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朝鲜特种兵回忆:我们抢劫了金日成的女儿

在朝鲜服兵役的时候有一件事至今难忘。现在因为是在韩国,还可以说出来,而如果是在朝鲜,需要至死也要守口如瓶。那是1992年冬天,人民军前线军团的侦察部队们正在进行冬季训练(韩国军队伪装渗透训练)。我所属的小组(10人)接到上部的命令,以每小时10km的急行军走完从江原道通川至古城的山地到达目的地。当时我们只能借助地图辨别深夜的方向进行夜间行军。那年冬天雪下得特别大,积雪几乎齐腰深。再加上施虐的风雪,队员们都已筋疲力尽。这种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在规定时间内到达目的地。


如果完不成指挥部的命令,不仅要受到严厉的批评,而且在入党和升学等诸多方面遭受不利。我们组决定采取特殊的方法,即下山顺着通川–古城高速公路行进。也就是违背指挥部指定的山地路线,采取高速公路行进。在几乎没有车辆运行的高速公路上我们几乎以跑代步。


突然在眼前出现两辆卡车。瞬间我采取进攻势态,让队员拦住车辆后,我走向第一辆车的驾驶席。车时载荷量5吨的冷冻车,司机一见到我就瑟瑟发抖。想了想才明白是因为我们都伪装成韩国军队。我安慰司机说:“我们都是人民军队,不要害怕。”可是目光犀利的队员们早已打开货箱门爬了上去。“是高档鱼类。”队员们的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我指示队员:“挑几箱好吃的卸下来。人民军队吃好,才能守卫国家”。


正在这时背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军人同志,你是哪个部队的?我是郑春实。”我被“郑春实”的名字愣了一下,不多时我就认出了电视和报纸上看过无数次的慈江道前川郡商业管理所长和劳力英雄的郑春实。她是在朝鲜唯一可以称金日成为父亲,称金正日为兄长的女子,也是双重劳力英雄和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大议员。在这样一个大名鼎鼎的女人面前我差一点短暂地失去知觉。但是我们又是什么人?我们可是朝鲜最好的特种部队侦察组!


我安慰着自己,决定既然事已至此就要更加强硬。“什么郑春实……我说,人民军队吃好才能训练好,也能统一祖国,不是吗?”


我的队员们就更加其实汹汹地卸下了20多个20kg重的冻鱼块儿。其中有青鱼、蝶鱼、偏口鱼、银鱼等样样齐全。随后我命令司机赶紧离开,还吓唬他说如果不走就要更多的货,还放了两声空枪。结果郑春实和司机只能开车向元山方向驶去,我们则做了一个雪爬犁,装上冻鱼块儿,推着拉着到达了集结地。又累又苦的侦察训练场的清晨,突然飘起了鲜美的海鲜味儿。我们小队借那些海鲜的光圆满地结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