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猛进 第一章 北征大陆 一 一路向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05/

“一二三四歌,预备,齐!”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朱允炆突然大喝道。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

绿色军营绿色军营教会我

唱的山摇地也动

唱的花开水欢乐

……”

嘹亮的军歌声从皇太孙近卫第一旅的队伍里飞出来,让整个沉闷的行军队伍获得了好像是酷暑中一丝清风般的清新。相比皇帝和他的锦衣亲军还有大臣和他们的家眷们乘船悠闲的顺着大运河驶向北京,南京的驻军们,虽然是战略机动部队京军,还是得迈开脚丫子,一步一步向北走。行军是沉闷的,士兵们扛着武器拉成长长的队伍,后面跟随着装载辎重的大车,除了行军就是行军,到处可以听到有人低声谩骂迁都劳民伤财害苦士兵之类的言论,旗帜歪斜地举着,不少旗手直接把旗帜扔上后面的大车,吊儿郎当的晃荡着前进。走啊走,越走越烦,裹挟在士兵的人流里,不同部队挤来挤去的士兵们难免发生冲突,道路泥泞,狭窄,还要常常给那些随皇帝北迁的富商大贾们让路,一切的一切,让朱允炆觉得好像就要发生兵变了——袭扰百姓的事情时有发生,军官已经砍掉几个桀骜不驯的还是压制不住不良情绪。

相比别的憋了一肚子火的部队,皇太孙近卫第一旅的秩序还算可以,官兵一致,就连太孙殿下都和大家一起步行,战士们觉得这是一种极大的荣幸。但是坏情绪就像传染病一样逐渐感染了大家……郑和小步快跑到朱允炆身边:“殿下,为什么不唱起军歌呢?这样可以缓解一下糟糕的心情吧。”

对啊!为什么不呢?我怎么没想到呢?于是有了开头的一幕。

陌生的歌声却有着强大的穿透力,近卫旅原住地周边的战士们忍不住喃喃:“又是新歌,真好听啊!”

“一呀么一呀么一呀么一,一杆钢枪交给我

二呀么二呀么二呀么二,二话没说为祖国

三呀么三,三军将士苦为乐,四海为家!

……”

原本略显散乱的近卫旅队伍逐渐应和着歌声排成了平日里训练的整齐队形,连脚步声都整齐的像是在给歌声击打节奏。唱了第一段,战士们自觉的停下来整理好肩头的步枪背带,检查吊着刺刀的刀鞘,把子弹袋(就是八路军使用的那种斜挎的装具)调整到适合的位置,整整头盔,立正标齐,右手握住步枪背带,左手有力而整齐的开始摆动原地踏步,就连头盔尖顶上的红缨都是那么整齐划一。

“齐步——走!”随着朱允炆的口令,脚步迈向前方,歌声重新响起。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

这边唱来这边唱来那边和

唱给蓝天和大地

唱给妈妈和祖国

一呀么一呀么一呀么一

一条大路多宽阔

二呀么二呀么二呀么二

二月春风拂面过

三呀么三,三山五岳任我走

四海为家

……”

近卫旅的战士们士气重新高涨起来,严整的军容成了这次行军最壮美的风景,很多沿途的老百姓甚至是其他部队的战士,都慕名过来观看这支部队高歌,行进。

朱允炆不经意间瞄到军乐队那些人,乐器被很好的保存在大车上,他们一边高唱着军歌,手却不闲着,各自模拟着自己演奏乐器的动作,最好笑的就是姬隆,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根木棍,继续他的指挥,而后面的乐手也随着乐队队长的指挥继续他们的动作。

“当兵为什么,预备——齐!”

“当兵为什么,当兵为打仗!

只等军令动,报国上战场

……”

一名其他的部队的战士拉住曾经驻地就在近卫旅旁边的一位士兵问道:“老兄,这是什么歌啊?”

“这首歌叫《坚决打胜仗》,很好听的呢!就是鼓励战士们杀敌报国的,要知道北元还在窥伺中原,战士们要时刻准备着啊!”朱允炆和那些军官的大声训话周边军营也可以听到,不知不觉间,连旁边军营的战士也学会了拿这些话来要求自己。

“……

杀出来的军威,拼出来的兵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威名天下扬

……”

“呵呵,好个杀出来的军威拼出来的兵,有气势!”

“这还有气势?你真没见识!最有气势的是《龙啸》!看你那楞样子,肯定没有听过,那才是最有气势的,如果他们的军乐团一起来敲竖着顶在肚子上的大鼓,哇!那就更加雄壮了!”

“什么时候可以听听《龙啸》,阿不,什么时候老子也去和他们一起唱着歌一起走整齐的步子,那就好啦!”

郑和听到这些话,于是又窜到朱允炆面前,问他是不是应该把各类歌谱发出去,让其他军营的战士们一起唱。

很好!

其实军队中的中坚力量不是某个或某几个将领或者军官,军队的力量在于这些大头兵,他们的强大,让各个部分由良好的状态组成一个整体,就能使整体的功能得到最大发挥。当然如果整只军队系统是一个人,那么士兵是皮肤,肌肉,而神经和关节,就是军官了,好的军官并不是他的个人能力决定的了战争的成败,而是他带出来的士兵精锐程度才决定了战争的走向。

“各团,各营政委,各连指导员出列,拿出军歌教材,到其他军营的队列旁边,教大家唱歌!”当年朱允炆还在600年后当朱海舟的时候,他的老爸当副政委就得管歌,这样的习惯被继承下来,各位政治工作者从背包里取出了军歌教材——其实就是印着军歌歌词的小册子,跑到旁边的队列里,让那里的战士们跟着唱军歌,起初时政治军官认为这是一件并不好办的任务,然而本来就是各个部队挑选出来的他们一“回访”就获得了极为热情的欢迎——谁都希望了解一下这个新奇的军营究竟是怎样的,政工带来的军歌受欢迎,而他们本身还有这支部队,也是非常受到其他部队里好事“狗仔”的关注。

走进那些队列里,基层将校为了让属下士兵不再惹祸欣然应允了这些插队家伙的行为,有些军官甚至跟着高唱起军歌。后来旅政治部长廖羌提议把这些手头的军歌教材向其他军队传递下去,为了防止歌词在传唱过程中走样。

“很妙,就应该这样!”从谏如流,正确的意见采纳就是了,这些军官真的开始发挥自己的作用,朱允炆的负担轻了不少。

三千营那帮骑兵们,一路慢跑,虽然只是慢跑,但是他们逐渐从京军队伍的最后一点点的赶上来,相比步行的缓慢和疲惫,马鞍上的颠簸并不算什么,一路遛马,这些骑兵们的精神状态仅次于近卫第一旅,不停的说笑,然而他们奔跑而过腾起的尘烟令步兵们不禁骂娘。朱允炆看到这些战马并没有600年后战马的高大,似乎想起一个模糊的印象,中国古代的战马一直不够高大,而南京东宫里的那匹高头大马是“特供”的,所以才看得比较顺眼。招招手,让郑和过来。

按照礼制,皇太孙出行不是骑马就是乘轿,可是这位储君殿下居然喜欢和士兵们走在一起,真是搞不懂啊……郑和正想着,看到那位走在队伍前面同样背着枪的皇太孙向他招手:“你看这些骑兵的战马,相比你在麦加朝圣时看到的阿拉伯马,哪个比较高大?”汹涌的人流不容他们靠近,朱允炆只好大声喊起来。

“阿喇伯马很高大……”额?没听说过皇太孙出过远门啊!他怎么知道阿拉伯马的?

朱允炆的眼睛已经被“内功加强版眼保健操”修复了,他可以清晰的看见郑和脸上的不解,但是他继续问道:“到北京以后,你什么时候抽空从天津卫坐船,带上马船,到南海,过满喇加海峡,经印度洋,渡波斯湾或者红海,到阿拉伯去买马,多买些公马,好不好?”

这句好不好让他一下子成为了众人关注的中心,没听说过主人和仆人讲话居然还以商量的口气的,习惯了尊重他人意见的朱允炆丝毫没有在意被人注视着,继续说道:“顺便可以去麦加麦地那瞧瞧,你一个穆斯林好不容易去阿拉伯,公费旅游,朝朝圣也行啊,哈哈~”

这句话只是朱允炆很自然想起的话,但是回教作为一个在中原并不被人重视的宗教,郑和觉得,这句话真是太体贴了,他几乎觉得要感动的流出眼泪了。

夏雷带着辎重队还有墨家的队伍走在队列中间,他只是在被称为不务正业的书籍上偶尔读到过这些拗口的地名还有那条海上丝绸之路的路线,而朱允炆居然可以那么轻松的说出来,好像总是在提到这些名字一样。博学!真是博学啊!正感叹着,夏雷转身看到走在一边的毛瑟,赫然发现他一点都没有惊讶的样子。

“毛先生你知道这些地名么?”

“当然,昔年,墨瓮钜子都写在教科书里呢!呵呵,这位皇太孙殿下曾经说过他和墨瓮先生一样……”突然毛瑟语塞了,因为他领悟到这么说皇太孙是个疯子,虽说只是转述他本人的话。很有可能又会触犯某某法律,于是作揖:“请夏将军参考殿下那天刚刚接纳墨家众人时说的那句话吧,毛某不便提及。”

“哈哈,就是旅长同志说他自己是疯子那句话啊!别怕,他就是这样和大家很亲切,说了也没事的!”夏雷的直言不讳这回轮到毛瑟吃惊不已,这样随便的部下,难道说这位皇太孙不能够压制住他的部下么?这位副手居然胆敢那么随便的议论上司……

***

墨家,准确说是被一个强大穿越人加强过的墨家的实力,在朱允炆这个历史学的不错的眼里,简直是变态。

如果说看到马车上用金属条作为避震器还是可以接受的话,每当宿营,就有很多战士跑来观看的“方舱”就让朱允炆顶不住了,有4辆最大马车可以变成方舱,每辆马车组装成的房子供30人来睡觉。而且打开方舱的动力很诡异,是那种发条!而且拧六圈就可以完成整个占地达160平米的巨大房屋展开工作……朱允炆第一次看着这个场景时受到巨大的惊吓,嘴里喃喃:“能量守恒在哪里?公理被颠覆了么?”

“墨瓮钜子,曾经也提到过这个‘能量守恒’。但是这并不是违反能量守恒的,请随我来。”毛瑟听到能量守恒四个字,先是楞了一下,随即笑着作出了一个优雅的请的动作。朱允炆看了心里嘀咕,如果你在现代,这样清瘦高挑形貌昳丽还博学多才的男人肯定很受女生欢迎,而我最讨厌你这样的小白脸……不过在这个时代,呵呵呵呵,我的身份对女生太有优势了!

“完整的动力机构在这里,殿下请看。”打开动力舱,毛瑟开始讲解起来,作为一个模型爱好者,朱允炆从来都自诩对机械有兴趣,然而这墨家发条动力系统彻底让他头晕……太复杂,太精妙,朱允炆研究了半天还是不得要领,只好放弃了。

墨家的工具也很有意思,各种各样的车床和工业母机,然而朱允炆还在认为这些只是很初级的工具时,一台巨大铣床引起了他的注意,铣床的刀具很好辨认,因为铣床要在整块金属上抠出形状来,这台龙门铣床居然有着纵横交错10个刀头,而且是一起运作的……

“天啊!多轴联动数……机床!”数控两个字被朱允炆硬生生吞下。

“是啊,这是墨家结合了墨瓮钜子所说的机床和多年的机械制造经验生产出的多轴联动机械机床,编程很麻烦,但是一旦开始生产,就非常迅速而方便了。”以为正在打开马车的顶盖检查机床状况的一位老人回答道,腾地从足有两米高的马车顶上跳下来,擦擦满手的油污,看清了朱允炆以后猛地下拜“草民不知是殿下发问,多有怠慢,还请恕罪!”

“没事没事,别拜了!墨瓮钜子还说过什么?”

老人还是跪在那里:“墨瓮先生还提到过用什么‘电脑’数字控制的机床,说那种机床是最强的,但是老朽不知何为‘电脑’啊。”

朱允炆很不习惯年纪那么大的一个老人要给他这么个黄口小儿下跪,只好动手把他扶起来。电脑,这个墨瓮果然够疯狂,什么概念都敢拿出来,不过也好,中国的技术发展绝对可以凌驾于世界各国之上了——前提是我没死或者朱棣靖难成功后懂得发展这些东西。

墨家的工作能力实在是惊人——

他们在南京那个半个月就研究出了火箭弹和铜壳子弹的大规模制造方法(火箭弹对于中国人而言太熟悉了,墨家只是解决好引信的问题并且优化了发动机设计,使射程分别达到4公里和9公里,子弹的技术在墨家那里非常成熟,然而他们之前的生产方法是实验室方法,如果供给一支军队就必须有工业方法进行大批量生产)火箭弹分成50毫米、100毫米两种口径,而铜壳底火子弹是8毫米的,和墨家之前展示的神物AK47采用同样的口径(朱允炆无意间找到了墨家的铝制游标卡尺测出那些AK47口径为8毫米,弹药实际上为8毫米x40毫米)墨家继承了原有的基础很快搞定了新式8毫米x55毫米的步枪子弹。

当然自从上路后墨子们也一直继续坚持研究,每次宿营都可以看到有人在熬夜研究试验朱允炆给他们的图纸。半夜里不间断的灯光让一样样成果迅速走出那些大方舱,到凤阳府的时候,他们试制成功30管联装火箭发射箱,到徐州的时候第一支装备20发弹夹的步枪(外加5个弹夹)进行试射,到兖州府时,转管机枪分成3种加入现役,连级装备3管手摇机枪,营级装备6管手摇机枪,旅级装备12管发条动力机枪。等到到达东昌府济南府一线,武器的问题大多被改进。

朱允炆着手修改了《步兵操典》和《步枪使用手册》,明文规定,士兵在设计完毕后必须回收所有弹壳。铜,在这里太昂贵了,600年后军队打完了弹壳一地乱扔的豪迈注定无法出现在这里。

***

而此时的京军步兵队列已经由原来的流氓集群恢复到了纪律严明的军队状态,战士们如果无聊了就会唱歌,也会有拉歌比赛,还有拔河比赛,甚至开展足球联赛,朱允炆把能够想起来的部队业余活动全部搬上来,就是让年轻的士兵们正常发泄过剩的精力,防止扰民,到后来朱允炆还带头免费帮百姓插秧耕田(当然他这个城市出来的家伙只是做个示范,干农活不帮倒忙都是万幸了,倒是这些战士们大多是农民子弟,干起农活来毫不含糊),让整支几十万人的部队由原来的人见人骂变成百姓交口称赞。这些行为,在五军都督府的官僚和这些部队的高级统帅看来,只当是皇太孙越发疯狂了——堂堂储君居然一点都不顾及身份,和士兵百姓打成一片。然而在士兵和百姓心中,这位年轻有朝气又没有架子的未来皇帝已经潜移默化的打动了他们。甚至很多基层将校已经自然而然的把朱允炆当成了自己的统帅。在这时候,军歌的效果和近卫旅的榜样作用功不可没。

到了河间府,朱允炆让郑和带上巨额银两赶往天津卫出发去阿拉伯买马。在这段河间府到保定府的路上,朱允炆再次派出军事干部到各个部队特别训练队列操,此时的各部队,非常欢迎来自近卫旅的教官们,等到两个月的大行军过去,几十万部队浩浩荡荡排着整齐的方阵高唱着军歌开进京郊的军营。场景之壮观,引来了诸多北京百姓的观看,近卫第一旅的名头也从此响亮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