严厉的对他说:“哭什么哭!还像个男人嘛?”


赵木听了,一下强忍住泪水,倔强的抬起头看着他,没有说话!


司马奇笑了笑,对他说:“今天下午把门口的那堆材给劈了,然后给村里的老人们送去,另外再顺便帮他们做做家务,记住,要全部做完了才能回来!”


说完,司马奇走到木材堆前,拿起斧头,做了一个示范,对准一块木材劈了下去,木材应声而裂。司马奇转过头看着赵木,说:“看明白了吗?就这么简单!”


赵木顺从的点了点头,走到那堆木材堆前开始,劈起材来。由于人小力衰,再加上头一次干这种重活没有经验,劈了好几下都没有劈开一块木材,不由的急的有些满头大汗,显出不耐烦的表情。


司马奇不屑一顾的笑了笑,走回自己的屋子,任由这个性情有写急噪的少年,在屋外对着一大堆木材,发泄自己的愤怒和不满。


不多久,赵木的蛮力被自己发泄殆尽,但是木材还剩了一大堆,而且被他劈好的木材也是参差不齐,毫无卖相。


赵木看着在面前堆积如山的木材,发起愁来。照这样下去,自己这一辈子都要耗在这堆木材上。他不禁有些羡慕司马奇,想想往日司马奇劈材的时候,那么的轻松,而且又快又好,他是怎么做到的呢?赵木的小脑瓜里一时,充满了疑问。无意间瞥到不远处,还有一堆司马奇昨天劈好的木材,不由的心生一计,走过去,那起一块已经劈好的木材细细的看起来。他发现,被司马奇劈好的材每一块中间的纹路,都被笔直的劈成了两半,而旁边的地方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难道就这是关键所在!


赵木拿起材刀,将刀锋放在木材的纹路上,先轻轻的将两者连在一起在劈板上轻轻的敲打,待刀锋已经完全嵌进木材时,再垂直用力敲打。几番实验以后,木材居然被顺利的劈开了。没多久,熟练以后,速度也明显快了起来,而且每劈一块材,赵木心理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做起事来,心情也欢快了许多。


司马奇从屋子里,探出头来,悄悄的观察着赵木的一举一动。当看到他居然在毫无提示的情况下,想到根据自己劈过的木材,找到了劈木材的方法,心中不由的大奇大喜,满意的点点头,回屋等消息去了。


等着赵木劈完所有的木材以后,已经是日落西山了。司马奇懒洋洋的待在自己的屋子里,丝毫没有怜惜自己面前这个已经累的快要倒下的小孩,满不经心的说了一句:“还不快点,村里的老人们可都在等着材火做饭呢?”


赵木轻轻的点点头,拖起一大堆木材,缓缓向村里走去。


往常最多十分钟的路程,今天却足足走了近四十分钟。当他把木材分给村里的老人时,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大家在得知,赵木今天的遭遇后,一致对司马奇这种虐待儿童的行为感到不耻,大呼上当:“这个老男人,平时看起来老实稳重,结果没想到却是这种人!”于是,七嘴八舌的闹开了。


真所谓吃一亏,长一智,从此在少女的闺房中有一句经典的话被广为流传:“看来,面像老实的男人,通常都不可靠!与其找这种披着羊皮的狼,倒不如直接找一只张牙舞爪的狼,虽然看上去恶心了一点,但至少人家诚实!”后来根据现代文学的改编,被高度精练后, “正所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逐渐成为了春秋大陆的标准通用语,流传至今。


赵木一下子看到自己的遭遇,受到这么多热心叔叔,阿姨,大妈,大婶的热切关心,心里一下子感觉热呼呼的。


“村长,你说这事咋整啊!”一个声音突然问道。


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了,视线全部集中到了村长的身上。老迈的村长,气的直摇头,大声喝道:“咋整!我要拆了那个人家,把他从我们这里赶出去!”说着牵起赵木的手,准备去找司马奇兴师问罪。


“对,赶出去!”大伙齐声附和道。说完纷纷抄起家伙,跟在村长的身后,向司马奇的屋子走去。那种拖家带口如同赶集一样的场面,颇为壮观。也让赵木的心里,安稳了许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