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专家对喀什暴力袭击武警事件的深入辩证分析

[face]兵团新闻网乌鲁木齐8月5日电 中央电视台《新闻1+1》8月4日晚对新疆喀什暴力袭击武警事件进行了分析,整个节目内容如下:

董倩(主持人):

晚上好,欢迎收看《新闻1+1》。

今天上午8点,在新疆喀什发生了一起针对武警的暴力袭击事件,到目前为止已经造成16死16伤,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这条新闻。

短片1: 喀什事件

8月4日央视《新闻30分》:

8月4号上午8时许,喀什市边防支队集体出早操,行至怡金宾馆前时突遭两名作案分子驾车袭击,并引发车上的爆炸物,当场造成16人死亡,16人受伤,两名作案人员已经被抓获,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打击恐怖势力绝不能手软

董倩:

今天我们演播室特别请到了中国社科院新疆发展研究中心的主任马大正研究员,我们一起来分析这件事情。

首先我们先来看,为什么发生在新疆的喀什,我们知道喀什的地理位置非常独特,新疆应当说是我们国家反恐的前线,而喀什是新疆反恐的前线。发生在喀什,您怎么看待发生恐怖袭击的这样一个地点?

马大正(特约观察员):

恐怖袭击发生在喀什其实也是不意外的事情,咱们都知道,从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新疆进入到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反恐的新阶段。从新疆的反恐斗争形势来看,喀什是反恐的一个重灾区。

董倩:

我们看到在前一段时间召开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喀什今年以来一共打掉境外恐怖分裂组织在喀什发展的团伙12个。中央政府包括新疆自治区政府从今年以来采取的这些行动,我们看到有12个打击掉了。会不会在某种程度上会让这些恐怖分子、犯罪分子产生一种逆反心理,你越打击我,我越要报复你?

马大正:

这个问题,我的看法可能跟你提的还不完全一样,我认为恐怖势力在新疆,在中国搞恐怖活动,这是它的政治目的决定的,这是他们的政治纲领决定的,所以不存在我们打掉他们多少,引起他们的反弹,我们不打,也许他们闹得更厉害,应该是这么来看问题。

董倩: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们做的应当是更加严厉地去打击这些恐怖分裂分子的势力。

马大正:

这也是从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在反恐斗争中间我们也总结出一条很重要的经验,就是对搞恐怖活动的犯罪分子不能心慈手软,该打就得打。新疆自治区党委和政府领导新疆各族人民在打击恐怖这个问题上手是不软的。所以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得到了21世纪,根据我们研究,大概在2003年前后,新疆地区的恐怖活动是得到了一个很大的遏制,这个遏制并不是因为恐怖势力有什么政治上的改变,而是我们打击的力度加大了。所以对于恐怖活动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打击。

董倩:

我们再来关注这样一个问题,就是“东突”这种恐怖势力,它已经在不同的场合公开要威胁,甚至是干扰奥运会等等一系列事件,在少数民族边疆地区这些恐怖主义势力,它的这种能力到底有多大?

马大正:

首先我们应该看到什么是事情发展的一个主流,他们是支流不是主流,因为毕竟是新疆自治区的各族人民或者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各族人民都是希望我们国家统一,社会稳定,而且我们现在正进入到经济发展的一个最好时期,但是对于要想搞分裂的势力或者搞恐怖活动的这批人来说,他们当然是要千方百计地达到他们这样一个目的。他们的力量到底怎么看,我想这个还是应该从全局来看,从具体点上也许他们在某一点上他们的目的能够得逞,或者是能够造成很坏的影响,但是从全局来看,应该说是成不了大的气候,这一点我们应该要有充分的信心,因为毕竟我们的党和国家、我们的政府、我们的军队是强大的,这一点连恐怖势力自己也认识到,这是一个很不对称的力量对比。所以对他们所谓强大也好或者所谓得逞也好,我想我们应该足够的重视,但是也无需惊慌失措。

董倩:

接下来,我们来听一下《环球时报》的记者今天采访到的情况,他采访到了一位新疆爆炸目击者,目击者讲述了一下现场的一些事情:

这位目击者看到的现场是这样的,他说,大约在早上起来8点03分的时候,天刚蒙蒙亮,他去宾馆接朋友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爆炸,60米外的地上他看到倒了不少武警战士。就在他调转车头离开的时候,又听到了一声爆炸,前后两声巨响,时隔不到一分钟,当时街上没有其他围观的观众,只有武警战士,这是现场的一些情形。

电话采访:石华(《环球时报》记者):

现场看到的这个车是撞到了门上,绿色的东风141,翻斗车,也是一种自卸卡车,就是在建筑工地上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卡车拉着渣土,载重量大概有4吨左右,结果车头已经撞瘪了,把宾馆的门也撞坏了半边,是铁门。目击者告诉我们,他们看到的时候这辆车是被拖出来的,车头已经撞瘪了。

被撞坏的宾馆叫怡泉宾馆,以前是个省招待所。爆炸发生以后,因为当地的时差跟北京有将近两个小时的时差,八点钟的时候天刚刚蒙蒙亮,那个时候街上的人非常少,在这种情况之下,武警战士们执行的一种自救,后来救护车也过去了,大概在中午12点钟左右的时候已经解除了现场的警戒,地面上也已经没有血迹,宾馆受到破坏的门是用一块印花的塑料布拉着的,爆炸以后的痕迹目前基本上只是宾馆迎街一面的窗子玻璃是破碎的,这表明这里肯定是发生过爆炸,其他一切如常。

喀什爆炸既意外又不意外

董倩:

马先生,我特别想知道,作为长期研究新疆历史沿革的学者,当您听到了这样一条消息的时候,您第一个反应是什么?

马大正:

我是今天中午知道这个消息的,我听到以后第一个反应是既觉得意外,又觉得不意外。

董倩: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感受?

马大正:

不意外就是说这个事肯定是要发生的,也许发生在这儿,也许发生在那儿,也许发生在今天,也许发生在明天,所以说不意外。因为作为我们的敌对势力,它是千方百计要搞这个破坏活动,作为意外确确实实是发生在喀什,尽管喀什是一个重灾区,是个恐怖袭击的重灾区。但是前不久我注意了一下,喀什还宣布打掉了12个恐怖团伙,应该说喀什当地有关部门对待恐怖势力的防范上还是下了很大工夫的,但是显然我们的工作还没做到家,毕竟还是发生了,这是一个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又觉得是意外。

这个也让我想到跟昆明爆炸案的一个差异。因为现在咱们都知道,奥运期间的恐怖工具来自于三个方面,一个是国际的,以基地组织为核心的国际恐怖组织,第二是关于“东突”的恐怖组织,以“东突”为代表的国内恐怖势力,第三个是社会上的,对社会不满的零散的恐怖袭击或者是可以称之为刑事案件。

从昆明来看,我觉得是属于第三类,从这次卡车发生的事件来看,因为我也听说被抓住的犯罪嫌疑人的一些情况,我觉得尽管现在还在审理,但是我的第一反应我认为这是属于第二类的恐怖袭击这个范围,根据我这么多年研究,也许是一个本能的反应。

董倩:

好,《新闻1+1》,我们演播室正在关注今天早上发生在新疆喀什的袭击事件,我们的节目稍后会连线国内公共安全问题专家,请稍候继续。

短片2:“东突”恐怖势力是奥运安保的最大威胁。

马振川(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奥运北京安保指挥中心总指挥):

实际上我们就是在瞄准我们国家给认定的国际社会认定的”东突”组织,就是一个恐怖组织,而且有情报反映,它就是要针对奥运会,就是要搞恐怖袭击,很具体。

解说:

这是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北京赛区奥运安保总指挥马振川日前针对北京奥运的反恐形势接受记者采访时的回答。来自权威部门的判断显示,”东突”恐怖势力是奥运安保的最大威胁。

前不久,”东突”恐怖势力中最具危害性的恐怖组织之一——“东伊运”的一名头目在录像中声称,近期在中国境内的多起爆炸,包括5月5日上海公交车爆燃事件、昆明“7.21”公交车爆炸事件、温州炸药袭警事件,以及广州一起工厂爆炸事件都是”东突”组织所为,对此,中国警方回应,没有证据表明,这些事件与恐怖袭击有关。尽管遭到了中国警方的否认,但国际反恐专家认为,”东突”此举意在制造恐慌,从精神上绑架奥运,以此达到破坏北京奥运的目的。

上个世纪90年代,新疆开始出现零星的”东突”势力,号召通过革命和圣战实现新**立。据统计,在整个90年代,”东突”在新疆实施暴力恐怖案件250多起,造成600多人伤亡。

字幕显示:

2008年1月4日至11日,新疆公安机关成功抓获“东伊运”恐怖组织10名恐怖团伙头目骨干并收缴大量爆炸物。

2008年3月7日,中国成功挫败一起针对民航客机的恐怖袭击事件。

2008年7月10日,乌鲁木齐警方通报,已破获5个预谋破坏奥运会的暴力恐怖团伙。

解说:

据报道,在喀什地区,今年警方打掉的12个团伙都是“东伊运”等跨国恐怖组织在喀什发展的,这些组织利用国内一些无业人员、劳教释放人员、对社会不满人员进行破坏活动,形成危害,人数虽然不多,但因喀什的特殊位置往往产生一定程度的社会影响。有反恐专家认为,由于近年来,新疆自治区政府对恐怖分裂活动采取严厉打击,不排除此次事件是恐怖分子实施的报复行为。

在奥运日益临近,各大赛区的安保大网越收越紧之际,喀什袭警事件是否表明奥运的安保形势越来越严峻,而几大赛区之外的全国其他地区又该如何更好地做好安全保障工作呢?

反恐力量更要防恐

董倩:

接下来我们马上连线国内知名的公共安全问题专家高锋先生。

高锋教授,您好。

高锋(公共安全危机干预专家)

董倩,你好。

董倩:

我记得就在不久以前,7月21日的时候,我们曾经连线采访过您关于昆明的公共汽车爆炸事件,当时那个爆炸事件主要针对的目标应当说是普通的、无辜的老百姓,但这次我们看到,应当说它针对的目标是我们的武警战士,那么通过这两次目标的不同,刚才演播室专家已经分析,它认为这是两起性质不同的事件,您怎么看?

高锋:

是这样,虽说两起都是发生的爆炸,但是昆明针对一般普通民众而言,从它伤害的结果来看也不显著,但是这起它针对的是武警,而且伤亡是非常大,所以两个不可同日而语。

董倩:

您讲的不可同日而语是指什么方面?是指对民众。

高锋:

是性质上。

董倩:

这是性质方面,那对于整个社会民众的这种心理上的影响,比如说对昆明,昆明爆炸案发生之后,可能会对昆明的普通市民会影响他们出行,或者对他们心理有一些恐慌。但是在喀什发生这个事件之后,你认为会对当地民众的情绪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高锋:

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因为武警是专业反恐的主导力量,是国家的武装行政的重要基本组织,他们在专业队伍的范畴当中都受到了这样一种攻击,老百姓会引起新的比较大的波动。所以它在公共安全心理防范当中,应该是我们需要研究加强防范的一个突出的案例。

董倩:

像这样的情况在您以往的案例中有没有过先例?

高锋:

没有先例,尤其在中国本土这还是发生得最厉害最典型的一例。

董倩:

那么没有先例的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您觉得我们关注的是这种心理上的危机干预。比如说不久前发生的昆明的爆炸案之后,人们在经过短暂的调试之后基本上能够很快恢复到正常的生活中,但是这一次发生在喀什的事件,您认为多长时间才能够恢复心理上的正常?

高锋:

它是这样,心理随着时间流逝,会不断地恢复,但是最主要一种强化公共安全心理主要的措施就在于防范,从武警包括公安来说,就提出两个层面。

第一,我们的防范不仅仅是我们拿上武器装备进入一定的状态,在反恐的运行当中的体现,更重要在我们平常没有这个状态,比方在出操、吃饭、看电影、娱乐,甚至两三个出去执行任务的当中,没有进入状态的当中受到攻击,应该怎么加强防范。

第二,一旦遇到这种事,虽说在我们防范当中,但是事情是有极端,最后还是发生的,我们怎么去进行有效的、干净彻底的、漂亮地应对,让老百姓公共安全心理地看到,一般没有事,我们的控制,即使是有事,武警、公安也有办法,全部把恐怖势力压制在我们全方位的控制状态当中,这在根本的稳定社会公共安全心理的根本大措施。

董倩:

您说的防范恐怕要两层,第一层是我们的武警战士要防范,另外一层恐怕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说普通的民众在听到、看到这样的事情之后,心理上又应当如何防范?

高锋:

就是加强全民的监控,然后迅速地把可疑的迹象、人物、地点报告给政府和乡里的公安武警,然后警民构成一个反恐的有效设置立体网。

应该具备怎样的心理防范

董倩:

您看从7月21日那一次我们连线采访您,关于昆明爆炸案,到今天我们连线采访您关于这次喀什的爆炸案,恐怕对于更多的百姓来说,这种爆炸不是发生在他们的身边,而是他们听到、看到,那这个时候对于全民来说应当有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素质或者心理准备?

高锋:

应该这样说,因为在目前的情况下,恐怖势力非常活跃,它不光在中国,在各地都会发生,中国还是很少。应该说发生在喀什这个爆炸案是相对影响比较大的一例,平常隐藏得挺好。发生在我们身边第一个不要感到惊讶,大惊小怪,应该是在和平年代当中出现的不和谐的音符,那么这是第一个,我们就要镇定。

第二,要协助政府、协助武警公安,加强全天候的全民的防范。

第三,遇到这种事也不要听信谣言,不要任意下断语,而是要根据当时的情况做好自我防范的时候,同时也能够平定我们的心理状态。

董倩:

高教授,刚才我们更多关注的是民众这样一个层面,其实我觉得对于反恐还有反恐意识,整个系统过程中,各级政府作用也不可小视,比如说在喀什发生了这件事情,首先喀什当地政府应当做些什么,另外一个,我们再把眼光放远一些,在目前这样一个阶段,各级政府应当做什么?

高锋:

从政府角度来说,应该把原来在反恐预案的基础上更向前推一层,把预案演练落实到全天候的24小时那种准确的控制当中,虽然这个事发生在喀什,但是在全国都是一个很好的提示,同时是一个推动,要求我们反恐的工作不是仅仅停留在理念上和一般为了我们某一个活动而准备,而是长时间的不懈地扎实和成为我们非常重要的日常工作的组成部分,才能达到吸取这一次我们遇到的这个事件的目的。

董倩:

好的,谢谢高教授,谢谢您给我们的一些意见和建议。

我们再回到演播室。马先生,就在不久以前,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奥运安保指挥中心军队工作部部长田义祥大校就说,有情报显示,平安奥运的主要威胁就来自于”东突”恐怖组织、藏族分裂势力、**** 和“民运”势力,在目前这种情况下,针对”东突”恐怖组织,您认为我们在这种心理上的防范应当怎么做?

马大正:

我觉得是这样,应该防范两个方面。

咱们先撇开政府层面,从民众的层面,民众层面首先心理防范应该有个心理准备,还有一个心理承受能力,应该既意外又不意外,老百姓都应该有这么一个心态,因为他们要闹事,那是你打不住的,就看他在什么时候闹,闹到多大,闹成什么样子而已。但是他只要闹事,一闹起来,肯定我们马上能控制住,我们首先要有这么一个心理准备,不要觉得一闹事以后,就马上觉得不得了,好像天下大乱了。

第二,我们要全民参与。所谓全民参与就是对恐怖活动它可以说是无处不在,我们老百姓看见有怀疑的时候就要全民动员,也就是说全民参与。这次喀什的爆炸对我们来说是件坏事,从某种意义上对我们平安奥运来说可能也是一件好事,因为只有这次事件发生以后,使得我们对安保的问题和平安奥运的这根弦绷得更紧了,我们可以更多地全民总动员来防止其类似事件的发生。

董倩:

我们再来看喀什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理位置。刚才我们说了,它处在新疆的反恐边缘,它处在一个什么位置呢?它是处在五口通八国,与五国接壤,与三国接近,是西部边防的前线,我们看,在这样一个位置上发生了今天这样的暴力袭击事件,它的影响可能更多的是对人们的心理上的,它的影响会在多大程度上去渗透到内地?

马大正:

我觉得这个事件也许因为我研究新疆事件比较长了,喀什我也去过多次,其实在喀什发生这样的暴力事件,这不是第一次,咱们追溯到上个世纪80年代就有,90年代连续不断也发生过。它是有影响,但是我们也不要把这个影响面夸得太大,它现在从”东突”的恐怖势力也好,它现在是千方百计地要离开新疆来搞恐怖活动,它已经不满足于要在新疆搞恐怖活动,他认为在新疆搞恐怖活动影响太小,它是要闹到北京来,所以正好是这次喀什事件提醒了我们,对于奥运安保的问题上我们真是要提高百分之百的警惕。

所以喀什爆炸事件是件坏事,但是我觉得第一,对它的负面的影响力我觉得也不一定看得那么重。其次,喀什的爆炸确实对我们来说是件坏事,但是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件好事。[/size][/face]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