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0岁得病的时候,妈妈对我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将来谈恋爱找工作结婚生子都会比别人困难。”


所以17岁遇到磊时,我早早摆出了自己的病,想让他知难而退。磊用他忧郁而深沉的目光看着我说他不在乎,说他只看到了我的善良。于是,像所有女孩乏善可陈的初恋故事一样,在经过最初的理性之后,我也以为仅凭一句年轻的诺言,幸福就可以走到永远。而自己的现实,我却再也看不清。


磊的父母都是政府高官,自然不会答应我们俩的交往,何况还是那么年轻不懂事的年纪。无疾而终已是必然。分手的理由找得很照顾情绪——因为大学不在同一个城市里。虽然其间的矛盾挣扎也让我看出了磊的真心,但“人生看结果,盖棺定论”却是我不得不接受的真理。


内心从此封闭,有些隐疾并不会随一句“分手”就消失。我可以在他面前潇洒转身只为了失去自我后不要再失去自尊,但心里的疼,却只能一个人躲起来靠时间稀释淡化。终于意识到当初妈妈那句话的力量,就像《离歌》里阿信奋力嘶喉的那样:“一开始,我只相信,伟大的是感情;最后我,无力地看清,强悍的是命运……”


我变得更加自卑,也更加隐忍,因为害怕受伤而拒绝一切诱惑和尝试。虽然在朋友面前依旧无畏灿烂地笑,可一旦有人想要更近一步走进我的内心,我就会本能地在心理上筑起一道防线。做朋友可以让所有人快乐,做恋人我却像变了个人似的,敏感而多疑,焦躁不安并且乖张暴戾。


好友不无担心地劝慰我:“萌,别再想他了,别让这样的分手影响了你将来的心态和生活的选择,没必要因为他或他父母的话有心理负担,不值得……”我很感动好友的细心,可是连外人都意识到的问题,我怎么可能轻易就将它忽略? 我曾经以为我也可以假装不在乎,可现在我却不得不面对自己一味逃避的隐痛在眼前愈渐明晰。


也许初恋就是这样,即使不是可以走到最后的感情,但也一定是最刻骨铭心的一次。我忘不了磊,更忘不了他口中说出的我的病。就像做证明题,明知假设前提中就有一处硬伤,我却还是执拗地跳进自掘的坟墓里。



转自:宜康网 健康论坛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